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农门金枝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网开一面

第二百九十七章 网开一面

    萧镇家其实早就知道萧况的身份。
  
      因为,完颜浩早在今天上午,就已经让人秘密送信,把萧晗安排这次刺杀他行动的整个布局、和所选派的重要人手的情况,都如实告诉了他。
  
      他故意装作很严肃的样子,转头看向萧况,沉声说:“萧况,你先不要高兴得太早,从抓到最长草梗的那个家伙,交待的情况来看,你是这次带队刺杀我的主谋,崔正良只是从犯。”
  
      “除非你有办法证明他们,比你更坏、更该死,否则,你不可能得到被我放过整个南阳派、和整个邱氏一族的机会!”萧镇家很严肃地说。
  
      “我靠,这个朱锦,真的是太坏了。太子殿下,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我萧况这辈子就一个缺点,就是好色,其它都没毛病。”
  
      “朱锦和崔丰良就不一样了。我告诉你,这朱锦……”萧况非常愤懑,接下来,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他所知的,有关朱锦和崔正良的所作所为,都一五一十跟萧镇家讲了出来。
  
      期间,旁边的崔正良在萧况说起他时,一度试图打断萧况的话,跟萧况分辩。
  
      不过,每次他一开口,萧况就抬起腿,动作精准地踹在他肚子上,把他踹出十几米远。
  
      等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摸索着回到萧况跟前时,萧况说及的,又是关于他别的什么内容了,需要他听一会儿,才能再次试图打断萧况的话,然后,再次被萧况给踢飞。
  
      说起来,这样的次数多了,还是显得挺有喜感的。
  
      萧琼枝一点也不同情这个崔正良。
  
      不仅仅是因为他也是奉命来刺杀萧镇家的人,还因为他明明也是崔家人,崔正东之前却并没有带他一起走,充分说明,他应该不是崔正东爹崔自新那一脉的,而是一心一意跟萧晗、萧吉庆站队的崔自强那一脉的。
  
      等萧况把想说的都说完后,萧镇家沉思一会儿,指着崔正良,冲无名使了个眼色。
  
      下一刻,无名就毫不犹豫地把崔正良给一剑封喉。
  
      萧况在一边听到动静,马上很郑重地对萧镇家说:“太子殿下,我义父一直都以为,你们太子府里,最难对付的,是世子爷萧正真,今天我才知道,他一直低估了你的本事,才是他不得不退位让贤的真正原因。”
  
      “今天,我落到你的手里,死在你的手里,不窝囊。请你给我也来个痛快的吧!”
  
      萧镇家瞥他一眼,沉思一下,朗声说:“萧况,你的武功,应该是你们来刺杀我的人中,最高的。”
  
      “不过,我注意过了,你自始至终,未尽全力,只是刺伤我的人,并未刺死我的人,更没有试图突破我布置的防线,来刺杀我,你说说看,这是为什么呢?”
  
      萧况一脸骄傲地说:“郑邦是我的师兄,曾对我有救命之恩。有一回,我亲耳听到他告诉我爹,在魏丰陷害他爹时,多亏了太子殿下你和世子爷两人,才得已让整个郑府,逃脱满门抄斩的命运。”
  
      “所以,我奉我义父之命,带人来刺杀你时,我就想好了,看在你曾经帮过我师兄的份上,我本人不杀你,如果其他人,有本事出手杀你的话,我也不阻止。”
  
      “至于不杀你的手下,则是因为我跟他们昔日无怨,近日无仇,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他们在我们来刺杀你时,护着你,是有责任有担当够义气的行为,值得我尊重他们和稍加善待。”
  
      “哈哈哈哈!”萧镇家听到这里,大笑了起来。
  
      萧况不明所以,茫然问:“太子殿下,你笑什么?”
  
      “我在笑我家的太上皇,实在是很失败。将你带在他身边七年了,居然还没有把你,给训练成纯粹的杀人工具,让你保持着江湖侠士忠义、忠厚的一面。”萧镇家很认真地说。
  
      “我义父不也没有把你和世子爷、迫害得对他深怀仇恨,你们不也一直在对他开一面么?”萧况立刻微笑着反问。
  
      萧镇家怔了怔,陷入沉思。
  
      萧琼枝也一样。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萧晗这个人极端自私,在自己儿孙面前,完全不近人情,不值得去尊重和同情。
  
      直到崔正东谈到、关于萧晗跟朱倩娘的事情,她才发现,原来萧晗并不是那么冷血,其实还有痴情和慈爱的一面。
  
      自古忠孝难全。
  
      自古用情,何尝又能两全呢?
  
      萧晗最初爱上的,就是朱倩娘,为了朱倩娘,矢志不渝,原本,也没有什么错。
  
      只是,爱上一个人,是最容易的事,也是最难的事。
  
      容易在可能只是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爱上了。
  
      难在可能用一生,甚至失去生命,也无法让这份爱,得到亲人或者世俗的认可。
  
      假如,萧琼枝的太太太爷爷,当初不执着于棒打鸳鸯,也许萧晗就不会变得像现在这么极端。
  
      只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假如。
  
      在萧晗选择了委屈求全,娶其他女子做妻子的时候,就注定了,他跟朱倩娘的爱情,是一个悲剧。
  
      还有,他把他慈爱的一面,只倾注在萧轩雄和萧吉庆的身上,未免太不负责任了。
  
      孩子是无辜的,他跟他明媒正娶的妻子陈慧娟生的几个儿子,身上流的也是他的血,作为父亲,他不应该过于厚此薄彼。
  
      这么多年以来,萧轩亮和他那另外几个儿子,在他那里,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却像萧况说的那样,一直没有仇恨他,对他开一面,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他是吃了称砣蒙了心了,才一直看不到大家的好,这么一再折腾的吧?
  
      “萧况,本性忠厚的人,只要不被人触犯底线,往往都是愿意给人开一面的机会。你和我,在这一点上,态度应该是一致的。”
  
      “你走吧,只要你不回到太上皇身边,继续助纣为虐,我会当作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这时,萧镇家突然沉声对萧况说。
  
      “不,你还是让人杀了我吧。我义父对我有救命之恩,除非我死,否则,你要是放了我,我一定还是会回到我义父身边,做他左臂右膀的。”萧况摇摇头,很诚恳地说。
  
      农门金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金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