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705、少看毒鸡汤,必能家庭和睦,事业成功!

705、少看毒鸡汤,必能家庭和睦,事业成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汉升在新生大会上读完稿子,确保自己亮足了相,这才慢吞吞的回到座位上。
  至于他刚才故意拖延的举动,陆恭超校长假装没看见,其他老师也是一样,就连以前和陈汉升有过矛盾的国教院副主任史政东,他也只能暗叹“形势比人强”。
  关于陈汉升那些传闻如果都是真的,那不要说搞点无伤大雅的“小事故”,他就算在新生大会上跳脱衣舞,陆恭超都会帮着解释的。
  会议结束后,陈汉升和沈幼楚吃完午饭,准备开车前往胡林语的家里。
  其实说真的,除了沈幼楚放心不下好朋友,公管二班也真需要胡班长。
  因为大四的毕业手续特别繁琐,尤其像杨世超这种提前离校的,可能还需要转关系转学籍,还有以后的《实习生去向登记表》和《毕业生统计表》等等,班级里必须有人紧跟和关注。
  否则,很多同学毕业好几年了,最后发现学籍关系仍然遗留在学校,要不就是悄悄退回户口本所在地的人才市场了。
  不过这些小事情,难道指望身家上亿的陈总来做?
  ······
  胡书记的老家在邳州,彭城的一个县级市,从建邺过去估计有300多公里,再加上路线不熟,到达目的地已经傍晚6点了。
  不过这边的景色倒是很迷人,夕阳染红了晚霞,地里是成片成片被割完的小麦,各家各户还按照以前的习惯,把黄澄澄的麦粒铺在水泥马路上晾晒,弯弯的小河边上还有人在烧秸秆。
  浓浓的烟雾升腾而上,虽然比较污染环境,不过现在都是这样操作的,就连港城乡下也是如此。
  陈汉升是用班长职权调出了胡林语的家庭地址,不过来到村口也有点懵逼,这房子好像都差不多,门牌号都没有,哪一户是胡林语家?
  没办法,陈汉升只能打开车窗挨个询问:“大爷(大妈,大哥,大姐),胡林语家里怎么走啊?”
  村里人回应的都很热情,不过好像都对“胡林语”这个名字比较陌生,陈汉升想了想又换成胡林语父亲的名字:“胡有喜家里在哪里?”
  “喜子家啊~”
  这下大家都懂了,有个抽旱烟的大爷笑着说道:“你早说就明白了嘛,看见那座白墙的房子没有,那就是他家。”
  “好嘞,谢谢大爷。”
  陈汉升点点头,临走前还八卦的问道:“对了,胡有喜家里有几个小孩?”
  “一男一女,女的叫胡大丫,男的叫胡二蛋,大丫成绩好,她还是大学生呢······”
  “原来胡林语闺名叫胡大丫。”
  陈汉升打听清楚,笑嘻嘻的对沈幼楚说道:“回去我就把胡林语的QQ备注改成‘胡大丫’,以后她再装心理学导师,我就说大丫啊,你可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少看点毒鸡汤可以吗?”
  “林语不愿意别人叫这个名字的。”
  沈幼楚憨憨的说道,她应该是早就知道胡林语小名了。
  “开开玩笑而已。”
  陈汉升摆摆手:“我是那种会让朋友难堪的坏蛋吗?”
  沈幼楚信以为真,结果在胡林语家门口的时候,陈汉升走下车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扯着嗓子大喊道:“胡大丫,大丫,丫丫,我和沈幼楚来看你啦······”
  沈憨憨:······
  很快红漆铁门就打开了,有个矮墩墩的大男孩走出来,看面相和胡林语有些相像,年纪不大应该还在上高中,这应该就是小胡“命中注定”要扶持的弟弟了。
  他看了看路虎,又看了看陈汉升:“你们是谁?”
  “我们是胡林语的大学同学。”
  陈汉升笑嘻嘻的问道:“你就是胡二蛋吗?”
