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豪门重生,谭先生的独家宠妻 > 第十六章 对你一见钟情 下

第十六章 对你一见钟情 下


  童雨润要进入《晚间新闻》制作组的消息自然瞒不过她的主管,其实同一组的同事都对童雨润的工作能力看在眼里,对于她的升职都是不至于嫉妒,毕竟童雨润写了那么久无署名新闻稿的事情他们也都清楚,但是他们也就是普通职工自然是抱住自己的饭碗重要,哪里能说些什么,这次童雨润离开了,他们也不会嫉妒到哪里去。只是童雨润的主管就不是这么想的了。
  “真是看不出来,这么快就傍上章主任了,不过小童,你不会以为自己找到了靠山就高枕无忧了吧。”童雨润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面前脸色不善的主管,撇了撇嘴角,她倒是心情不好,因为最近总是有人说她傍上这个傍上那个,要是真的有那么多大树叫她傍,她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才有机会升职。
  “谢谢主管过去几年对我的照顾,以后我也会更加努力的;至于主管说的高枕无忧,我当然不敢了,毕竟我不像您有一个能干的姐姐,我这种人没有人铺路还得时刻提防别人挖坑的人哪里有高枕无忧的福气。”童雨润说完向主管展现了一个微笑,鞠躬后离开了。
  童雨润知道她去《晚间新闻》的消息瞒不住,也没想瞒住,反正只要她的目的达到了就行了,至于别人怎么说她不在乎。只不过李艺尧毕竟是她的学姐而且在京视也作为前辈带了她一年,甚至后来她也在李艺尧的栏目里待过,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也是不错的,这样的邀请童雨润还是要答应的。两个人中午约在电视台附近的一家饭店,童雨润先到了坐在位置上等着李艺尧,不一会李艺尧也到了。
  点过菜后童雨润等着李艺尧开口,童雨润心里清楚李艺尧的邀约应该也是关于《晚间新闻》的事情,所以如果她问的话童雨润也不会隐瞒。“我要结婚了。”李艺尧说话了,听到这话童雨润惊讶的看向她,毕竟童雨润没有想到开场白会是这样的。童雨润把目光投向李艺尧的左手,果然她的无名指上戴着一个戒指,银制的指环托着一个小小的钻石,戒指造型简单大方。
  “恭喜你。”童雨润笑了一下向李艺尧道了一句恭喜。“谢谢,这是请柬,到时候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说着李艺尧把一个红色的信封递出去,童雨润伸手接过来依旧笑着回答:“我一定会去的。”接着李艺尧笑道:“怎么刚才一脸惊讶的样子,是惊讶我结婚还是惊讶我怎么没问你去《晚间新闻》的事情?”童雨润没说话等着李艺尧继续说下去,这个学姐在学校的时候就很优秀,虽然在申磊那件事情之后她变了不少但是童雨润还是很佩服她的。“我对你去《晚间新闻》这件事情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你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舍得对自己下狠手的。”说着李艺尧带着一脸笑意的看向童雨润:“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章主任亲自升你的职的,你应该之前不认识章主任吧。”说完李艺尧补充道:“你要是不愿意说也没关系。”
  “我去盛世会所采访,还挺幸运的,拿到了点有用的东西。”童雨润自然的把关于谭瑾川的部分省略了去,虽然她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李艺尧听着可就不是这样了。“盛世会所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采访的地方,你之前也有不少人想要挖盛世的消息可都没什么结果。”李艺尧说这话时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些想法,但是她并不愿意往那方面想。
  童雨润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轻飘飘来了一句:“我是混进去做公关小姐,当然知道得更多些。”“你疯了?!你怎么能。。。”几乎是童雨润话音未落,李艺尧就接上了话,就冲这个反应童雨润就知道李艺尧是误会了,但是对于李艺尧的关心她确实感激。“你别多想,我这是不卖身的。”说着童雨润像是要缓和气氛似的笑了笑,但是李艺尧的脸色还是不太好。
  “你就非要这次去《晚间新闻》吗?你就不能再等等?非要用这种办法,这次没出事,算你命好,要是出了事你后悔都来不及。”
  童雨润平静的等着李艺尧的话说完道:“嗯,不能等,即使真的有什么意外,那也是我的命,我认。”李艺尧听了这话也说不出其他的了,既然童雨润已经想到这种地步了她又能说些什么,她开朗的大笑,举起杯子道:“我就以饮料代酒祝你得偿所愿,能够一直坚持做新闻。”说着李艺尧把饮料一口咽下去又说:“雨润,你一定要特别成功,做那种能改变社会的新闻,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你要是坚持不下去了,就想想我,想想有多少像我一样的失败者羡慕你。”童雨润看着李艺尧,看到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童雨润清楚申磊那件事对她的影响有多大,但是却也无能为力,她自己都是自身难保的人,又哪里有资格同情别人?
