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西游敖烈传 > 第七十一章:武吉和胖瘦道人

第七十一章:武吉和胖瘦道人


  莫名其妙地接到了一封信,马遂开始时是好奇的,但是当他将信件打开看了一眼之后,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脸色由黑沉转化为铁青。
  但只见那薄薄的一张信纸上面就写了三句话,第一句是,马遂,多谢赐教,令乃公道行大有增益;第二句是,为报汝之恩德,特将五名阐教俘虏许之;第三句是,圣人在看着你。
  “敖烈,敖烈,不杀你不足以平怒火!”马遂情绪暴躁地将信件撕成粉碎,身影如电,窜出了竹屋范围,来到瀑布之前。
  结果没有看到敖烈,反而是瞧见了被仙索困在河水中的五道身影。
  “泼龙,你给我出来!”视线瞥了一眼这形容枯槁的五人,马遂隔空一掌拍击向飞流瀑布,打出了天崩地裂般的巨大声响。
  “马遂,你不是一直想要做掌教大弟子吗?”水帘洞内,敖烈端坐在最深处的蒲团上面,传音说道:“现在轮到你表现的时刻到了!怎么处理和其余宗门之间的外交关系,是掌教大弟子的必修课程。我在看着你,圣人也在看着你。想要夺取我的位置,首先,得展现出来你的本事!”
  “你给我出来!”马遂暴怒之下,浑身仙气狂涌,竟是隔断了整个瀑布,露出了光芒万丈的藏经阁。
  “马遂,你想要干什么!”敖烈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月神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藏经阁前,目光清冷地望着金箍仙的身影。
  “轰!”下一个瞬间,瀑布水流得到了她的力量加持,强行冲破了马遂的封禁,再度奔流下来,掩盖住藏经阁真容。
  “月神,我对藏经阁没有半分企图心,只想要将那泼龙捉出来。”马遂解释说道。
  月神冷漠说道:“擅闯藏经阁者,轻则废去修为,逐出师门;重则直接打杀,化作飞灰!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找出什么借口,都不能坏了规矩。这一次,念在你失去了理智且没有真正进入藏经阁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不予计较。但若是再有下次,就休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不明白,那泼龙究竟有哪里好,可以得到你如此厚待!”马遂有些恼怒地说道。
  月神平静说道:“我没有义务向你解释任何事情,记住我说过的话!这里是圣人的截教,不是你的道场。”
  话音刚落,她的身影就如同刚来时一般,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马遂身前。
  马遂一双眸子如同赤血一般通红,凌空站立,双拳紧握,披散着的长发在怒气影响下根根倒竖,周身上下煞气汹涌!
  良久后,他闭上眼眸,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了,倒竖的长发也渐渐落了下来,再度睁开眼时,眸子中的血光尽去,已然恢复清明。
  “敖烈,别得意,日子还长。”马遂冷冷地说了一句,霍然转身离去。
  水帘洞内,敖烈盘膝坐在蒲团上面,面前凌空悬浮着一枚散发着莹莹神辉的朱果,轻声说道:“时间……不会太长了……”
  三日后,傍晚,狂风席卷着乌云,遮蔽住星月光辉,统治苍穹。
  雷声震震,电闪如龙,天地之间,风雨欲来!
  在那乌云雷暴之下,一名身穿黄铜战甲,手持宝塔铁鞭的武仙骑坐在一只洁白无瑕的天马背上,马踏虚空,极速而来。
  这武仙的左右两边各自跟着一名道人。左边的一位肥胖如猪,跨坐在一个赤红葫芦两头中间,一双眼睛小的和绿豆似的,闪烁着道道精光;右边的一个骨瘦如柴,头戴高冠,踩踏在一柄白色骨剑上面,气质冷冽森然。
  “武吉师兄,下面就是金鳖岛了,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胖道人抬目询问说道。
  “师出有名,先礼后兵,直接将敖烈那厮叫出来对质便是!”武吉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宝塔铁鞭,带着胖瘦道人停驻在金鳖岛领空之外,朗声说道:“阐教玉虚宫姜子牙座下大弟子武吉,求见截教金鳖岛敖烈师伯,冒昧前来,还望见谅!”
  他的声音压倒了狂风和惊雷,响彻方圆千里。一道道身影自金鳖岛竹屋中飞出,密密麻麻地挡在三人身前。
  “武吉将军,好久不见。”马遂自人群内走出,声音淡漠地说道。
  同为封神时代的修士,武吉尽管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不如马遂,但背后靠着阐教这颗大树,气势竟是丝毫不弱:“是啊,好久不见,未曾想马遂师伯居然也返回截教了!”
  这话的意思是说以他的性格就不敢返回截教吗?马遂脸色骤然间一黑,声音不受控制地冷厉下来:“废话少说,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可是想要从我截教之中将人领回去,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这话,说反了吧?”武吉像是听错了一般,惊诧说道:“你们截教绑了我们的弟子,我们还没向你们要交代呢,你居然问我要交代?!”
  “事出有因。”马遂冷冷说道:“你们的弟子不远万里地追杀我截教门人,想要抢夺她的奇遇灵药,一直追杀到了金鳖岛前还誓不罢休,姿态狂妄,被镇压起来完全是咎由自取!”
  “我阐教一直以来都是仙门正道,门下弟子恪守教规,决计不敢做那伤天害理之事,这其中定有误会!”武吉斩钉截铁般地说道:“还请马遂师伯将敖烈师伯和吾等那些不成器的弟子叫出来,我们当场辫一辩是非。”
  “敖烈闭关了,所以不能出来见你们。何况此事没有任何再商讨的必要,就一句话,你们想要人可以,拿东西来赎买!”
  “马遂师伯未免欺人太甚!”武吉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手中握紧了宝塔铁鞭。
  马遂瞥了他的兵器一眼,冷笑说道:“即便如此,汝奈吾何!”
  “武吉师兄,既然马遂师伯都站了出来,此事便不再是我们这些三代弟子可以掌控的了。”眼看着这里就要爆发一场冲突,瘦道人突然开口说道。
  他的话犹如一盆冷水,迅速浇灭了武吉的怒火,令其恢复了一些理智,果断调转天马离去:“我们走,我阐教又不是没有二代弟子在,请师父师伯他们过来为我们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