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永不陨落的文明 > 第五章:黑手

  秘书接起电话,还未来得及应声。一旁的铁将军却已经不耐烦,上前一把抢过话筒。“喂,是我。”铁将军对着话筒说道。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一下,随后传来了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距离这份报告生成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
  将军回答:“还不足两个小时。”
  电话另一头又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翻阅文件的声音,并隐约有一种紧张的喘息,继续问道:“这次毫无预计的环境恶化,有没有查明原因?”
  “科技局没有传来消息,各个国家也没有对此表达具体的看法。”
  “那这两个小时之内,是否还有新的恶化情况出现。”
  面对电话里一遍一遍试探情况危急性的话语,铁将军忍不住回答说:“无论现在生存坏境继续恶化到什么程度,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制止的了。现在我们还能做的,就只有想办法让更多的人来做好撤离准备。”
  “这个我当然明白。对了,刚刚我在视频会议上,已经得知了全球联盟还没有在太空找到宜居的迁移地点。现在我们手里的办法越来越少。”电话当中的语气尽管有些消极,但仍然显得平静,“你是想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方舟上?”
  铁将军回答说:“是,但也不是。”
  “可现在我已经不相信科技局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拿出来一个方舟之后,科技局就一直在闭门造车。为了了解其他国家的联合项目的进展,我居然还要像个偷窃者一样去旁听会议。你说你看好方舟,但凭着一个小小的方舟,能拯救我国数亿市民吗?”
  铁将军显得很沉着:“现在你我必须认清楚一个事实。这次灾难已经避无可避,要想保证更多的人存活下来,的确非常难。但这不是我所关注的地方。”
  铁将军顿了一顿,说出了自己的观点:“我所关注的,是如何在这次灾难发生后,成功有效的做出弥补。”
  电话另一头没有做声,仿佛在若有所思。
  铁将军继续说:“我们先说现在。归根结底上层与科技局之间所产生的不信任,还是由于上层没有给科技局的专家们赋予开阔的研究领域。现如今我们应该做的,是让各个领域的专家联合起来,而不是派重兵每天围住科技局,美其名曰保护,实则是如囚犯一样禁锢他们。”
  “继续说下去。”
  “就如我报告里结尾所说,上层与科技局的矛盾激化已经不可调和。但无论是因人人想着自保,还是为了针对上层表达不满而消极,他们始终是我国科技技术最高水平的群体,如果说他们完全束手无策,我是万万不相信!”
  电话里并未传出对将军话中观点的否认。
  但是科技局面对上层的独立态度,近年来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尤其一年前还爆发出了私自开发禁止研究项目的事。可现在正逢多事之秋,上层根本无暇顾及到某个机构的态度问题。久而久之,便造就了现在的局面。
  而且当下时间越来越紧张,想让整个科技局联动起来,人人交出自己的研究成果,谈何容易?
  尽管将军的话不无一番道理,但想起此处,电话里的声音还是不得不浇了一盆冷水:“你知不知道以我们与科技局之间的关系,想要发起总动员,简直是难如登天。”
  铁将军听闻此话,瞬间发怒,对着话筒喊道:“现在是我们放手一搏的最后机会,你们却还在顾及这些弯弯绕绕,说白了要么还是不信任,要么就是面子上过不去。我姓铁的虽然不是什么知识分子,但却是个直肠子,我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铁将军如雷一般的声音,将接电话的秘书吓了个够呛,她还从没见过有人敢在电话里这么跟上层说话。
  电话那头似乎清楚铁将军的脾气,也未对此表达不满,只冷静的等铁将军说完。
  铁将军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拉不下来脸的话,我做代表去跟科技局谈!我不管你们这层隔膜有多厚,也不管你们冷战不冷战的。就是哪怕我下跪,我也要争取到更多科学家的信任!事关到无数人类文明的延续,我相信他们不会置之不理。两天以后的决策会议,我一定会带着人和计划过来,到时候我只希望你们上层,能稍微顾忌一下我的薄面,别把姿态摆的太高!”
  面对铁将军毫不留情的讽刺,电话另一边的人显然更在意的,是他必达目的的言辞。
  “放手去做。”沉稳的语气,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没有其余过多的话,铁将军放下话筒,大步流星的走出办公室。
  他的目的很明确。科技局除了小唐,一定还有更多有想法的人。哪怕最后只有小唐的计划能够作为选择,为保证顺利,那也需要更多的力量,科技局全体与上层的合作,一定能行!
