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在赛博朋克 > 第七章 你吃水果吗

第七章 你吃水果吗


  都港市,行政署门口。
  清晨的阳光洒在柏油路上,变成了跃动着的片片碎光。
  “这东西是干啥用的?”
  格雷尔将个人终端举过头,好奇地端详着。洁白的阳光照射在它表面,反射出迷人的金属光泽。
  “用了它之后,你后半生基本就离不开它了。”唐让从风衣里掏出一顶皮帽,一边说话一边将它戴上。
  “啊?”少年瞪大了眼睛,“就这东西还能让我误入歧途?”
  侦探轻笑了一声,摆摆手:
  “它能够通讯,联网,交易,不同的版本还有不同的功能,比如说照相啊,录音,或者检测身体各项数值等。还有,你手上这东西基本上是平常人能用到的最顶配了。”
  他小声咕哝了一句:“两万圆呢......”
  “玻璃的那面是正面,那是它的显示屏幕。屏幕左边的侧面,有一个按钮,你长按它试试。”
  格雷尔照他说的做,只见屏幕那一面逐渐亮了起来。
  某种超凡手段吗?格雷尔在心中暗想,这个文明在超凡力量的利用上好像十分先进。
  仔细想想,自己来到这个地方,所遇到和见到的物品,都和自己在书籍里所读到的不一样,丛林之外的文明,原来已经发展到这种层次了吗?
  “这样的话你的个人终端算是正式启用了,你拿着它不要动,它在记录你身体数据。”
  几秒后,终端里传来机械呆板的合成音。
  “您的个人终端绑定成功。”
  格雷尔被吓了一跳。
  “这样就没问题了,能看到屏幕上的各种图标吗?,每个图标对应一种功能,等回到侦探所你自己一个个试就知道了。”侦探打了个哈欠,眼神迷离地说:
  “......好困啊,该回去睡觉了。”
  此时一个推着水果小车的老板经过,他发现了在路中央发呆的两人,殷勤地招呼道:
  “少年仔,要不要买些水果,很好吃的唷。”
  ......
  推车上的水果琳琅满目,有红的,白的,黑的,黄的,绿的,带着条纹的,带着斑点的,外表凹凸的,圆的,方的,形状不规则的,甚至是五颜六色的。
  但少年一个都不认识。
  “这......这能算是水果吗?”格雷尔惊恐地看着眼前一个带着绿黑蛇纹和猩红瞳孔,不断发出嘶嘶叫声的谜之生物。
  这让他想起了很不好的回忆。
  似乎是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视,谜之生物扭过头,挑衅地看了格雷尔一眼。
  然后它叫得更大声了。
  “......”
  “小哥是从外地来的吧。”水果老板笑眯眯地看着少年,然后他挽起袖子,一记老拳狠狠地砸在谜之生物身上。
  砰!
  它发出一声惨叫,便没有了声息。
  “这是今年的网红款水果。”水果老板拍了拍胸膛,自豪地说,“目前它的回购率可是百分之一百。”
  “不是,这样的东西也能算是水果?”
  “怎么不是,”水果老板双手抱胸,皱着眉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东西可是在实验室经过数千道工序炮制,还使用了目前市面上最尖端的基因植入技术,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花费十年才研究出的现象级动物水果!”
  “绿蛇三代!”
  “只要咬上一口,你就能同时感受道蛇肉的鲜嫩和水果的脆爽!”
  水果老板挤了挤眼睛,下巴一扬:
  “它还有点甜哦。”
  “......”
  “你是早上第一批客人,这样,尝鲜价,原价三百圆一个,现在只收你两百圆。”
  “怎么样?”水果老板一副吃定了少年的表情:
  “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我,伟大的丛林之龙格雷尔,就算饿死,也不会......
  “尝尝吧。”侦探出乎意料地发声了,“正好我也可以教教你个人终端的使用方法。”
  ......
