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 第四百一十一章:帮我立份遗嘱

第四百一十一章:帮我立份遗嘱

    第四百一十一章:帮我立份遗嘱
  
      贺思怡推开门走了进来,眼神中再无往日的亲切和信任,只剩下怨恨和失望,她看着杨兮苟延残喘的躺在病床上,只觉得她的报应远远不够。ω δwww..
  
      杨兮没想到宋佳人把贺思怡也带了过来,不过她并不慌张,反正贺思怡早就不相信她了,她也已经落到如此地步了,又有什么好怕的。
  
      “为什么要骗我?”贺思怡耗费了全身的力气才忍住没有立刻过去掐死杨兮。
  
      杨兮嗤笑:“这个问题太白痴了,换一个吧,指不定我愿意回答你呢。”
  
      贺思怡冷了脸,慢慢的卷起了袖子,一步步朝着病床边走去:“不用了。”
  
      啪!
  
      话音落下,杨兮脸上已经被打了一巴掌。
  
      杨兮被扇了一巴掌,脸都被迫偏到了一边,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冷气入肺,钻心的疼蔓延到了脚底。
  
      “我这么打她有问题吗?”贺思怡扇了杨兮一巴掌后才想起来去问问宋佳人。
  
      宋佳人做了一个“尽兴”的手势:“杀是不能杀的,她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打也不能往身上打,不过受几巴掌肯定死不了。”
  
      贺思怡明白的点点头,反手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扇在杨兮脸上,牙齿硌的她血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有种你就杀了我,贺思怡,你不是想给你哥报仇吗?来啊,杀了我啊。”杨兮疯疯癫癫的笑着,看起来真像一个疯婆子。
  
      贺思怡平静的摇摇头:“你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我不会成全你。”
  
      杨兮尖叫:“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是我撞死你哥的,你那么多年不就是想给你哥报仇吗?你来杀了我啊。”
  
      贺思怡握了握拳头,她被杨兮蒙骗了这么多年,一朝清醒,人也仿佛在一夕间成熟了起来,思考问题不再像以前那样激进,换成以前她肯定一枪毙了杨兮,可现在,不管杨兮怎么激怒她,她都不会那么做,她不要杨兮痛快的去死,她要杨兮生不如死。
  
      杨兮受了刺激变的激怒起来,宋佳人按铃叫了医生进来,医生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杨兮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像一条只剩下呼吸的狗。
  
      宋佳人和贺思怡走了出去,贺思怡摸出烟盒倒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狠狠的往肺部吸了一口,小小年纪的眼睛里看起来满是沧桑。
  
      “少抽点吧,你哥不会喜欢的。”宋佳人往前走了几步后劝道。
  
      贺思怡弹了弹烟灰:“不喜欢他也不会回来骂我了。”
  
      宋佳人定脚转过了身:“我呢,一向不喜欢说安慰别人的话,对你也更没想安慰的心思,今天喊你过来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哥的死不是之素的主观行为,你哥哥的死她比你更伤心。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她的麻烦,也不要再去打扰她。”
  
      贺思怡点了点头,想说句抱歉,却又开不了这个口,她总觉得哥哥的死即使不是安之素的主观行为,也是因她而起。她对安之素的感情从一味的恨到如今的复杂,实在有点理不清了。
  
      滋滋……滋滋……
  
      宋佳人的电话响了,她没再和贺思怡多说,转身一边走一边拿出电话接通。
  
      “你好,哪位?”
  
      “佳人,我是你安伯父。”电话那端传来十分虚弱的声音。
  
      宋佳人怔了下,有点没反应过来。
  
      “佳人,你能来见我一面吗?有些事,我想单独和你交待。”安博远虚弱的语气中带着请求。
  
      安博远出车祸的事宋佳人是知道的,而且也知道是安之素及时给他输了血,变相来说,是安之素救了他一命。但安之素今天也没有去看安博远,直接按照原计划去法国了,可见并没有原谅这位父亲。
  
      如此一来,宋佳人就不好背着安之素偷偷去见安博远了,这感觉有点对不起安之素,像自己去当了叛徒一样。
  
      思及此,宋佳人就打算委婉的拒绝安博远了。
  
      “佳人,伯父求你了。”宋佳人的犹豫让安博远将姿态放的更低了。
  
      宋佳人到了嘴边的拒绝硬是又吞了回去,犹豫再三才有点心虚的答应了。
  
      挂了电话,宋佳人就走出精神病院打车去了安博远住院的那个医院。
  
      安博远这次的手术有点危险,也是刚刚清醒过来,他把叶丽姝和安听暖母女俩都支走了,宋佳人走进病房的时候连个护士都没有。
  
      “你来了。”安博远虚弱的很,招呼宋佳人坐下。
  
      宋佳人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开门见山的问道:“安伯父,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你是不是也挺讨厌我的?”安博远虚弱的自嘲一笑。
  
      宋佳人讨厌安博远这是毋庸置疑的,她也不屑掩饰这一点,平静地道:“安伯父,您与我非亲非故,我喜欢您或者讨厌您有什么重要的吗?”
  
      安博远微微摇头:“好,不说这个了。”
  
      “那说说正事吧,您找我过来,肯定也不是为了问我讨不讨厌您这种无聊问题的。”宋佳人乐的不跟他多说其他。
  
      安博远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佳人,帮我立一份遗嘱吧。”
  
      宋佳人:……
  
      宋佳人被震惊了,嘴巴都长成了小o型。
  
      “医生说我的心脏病不算特别严重,只要好好养着就不需要做心脏搭桥,可这种病谁也说不准,若是那天我突然没了,安氏集团怎么分,我总要提前打算的。这事我交给别人也不放心,想来想去就只有你最合适了。”安博远解释道。
  
      宋佳人还是有点懵:“安伯父,您应该有专门的律师吧?而且经验肯定比我丰富,为什么要找我?”
  
      “经验丰富的律师好找,但我不信任他们。”安博远说道。
  
      宋佳人乐了:“那您就信任我了?您知道我和之素的关系有多好,您怎么会以为我乐意您把财产分给安听暖呢?”
  
      “我不会偏袒听暖,也不会委屈之素,这个你可以放心。”安博远保证道。
  
      宋佳人还挺好奇安博远打算怎么分财产的,遂道:“您可以说说,如果我觉得您分配的合理,我会考虑帮您立一份遗嘱。”
  
      “谢谢。”安博远感激的道。
  
      宋佳人摊摊手,露出一个愿闻其详的表情。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小时,两人之间交谈了什么,除了两人之外,其他人一无所知,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宋佳人在今天私自见过安博远。这似乎成了两人刻意保守的秘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