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老公是条狗 > 第十二章 妹妹背着洋娃娃

第十二章 妹妹背着洋娃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月喝了口咖啡,想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便主动挑起了话题,“昨天听了你讲的故事,我有点好奇,今天你可不可以在和我讲一遍,”只是考虑到昨天赵梓瞳害怕的样子,苏月担心心赵梓瞳会拒绝,有些心忧,想了想又体特的说道:“如果你不想讲,就让我看一下这个故事吧,你还是不要回忆了,当心做噩梦。”
  “现在是白天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现在就给你讲,就给你讲,昂就给你……算了算了,我讲可能不太清楚,还是你自己看吧,我还是好好的享受甜点。赵梓瞳说着,把手机递给了苏月。
  其实原本昨天苏月就要让赵梓瞳转发看到的故事,考虑到因为是晚上,赵梓瞳又胆子小,所以才特意约出来。看了看赵梓瞳现在明明害怕还强装胆大的样子,苏月有点庆幸自己昨天没有和她提这个要求。
  苏月接过赵梓瞳的手机,在手机的页面上是一个网站,网站的首页,是一个破烂不堪的布娃娃,而布娃娃下面则记述了这么一段故事:
  在日本,有一个叫做北村玉上的女孩,她是北村将军的女儿,她还有一个姐姐叫做北村弥生。两姐妹北村玉上长得极其丑陋,而妹妹北村弥生则很漂亮,所以北村玉上不单是将军不愿意见到,就连她的生母也不愿接近她。平时都把她一个人放在房间,让她一个人玩,所有的精力都去照顾次女,只买了一个布娃娃给北村。  
  这个布娃娃有一张很好看的脸,一直微笑着。所有的人看到北村都皱着眉头,除了这个娃娃,只有娃娃会对她笑,每天,北村都把自己的心事告诉娃娃。为什么没有人来陪她玩,为什么别人会有笑,而她的笑却是孤独的。  
  白天,北村玉上还可以隔着窗子,看看外面,院子里有妈妈朋友的谈笑声,还有别的小伙伴与小姐姐一起玩,看着他们轻快的背影,北村也想出来和他们一起玩,但她知道自己长得实在太丑了,会把小朋友们吓着,所以她宁愿一个远远的看着,这对她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因为夜里,她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也没有妈妈的怀抱和夜曲。 
  春天,窗外有盛开的樱花,隔着窗纸在夜灯下隐隐约约,她可以和布娃娃讲讲故事,然后睡下。  
  夏天,打雷的时候,她真的不敢睡,总是紧紧的抱着娃娃,一声惊雷伴随着的是她的一声尖叫,但她那弱小的叫着总是被掩藏在雷声里,就算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来看看她。  
  秋天来了,寒风吹起落架,夜深人静的时候,总能听到屋外有沙沙的响声,北村玉上告诉自己,那是秋风吹起落叶的声音,春天是嫩绿的,让人无限怜悯的,夏天是油绿的,为人们带来了无限阴凉的,可到了秋天,叶子却无声的跌落,没有人来抚慰她,任赁秋风带走。也许这就是命,但叶子也有春天,可北村怎么就没有呢,一个精灵般的生命不如一片叶子?  
  北村玉上喃喃的对着娃娃说:玉上真的很寂寞,妈妈,你在哪里,能不能来抱抱北村。不知不觉中,北村流泪了,泪眼中,她看到妈妈微笑的向她走来,优雅的蹲在她面前,轻轻的把北村搂在她温暖的怀里,北村玉上的脸也慢慢的靠在妈妈柔软的肩上,一阵清香袭来,让北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突然,一阵寒风吹来,北村玉上从妈妈的肩上抬起头看,原来是风吹开了窗户,北村揉揉泪眼,发现妈妈不见了,和她相拥的还是那个一直在笑的布娃娃。  
  冬天,北村的家乡下起了大雪,院子里有厚厚的积雪,妹妹和其他小伙伴也不在院子里玩了,窗外看到的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远处有取暖用的烟在屋顶升起,轻轻袅袅。还有传传一阵阵的笑声,北村知道,这是大人带着孩子们在玩雪球开心的笑声。  
  一年四季,反反复复。从樱花点缀到秋月流转,从海棠啼血到寒风四起。每个人都有自己快乐,北村也有,她有一个布娃娃,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春夏或是秋冬,大家都能听到从她屋里传出一个人的对话,大家知道,这是北村和布娃娃在讲话,知道布娃娃不会说话,但他会对着北村微笑。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邻居们也都能听到北村的笑声,还有哭声,或是一个人的喃喃细语:妈妈,我好寂寞呀,你为什么不来陪我,相貌真的很重要吗?只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可是这不是我的错,妈妈你看看我,我真的很想你,我真的很孤独。
  虽然有时候听起来,让人有些不忍,但还是没有人去关心北村玉上,直到有一天,听不到了北村的笑声哭声时,妈妈推开了北村的房门,妈妈也已记不清自己有多长时间没进这个屋了,平时吃饭,都是让下人送的。  
  悲哀的玉上终在十五岁正要花样年华之时,因自悲与厌世之感,于自己的房间内上吊自尽… 因为玉子自幼的封闭,根本没有人会进她的房内。就这样,直到尸体头发由腰长到地板,衣服由白变为暗红,才被自己的母亲发现,
  知道是自己冷漠才让北村这么早的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此时的妈妈,心里有一万个内疚。但一切为时己晚,北村走了,带着寂寞走了。  都是妈妈的过错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北村的妈妈每天都是自责中渡过,终于受不了良心的折磨,妈妈也在北村的房间里上吊了,跟随北村而去,在另外一个世界关爱北村,让她不再寂寞。  
  北村走了,妈妈也走了,将军就把小女儿接走。事情在母女的相继过世渐渐的被大家所淡忘。不过,在夜里有乌鸦啼叫时,总能听到一种微弱的声音从房子里传出:“妈妈,我真的好寂寞,妈妈,你为什么时候不来陪我?”而房子里只有属于北村的唯一的东西,就是那个白脸微笑的布娃娃。就在锁国政策之后的一连串战争,北村一家被屠杀殆尽,当然也被强夺了所有的一切,连那个原本仍在房子里的布娃娃也没了踪影。”
  “北村玉上”苏月看着这个名字若有所思,而赵梓瞳吃完了甜点,看着苏月出神的样子,用手戳了戳苏月,苏月才醒过神来。
  “不过这个故事我好像看过很多版本,你知道吗?居然还有人说这文章里的娃娃是hello kt,这才是吓到我的原因,我最喜欢kt了,房间都是kt,也怪不得我会害怕。”赵梓瞳解释起来。 
  苏月也不禁被逗笑,原来赵梓瞳害怕的是文章里的娃娃, 和她操心的的确不一样,她的满心都在文中的北村姐妹,姐妹两个,待遇差别那么大,想想戴倩总是经常流露出忧郁的表情,而戴倩的长相也的确比较阴森,难道说文中的北村玉上就是戴倩?苏月思考着,而周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