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 > 第31章:确诊

  天气越来越热,我也越来越爱睡觉,上课的时候,都想睡觉。我记得那天下午,是班主任的历史课,我就是觉得头疼,不舒服。我自己与自己交流,挣扎了一节课,到底要不要请假。
  “只是有些头疼,没必要请假的,说不定过一会就好了。”
  “不舒服就请假呗,就算坚持待在学校,不是一样趴在桌子上睡觉,又不会写作业,课也听不进去,还不如回去好好休息。”
  是啊,那就请假呗,更何况是班主任的课,请假容易。
  下课我就和班主任请假了,说我要回家。班主任想也没想就请给我了,让我回家休息。毕竟那段时间,我经常请假。
  我一路走回家,在路上,我又不觉得难受了。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作了,无病呻吟,就那么一点难受就请假,回去会不会被老妈骂,算了,爱咋地咋地。我抱着侥幸心理回家了,妈妈看我回来,问了我的情况,拉着我说,带我去医院再看看。我和妈妈就去了,继续做应有的检查,一项又一项。
  我们拿着单子去问医生的时候,医生看着,轻描淡写来了一句,“癫痫”,医生说的,是那样轻松,可当医生的话说出口的时候,我才一下子傻掉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就只是愣愣地站在病房门口,下意识的看向老妈,就好像是在求助,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真是是癫痫吗?
  老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又看看医生,上前与医生说话,问是不是查错了,上次查什么事也没有。
  医生解释说着,癫痫这种病,只有在发作的一两个小时内才能查出来,上次没查出来,是因为我没犯病之后立马去查。听医生这样说,我反而舒了口气,原来我并不是无病呻吟,我是真的病了,刚刚头痛是癫痫犯了,我请假跑回来,是对的。
  在那医院的走廊里,大中午的,没什么人,我印象中就好像只有我与妈妈两个人。妈妈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拿着单子看着,骂我,“谁让你大中午跑回来的,在学校好好呆着不就好了。”
  听妈妈骂我作,我反而笑了,“我要不回来怎么能查出来呢?这查出来才好呢?总比自己一天傻傻的,不知道强吧。”我当时就是这反应,也就是类似的话。现在想想,我似乎打小就很会伪装,也很容易接受生活中的各种变故。
  妈妈跟着医生,去取药,医生开的,一个小白瓶,里面都是小白药片,像安眠药一样。一天一粒,睡前吃。医生还说,这个药吃完后,普通药店就可以买到,五块钱一瓶,医生给了我一张说明书。
  回家的路上,天气很热,我走的也很快。我走在前面,妈妈走在后面。我走路一向都很快,这点像爸爸。小的时候自己是个跟屁虫,奈何腿短,跟大人跟惯了,不知不觉中走路就比一般小朋友要快。妈妈与姐姐一般都跟不上我与爸爸的脚步,今天也是一样,我一个人走在前面,把妈妈甩了好远。一路上我就在想,癫痫这个词的含义,又叫羊癫疯,虽然自己从来没有在身边见过,但我在电视上见过,那种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的场景在我脑海挥之不去。那个样子真是好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都总会笑,今天,我总算是笑不出来了。
  回到家吃完晚饭,写了会作业,按医生所说,吃了一粒药,早早就睡了。躺在床边,还想着估计今晚会失眠,发生这样的变故,表面在怎么平静,心里还是会有起伏,会不安的。
  而自己是完全想错了,我吃的那个药,药效都和安眠药差不多,能让我很快入眠,而且一晚上都不做梦,睡得那叫一个安稳。
  第二天放学回到家,白天在学校惦记了一天,乘现在脑袋清醒,想在了解了解癫痫这个病。我特地找出来,看那个医生给我的说明书,上面写着,用于“①镇静:如焦虑不安、烦躁、甲状腺功能亢进、高血压、功能性恶心、小儿幽门痉挛等症;②催眠:偶用于顽固性失眠症,但醒后往往有疲倦、嗜睡等后遗效应;③抗惊厥:常用其对抗中枢兴奋药中毒或高热、破伤风、脑炎、脑出血等病引起的惊厥;④抗癫痫:用于癫痫大发作和部分性发作的治疗,出现作用快,也可用于癫痫持续状态;⑤麻醉前给药;⑥与解热镇痛药配伍应用,以增强其作用;⑦治疗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
  原来还真有催眠的效果,难怪我昨晚睡得那么好,那不是和安眠药一样吗?我又看了不良反应。其中这几条我特别在意,“1.用于抗癫痫时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镇静,但随着疗程的持续,其镇静作用逐渐变得不明显;2.可能引起微妙的情感变化,出现认知和记忆的缺损;3.有报道用药者出现肝炎和肝功能紊乱;4.长时间使用可发生药物依赖,停药后易发生停药综合征。”
  我继续看下去,后面还有好多好多,“哇,这是个药吗?这是毒药吧。是药三分毒,这个药估计反了,七分毒三分药吧。可能引起情感变化,造成认知和记忆的缺损?还不能轻易停药,对肝肾功能还有损害,还会脱发。”就这破药,我还得天天吃?癫痫这个病,恐怕好不了吧!那我不是要吃一辈子?
  “算了,不管了。”我当时就这样想的,完全没有想过这个病会给我带来什么。对于自己吃的那个药,虽然有抵触心理,不过不得不承认它的安神效果真的好。有一天和同学一起玩,张同学说,她最近失眠了。我就傻兮兮告诉她,“我吃的那个药,保你一觉到天亮,五分钟入睡,连梦都不做。”
  张同学也是好奇,就让我带一粒她试试。第二天我就用餐巾纸给她包了一粒,当着许多同学的面给了她,我还是笑嘻嘻的,夸赞那个药效好。第三天还在问她吃了之后什么感觉,她说吃了睡得特别好,确实不做梦。
  同学很聪明,不像我那么无知,告诉我这种药不能常吃,对身体不好。我又傻兮兮告诉他们,我是必须要吃的,还不能停。那时候的自己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坦白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还是像以前一样,想什么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