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宇宙崛起之笑傲万界 > 9 惊变

  林笑在山里遭遇前所未有的危险,好在地灵及时苏醒。
  “啥玩意?你说要我爬上月球,咋爬?来,你教教我,咋爬?”林笑简直被地灵的话雷了个外焦里嫩,你说上月球,好,咱上,可你说爬上月球林笑就不懂了,难道等雨过天晴白云飘,蓝天架起彩虹桥?
  地灵发出不屑的哼声,不紧不慢地说道:“自大的小子,自己没有办法不要觉得别人也不行,这样可能会在将来害死你。”
  “月球的事情先放一放,你先解决眼前的困难再说吧?”说着地灵还发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声。
  听到这里林笑皱起眉头,现在确实麻烦,这山里的生物对自己都不太友好,而且现在自己好像迷路了。此时天色渐暗,林笑不由有点慌了,这要是到了晚上自己还在山里,那明天的太阳可能就见不到自己了。
  想到这里林笑觉得自己现在只能依靠地灵了,可是一想到这家伙要是救了自己的命,以后怼起来就不太好意思了。林笑晃了晃头,想啥呢?这难道就是说的国人为了钱可以不要脸,为了脸可以不要命?
  就在林笑犹豫不决时,地灵的声音再次传来,而且声音里透出一丝紧张道:“小子,快离开这里,有个大家伙来了,往左走。”
  听到地灵的声音,林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向左飞窜而出。边跑边说道:“哪,这可是你自己要帮忙的啊,我可没有求你啊。”
  林笑没脸没皮地说着,却突然听见地灵的声音再次传来:“往右拐!”
  这下林笑犹豫了,不确定的的问道:“老地,你不会想整我吧?”
  地灵简直鼻子都气歪了,林笑脑海里如炸雷响起:“少扯尼玛犊子,想死直说!”
  林笑赶紧向右拐,确定过声音,真的不是要拿自己寻开心。结果林笑才跑了一会儿,地灵再次说道:“转身往后跑。”
  林笑立刻刹车向后狂奔,结果地灵的声音再次传来:“算了,不用跑了,恭喜你,你已经被包围了。”
  林笑:“???”
  林笑艰难的地吞了口唾沫,看来自己今天插翅难……不对,插上翅膀的话想走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林笑狠狠地晃了晃头,抛开老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问道:“老地,你能感受到那个方向的包围圈最薄弱吗。”
  等了两秒林笑才听见地灵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老地,我感觉怪怪的。”
  林笑脸变长牙齿变尖:“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专业点好不好?”
  又等了两秒地灵说道:“前方。”
  林笑毫不犹豫地向前飞窜了出去,右手上再次开始聚气。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林笑也能感觉到前方传来的能量波动。
  “三百米,两百米,百米,五十米,四十,三十,二十……”地灵对林笑报出林笑与拦截生物的距离,在报出二十米是,林笑已经可以看清那是是一头巨大的野猪,保守估计有两米来高。
  林笑攥紧拳头,在距离五米是撼然将拳头挥出,只停“噗”的一声闷响,林笑整条手臂都从野猪的脖子处贯穿入野猪的身体,而林笑也被野猪携带的巨大冲击力撞在一棵树上,林笑先撞上,野猪巨大的身体接着撞上林笑的身体。林笑只觉得身体里一阵翻江倒海,喉咙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从树干上滑落,林笑艰难站起身来,只觉全身骨头都似散了架。来不及疗伤,林笑看了眼脖子上一个血窟窿正血如泉涌的野猪,转身离去。此时野猪还未死透,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林笑的背影,拼命挣扎想要站起,只不过一切都是徒劳。
  林笑拖着重伤的身体一路按照地灵所指的方向前行,终于在天黑之前走出了树林。这还是在南方,又是夏天,所以天黑得比较晚。
  林笑看着离自己不远的公路,一时间恍如隔世,这一次自己真的鲁莽了。就在林笑身体刚刚有所放松,突然山上传来愤怒的兽吼,林笑来不及思考用仅剩的体力向镇子方向飞快奔去,由于用力过猛,奔跑中的林笑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林笑跑到自己住处时直接昏了回去,结果就见林笑里眉心飘出一团黑雾。
  “不错不错,真的不错,虽然嘴贱了点,为人狂了点,但是不论毅力,勇气,还是应变能力都不错,关键是有一颗追求力量的心。祖母创造的生命果然没有令人失望,反正只能是你,那么就是你了。”声音传出,黑雾再次向林笑飘去,只不过这黑雾不再钻进林笑的的眉心,而是将林笑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一点点得没入林笑的四肢百骸。
  林笑在睡梦中看见一个女人静静地看着自己,带着慈祥的微笑,林笑想抓住她,可是无论林笑怎么奔跑,他和那个女人的距离始终不变。
  突然身体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林笑猛地从地上做起,只觉身体传来无与伦比的剧痛,林笑迅速扯掉身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就见自己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不仅不仅是身体,就连手臂手掌上到处都是,而且这些裂痕中有近乎黑色的血液流出。
  不仅是身上,就连脸上,头顶上都是如此,看上去极为狰狞可怖。
  头顶传来的剧痛最为明显,而且还有瘙痒的感觉,林笑忍不住伸手到头顶去挠,结果手上除了污染血还有一大把的头发,林笑被当下的一切吓的差点再度昏厥过去,可是那种剧痛又死死牵扯住他的神经,使他连想昏厥都难。
  就在林笑忍无可忍时。地灵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子,忍住,忍住了你就会获得了新生,否则就什么都没有了。”
  听到这话,林笑就知道这一切绝对和地灵有关,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宛如濒死的野兽嘶吼:“草……泥……马。”
  地灵没有生气,反而好整以暇地说道:“小子,还是处男吧,啧啧,要是就这么去了,不觉得遗憾吗?”
