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在赛博朋克 > 第五十三章 罗格

第五十三章 罗格


  “我最讨厌,你们,这种,白白净净的,人了。”罗格脸上露出一个自以为狰狞实则猥琐的笑容,他那突起的门牙好像让他说话变得十分艰难:
  “等下,在我,身下,不要哭得,太惨咯,咯咯咯。”
  面对嘲讽,悲哥儿只是反握着匕首,冷漠地看着他,眼前的猥琐男人的手上并没有任何武器,这很不符合常理,让少年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罗格咧着嘴,将手插在白裤的裤袋里,一步步地走向黑发少年,他的走路姿势十分奇怪,左腿迈步向前,拖动着另一条腿行动,看上去很是费力。
  他在少年面前三步处,停下了脚步。就在悲哥儿以为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后者插兜的手猛然抬起,无数细小的钉子飞向了悲哥儿。
  在这个距离下,想挡住所有钉子自然是不可能。悲哥儿舞动匕首,挡住了脖子和脸庞的要害,但有几根没入了他的肩膀处,激起一缕缕的蒸汽。
  “阴险。”正直的小毛驴不由得在心中低骂,还没等他调整架势,一只夹着数根钉子的拳头,破开风,向着他的肚皮袭来。
  悲哥儿抬起膝盖,正好顶在了拳头的手背处,让它的轨迹偏离了少许。然后他后仰腾空,赶在拳头击中自己之前,一脚将眼前的高瘦男人踢飞了出去。
  由于任务在身,他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冷冷地站在擂台上,看着捂住肚子不住哀嚎的罗格。
  这一下应该击裂了他的几根肋骨,悲哥儿在心中思索着,这样的话,应该就会使用超凡能力了吧。
  果不其然,在地上不断滚动的男人,其身体上升出一阵黑烟,嘴中的门牙和手上的指甲生长,变成了利刃般的存在,而原本瘦长的双腿像气球一般隆起,将合身的长裤撑得粉碎。
  罗格站起,他眼睛布满血丝,瘦到夸张的上身和肌肉虬结的大腿相连,活脱脱就是一只畸形的兔子。
  观众席上的唐让皱起了眉头,在他的超凡视界中,擂台上这位男人大腿上的超凡因素十分晦暗,像极了下水道的肯尼。
  完成变身后的罗格脚步不再蹒跚,他两腿蹬地,张牙舞爪地冲向悲哥儿。
  速度提高了何止十倍!
  “叮”。指甲与匕首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异化后的罗格野性大发,像野猫一样对着眼前的黑发少年一阵乱挠。悲哥儿依然只是护住要害,但上衣被撕得破破烂烂,身上血痕不断浮现,又在蒸汽中化为一道道白痕。
  不到十秒,悲哥儿就快要被逼到了擂台边缘处。
  擂台上的格雷尔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他涨红了脸,张口大吼道:
  “加油啊!”
  这句话淹没在了声潮中,但被压制到极限的悲哥儿终于采取了行动,他一脚撑地,双手护住胸口,一反常态地前顶,将咄咄逼人的罗格定在了原地。
  该死,这个男人的力量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悲哥儿咬紧牙关,卯足气劲,身形却依然不住地后退。而两双利爪深深地扎入了他的手臂,伤口不断地破裂重生,带来刺骨的疼痛。
  “呃啊,呃啊。”罗格嘴中不断发出怪叫,他并没有采取其他行动,想在硬对硬的角力中将对手击败!
  一步,两步!悲哥儿的后脚跟已经摸到了擂台边缘。
  然后他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双脚从地上跃起。还在使劲的罗格不由得一踉跄,带着少年向擂台外摔去。
  ......
  .....
  “斗技结束,平局!”广播声响起,宣告了这场斗技的结局,
  观众席上已经炸开了锅,对于这些赌鬼而言,押胜和负的人哭丧着叫骂,而侥幸压了平局的人,兴奋地高声呐喊,甚至有的人狂喜地掐住自己的大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台上十分混乱,擂台下的情景也同样不堪入目。
  罗格表情狰狞地压着悲哥儿的身子,虽然看上去不太雅观,但从他疯狂的眼神中,是真的想置少年于死地。
  这一幕落在侦探的眼里,他再次皱起了眉头,扭头向本尼说道:
  “这个人十分的可疑,我们可以从他开始调查。”
  本尼点头,在记事本上写下:
  “罗格,疑似能变形为兔子,嫌疑巨大。”
  场下的战斗仍然在继续,悲哥儿艰难地调整手臂,将手上的匕首扎向罗格的脸,却被后者的门牙卡住,动弹不得。
  两人的纠缠持续了好几分钟,从大门口慌慌张张地跑出一名白衣黑裤的工作人员,他拿着一把黑色麻醉枪,瞄准罗格的颈部,啪嗒一声,后者僵硬的躯体逐渐脱力,悲哥儿将他推至一边,在地上不住地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会儿,他回到等待室整理仪容,走出门口,侦探一行人已经在那等着他了。
  “罗格,破铜街。”侦探肃然地说道:
  “我们的调查有方向了。”
  “悲哥儿,你和本尼继续留在斗技场,如果遇到可疑的人再次向我报告。”
  “诶,那我呢?”一旁的格雷尔好奇地问道。
  “你当然是和我一起调查啊......”唐让没好气地说道,还没说完,他眼角的余光看到瘦骨嶙峋的罗格从另一个出口走了出来。
  他披着一件脏兮兮的棉毛衬衫,表情怨毒地看了眼正在交谈的四人,喉结滚动,吐出一口唾沫,黏在了一尘不染的地板上。
  悲哥儿脸色一黑,差点就冲了出去,被侦探一手拦下。
  “下次,见到,你,不要跑,小白脸。”罗格发出桀桀的怪笑声,一脚拖地,一步三回头,边做鬼脸便离开了大厅。
  侦探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悲哥儿的肩膀,瞥了一眼格雷尔,趁着罗格在拐角处消失的时机,悄无声息地快步向前。
  前方的罗格好像没有察觉到已经被跟踪,他慢吞吞地向前移动,经过他的人都嫌恶地避开了这个肮脏的男子。
  走出斗技场花了罗格将近10分钟的时间,刺目的人造光让他忍不住眯上了眼睛,打了个痛快的喷嚏。
  他揉揉鼻子,用手背擦了擦鼻涕,嘴中嘟囔道:
  “今天,可,真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