笔下文学 > 重生纣王 > 第187章 马元再战姜子牙

第187章 马元再战姜子牙


  根据元始天尊的行事判断,他的目的是希望截教弟子上榜,那这种特殊的符文会不会就是针对截教弟子的?
  帝辛觉得有这个可能,但又不太合理,截教弟子不过是个身份,这种符文还能自带分辨身份的?
  可如果不是针对截教弟子,元始天尊完全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
  要知道元始天尊最是看不惯截教这些奇人异士、妖类怪物了。
  妖类、怪物?帝辛忽然觉得自己的角度有问题,如果那符文不是针对截教身份,而是针对妖怪身份呢?
  那些妖怪可全在截教啊,针对妖怪,不就是针对截教?
  帝辛猛的站起,双手把打神鞭捧住,再仔细看那些符文。
  “果然如此。”帝辛缓缓吐出口气,自己还真是把真相推理(瞎猜)出来了。
  帝辛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自己曾经在女娲庙见到过类似的符文,只是刚一开始没往女娲那个方向去想而已。
  刚刚想到可能与妖怪有关,再看那符文,就发现了与女娲有关。
  女娲是什么人?万妖之祖,手掌招妖幡,跟女娲有关,不就是跟妖怪有关?
  怪不得,打神鞭能够打死高明高觉,却打不动殷郊。
  原文中,姜子牙祭起打神鞭,正中殷郊后背,可只不过把殷郊打得‘翻筋斗落下马去’,换言之,就是摔了一跤,其他屁事没有。
  这一方面是因为殷郊得了三头六臂,肉身坚固,另一反面,帝辛觉得就是因为殷郊不是异类,不被针对了。
  想到这,帝辛对元始天尊暗暗佩服,好一出瞒天过海之计,将世人全瞒过去。
  还说什么‘上榜的可打,不在榜上的不能打’,明明是‘被打死的就在榜上,没被打死就不在榜上’,如此而已。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帝辛一鞭打在自己胸腹之间。
  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流下,帝辛在那里一动不动。
  打完之后,他就后悔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己怎么就忘了呢?刚才太激动,觉得自己窥探到了大秘密,就给自己来了一下,没事吧?
  ‘当’一声,打神鞭掉在地下,帝辛则伸双手在自己头上身上乱摸,“呼,没事”。
  好吧,自己还是猜对了。
  按理说自己也是榜上之人,如果打神鞭真的能打榜上之人,自己不就应该一命呜呼,一条魂魄直奔封神台?
  虽然说自己没有用打神鞭打在顶门之上,可能效果不那么明显,可是,要真的拿打神鞭往自己顶门去打,帝辛觉得那自己才不是傻就是疯了。
  既然打神鞭的秘密已经猜出来,这鞭对自己也就无用了。
  打神鞭其实最厉害或者说最神奇的地方,不在于它的威力,而在于它的‘保护’。
  因为它‘只打的神,打不的仙,打不得人’,虽然现在已经知道它打不得仙是个谎言,可它打不得人却是不假。
  试想,一把能够砍死壮汉的钢刀,却砍不死一个孩童,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
  打神鞭也是同理,能打死修成元神的道人,却打不死凡人,可见炼制打神鞭的人,不希望此鞭沦为战争的工具,只是作为甄别谁该上榜的试金石而已。
  若是承受不起一鞭之威,此等废物,还是乖乖上榜去吧,帝辛觉得这才是炼制打神鞭的初衷。
  只是没想到,元始天尊在打神鞭上动了手脚。
  那此鞭炼制者又会是谁?鸿钧道人?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到底是希望什么人上榜?或者说,无所谓?
  帝辛只觉的自己揭开了一个谜团,却被更大的迷雾笼罩。
  按下心思,帝辛想着什么时候把打神鞭还回去,因为在自己的后续计划中,不想与马元瓜葛太深,如此欠下人情,也不好还啊。
  打定主意,帝辛就走出房门,直奔马元住所。
  路上一个人也没见,正疑惑间,听见敖丙的声音,“大王出关了?城外姜子牙叫阵,马道长接战,他们都出去观战了。”
  “出关,我又没闭关,出的什么关?”
  “咋没闭关,大王在里面呆了七天了,还不算闭关?”敖丙瞪着那对大眼珠子,疑惑地问道。
  “已经七天了?”还真是修道人不知山中岁月,自己只不过研究了一下打神鞭上的符印,这就过了七天?
  不过出来的正好,原文中马元就是在姜子牙第二次叫阵后才被准提收服,自己恰逢其时。
  “走,咱们也去看看。”帝辛说完,首先动身,敖丙跟在身后。
  来到城楼,正见姜子牙和马元两人持剑对攻。
  原来,杨戬回来第二日,姜子牙就去芦篷之中,将事情如此这般一说。
  不但有杨戬的经历,还有探来的情报,等姜子牙说完,文殊广法天尊开口道:“照子牙如此说来,这马元也是个妖类无疑了,根据其脾气秉性,我倒是心生一计。
  “只是要子牙配合,这般如此,方能成功。”
  姜子牙听完大喜,“若能擒住此人,子牙何惜此身,不过诱敌而已,义不容辞。”
  心中则道,“反正死了还能活,怕啥?”
  因此上,姜子牙今日又来叫阵,点名要战马元。
  马元这几天被折磨惨了,不但瘦了一半,还不能吃东西,一吃就去,苦不堪言。唯一对他身体有所助益的人心,因为顾忌帝辛,也没处吃去,所以日日哀叹。
  此时听见姜子牙叫阵,嗷嗷叫着就跑出关去了。
  只是他这几天功夫,就变的骨瘦如柴,精力也大不如前,此时居然还奈何不得姜子牙,两人斗了几个回合,就好像是情意绵绵剑对上了柔情蜜意刀。
  知道的,是他们谁也杀不了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谁都舍不得杀谁。
  这时马元首先不耐烦,一个是气愤拿不下姜子牙,另一个就是饿的发慌,只见他口中默念咒语,就要召出那白骨巨手。
  可姜子牙此来为的就是诱敌,早防着他呢,刚感觉一点异常,毫不犹豫,拨马就走。
  马元一心要擒住姜子牙,吃他的心脏,也迈开双腿,就追上去。
  这一追,就追过一座山去,也不知马元哪来的力气,只能感叹,面对美食,吃货的力量是无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