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 第九百九十四章:相同密码

第九百九十四章:相同密码

    第九百九十四章:相同密码
  
      十一用毛巾简单的擦了擦头发,她是短发,每次洗完头都很少吹,晾一会就能半干,睡一觉就全干了,简单省事。
  
      房间是单间双人床,可他们又不是真情侣,自然不能睡在一张床上,但是谁睡床上,谁睡沙发上也没有说,十一也不好直接睡,就一边晾头发一边等江腾出来。
  
      闲来无事,十一想着要不要给张家打个电话,她答应了会经常给家里打电话,可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这边是晚上十一点,国内应该是凌晨四点,这个点打电话就不合适了。
  
      于是想了想,就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林淑惠,告诉她自己现在人在国外,因为时差原因就不给她打电话了,让她放心,自己很好,同时也叮嘱她好好养身体。
  
      短信发送出去后,十一微微笑了一下,这种感觉还挺好的。虽然她对张家的爸爸妈妈和哥哥暂时还没有什么感情,可这种被人惦记着的感觉她很喜欢,也不会觉得麻烦,很愿意在有空的时候向他们报平安。
  
      江腾还在洗澡,也不知道一个男人洗澡为什么时间比她一个女人还久,她实在有点无聊,想起了安之素安利她看的一部爆笑美剧,于是点开了手机视频,搜索到了那部美剧,开始看了起来。
  
      一开始她没看出来什么意思,几分钟后就被吸引了,这是一部有关生活类的美剧,非常的爆笑,饶是她这样不爱笑的人在看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唇角上扬。
  
      “十一。”半集看完后,浴室里传来了江腾的声音。
  
      十一专心致志的看美剧,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嗯?”
  
      江腾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我忘了拿衣服进来。”
  
      刚刚一溜烟的就跑了进来,生怕被十一看到什么不合时宜的画面,以至于衣服都忘记拿了,也不能光着身子出去,犹豫了一会也只能麻烦十一帮忙了。
  
      十一沉浸在了电视里,又漫不经心的哦了声道。
  
      但身体已经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了,拿着手机起身去了行李架那边,江腾的行李箱和她的并排放着,一个黑色的密码箱,她一只手拿着手机,眼睛还粘在上面,一只手转动密码锁,吧嗒一声打开了箱子。
  
      这个时候的她都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她根本不知道密码是多少,用的是自己行李箱设置的密码。
  
      开了箱子,随便给江腾拿了睡衣和短裤,要是其他时候,十一可能会觉得有点尴尬,但这会她的注意力完全被美剧吸引了,完全没有心思想其他的,直接边看美剧边走到了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的江腾意外了一下,刚才十一哦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他正在考虑是告诉她自己需要帮忙,还是干脆裹着浴巾出去自己拿。
  
      结果还没想好的时候,门就被敲响了,还伴随着十一的声音:“衣服给你。”
  
      江腾:!!
  
      江腾一脸震惊,连忙用浴巾裹住了自己的下半身,然后拉开了一条门缝,没等他说话,一只胳膊就从门缝伸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他的睡衣和短裤。
  
      江腾:!!
  
      江腾既震惊又懵逼。
  
      可没等他问什么,十一就把衣服塞到了他怀里,然后转身走了。
  
      江腾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她简单粗暴的动作堵了回去。
  
      他快速的套上了短裤和睡衣,拉开浴室的门追上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手腕突然被握住,导致十一脚步一顿,视线也从电视上转移到了被江腾握住的手腕上,准确点说,是转移到了握住她手腕的手上,很茫然。
  
      “你会开锁?”江腾终于把刚才没来得及问的话问了出来。
  
      “什么锁?”十一还处于茫然中。
  
      江腾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我行李箱有密码,你是怎么打开的?”
  
      怎么打开的?
  
      十一仿佛这才明白过来,回想了一下,立时也愣住了。
  
      她,是用自己的密码打开的江腾的行李箱。
  
      “你是不是会开保险箱和密码锁?”这是江腾唯一可以想到的可能。
  
      十一却是摇头否认了:“我不会。”
  
      “那你?”江腾握着她的手腕不由自主的紧了一下。
  
      “我是用自己的密码开的。”十一回答道,顿了下又道:“刚才在看电视,太专注了,以为在开自己的箱子。”
  
      江腾的呼吸一滞,艰涩地问道:“你的密码也是930815?”
  
      十一点点头,也挺意外的,两个人能设置同样密码的概率不是没有,但是很小。
  
      “这组数字对你有什么意义吗?”确认了之后,江腾的声音更加艰涩了。
  
      “不知道啊。”十一点点自己的脑袋:“你忘了我失忆了吗?”
  
      江腾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慢慢松开了她的手腕。
  
      他在期待什么?
  
      她是张静瑶,这是已经确定了的事,为什么还总怀疑她是染染,自己莫不是疯了。
  
      “你怎么了?”十一见他脸色有点不好问道。
  
      江腾摇摇头:“没事,很晚了,别看电视了,去睡觉吧,你睡床,我睡沙发。”
  
      “哦。”十一也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直接朝着床走了过去。
  
      江腾也慢慢挪步到了沙发那边,像个行尸走肉般躺了下去。
  
      床和沙发之间隔着一个电视柜,两人互相看不见彼此,十一关了灯,房间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江腾丝毫没有睡意,枕着自己的胳膊,满脑子都是温凌染。
  
      “930815对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吗?”
  
      寂静的黑暗之中,有一道声音把江腾的思绪拉了回来。
  
      片刻的沉默后,江腾才听到自己的回答:“是染染的生日。”
  
      八月十五是温凌染的生日,江腾记得染染说过她很喜欢自己的生日,八月十五是华夏的中秋节,中秋是团圆的节日,这是一个好日子。
  
      十一没再说话,房间里再次寂静下来。
  
      可她的心却无法寂静了,给行李箱设置密码的时候,她本来想设置六个一的,可安之素说六个一太简单了,行李箱里有价值上千万的易容黑科技,不能用这么简单的密码。
  
      于是她就想到了930815这组数字,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冒了出来,当时她也不知道这组数字有什么意义,会让她在失忆的情况下还能记得。
  
      原来,这是温凌染的生日数字。
  
      十一自嘲的笑了笑,她的记忆真的很奇怪,关于自己的事情一件不记得,经常在梦中看到的模糊画面,和唯一记得的东西,都是关于温凌染的。
  
      若不是自己已经找到了身份,真要怀疑自己就是温凌染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才会让她对温凌染的记忆如此深刻,深刻到刻进了骨子里,几乎成了她自己的记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