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九百二十四章:意气用事

第九百二十四章:意气用事

    罗比在前面带路,基特斯与侍卫统领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经管迷雾重重,兽人杀成了乱糟糟一团,到处都是喊杀声,但罗比却轻而易举的带领两人在乱军空隙中穿行,找到了大部分皇家侍卫,找到了堆放武器铠甲之处,最后又找到了部分粮食补给。
  
      随着身边的侍卫越来越多,基特斯逐渐有了信心,罗比带领大家向战场外走去,很快出了迷雾覆盖区域。
  
      罗比指着海岸线的方向道
  
      “国王陛下,只需径直走向海边,那里有一艘准备好的船,船上有充足的粮食和淡水,足够你回到暴风城,但在这之前,你需要见一个人。”
  
      一个人影扔到基特斯面前,是一头龇牙咧嘴的兽人,正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被摔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
  
      加尔鲁什非常倒霉,在两支兽人大军混战之时,加尔鲁什本想出面阻止,但很快被夹杂进乱军之中,即使是他这样孔武有力的兽人勇士,在乱军之中同样毫无用武之地,结果成为了罗比的俘虏。
  
      一见到加尔鲁什,基特斯吓了一大跳,脑子未经思考,脱口而出道“该死,原来你是加尔鲁什的手下。”
  
      看到加尔鲁什被牢牢的绑住,基特斯才知道误会了,罗比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道“这个兽人交给你了,随你处置。”
  
      随即,罗比向着白茫茫的冰原走去,很快踪迹全无。
  
      望着地上的加尔鲁什,基特斯有些迷茫,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头兽人。
  
      侍卫首领低声建议道“国王陛下,必须杀掉他,免得泄露了我们的行踪,加尔鲁什有达拉然法师和红龙族相助,很快就会追上我们,将其杀掉后扔到冰窟窿里,没人知道他死在这里。”
  
      这本是最佳的处理方法,但基特斯想起了阿格娜在加尔鲁什手下做事,那粗糙的肌肤,狰狞的笑容,心中忍不住一软。
  
      昏头昏恼的加尔鲁什总算清醒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基特斯率领大群全副武装的皇家侍卫,顿时大惊失色,本能的跪在地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哀求道
  
      “伟大的国王陛下,不要杀了我,饶了我的命吧,我给你磕头了。”
  
      基特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心目中勇猛无敌的加尔鲁什,伟大的地狱咆哮之子,竟然是一个怕死的胆小鬼。
  
      “阿格娜,她过得还好么”基特斯忍不住问道。
  
      加尔鲁什一听就明白了,心思急转,暗道活命的希望就在阿格娜身上,于是遗憾的说道
  
      “阿格娜过得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加尔鲁什欲言又止,基特斯心中焦急,急忙督促道“你快说呀。”
  
      加尔鲁什故作为难之色“德拉诺什经常纠缠阿格娜,虽然阿格娜从来不理他,无奈德拉诺什毕竟是萨鲁法尔大王之子,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如果不是我从中阻挠,早就被他强行得手了。”
  
      “该死的德拉诺什。”
  
      基特斯恨得牙痒痒,这一刻,加里森将军的背叛,两万士兵的损失,在沃金大帐内遭受的屈辱,全都不在乎了,基特斯的心中只有阿格娜,唯一的挚爱。
  
      加尔鲁什垂着头,低声下气的说道
  
      “国王陛下,你我本无恩怨,原来就是同盟,只要你放我回去,我保证将阿格娜完整无缺的送到你的手里。”
  
      “此话当真”基特斯抓住加尔鲁什的双臂,激动的问道。
  
      “我以地狱咆哮家族的荣耀发誓。”加尔鲁什一脸的真诚之色。
  
      “好”基特斯点了点头“加尔鲁什,希望你信守承诺。”
  
      侍卫首领失望的摇摇头,国王陛下如此一意孤行,意气用事,并将为其所害,可惜不敢违抗命令,只得将加尔鲁什松绑。
  
      加尔鲁什与基特斯告别,向着兽人营地的方向走去。
  
      当彻底安全后,加尔鲁什心中涌出复仇的念头
  
      “今日之耻辱,必然十倍还之,阿格娜,哼哼,守夜人最喜欢的女人,这笔账就暂时算在你的身上。”
  
      眼见着加尔鲁什逃走了,侍卫首领连忙劝道“国王陛下,快走,若是加尔鲁什派出红龙追来,一切就都全完了。”
  
      基特斯的情绪逐渐冷却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但是为了阿格娜,他并不后悔。
  
      循着罗比指点的方向,经过急行军,果然在海岸上发现了一艘船,正是那艘由货船改装的豪华行宫。
  
      基特斯的运气不错,船只消失在海平面上良久,才有几头成年红龙姗姗来迟,沿着海岸线侦查了好久,可惜一无所获。
  
      加尔鲁什与沃金两支大军的混战持续了半个晚上,直到大部分兽人疲惫不堪才停止,有超过一万名兽人永远的倒在大地上。
  
      大法师罗宁披头散发,法力近乎耗尽,在这场混战中,不少达拉然法师被兽人撕碎后吃掉了,就连他的身上也满是兽人撕咬的伤口,不少地方露出了白骨。
  
      跟随加尔鲁什的红龙族也遭受了重创,有几头成年红龙只剩下了白骨,龙法师克拉苏斯遭受兽人践踏,至今昏迷不醒。
  
      更加让人懊恼的是,基特斯带领众多的侍卫趁乱逃走了,对于沃金和加尔鲁什来说,这是不能承受的损失。
  
      沃金气得火冒三丈,一巴掌扇在弗丁的脸上,只打得弗丁飞起来,沃金还不解气,锋利的獠牙狠狠的刺入弗丁的胸膛,留下了两个深深的血洞,鲜血如泉水般喷涌而出,沃金怒吼道
  
      “你这个没用的老家伙,一个守夜人都看不住,要你何用。”
  
      加尔鲁什对弗丁的怒气更盛,他抓起一根木棍,狠狠的抽打弗丁的后背,打得他骨断筋折,口喷鲜血,不住地哀嚎求饶,加尔鲁什一脚踩断了弗丁的右腿,大声咆哮道
  
      “你这个无能的废物,守夜人逃走后,是我孤身一人追出去,若不是雾气太大,早就将他抓回来了,而你却在做什么只会在营地内装死。”
  
      伊崔格劝道“这也不能都怪弗丁,毕竟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无用的废物。”看似规劝,伊崔格却毫不留情的踩断了弗丁的左腿。
  
      弗丁奄奄一息的躺在雪地上,三位兽人首领这才解气。
  
      沃金眉头紧皱着,嗓音低沉道
  
      “加尔鲁什将军,我的龙血兽人军团和你的新战歌军团都遭受重创,但更大的问题是缺乏军粮,此事必须尽快解决。”
  
      加尔鲁什裂开大嘴,露出凶狠之色
  
      “这都怪联盟,我们为了艾泽拉斯生死鏖战,他们又在做什么我们的损失,唯有从蓝龙族讨回来。”
  
      伊崔格在一旁说道
  
      “经此一次后,再也没人相信虚伪的红龙族,加尔鲁什,不如我们两军合在一处,共同瓜分蓝龙族的财宝和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