  二蛋弟弟嘴角动了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转身喊道:“妈,我姐同学过来了。”
  胡林语家里是地道的农民家庭,当然了,农民并非就是赤贫人士,实际上2000年到2010年之间,务农的收入还是不错的。
  至少胡林语读大学的时候,她不需要申请助学金贷款,后来经营奶茶店,胡林语已经能自己负担学费了。
  胡林语的父母大概五十岁左右,不过长时间经受风吹雨打的原因,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点。
  胡父抽着旱烟袋,把陈汉升递过来的中华夹在耳朵上;
  胡母在一粒一粒的掰玉米,手腕套着一个金手镯,可能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氧化掉色比较严重,不复以前的光泽。
  他们对女儿的同学还是很客气的,没有出现陈汉升想象中冷言冷语的局面,还从井水里捞出西瓜,剖开来分给陈汉升和沈幼楚,又让二蛋去喊姐姐过来。
  “原来以为胡林语在家过着仆人一样的日子,其实也不对啊。”
  陈汉升嘴里吃着西瓜,心里想着小胡的片面之词也未必就准确。
  胡林语很快就从里屋出来了,她睡眼惺忪的样子倒是很符合大学生放暑假的状态——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睡觉的过程中。
  “幼楚,你怎么来了?”
  胡林语看清人影后,迈着小短腿快步跑来。
  沈幼楚也站起身子,桃花眼里晃动着点点喜悦。
  “幼楚,你是担心我吗?”
  小胡抓住沈幼楚的手腕,激动又带着期待的问道。
  “嗯······”
  沈幼楚轻轻答应一声,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的好姐妹!”
  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以后,胡林语吸了吸鼻子,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紧紧攥着好朋友的手腕。
  胡书记以前经常抱怨,沈幼楚一点都不懂表达情感,平时都是憨憨的不说话,全都是自己在“维持友谊”。
  谁能想到,这样内敛低调的沈幼楚居然跑了300多公里专门探望自己?
  这个时候,胡林语觉得自己要是男人的话,一定要把沈幼楚从陈汉升这个流氓手里抢走!
  “喂!”
  陈汉升不满的开口了:“我也来了啊,还开了4个多小时的车,胡林语你怎么不表示一下呢。”
  “切,肯定是幼楚让你过来的。”
  其实胡书记心里也同样感动,不过她怼陈汉升怼习惯了,根本没办法开口和陈汉升说“谢谢”。
  好在陈汉升也不在意,咧嘴笑了笑:“阿胡真是好严格。”
  就在这边上演“浓浓姐妹情”的时候,胡林语母亲打断道:“既然你没有复习,那就来帮我掰玉米,然后准备做晚饭,不要像傻子一样的杵在这里。”
  “我朋友过来了,你们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吗?”
  胡林语也瞬间“清醒”过来,马上就和父母战斗:“小弟他什么事都没做,为什么不让他帮忙?”
  “嗙!”
  胡林语母亲把掰完的玉米棒扔在地上,生气的说道:“你小弟刚上高中,现在正是重要时刻,你也好意思让他做农活?”
  “那我之前上高中的时候。”
  胡林语脾气也是不小的,马上反驳道:“我每天不仅要学习,还要做饭拖地,你们怎么看不到?”
  “你一个女孩子,不就应该做这些事?”
  胡林语父亲也在指责女儿:“把你养这么大,难道是为了让你和我们吵架的吗?”
  “我没想和你们吵架,你们先不公平对待的。”
  胡林语拉起沈幼楚走向房间,还大声的说道:“总之我晚上不做饭,大家都饿死算了!”
  沈幼楚被拽的踉踉跄跄,回头看了一眼陈汉升。
  两人之间相处的久了,有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在想什么,陈汉升抬抬下巴,示意不用管自己。
  等到胡林语“嘭”的一声关起木门,堂屋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哎,生了个冤家啊!”
  胡林语母亲也没心思做事了,就和所有中年妇女一样,总是喜欢和陌生人抱怨家里的“不幸”,她也开始絮絮叨叨的和陈汉升诉说。
  “好像我们当爹妈的会害她一样,也不知道大丫被谁糊弄了,居然想去卖什么奶茶。”
  “一个女孩子做什么生意啊,稳稳当当的考去在政府,只要政府在一天,她就一天饿不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