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南风未晚,仍知我意 > 兜兜转转还是他 10

兜兜转转还是他 10


  温浮意顿时恼羞成怒,在墨执亲吻了小表妹然然之后,她确实心里蛮不是滋味。
  清冷如冰的墨执,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刻。
  少女心事被戳穿,像一颗酸酸甜甜的糖,投入冰凉的湖水中,一点一点化开,甜蜜而酸涩。
  “我哪里有!”
  “那你干嘛那么生气?”
  墨执反问道,嘴角是不自觉扬起的弧度,眸中暗沉的宠溺好像把温浮意整个人裹住,颤栗着。
  “你干嘛用那种渴求又敢怒不敢言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恼羞成怒的小鹿,墨执忍不住逗她。
  “我.......我生气了么......我不该生气么,你说好你很喜欢我,你怎么可以随便亲别人.......”
  温浮意越说越委屈,眼眶也开始红,她轻咬着下唇,像一只委屈的小鹿一样惹人怜爱。
  虽然这只小鹿爱逃跑,又怂又不好哄。
  墨执的眼底深了深:“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喜欢,是把你当妹妹的亲情,还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不过似笑非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少年勾人的眼眸,比夏风更要炎热。
  温浮意气鼓鼓地,有不知道怎么反驳,低着头,转身就想走。
  墨执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然后挽住她的肩膀,把她整个拉入怀抱中,整个人完全的,拥入怀中,眸中尽是无奈和温柔。
  这是墨执第一次抱她,虽然之前他们关系也很好,沉浸在夏日薄荷的清香,墨执凉凉柔柔的怀抱让温浮意大吃了一惊。
  “嗯,小意你说的对,是我错了,以后只亲你一个人好不好?
  他低沉的嗓音好像仲夏夜的凉风,却如此不要脸地、让人面红心跳地,把人坚决而温柔的拖入旖旎当中去。
  墨执的清冷如冰,这一刻全都成了假象。
  他伸手很轻很轻的抚摸着乔笙毛茸茸的发尾。
  即使是拥抱,手也是规规矩矩地轻放在女孩子的肩膀上。墨执永远是很礼貌很懂分寸的人
  温浮意没有喝酒,但是抵着宽厚的胸膛,附耳而至的是莲花不胜凉风的温柔,她就忍不住醉了。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昏昏沉沉地说了“好”,她只知道墨执低低的笑了一声,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臂弯之下。
  什么礼义廉耻,应不应当,什么自卑作祟,少女的羞郝,这一刻全都不存在。
  墨执的怀抱,永远是她年少冰冷之下的暖,他的一个眼神都可以让她醉倒。
  温浮意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心里是隐隐约约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