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 第523章 闹脾气

第523章 闹脾气

“李小姐这是打算要去哪里?”
  
  “是卓少爷啊,好久不见。”李秘书见走不了,只得忍下心中的不耐,和男人应酬起来。这男人叫邢卓,刑家这一代的二少爷,因为不愿意听到和刑大少一样的称呼,所以让旁人都叫他卓少爷。
  
  他也是刑家有名的浪荡子,不学无术,流连花丛,私生活混乱。和他哥哥邢大少比起来,简直一个是天,一个是地,还好刑家还有邢大少,不然只怕刑家也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上次在金茂大厦一别,的确很久没见了,我可是很想你……”卓少爷上前半步,撂了一下李秘书的长发,沙哑的声音低低的笑着调情。
  
  李秘书看他明显来者不善的样子,后退了半步,避开他的手。他们那边人多,还是妄城的老主顾,随便起冲突影响不好,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周旋。
  
  “卓少爷今天找我有事?”
  
  “没要事就不能找你吗?”卓少爷阴阳怪气的道。
  
  “卓少爷找我一起玩,自然是无比荣幸,可不巧,今天我还有点事,失陪了。”
  
  “你有事我自然不为难你。”卓少爷笑了,语调一转,“只要你身后那个新来的陪酒小姐陪我喝一杯,你就可以去忙你的了。”
  
  他挥手,身旁跟着来玩的人立刻心领神会的倒上酒,一只透明的高脚杯搁置在上面,血红色的酒液漾着波纹。他端着酒杯,色迷迷的对雪落眨眼。
  
  雪落恶寒,小脸绷的平平的。
  
  她哪里长得像陪酒的小姐了?就连今天这身衣服都很正常好不好!
  
  “卓少爷,这位不是什么陪酒小姐,是我的朋友今天第一次来玩。她不会喝酒,这杯酒还是我替她喝了,如何?”
  
  李秘书瞄了一眼雪落,上前一步,挡掉卓少爷放肆的目光。这家伙当初在和赵氏谈生意时就骚扰她,被赵彻扫出大门去一定还记恨着,现在抓到这样好的机会,看来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不会喝酒?不会喝酒好啊,本少爷就喜欢不会喝酒的样子,喝一杯,呛得那脸儿红红的样子,销魂呐……”卓少爷那边的人听到他的话,都会意的哈哈大笑。
  
  雪落气的瞪着他,很想将那杯酒拿起来砸死那个好色男人,富家子弟都是这个德行么?那赵彻真是难得的优秀了!
  
  “哎,这可不行啊,来当陪酒小姐的,这小姐呐,可是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多会点花样,怎么伺候顾客!”
  
  那卓少爷那边的人还觉得不够,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跟着调笑着说,又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就是呐,那位小姐还是出来和我们卓少爷喝一杯,喝了这一杯也许我们卓少爷一高兴就捧你做这妄城的红牌了。”另一个男人也开始嘻嘻哈哈的调戏。
  
  雪落索性懒得理他们,直接缩回李秘书里,冷冷的甩出两个字,“不会。”
  
  气氛倏地僵住,卓少爷眯了眯眼眸,一旁的男人狗腿的阴阳怪气的开口,“不会?今天不会喝也要给我们卓少爷喝!”
  
  两方僵持的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我替她喝,如、何、卓、少、爷!?”
  
  卓少爷那边的人本来笑的嘴角都咧开了,看到突然插进来的黑衣男人,笑容扭曲在脸上。“炎、炎、炎……炎少!”
  
  赵氏集团的赵彻,在沪市那是屹立于金字塔顶端的顶端的人物,就算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炎少,那也比一般富家子弟的地位来的高。卓家也是世代富足,可和赵家比起来,还不够一角。这些跟在卓少爷身边玩乐的人,自然也是认识赵彻身边的炎少的。
  
  炎少今日的沉默似乎尽褪,阴森恐怖的可怕,他大步走到卓少爷身前拿起酒杯,在一片的静默下仰头将酒一口灌下,然后将酒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阴森凌厉的道,“这样如何?卓少爷可满意!?”
  
  卓少爷身边的狐朋狗友被炎少的气势吓得腿软,不由自主的点头。又被卓少爷眼里的狠厉一瞪,连忙又摇头如拨浪鼓。
  
  炎少狠厉的黑眸阴森森的扫了一圈众人,带着阴凉的森冷,让卓少爷心神一凛,微眯着眼看了看一直静默不语的雪落。原来她是那个赵彻身边的人……
  
  “哼,我们走。”
  
  卓少爷看了一会儿,终于一甩袖,迈开步子离开。
  
  雪落这边的人看着炎少,眼神是又敬又畏。
  
  一些不明情况的人,猜测怀疑的眼神又忍不住飘向雪落,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竟然可以让炎少亲自出马替她解围?是炎少的女人?不,不像……那会是?
  