  “你先点开这个,再点开这个,”唐让的手指在屏幕上飞舞,言简意赅地说,“然后把这个对着老板手上的屏幕,OK,好了。”
  “这样就好了吗?”格雷尔狐疑地问。
  水果老板的个人终端发出叮的一声:
  “您的账户已到账两百圆,请及时查收。”
  “收到了收到了,”水果老板笑眯眯地将绿蛇三号从推车上拎起,“你是要直接吃还是打包?”
  “直接吃吧,麻烦老板你处理一下。”唐让说。
  “好咧。”
  “叮——”水果老板活动了下右手的关节,手背上一阵寒光闪过,赫然出现了一把尖刀!
  格雷尔惊讶地扭过头,发现侦探还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这是超凡能力还是某种戏法?他想。
  老板手上的刀很快,几道刀芒闪过,绿蛇三代四分五裂。
  “唉,其实我是比较推荐生吃的,吞下去的那一声惨叫和它的味道简直是绝配。”老板将切好的水果递给了两人,一脸惋惜地说。
  格雷尔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咔擦”,一股腥味猛地在嘴里扩散开来,呛得格雷尔直咳嗽。他刚想喷人,水果又突然变成了甜丝丝的味道,伴着富有嚼劲的口感在嘴里搅动着。
  他疑惑地嚼了嚼,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像上了瘾一样。
  “很神奇吧,”老板微笑地看着二人,挥了挥手,“那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唐让已经将一块水果咽了下去,伸出手拦住了老板,“加个好友呗。”
  他抢过格雷尔的个人终端,在上面点了点,向前递出。
  老板也拿出他的终端,二者轻轻触碰了一下,发出“滴滴滴滴滴”的声音。
  “以后还有什么新型水果要及时告诉我啊!”
  “一定一定。”
  水果老板推着他的车逐渐远去,柏油路上又只剩下了无聊的两人。
  ......
  “你别说这水果还蛮提神。”唐让又咽下一块,感叹地说。
  除了嚼劲之外,我感觉糟糕透了好吧。格雷尔心里面这样说,但表面还是一副你说的对的样子:
  “确实。”
  “这两百圆花得挺值的。”
  虽然不知道两百圆是什么购买力,但格雷尔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是我预付给你的工资中的一半啊。”
  “......”
  “哦我差点忘了,刷的是你的终端。”唐让浮夸地一拍脑门,痛心疾首地说:
  “算了,这就当作你送给我的见面礼吧。”
  清晨的阳光下,少年一跃而起,笔直的双腿轰向了侦探。
  “还我的钱啊!”
  ......
  在一阵嬉闹后,侦探提着鼻青脸肿的少年,推开了侦探所的大门。
  侦探所位于克莱恩大道边上,距离二人会面的地方仅仅百米不到。
  破旧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和煦的阳光从门内穿过,照亮了屋内的景象。
  房间不大,第一眼看到的是位于正中央的工作台,两边皆放置着长椅,桌上被打理的纤尘不染,看得出来主人很喜欢这张桌子。
  工作台的右侧是一个掉了漆的楠木书柜,里面塞满了书,格雷尔不由得眼睛一亮。
  西侧是一张幕布,唐让走过去将它拉开,里面是一张小床,其上堆满了各种写满文字和符号的纸张。
  “我等下要在这睡觉。”唐让比了个手势,“只要不弄坏这些家具和吵醒我,你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要出门的话请小心,我这门是自动反锁的,但我不保证你在外面不会受到伤害。”
  所以我睡哪里你根本没想过吧。格雷尔鄙夷地在心里想,还好我上一晚已经休息过了。
  “嗞拉——”
  幕布拉上,里面再也没有半点声音传来。过了一会儿后,细微的鼾声在其内响起。
  格雷尔眼睛发亮地看向了书柜,兴奋地搓了搓手。
  知识就是力量。星辰龙王曾这么说过。
  书,可是格雷尔的最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