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二百三七章.北川寺的小手段 4000字

第二百三七章.北川寺的小手段 4000字

青年绘画大赏的网络投票时间截止在后天。
  
  北川绘里的作品目前以1563的票数暂时站在第一位。
  
  可是紧接在第二位的作品就是从第十名杀上来的安藤飞鸟。
  
  她是花了钱买票的,一天一两百票的涨幅度,一下子就跟上来了。
  
  加上她本身画工也还算不错,一些人也被她这种迅猛的冲势吸引最后投下了票。
  
  现在安藤飞鸟的票数是1521,但按照她那一天一两百票的速度,估计北川绘里很快就要被她挤下来了。
  
  唔
  
  看着自己即将被对方超过,北川绘里撅起嘴,捏着三明治都觉得不太好吃了。
  
  她有些不太明白,怎么安藤飞鸟的得票数一下子涨这么快了,明明安藤飞鸟的画没她的好才对。
  
  北川绘里一边唉声叹息,一边捏着三明治。
  
  “青年绘画大赏的网址?”坐在她身边的樱井纱希扶了扶眼镜,语气有些好奇:“说起来绘里不是第一已经稳住了吗?”
  
  “没有啦纱希,我都快被美术部的那个安藤赶下来了。”北川绘里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有些难为情地继续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我已经稳了,结果现在看来可能还是我太天真了吧。”
  
  一听这话,佐仓澪、泷源菜菜子都靠过来了。
  
  她们都知道安藤飞鸟与北川绘里之间是有过节的,北川绘里上次还在炫耀她的第一名呢,大家都还讨论北川绘里第一之后去哪里玩耍,怎么就两三天的时间里北川绘里就要从第一名的位置上掉下来了?
  
  这时,大友爱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可能绘里你不太清楚吧,我听说安藤前辈好像在网络上花钱买票了。这种涨幅速度明显不对。”
  
  她皱着眉继续说道;“不仅平时在部团活动里面就给绘里你小鞋穿,在大赏赛里面还用这种手段,绘里,不如就让你寺哥出面解决这件事吧?”
  
  大友爱在五人之中是最为冷静机智的女生,因此她看事情也比别人看得更透。
  
  至少北川绘里只要稍微利用北川寺这座在京北最大的靠山看,她的日子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
  
  可让大友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北川绘里脸色一变,大声地叫了起来:“不行!不能告诉寺哥!”
  
  “哎?”周围的几个死党都发出不理解的声音。
  
  她们的声音闹得北川绘里脸色一红。
  
  她硬着脖子,红着脸,挺着胸:“这种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去做的话,那么根本就没有意义。”
  
  “我非要用我自己的能力来让那些家伙心服口服才行。”
  
  北川绘里在这个方面,似乎有着一种小孩子般的执拗。
  
  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这样的北川绘里又让其他的四个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或许就是因为她这种性格,所以她才是五个人中最受其他人关心疼爱的一个。
  
  但是安藤飞鸟那一群人都做出这种事情了,连最为基本的公平竞争都无法保证,也就谈不上以能力服人了。
  
  因此大友爱做了个决定
  
  偷偷地把这件事告诉北川寺。
  
  毕竟北川寺是前辈,而且在京北,北川寺的名声简直就是震慑低年级,威慑高年级的杀器。
  
  要是北川寺的话应该就有办法去帮助北川绘里才对。
  
  毕竟票选日在后天,在这样下去,北川绘里就真要被挤到第二名甚至第三名去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吃过午饭后,大友爱就急忙把饭盒收拾好,与死党们打了声招呼就走回主栋,向着二年级A班的方向走去。
  
  她一上楼梯,就看见北川寺与一位长相俏丽,留着齐肩中长发女生交谈。
  
  那个是
  
  二年级的神谷未来学姐?
  