  炎则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卓少爷离去的背影,阴测测的想着。很好,敢在他们赵氏的地盘放肆,下次就建议boss先灭了卓家,新仇旧恨一起算!
  
  他夹带着凌厉的气势走到雪落跟前,不客气的冷声道,“跟我过来。”
  
  “干嘛呀?”雪落探出颗头,对于炎的突然出现虽然微微诧异,但也没多问。
  
  炎又是冷笑一声,看出了她的疑惑,“你以为我喜欢这样来给你解围,要不是白被我下了禁足令,现在守着boss走不开,暮江流那小子又不知道躲去哪里了,我宁可去看顾boss也不来你这边!”
  
  雪落的心突然猛地一跳,抬眼问道,“赵彻……他怎么了?”
  
  “没什么。”
  
  炎忽然优雅翩翩的一笑,慢条斯理的理了理疾驰而来乱了的头发,一字一顿的道,“只是快死了而已。”
  
  雪落跟在炎的身边,一路向着妄城最里面的不对外开放区域走去。
  
  她跟在后面,看着炎紧绷的背影出神,想到炎刚刚说的就郁闷的想要骂人。
  
  赵彻,你这个大混蛋!
  
  “没什么。”
  
  炎似笑非笑的这样说着,“boss最近不分日夜的工作,一天睡不到四个小时,对那些难缠的合作企业完全抛弃了之前的迂回战术,赶场一般的全部解决了。那气势,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天却几乎不怎么吃饭,右掌掌心的伤也不肯让医生换药,能撑到现在真是神迹。可庆幸的是赵氏集团在boss的发挥下气势高涨,股票长红,今天收益多涨几个点都指日可待。”
  
  “没什么,顶多就是身子累了点,伤口严重了点,不把自己当人的操劳,boss不让说,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就当我没来过!”
  
  “你知道不知道外传boss体弱多病,就剩一口子吊着。虽然没这么夸张,但boss的身体的确不怎么好,心脏早搏,各项数值偏离正常值,更别提之前在中东boss的心脏曾经停跳了四十秒,嗯?”
  
  炎说这话时,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眼角却是不断的瞄着雪落脸上的神色,高深莫测的微笑,“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赵氏虽然强大,毕竟还比不上龙门。boss还不是龙门下一任的主人,现在这样辉煌打拼的气势,倒是名扬四海,令许多龙门的老家伙赞誉。挺好的,一举两得,你放心,虽然没怎么吃饭,但医生也开了一大堆的药丸补着,在这样再吊个几天都没问题。”
  
  没问题个p!
  
  雪落忍不住骂了一声,这样还没问题,他在闹什么脾气,自虐吗!?
  
  可是,不是他不管自己的吗?不是他让自己滚蛋的吗!?
  
  现在他这样,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还在冷战中!想起那晚在主卧室中,他狠绝的神色,她咬咬牙,真的想狠心不去看他。反正他体力精力那么好,想必一时半刻也死不了!
  
  “我不去了。”
  
  她别扭的站住,走在一旁的炎翻翻白眼,忍下将她扔下去的冲动。
  
  他不着痕迹的开始下猛药,“好,那我自己去。白那家伙心软,又那么怕boss,今天医生要给boss打针处理掌心化脓的伤口,白肯定下不了手,到时候boss一个冷眼瞪过去,就更严重了。”
  
  果然,还不等他说完,雪落又迈开步子,乖乖的跟在他身边,低低的道,“那……那我们还是在快一点吧。”
  
  “滚出去!”
  
  还没踏入最里面的区域,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是赵彻的声音没错,也有些有气无力的虚弱。不过那语调中的寒冽可是刺骨三分,让周围整个温度比别处低了几分,雪落因那声音伫立了几秒未动。
  
  最里面的豪华包厢,赵彻闭着眼半靠在沙发上,黑色西装外套早被扔在地上,只剩下衬衫敞着领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右掌掌心包裹着,白色的布条泛着黄,夹杂着斑斑点点的血迹。他的下颚微青,狭长漂亮的黑眸下面有着深深的暗影,整个人看起来却愈发俊美冷冽。
  
  一侧的茶几上放着各种药片,更多的却堆满了各种卷宗和商务笔记本。
  
  雪落轻手轻脚走了进去,赵彻察觉到有人进来,略带不悦的睁开黑眸,见到是她,眼里的神色闪了闪,快的看不清的情绪一闪而过。
  
  静静的看了她一会,他冷淡的别开眼道,“你还来做什么,怎么找不到萧重吗?”
  
