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总裁有礼了 > 第六章 搬家了

第六章 搬家了


  安安看着这二居室内简单舒适的装修风格,兴奋得立刻扑倒在沙发上,四处参观了一下,兴高采烈地说“雅雅,我决定了,以后我要是没有地方去,我就来你这住,”
  “当然可以啦,我一个人住我有时还觉得害怕呢?”江雅正收拾一下屋子。
  “雅雅,我发现你的邻居是一个大帅哥哦,”安安突然表情变得一副红娘模样。
  “你才第一天来就看到啦,”这丫头也太神速了吧,这么快连我这的邻居也摸清了。
  “刚在门口电梯里那个帅哥,你没注意到吗,高高帅帅,眉清目秀的,27,8岁的样子。刚我们进门时,他刚好打开隔壁的房门了。”
  “没有哦,我等电梯一般只盯着数字,哪会盯着人。”突然间,想到这人的意图。“安安,我才刚离婚,哪有心思那么快找下一春呀。”
  安安眼神微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无奈地说,“好吧。”
  这里不愧为北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附近配有大型超市,购物广场,夜市等都齐全了,因为搬新家,江雅兴奋得一下子拉着安安东逛西逛,还到路边吃起了小吃。江雅心想,这种感觉好爽哦,感觉回到了大学时期一样,无拘无束,无所顾忌。
  离婚后,她就要为自己而活了。
  ********
  肖思婷看着对面这个清冷俊逸的男人,温柔地笑,“阿凌,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这里是北城很有名的高档情侣餐厅,环境优雅,舒适,很适合大都市的熟男熟女约会相亲使用。
  贺凌神思恍惚一下,陷入某种回忆中。这里是他俩定情的地方,也是第一次相识的地方。肖思婷发现贺凌自从她的腿好了之后,就没有以前对她那么亲近了。
  “阿凌,我发现你对我好像生疏了,是因为江小姐吗?”看着贺凌总是迟迟不吭声,肖思婷有些着急了,她今年都已经29岁,她不想错过这个有权有势的男人。
  贺凌看着眼前这个神色委屈,脆弱的肖思婷,仍然柔声细语地安慰,“不是,只是我已经是个已婚男人,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和你保持距离,你现在也应该为自己好好着想一下,发展一段新的恋情。”不知为何,贺凌心中并不想告诉她,他离婚的事情。
  “关于当年我收了你们家的钱,我是有苦衷的,我爸爸那时候得了脑癌,需要很多钱,我不想麻烦你,和你相爱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在那种情况下我更加是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才收了你们家的钱,我得到了德国留学的名额,我想努力得变好以便可以配得上你。”肖思婷情真意切,欲哭还休地述说着,“你对我这么好,我不想失去你,我愿意等你。两个相爱的人不是应该在一起才会幸福吗?”
  思婷说到深处忍不住抓住贺凌的手。贺凌神色淡然,眸色看不出任何情绪,轻轻抽出手,“小婷,我们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别想太多,我对你好,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好而已。”肖思婷听罢,心下一恼,脸上不显分明,心知自己操之过急。
  “那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贺凌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嗯”。
  ************
  又是一个周末,江雅要到贺家老宅去,老宅在邻近郊区的复合式别墅,想着要怎么对二老坦白离婚的事,心里有点紧张,所以一早就起来了,说起这段婚姻,江雅最对不起的就是二老了,贺家二老一直将她当成亲生女儿般看待,经常对她嘘寒问暖,江雅真的打心底里尊敬两老,贺凌是独子,从贺凌三年前接手管理贺氏开始,两人就开始闲附在家,怡养天年,就差个孙子来唅怡弄孙了。
  开着车到了楚家,看到院子里没有贺凌那辆黑色越野车的影子,江雅心下大定,拿起昨晚买的老人保健品,营养品,上前去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佣人王嫂,平凡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少奶奶,你回来了。“
  “嗯,王嫂好,爸爸妈妈最近的身体怎么样,吃得多不多呀?”