  听了这话,林笑一声不吭,只是死死咬紧牙关,感受着非人的折磨。
  短短二十分钟,对林笑来说仿佛过了万载。身体的疼痛渐渐消退,林笑只觉得精神疲惫不堪,要是再继续下去,林笑觉得自己一定会心灵扭曲成为变态,
  就在林笑打算先睡下去事,地灵的声音传了出来:“趁着伤口还没有愈合,去将身体你身体上的污血冲洗干净,这对你有好处。”
  林笑没有说说什么,先的他连呼吸都痛,艰难站起身来到浴室,将自己身上的污血冲了个干净,令林笑惊奇的是在冲洗的时候自己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精神都迅速恢复,身体上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很快林笑就恢复到了巅峰,不仅如此,林笑感觉现在的自己不动用丹田里的气就可以正面硬撼白天的巨熊。但是令林笑无法容忍的是自己彻底变成了一个光头,头发掉得一根不剩。
  林笑冷笑着对地灵说道:“不要让我找到可以治你的方法,不然到时候我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
  地灵对林笑的说法嗤之以鼻,慢悠悠的说道:“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相信你也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了吧?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缘。”
  林笑不领情,说道:“那我的头发怎么说?”
  地灵轻松的说道:“你慌什么又不是长不回来了,不就是几个月的事情,小子,心胸要开阔,眼光要长远,何必为了这点小事上火,你这样是不会有出息的。”
  林笑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感觉像是自己犯错误了一样,不是自己在质问这家伙吗?
  就在林笑不知道怎么怼回去的时候,突然就见小蟑螂举着一枚拳头大的碧绿色果子飞进屋子,落到桌子上后举着果子讨好似的递给林笑。
  林笑一看见这个没义气的家伙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险些葬身金山,结果这家伙还跑去摘果子,林笑敢确定,这家伙肯定事先吃爽了才带这么一个回来。
  想着林笑就想伸手把果子打开,表示自己对小蟑螂的不待见,结果地灵却出声了。
  “等一下,小子,好东西啊。”
  林笑不解:“什么意思?”
  地灵解释道:“这果子对你有用,可以提升你的修为。”
  林笑惊讶了,居然还有这种东西?就在林笑拿起果子研究时,地灵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连忙开口说道:“不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山里的野兽可能要攻过来。”
  听了地灵的话,林笑就想到自己离开金山时那声愤怒的兽吼,用不确定的眼神看向桌上的小蟑螂,问道:“你干的?”
  就见小蟑螂两只脚站着,两只脚缩着,两只脚在腹部相对着点啊点的,林笑心里有数了。哎,坑主人啊。
  林笑冲出屋子,想了想又跑了回来。就算自己告诉别人野兽来袭,别人也未必会相信。而且就算相信了又如何,根本来不及转移,这里又没有防空洞。
  林笑回到房间,拿走几个硬币,向着公共电话亭走去。
  来到电话亭林笑用手机搜索了神院的电话,用电话亭里的电话打了过去,简简洁明了的说道:“金山镇将会遭到野兽袭击,信不信随你们。”
  说完林笑就挂断电话,向着镇里的五金店走去,自己惹的事自己不可能什么都不管,他需要武器。
  林笑记得五金店里有几根钢钎(一般直径两三厘米,长两米左右的铁棒,利用杠杆原理撬重物用的),来到五金店时门已经关了,这正和林笑的心意,他现在还不想暴露自己,所以之前打电话野兽用的公共电话。
  林笑用衣服包住手,轻松拧断了防盗门的锁,接着一脚将木门踹开,走进用手机照亮拿着两根钢钎就走。
  本想留点钱,看看被踹烂的木门,再看看手里的几个硬币,林笑走到柜台拿出记账的纸币,简洁德写到:急用,必还。
  写完林笑就拿着钢钎走了,向着金山方向走去,背影……呃,没有背影,黑乎乎什么都看不见,这里地方比较偏僻,连路灯没有,不然林笑也不好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