  “炎说你快死了,我来看看你死了没,好歹算是未亡人,我替你收尸。”她的语气也不好,僵硬的回他。
  
  “boss。”
  
  白拿着纱布和要给掌心换药的东西进来,收起茶几上纹丝未动的药片,将手中要换药的纱布镊子药膏都递给雪落,“boss的手伤该换药了,有些化脓,先把脓挤出来在上药,然后把这些药片都让boss喝了,交给你了。”
  
  雪落接过东西,看了一眼赵彻点点头。
  
  “拿走。炎呢,擅自离开,扣这个月的月薪!”他哼了一声,横了一眼白。
  
  白瑟缩一下,boss越来越可怕了,每次生气起来看她都没好眼色。
  
  “很疼吗?”
  
  雪落却根本不管他的冷眼,直直的问白,把脓挤出来,等于要把刚刚闭合的伤口在打开,重新撕裂一次。
  
  白一愣,“这点小伤,应该不会……”
  
  以前boss每次受伤,哪次不比这个重。这点小伤在他们眼里就和没受伤一样,只要没死,一切都是还好。
  
  “要不要加镇痛剂?”雪落似笑非笑的转向赵彻,那神态、那语气十足的哄小孩的样子。
  
  赵彻半坐着,冷冷的瞟她一眼。
  
  她毫不退缩的瞪回去,“看什么看,良药苦口,不吃药不处理,伤怎么才能好。”
  
  好一会,沙发上的男人只是冷冷的哼了声,别扭的咕哝,“加什么镇痛剂,又不是女人……”
  
  白傻住,这是说……
  
  她看了看雪落,看到雪落瘪瘪嘴,捧起赵彻受伤的手开始处理,挤出化脓的地方,然后用酒精细细的擦拭着消毒杀菌,耐心的哄着,“不加镇痛剂好,加了其实对身体有害。不痛不痛哦,呼呼……”
  
  白浑身一寒,正替雪落捏了把汗,想着怎么才能打个圆场的时候,却看到那边的赵彻竟然乖乖的一动不动,俊美冷冽的脸孔绷的平平的任雪落一点一点的仔细处理着伤口。
  
  白彻底僵硬成化石,眼神已经只能用惊悚来形容了。
  
  看着雪落处理完手中的伤口,又用绷带包扎好,然后喂赵彻喝完所有药片,看着那谁也不让碰的boss,竟然就这样安静的待在那里,半靠着任由她在他身上放肆……
  
  白呆滞的端着空空的托盘走出包厢,刚一出包厢门就被炎一把扯了过去,严肃的嗓音也掩不住一丝急切的问,“怎么样?boss有没有换药喝药?那个女人没被boss拆了?白?”
  
  “你说的什么话,雪落她好不容易追到这里来,你怎么就没一句好话。”
  
  白不满,回过神来。看到炎一脸焦急,她张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化作一句叹息,“哦,boss喝了药,手上的伤也换药了。”
  
  “真的换了?也吃药了?”炎吃了一惊,之前boss可是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使劲全力还是被boss揍的惨兮兮的。那个暮江流口中的祸水女人,难道真的是boss生命中的天女下凡!?
  
  “是啊,就那样拿着,命令boss张嘴、喝药、换药。boss和中了邪似的,比那三岁小孩还乖。我出来的时候看到雪落还示意端点吃的进去,说是给boss吃。”
  
  白也是还没缓过来,被震的说不出话来。
  
  boss折腾起人来,那才叫一个整死人不偿命,他们被折腾的够呛,但那颜雪落一来,竟然就只是这么芝麻大点的事!
  
  炎揉了揉额角,狠厉的神色终于淡去,神清气爽、风度翩翩的一笑,“好,我就知道那个女人还是有点用处的,也不枉我来回折腾几天。”
  
  白瞄他一眼,婉转的道,“……炎,你现在笑的好淫荡。”
  
  炎的笑容一滞,瞪着白,伸手狠狠的敲了她一下,“乱说什么,还不快去把boss要吃的东西都端进去,记得多端点!”
  
  “是……”白吐吐舌头,一溜烟的跑走。
  
  雪落默默的伺候赵彻喝药、吃饭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彻底打理过一遍之后,那个俊美的没天理的赵彻又是容光焕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