  大友爱有些诧异。
  
  她来回打量着北川寺与神谷未来,发现神谷未来正笑着有一句没一句搭着北川寺说话的时候,心中更是惊讶。
  
  神谷未来是二年级的名人,由于其才华与长相,更是经常被人讨论。
  
  且那个寺哥竟然也会在午休的时候和别人聊天?还是那个受别人欢迎的神谷学姐?这未免也太让人惊讶了。
  
  正当她还思索着的时候,北川寺的目光就已经遥遥地看过来了。
  
  被对方发现的情况下还这样偷看确实有些不太礼貌。
  
  大友爱拎着便当盒从楼梯间的隔墙走出,恭敬地来到北川寺的面前:“寺哥,神谷学姐,中午好。”
  
  “绘里的朋友?”北川寺看着大友爱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早就感觉到大友爱躲起来偷窥的目光了,但由于对方是北川绘里的朋友,北川寺也不是特别在意。
  
  “那个”大友爱目光犹豫地在北川寺与一边笑嘻嘻的神谷未来脸上流转。
  
  这时,神谷未来突然开口了:“这位同学应该是为了绘里妹妹的事情才来找寺君的吧?”
  
  她大眼睛看着大友爱炯炯有神,其中还不时闪出一丝灵动感。
  
  “哎?”大友爱语气一顿,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神谷学姐是怎么知道的?”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无非就是莫不清楚寺君和我的关系,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寺君前面也说了,你是绘里妹妹的朋友,结合绘里妹妹近期的遭遇,很容易就能让人想到这一点了吧。”
  
  神谷未来笑嘻嘻地回答道。
  
  可对于她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大友爱却是心中一凛。
  
  这个学姐未免也太聪明了,只是从自己的只言片语中就思考出这么多东西该说不愧是能在午休的时候能与北川寺说话的女生吗?
  
  而且
  
  “听神谷学姐的语气寺哥已经知道关于绘里的事情了吗?”大友爱试探性地问道。
  
  面对大友爱的疑问,北川寺肯定地点头。
  
  “那为什么不去帮帮绘里?”大友爱张了张嘴。
  
  怎么看北川寺都不像是不宠北川绘里的样子,上一次她们遭遇到危险也是飞速就赶到了,北川寺也十分靠得住,两三下就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她们几个人反倒是像跟在北川寺身后喊666的咸鱼。
  
  “该做的事情我都会做的,最关键的是尊重绘里她自身的意愿。”北川寺面色稍缓:“同样的,也要谢谢你这么关心绘里。”
  
  “我我和绘里毕竟是朋友。”大友爱冷淡的人设有些绷不住了。
  
  她就是标准的面冷心热,而且还禁不住别人对自己善意的脸皮薄的小女生。
  
  对她好过的人,她会一直记得。对她坏过的人,她也不会忘记。
  
  大友爱深吸一口气,重新恢复成恭敬冷淡的神色说道:
  
  “既然寺哥已经知道。那我就不打扰寺哥与神谷学姐的午休了。”
  
  留下这句话后,大友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看着大友爱远去的背影,神谷未来忍不住嘿嘿地笑了两声:“这个后辈真会说话啊。”
  
  “是挺会说话的。”北川寺在旁边颔首,表示认同。
  
  只是不知道他认同的,和神谷未来认可的究竟是不是一件事
  
  两天的时间眨眼即逝,转眼间就到投票截止前三个小时了。
  
  这两天对于安藤飞鸟是十分难等的时间。
  
  从一开始的第十名到花钱在网络上面买票,安藤飞鸟将自己的零花钱全部贴进去不说,连补课费都花费了一部分在这上面。
  
  她非得让北川绘里尝尝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才行。
  
  “那个家伙竟然敢顶撞我。”安藤飞鸟恨恨地咬牙。
  
  那是北川绘里刚加入美术部团的时候,她们那一圈小团体的人正在拿着北川寺开玩笑
  
  “哎呀所以说真的很不得了,北川大魔王这个人啊我听说还有人说他喝过人血,吃过人肉呢。”
  
  安藤飞鸟俏皮地说着这句话。
  
  “讨厌啦,要是真的那也太可怕了吧。”
  
  旁边有个小女生捂住嘴,乐呵呵地笑着。
  
  “我还听说,二年级的神谷未来前辈,也因为受到北川大魔王的威胁,才被迫做他同桌的,真是可怜啊,神谷前辈。”
  
  留着短头发的女生发出哀怜的声音,就好像神谷未来是她自己一样。
  
  “那个北川寺本来就是个不良嘛,我听说这次考试成绩也是他作弊”
  
  哐啷!!!!
  