  “学姐,把关于申磊的新闻的所有资料都给我吧。”李艺尧讽刺的说:“你也想要变成我这样吗?别调到这种地方每天整理别人的稿子,关心今天菜价涨了还是降了?除非你找到一座大靠山,不然关于申磊的东西就别碰了。”
  童雨润顿了顿道:“学姐,现在我做不了我就等到我能做的时候,你不是也说我是对自己狠心的人吗?谁知道我会不会真的找到一座靠山,就当在我找到靠山之前用这个新闻鞭策自己,好让我时刻记住在权势面前我什么都不是。”童雨润的神情看不出她是认真还是开玩笑,但是李艺尧却在这个瞬间觉得这个学妹说不定真的能翻过天来。
  下午临下班时童雨润就从李艺尧那里收到了一个沉甸甸的牛皮纸袋,以及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李艺尧交给她时甚至和她开玩笑称:“终于将烫手的山芋甩给别人了。”童雨润抱着手里的东西往电视台门外走,却响起了汽车的汽笛声,她抬头一看一辆黑色的敞篷跑车正停在电视台门口,而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正是谭瑾川。童雨润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他,但是她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说不定这人不是来找她的,她当做听不到鸣笛的样子要往另一个方向走。
  这是在电视台门口,大家都是人精见惯了富商包养女主持所以大家都识货,自然知道车里的人非富即贵,可是更让人羡慕的是那些和女主持有瓜葛的富商大多人到中年,身材发福,都比那些女主持大十几岁,可是车上这位明显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虽然戴着太阳镜看不到眼睛但是光是看他高挺的鼻子,流畅的下巴线条,长相一定英俊逼人。而且看他跑车的副驾驶上还放着一大捧玫瑰花,大家都是有八卦心理的,自然好奇这人等的是谁。
  谭瑾川在车上看见童雨润出门就要往别的方向走也猜出了她是要躲自己,又想起童雨润给他的假号码,再结合她今天的表现,谭瑾川看出来了不管是十二年前还是十二年后他谭瑾川在童雨润那儿就是不受待见,可是那又能怎么办他自己犯贱就是非童雨润不可。谭瑾川见童雨润快走远了随手把太阳镜扯下来赶紧推开车门朝她走去,这是谭瑾川的五官彻底被人看清了,他们本身是记者也见过不少明星或者主持人,但是长得这么出挑的男人却没有见过,或许是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少年的清新与锐利和成熟男人的沉稳在他的身上矛盾的结合在一起,偏偏这种矛盾又是最吸引人的。童雨润见谭瑾川迎面走过来清楚再装作不认识就太过矫情了,干脆站在原地等着他。
  “童童,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童雨润哪里会想到这位大少爷会真的打电话给她,但是她又不能说那张手机卡早就被她扔进垃圾桶里了,所以干脆不说话。谭瑾川看见童雨润这个反应也明白了那个电话号码八成是假的,他双唇抿在一起,真是没想到都到了12年前了他还是那么不招待见。但是谭瑾川早就习惯自己在童雨润面前的待遇了只是转眼间就又恢复了愉快的神情,他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童雨润,今天她和在盛世那副打扮完全不同,去掉了假发,留着清爽的短发应该是原本染得颜色褪掉了变成浅浅的黄色,头发长度大概到下巴下面一点,刘海似乎是长长了被她梳到侧面。五月份的京市天气还有一些凉她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外套黑色夹克,深蓝色牛仔裤包裹住笔直修长的双腿,她身材高挑即使穿平底鞋走在人群里也很容易找到。眼睛里尽是探究与疏离的神采,还明确得带着警戒,倔强又独立,谭瑾川想这才是真正的童雨润和在盛世会所里那个手足无措目光柔软似乎要哭出来却咬着牙不出声可是又全心依赖他的人完全不同。果然,只要到了对于她来说安全的范围童雨润根本不会给他保护她的机会,谭瑾川甚至卑劣的想如果能够让她一辈子都依赖他即使折断她的翅膀又怎么样,可是他不能因为他爱的就是那个浑身插满尖刺的童雨润,他喜欢看她站在最顶端对一切不屑一顾的样子。
  “你来有事吗?”童雨润心里也有些紧张,对于她在盛世会所当公关的事如果可以她想让这件事烂到坟墓里去,只是面前这个人偏偏让她摸不透。
  谭瑾川笑了,他伸手揽过童雨润的腰肢朗声说道:“童童,你还在生气吗?我以后来找你一定提前告诉你,你不要生气了嘛。”少年的声音清爽又故意咬着尾音像是在撒娇一般,而且故意不降低音量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了他的话,周围人的目光从不解到羡慕、嫉妒,毕竟都是同事也有认识童雨润的人哪里想到童雨润竟然背地里藏着这么一位极品的男朋友,年少多金还长相优质。童雨润才是真正迷迷糊糊可是也不敢挣扎,毕竟她在盛世的事情这个人一清二楚,与其埋着这么大的隐患不如早日说清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