  铁将军这样憧憬着,干劲十足的坐上了车,一路开往科技局。
  而他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走出大楼时,在一个没人看到的角落,有个穿着一身黑袍的人,在暗处仔细观察着他。
  此人带着面具,令人看不清他的脸,唯有面具上露出的双眼,泛出一种诡异的目光。
  。。。。。。
  铁将军驾车行驶在一条无人的小路,突然。
  “轰!!”车后一阵隆隆的响声,两只后轮胎突然爆炸飞了起来。
  铁将军反应灵敏,就在车辆失控即将撞毁在路边,自己便一个闪身打开车门跳下。车撞毁开始燃烧爆炸,铁将军一个翻滚后起身,除了身上粘上了地上的泥土,身体毫发无伤。
  这突发的状况没有令他显得慌乱。铁将军立刻拔出腰上的手枪,冷静的瞄准着四周,并寻找掩体。
  “什么人,出来!”铁将军喊着,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不是单纯汽车故障的自曝,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一定是有人在捣鬼。
  铁将军屏住呼吸,感受着周围草木的动静,令他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丝毫有人的气息。
  他将枪举向天空开了一枪。
  ”呯!”的一声枪响,铁将军立刻闭上眼睛感受着枪声的回音。
  随即猛的张开双眼,将枪口对准了自己身边的一棵树扣动的板机。
  子弹射出,但奇怪的是,他瞄准的树上并没有子弹嵌入的痕迹。
  铁将军惊诧不已,就在这时,树前居然凭空闪出一个人影。
  正是方才在暗中注视着铁将军的那个神秘人!
  铁将军见此人一身黑袍,面上遮有面具,十分阴森。便来不及考虑,话不多说,将枪口对准此人,摆出了警戒的状态。
  神秘人带着面具的脸上,令人看不见表情,只见他缓缓将一直手伸出,把手中紧握的东西丢在了地上。
  “叮当。”一声脆响,居然是自己刚刚打出去的那发子弹。
  铁将军面色严峻,精神紧绷,但依旧身姿不动,对着那人喊道:“你是什么来头。”
  神秘人终于开口,面具下沙哑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大名鼎鼎的铁将军,果然是身经百战,身手名不虚传。”
  面对此人的恭维,铁将军是毫不放松警惕:“你少废话,你究竟是什么人,胆子不小!”
  神秘人轻轻一笑,说:“我是什么人现在不重要,胆子大不大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就要丢在这了。”
  话音一落,神秘人尖笑着突然冲上前去,速度竟然令铁将军未及反应,手中握着的枪便被击落。
  铁将军一惊,顿时觉得这人身手不凡,一扭身,甩出自己如钢筋一般的腿,结结实实的踢在的神秘人的胸口。
  在平时,他这一脚能将一头牛踢翻的力气,踢在神秘人的胸口,却如踢在了一块钢板之上,险些将自己震飞。
  铁将军勉强站立住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的腿仿佛要裂开一般,但仍然毫无惧色,伸出自己的手想抓住神秘人的脖子。
  神秘人站立不动,任由铁将军出招。待到铁将军伸手袭来,便轻描淡写的将铁将军的手抓住,另一只手扬起,拍在了铁将军的肩膀上。
  “噗通!”铁将军顿时觉的肩上的重量如万钧袭来,站立不住,弯下双膝,被神秘人牢牢的压制住。
  看着这黑袍人瘦弱的身体,还未及自己的肩膀高,却被其双手按住动弹不得。铁将军喘着粗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黑袍人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束手无策的将军,开口说道:“铁将军,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也曾经是我所敬重的人。”
  铁将军的肩膀痛苦不堪,仿佛要被这力量压进土里。他抬头目视着面前的神秘人,艰难的说:“我们。。呼。。认识?”
  神秘人悠悠说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我已经忘了你的模样。不过现在不同了,你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充满威胁的人,如果你不那么爱管闲事,我原本可以让你跟这个世界一起多活几个小时。现在唯独对你,我必须区别对待。因为我很放心不下,你会不会给我搞出什么意外。”
  很久以前?充满威胁?多活几个小时?
  铁将军思考着他话语中的信息,每一句都令自己琢磨不透,但每一句都令自己觉得充满了恐怖。
  他眼角欲裂,大声嘶吼道:“你究竟是谁?你要做什么!”
  神秘人讥笑道:“将死之人,没必要将真相带进棺材,高层的走狗!”
  说罢,神秘人将铁将军重重的按住,目露凶光,瞄准了铁将军的胸口,将如同尖刀般的手,穿过了铁将军的心脏!
  “你!。。。”铁将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血如泉涌的胸口,这个如高山一般的汉子,渐渐呈现萎靡之态。
  看着铁将军口吐鲜血,神秘人将脸贴近铁将军,一字一句的说:“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你要想做到更多,你得拥有更大的本事,我承认我佩服你的胆识和远见。但看看你现在,你想做的一切都是妄想。”
  铁将军已经仿佛听不见他在说什么,目光渐渐变得模糊。但看到神秘人的脸近在咫尺,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手甩向了那个令人憎恶的面具。
  神秘人没有料到被贯穿心脏的铁将军还有这份力气,来不及反应,面具便被击落下来。
  铁将军原本渐渐没有意识的目光,在看清神秘人脸的瞬间,变得惊恐无比,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难以置信的事。
  “唔。。唔。。。”铁将军颤抖着指着神秘人的脸,想喊出他的名字,嘴角不停的抽动,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讲出一个字。
  神秘人摸了摸脸,笑着说:“还真是小看了你,铁将军。”
  他盯着铁将军圆睁的双眼,心满意足地说:“你们,就如同是这个地球的蛆虫,蚕食着一切,却永远不知道它拥有着最珍贵的宝藏。与其被你们毁灭浪费,倒不如我提前替你们收下,哈哈哈哈哈。”
  神秘人重新戴好面具,松开了按着铁将军的手,大笑着扬长而去。
  失去了支撑的铁将军低下了头,带着满心的不甘,扑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