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三国之东方再起 > 第六十三章 直隶之战 五

第六十三章 直隶之战 五


  “元让,要是再晚来片刻,恐怕你就可以给我收尸了。”看着杀散了黄巾军的夏侯惇,曹仁难得的开玩笑道。
  “子孝,你没事吧?”夏侯惇看着拄刀而立,喘着粗气的曹仁,不由担忧道。
  “放心吧,只是有点脱力而已,休息一下就无碍了!”曹仁强打着精神回道。
  夏侯惇听了点了点头,指着身边的几个曹军士兵道:“你们几个把曹将军扶下去休息吧!”说完夏侯惇又提起长枪杀向了寨墙上的其他黄巾军。
  看着下面如潮水般不断涌来的黄巾军,夏侯惇暗自叹了口气,心道:“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看着黄巾军已经压制住了曹军,波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照这样下去,最多只需一个时辰便可杀进曹军营寨。
  “杀呀!兄弟们,杀一个黄巾军,赏五金,杀一个黄巾校尉赏五十金,杀一个黄巾将领赏百金!”曹军军官不断鼓励道,意图重振士气。
  但是收效甚微,钱财固然诱人,但是眼下曹军很明显已经快撑不住了,士兵们也不是傻子,钱是好东西,但你也要有命拿呀!
  营帐中,曹操盘坐在桌前,对传令兵道:“下令所有士兵撤回营寨,将寨墙让出去。”
  “诺!”传令兵恭声应道。
  很快,寨墙上的曹军便如潮水般撤入营寨,寨墙上的黄巾军一阵欢呼,然后对着曹军衔尾追杀下去。
  然而乐极生悲,在距离曹军还有五十步距离时,冲的最前的黄巾军只觉得脚底一滑,一道三丈宽的壕沟出现在曹军与黄巾军之前,里面布满了削尖的竹子,摔下去的可不仅仅是最前面的黄巾军,后面的黄巾军猝不及防之下,也摔下去不少,反应快的人连忙停下脚步,然而他后面的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纷纷往前推攘,那些已经到达壕沟边缘的黄巾军看着自己不断划向壕沟,不由发出一阵阵恐惧的叫声,随着一群黄巾军如同下饺子般落入壕沟,后面的人也终于停了下来,然而此时已经有超过三百人被推了下去。
  曹军的壕沟将整个营寨都包围了起来,对面的黄巾军只能看着他们干瞪眼。
  “放!”曹军弓箭手将一只只点燃了箭头的弓箭射向寨墙,早已经涂了猛火油的寨墙立刻燃烧起来,这是怕黄巾军居高临下压制他们,曹军只有少量猛火油,用来守城根本不够用,于是干脆做了最坏的打算,趁夜在营寨内挖出了一条三丈宽的壕沟,并且给寨墙涂上猛火油,就是在为这种情况做准备。
  寨墙上一些还没来得及下来的黄巾军纷纷被大火包围,熊熊的大火立刻将他们吞噬,听着黄巾士兵的回报,看着寨墙上的大火,波才暗骂一声,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是被曹军给阴了。
  看样子,只有等大火熄灭才能继续发起进攻了,这场大火看起来至少要烧两个时辰。
  然而等待的过程也不尽人如意,烧焦的寨墙竟然直接朝里倒了下去,外面的黄巾军已经离开寨墙一段距离,但是里面与曹军对持的人就没办法了,前面是壕沟,后面是燃烧的寨墙,寨门处被曹军堆满了易燃物,早已经燃烧起来,于是这些悲催的黄巾军直接被寨墙压在下面,发出一阵阵惊悚地惨叫。
  终于,寨墙上的大火熄灭了,波才已经可以看见壕沟后面数百名曹军的身影了,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一名黄巾斥候下马对波才行礼道:“禀告渠帅,官军骑兵距离此地已不足二十里,旗号是“袁”!”
  波才脸色大变,道:“再探!”
  一刻钟之后,终于可以确定,来的是袁绍的骑兵,大约有八千人,二十里对于骑兵来说最多半个时辰便可抵达。
  看着在壕沟后面结阵的曹军,波才知道自己没机会了,想要跨过壕沟可不是半个时辰可以解决的。
  “鸣金收兵!”波才脸色黯然道,袁绍的抵达意味着汉军正在源源不断的赶到,也预示着他与汉军的决战即将开始。
  另一边,曹军终于同袁绍的前锋骑兵汇合,袁军领兵的是文丑,看着营帐内几乎死伤殆尽的曹军士兵,即便是高傲如文丑也不禁暗暗佩服。
  此战,曹操虽然损失了大部分兵马,但是却也将他汉室忠臣的名声打了出去,可以这么说,花不了多长时间,曹操便能重整旗鼓。
  傍晚,袁绍大军也终于抵达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出现在曹军营寨旁,因为曹军营寨已经不能继续使用了,所以袁军干脆自己重新建立了一个营寨。
  袁军的抵达,波才并没有做什么,他已经被曹军的战斗力给震惊到了,在他看了袁家比曹家势力更大,袁绍的军队绝对要比曹军更强。
  事实也是如此,在各种物资方面,袁军便要超过曹军,数量上面也是如此,论训练,有河北四庭柱的袁军也丝毫不弱于曹军。
  冀州,张角也在卢植的进攻下节节败退,卢植本身就有五万大军,远远超过其历史上的兵力,再加上各世家豪强的支持,在正面打得张角手下三十万黄巾军不断丢土失地,张角暗叹一声:“黄巾军毕竟是草根起家,能人太少。”在指挥上面,张角等人也远远不是卢植的对手,在训练上,匆匆起家的黄巾军更不是训练有素的汉军的对手,让这些几个月前还吃不饱饭的农民去对抗这些训练有素的汉军无疑是想当然了。
  “传令,大军朝广宗撤退,准备与汉军决战!”张角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人数优势,要是再这么耗下去,自己这个唯一的优势也将不断的变小,到时候更没有希望取胜,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战定胜负呢。。
  张角的命令很快传了下去,“大贤良师有令,全军撤往广宗!”
  卢植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张角的目的,他的目光在地图上紧紧盯住了一个点,上面写着“广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