  有声音突然传出。
  
  穿着一身藏蓝色制服长裙的北川绘里突然站起来,晶莹透彻的大眼睛看向她们这边:
  
  “我不允许你们再说寺哥坏话!”
  
  她的身高属于偏矮的那种,但此时却展现出来的一种莫名的气势。
  
  这莫名的压迫气势,让安藤飞鸟这个小团体说笑的声音都是一滞。
  
  然后
  
  就是争吵的开端。
  
  所幸最后美术指导老师千叶萤及时赶到,不然北川绘里肯定要和她们打起来。
  
  一个人,和一个小团体打起来
  
  那个时候,北川绘里昂着脑袋的咬死不认输的眼神,给安藤飞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现在这样的人马上就要输在自己手中了。
  
  安藤飞鸟美滋滋的打开选票网页,再看了一眼自己与北川绘里的名次。
  
  东京文京区京北高中,北川绘里,作品:《飞鸟》,第一名:2130票。
  
  东京文京区京北高中,安藤飞鸟,作品:《无题》,第二名:2115票
  
  “嗯?怎么还差十五票?”安藤飞鸟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转账通知,不太能理解。
  
  但都到这种地步了,她也不会再吝惜那点钱了。
  
  她又花钱买了一些选票。
  
  然后再继续刷新网络页面。
  
  安藤飞鸟,第二名:2286票。
  
  北川绘里,第一名:2300票。
  
  “这是怎么回事?!”安藤飞鸟不敢相信地站了起来。
  
  怎么北川绘里突然涨了一百多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可是
  
  “还差十四票还差十四票”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怎么说都不能放弃,她再也无法维持自己的从容的表情,再次取出手机来去买选票。
  
  页面再度刷新。
  
  隔了五分钟后,榜单又一次出现。
  
  安藤飞鸟,第二名:2460票。
  
  北川绘里,第一名:2476票。
  
  “怎么回事?!后台出问题了吗?”
  
  就五分钟北川绘里怎么可能涨这么多选票?
  
  刚洗完澡披头散发的安藤飞鸟忍不住给主办方打了个电话。
  
  可得到的却是后台完全没有问题的通知。
  
  “可恶!”
  
  安藤飞鸟攥紧了手机,看着网页上的排名,眼睛都绿了。
  
  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刷票!她不信北川绘里在最后这三个小时还能翻出风浪来!
  
  页面点击,刷新
  
  第二名,2650票。
  
  再买票!再刷新!
  
  第二名,2761!
  
  买票。
  
  刷新。
  
  买票。
  
  刷新。
  
  到了后面,安藤飞鸟只是机械地抬手点击,不断重复这样的动作。
  
  可是
  
  第二名!
  
  第二名!
  
  第二名!
  
  怎么会这样?!
  
  那鲜红的第二名以及北川绘里每次只差一点点选票,让安藤飞鸟咬着牙,苍白着脸,不断地点着买票。
  
  但在页面上面,她永远都只是第二名。
  
  是的,永远都只是第二名。
  
  票数到了三千多,可北川绘里每次都以十几票领先刚好压在她头上。
  
  “这不可能!”
  
  手机上大大的余额不足那几个字似乎是在嘲笑安藤飞鸟一样。
  
  她抓着头发,尖叫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
  
  她已经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怎么可能没有北川绘里厉害!
  
  在日本还有钞能力解决不了的问题?!
  
  她踩在地板上,但可能是刚洗过澡没有吹头发的缘故,地上不知何时多了莫名的水渍,她脚底一滑,脑袋狠狠地就向着地面上撞去!
  
  安藤飞鸟摔得七荤八素,胸口却气得上下起伏,嘴巴里面还在无意识地嘟囔着:
  
  “这不可能”
  
  是的
  
  这根本就不可能。
  
  可是
  
  “喂?北川君,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做好了,怎么样?接下来还要不要继续?”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秋筱优奈好奇的声音。
  
  北川寺刚才给她突然打来了电话,说是要她帮个忙。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要帮忙的竟然是这种事情
  
  ‘是不是有些欺负人家了啊。’
  
  秋筱优奈看着刚好卡个十几票左右差距的第一名第二名,嘴角抽了抽,心中想到。
  
  “不用了,这次的事情麻烦你了。”
  
  北川寺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