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乱世江湖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怒意

第三百二十三章 怒意

    在见识到陛下的那么阴暗一面后,白露可是很怕南宫轩澈什么时候再发出下一个错杀一千的指令,纵然瑾月是木雪莹的贴身婢女,可就是痕玉,她也从未见过这样猖狂,瑾月这么堂而皇之地叫板,她是真的不理解。
  
      听见白露这样说了,瑾月的心才稍稍放下。
  
      “应当是她来送水,被主子轰出去了。”江言低声道。
  
      看着这样颓废的南宫轩澈,瑾月微微摇头,随即道“陛下,我们找到了伤害小姐的物证,从这里入手,凶手也很明显,只是陛下,你听不听?”
  
      南宫轩澈此刻完全处于一种濒临崩溃的状态,几乎一言不合,就会大开杀戒,就是江言江梁,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主子。这种情况下,唯有木雪莹的事情,可以让他有些理智。
  
      南宫轩澈没有说话,轻轻擦拭木雪莹的脸和手臂,又将额头贴木雪莹的额头上,沉默良久。
  
      就在几人以为,南宫轩澈不会说话了,他却已经整理了心情,做到了桌边。
  
      “你说吧。”
  
      瑾月伸出了右手,将手帕包住的东西打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却是没人去追究这股味道,注意力都放在了中心那颗细小的东西。
  
      南宫轩澈看着这个东西,没有说话。
  
      其实还要再问什么都已经是废话,这个东西,必然就是让木雪莹一直昏迷梦魇的源头。
  
      “尸体里发现的?”
  
      “嗯,而且放在一个我们根本不会去注意甚至会刻意忽视的地方,我找到的时候,它只融化得剩这么一点。”
  
      “凶手……”白芷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没有证据,只是怀疑,她也不由得有些踌躇。
  
      其实不止她,在场其他人,想的都是同一个人。
  
      “江言,再去查。”南宫轩澈说着,目光再次落在床上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睡觉的木雪莹脸上。
  
      “不用查了。”瑾月淡淡开口,隐隐带着些许怒意。
  
      “我在那个女人身上,闻到过这种味道,纵然很淡,被熏香盖住,可还是被我发现了。”
  
      “闻到了?”白露几乎要对瑾月五体投地,一直隐藏起来的情绪都被瑾月开发了。
  
      “我从小研习药毒,嗅觉比常人灵敏许多,那个阿秀,在她抓住我的时候,离我很近,她身上的味道,我都能知道。”瑾月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滔天怒意,可身边的人还是感受到了。
  
      “江言,传信给江易,告诉他,那个女人,朕要她生不如死。”南宫轩澈冷冽的唇角勾起一丝嗜血的微笑,“她不是喜欢保护她主子吗?告诉她,她的主子,会比她更惨。”
  
      “是。”江言抱拳,随即立刻离开。
  
      许是南宫轩澈的做法得到了瑾月的赞同,瑾月也不再有那么明显的怒意。
  
      “陛下,不知小姐什么时候会醒?”
  
      “你自己去看吧。”南宫轩澈静静说完,继续沉默不语。
  
      瑾月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她对这边的事情并不太清楚,只有木柳和白芷她们提过一些,可她们也知道得不甚详细。
  
      “这是……”瑾月把了脉,却是双手都忍不住发抖,脉象为何如此之乱,就是生死大穴,也都开始不稳定,比曾经毒发之际,更加奇怪。
  
      江梁不由得冲上去稳住瑾月几欲摔倒的身形。
  
      直至现在,除了南宫轩澈与瑾月,旁人根本不知道木雪莹如今状况究竟如何。
  
      不,就是他们两人,也不知道。
  
      “为什么?”瑾月张口几次,才艰难找回自己的身心,她只觉得,自己此刻的心,好痛,痛到她自己快要窒息……
  
      “我与莹儿怀疑,皇城之中,有一个用毒高手,想要以不解开七色彩蝶的毒,去破解她的百毒不侵。”南宫轩澈不知道自己是用怎样一种心情说出来的,心痛?后悔?或许他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
  
      破解百毒不侵?若不是江梁扶着,瑾月几乎要摔倒,她还记得,自己在月城,是,她的百毒不侵,被破了,除了她自幼接触草药所带着的药性,其他的都消失不见,那里……是她的噩梦源头。
  
      “那么现在娘娘她……”白露忍不住再次出声。
  
      “只有等娘娘熬过去。”白芷叹一口气,目光落在南宫轩澈身上,半天没有进食洗漱,南宫轩澈也似乎已经有些沧桑了。
  
      “陛下还是休息吧,纵然娘娘安危重要,可这一国,却是不可无君,陛下明日还要早朝,若是娘娘看见陛下如此不吃不喝不务朝政,醒来也会心疼的。”
  
      直到白芷这样说了,几人才注意到沧桑的南宫轩澈,竟是胡茬都有了。
  
      南宫轩澈置若罔闻,仍旧一动不动坐在那里。
  
      瑾月深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与惊慌,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睿智“陛下去休息吧,别忘了,小姐来到周国的初衷,那是她的愿望,陛下,应当不会让她失望吧?”
  
      果然,只有最了解木雪莹的瑾月,才能说动南宫轩澈。
  
      是啊,小丫头的愿望,不是让天下百姓平安和乐吗?为了小丫头的愿望,他一定不可以倒下的,一定不可以。
  
      南宫轩澈缓缓站了起来,目光落在木雪莹身上。
  
      小丫头,明日,一切如常,我要去上朝,等我上了朝,便立刻过来看你。
  
      只看着南宫轩澈往外走去,可才走了两步,一口腥甜涌上来。
  
      “陛下!”
  
      “陛下!”
  
      南宫轩澈只摆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慢慢向门口走去,没到门口,便直直倒了下去,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模糊。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上午,身旁,躺着还未清醒的木雪莹。
  
      “吱嘎——”
  
      门开了,瑾月端了药进来,见南宫轩澈醒了,便到“陛下原本落下的病根还未完全恢复,这次又急火攻心,可是希望我家小姐日后守寡?”
  
      将药碗放在南宫轩澈旁边的柜子上,瑾月则去了木雪莹一侧,替她把脉,眉眼间依旧是挥之不去的愁色。
  
      “放心,日后,即便是为了她,我也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南宫轩澈一口将药喝完,随即也替木雪莹把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