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 第三百六十六章:三张照片

第三百六十六章:三张照片

    第三百六十六章:三张照片
  
      安之素站在阳台上看着叶澜成开车离开澜庭居之后才回了卧室,她坐在床上沉思,不知道叶经商在电话里说的照片是什么照片,竟能看的叶老太太都气晕了过去,且这是大半夜了,谁能这么晚还送照片到老宅那边?
  
      安之素总觉得这事蹊跷,透着阴谋诡计的味道,可她一时间也想不通这中间会存着什么阴谋诡计,早知道订婚的消息一公布就不会太平了,可没想到这不太平来的这么快,有些人真是心急。
  
      “呵呵。”安之素冷笑了声,急也好,越急越容易露出马脚。
  
      滋滋滋滋
  
      她这边正沉思着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响了,安之素回神一看,竟是叶澜成忘了带手机出门,此刻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
  
      安之素没有多想其他,伸手就拿起来接通了:“喂。”
  
      对方可能没有料到接电话的是她,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还愣了一下,两秒之后话筒里才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有人要去素嬛工作室放火。”
  
      嘟嘟嘟
  
      这话一落音对方就挂了电话,整通电话前后不过三秒,语速快的安之素差点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
  
      有人要去素嬛工作室放火!
  
      安之素在发愣了半秒之后蹭的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她连身上的睡衣都没有来得及换下来,直接套了件外套就跑出了卧室,手里攥着的还是叶澜成的手机。
  
      她坐电梯直接到了负二层的车库,开车离开澜庭居,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在深夜的马路上。
  
      是谁会去素嬛工作室放火?
  
      安之素心乱如麻,却依旧保持着理智,她不再是当年那个二十岁的小女孩,如今的她历尽千帆,再遇事就没那么容易丧失理智了,总会留几分理智去思考这件事会不会是一个阴谋。
  
      前脚叶澜成刚走,后脚就有人来通风报信,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是同一个人的手笔呢?
  
      安之素觉得像,但又不像,如果是想引自己去工作室,那应该在叶澜成被引走之后打自己的电话,断然没有给叶澜成报信的道理。
  
      安之素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小心谨慎些,当年她不就是在半夜接到贺思翰的电话开车出去,后面才被人算计的吗?
  
      一想到当年的事,安之素就有些脊背发凉,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已经抓起了一旁的手机,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是叶澜成的手机,叶澜成没带手机,自己没办法告诉他这件事,得自己拿主意了。
  
      安之素略微一沉思就解锁了手机,从通讯录中翻出了老九的号码拨打过去。
  
      老九一直都是24小时无时差的开机待命,安之素在拨号响了三声之后就听到了老九的声音:“大少。”
  
      “老九,是我。”安之素抓紧时间长话短说:“老太太昏厥被送去了医院,阿成也刚过去了,他没带手机,有个陌生号码打他的电话说会有人去素嬛工作室放火,我现在正赶去工作室,为防万一,你也马上过去跟我汇合吧。”
  
      老九一骨碌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声音沉练有素:“少夫人,您开车小心,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老九一边抓起车钥匙出门一边已经给小十打了电话,让他也立刻赶去工作室。
  
      安之素这边通知了老九之后也安心多了,她加快了车速,车子继续在马路上疾驰。
  
      医院。
  
      叶澜成不慌不忙的来到了医院,叶老太太的病房里很热闹,叶鸿、叶经商夫妻和叶晴,连叶经梅夫妻及程熙然,包括白心慈也在叶澜成之前刚刚到。
  
      一家子全到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叶老太太是不行了呢。可实际上她只是晕了一下,还没送到医院就行了,这会的虚弱也是半真半假,存了什么心思昭然若揭。
  
      叶澜成一看就明白了,淡漠的问道叶经商:“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你奶奶是急火攻心,她年纪大了,经不得气,这次有惊无险,但得在医院住几天,血压偏高,得降了血压才能出院。”叶经商说道。
  
      叶澜成心知这话里面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却没有揭穿,嗯了声道:“既然奶奶没有大碍,只是需要静养,那就不要留这么多人在这里叨扰了。妈、姑姑、姑父、熙然你们先回去吧。二叔二婶叶晴你们也带爷爷回去吧。”
  
      “那谁照顾奶奶?”叶晴闻言立刻问道。
  
      “不是有护士吗?”叶澜成反问。
  
      “护士怎么能放心?”叶经商不悦的道:“你把你奶奶气病了就这个态度?”
  
      叶澜成哦了声:“听说奶奶是看了什么照片才气晕的,不知道什么照片能让奶奶如此生气?”
  
      “你还有脸提,经商,你把照片给他看看,让他自己看看自己要娶的是什么女人。”叶老太太虚弱又愤怒的说道。
  
      叶经商立刻就把一个信封递给了叶澜成。
  
      叶澜成接过信封,信封里面有几张照片,他将照片拿了出来,只看了第一张就蹙起了眉头。
  
      这并不是什么丑照,更不是什么艳照,而是几张有些血腥的照片,正是当年车祸现场留下的“证据”照片,一共三张。
  
      叶澜成把每一张都看的仔细,第一张是安之素坐在车子的驾驶室里,人应该是昏迷了,歪歪斜斜的趴在方向盘上,镜头是从她侧着的正面拍摄的,能看清就是安之素的样子。只是当年她还小,模样比现在稚嫩许多。
  
      第二张是一个男人倒在血泊里的样子,鲜血把他的脸都染红了,加之是晚上,并没有把他的样子拍的很清楚,只是结合周围的环境能够看得出来他是被车撞的。
  
      第三张的角度比较整体,应该是站在被撞男人身后的角度拍的,不仅拍到了男人的惨状,还拍到了安之素和她的车,从距离上来看,车子距离被撞男人有七八米的距离。
  
      “妈,这些照片您是哪里得来的?”白心慈也过来看了一下,一看之后就被惊了一惊,立刻问道了叶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