  王嫂领着江雅往老宅大厅里走,“都挺好的,老爷现在身体都很健康,每天都饭后都和老夫人到周边散散步,就是总是念叨着你和少爷。”
  收到王嫂暗示的眼神,江雅心下尴尬,身体健康那就好,每天散步那应该心脏挺好的,现在这年代离婚率这么高,二老应该能接受吧,要不要先给附近的林医师打定电话以备不时之需呢。等一下要怎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爸爸,妈妈,早上好。”贺父正在沙发上看报纸,抬眸闻言扶了扶老花镜,看到拿着几大礼品袋的女子,“小雅,来就来了,怎么又买东西呢。”
  江雅笑嘻嘻地跑到贺父身旁,“爸,这是上次给你买的保健饮品,上次买的,我想你应该快喝完,你看你现在天天喝,身体多好,脸色多红润。我听王嫂说,你现在每天饭后都和妈到花园处散步,这样就对了,以前都要保持这种状态。”
  “对了,妈呢?”贺家二老很是喜欢这个女子,当初娶的时候一部分是因为恩义,但日子慢慢相处下去,发现江雅性格开朗,大方,有女子的矜持但又不会故作矜持,待人真诚,感觉特别适合那个沉稳成熟的儿子。
  “你妈在厨房呢,知道你们两个今天回来,说要给你们做口水鸡吃,阿凌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呀?”想到这个儿子,贺老心一塞。
  “公司最近正在搞一个大项目,今天还在忙。“这样的理由真的是随手拈来,工作忙这样的万年好用梗真是万年好用梗。“我去厨房打打下手哦。”
  在厨房粘着贺妈聊了一会天,帮忙打打下手,偷偷师,等到中午摆饭出来的时候,发现大厅上多了个熟悉的高大挺拨的墨色背影,两父子正在那对弈下棋,在她心中,贺凌是个工作狂,感觉没有周末一样的,两人都是晚上见面居多。
  摆好饭菜后,“爸爸,阿凌,吃饭了,阿凌,妈妈今天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
  贺母闻言,“阿凌,这里的菜有一半都是雅雅做的,”贺母挟了一块红烧糖醋鱼到贺凌碗里,“偿偿看,雅雅做的。”
  贺凌看着眼前这桌色香味俱全的菜,香味勾起人的胃口,食欲突然跑了上来,
  贺凌以前也看看江雅做的菜,那时他迁恕于她,为让她知难而退,他无视于她的用心,但那做得精致的菜肴也曾让他垂涎过,只是过不下自己的心拉不下脸面。
  贺凌看了一眼旁边一幅贤良端庄,整个小妻子模样的江雅,嘴角抽了抽,还是优雅地吃起了面前的菜肴。
  但其时江雅正在神游太外,想着那些坦白的话不知该如何出口,已经离婚,还叫“爸爸,妈妈”就显得矫情了。
  饭后,贺凌说下午还有事,却又一反常态把江雅也牵走了,等贺凌将她推上副驾驶座时,江雅才反应过来,“唉,贺凌,你干嘛,我的车还在这里呢,”
  “晚上再来开吧,”说罢,贺凌油门一开,车子像猎狍一样开出去。
  “我还没有和伯父伯母讲我们离婚的事情呢,我想下午讲的。你现在带我出来,我怎么搞?”贺凌听着“伯父伯母”,心中一扼,这女人转口得倒是很快,“爸爸妈妈,现在心情那么好,你不要拿这样的事情来影响他们的心情。”
  “可是这样的事情始终都要告诉他们的,而且你也不小了,这样拖着,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第二春,今天伯母话里话外都是要抱孙子的意思。”悄悄看了眼旁边开车的英挺侧面,依旧神色淡然,江雅想怎样才能让他的淡然出现一丝龟裂,这也算一仲成就,心里出现一丝恶作剧,“你不像我,我才24岁,而且还没过生日的那种,虽然有过一段婚姻,但是我没小孩,在这个年代里,这种情况可以让人忽略,我要发展第二春,那是随时的事情,就是我28岁再结都不成问题的,但你呢,你都32岁,再过个几年,等你小孩十来岁,你说不定都50多了。”
  江雅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越说越兴奋,说得血气上涌,脸色红润,突然间觉得能用年龄碾压面前这个男人其实也是一种幸福,比我大8岁那么多,换作以前,我直接喊大叔的,想到这,江雅心里有点兴奋,眼睛笑得弯弯,好久没试过怼得那么爽了。
  贺凌神色依旧看不出表情,然而额头跳了跳,抓住方向盘的双方青筋凸起,贺凌撇了撇身侧的兴奋得眼睛里都是满满笑意的小女人,眼眸闪过一丝狠厉,“刹”一声,车子突然开到120时速。看到那女人出现一丝惊慌的表情,心里闪过一丝快感。
  这女人,以前怎么没发现她那么能说,离婚后的她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刚离婚就想着第二春,冷哼一声,车子慢了下来,突然间又一下子加速。
  江雅看着窗外的景色飞速般闪过,江雅惊慌失措,“你干嘛,开那么快很危险的,。”贺凌不为所动,江雅怕死了,拍打着贺凌,“慢一点,慢一点,太快了,我好害怕。”听着江雅委屈的咽呜声,贺凌还是将车开慢了下来,“你以后不要开那么快的车了,很容易出事的,刚那样真的好吓人的。”
  “离婚的事情现在不说,那你想什么时候说呀?”
  “等我觉得该说的时候再说。”
  “我不喜欢这样骗人,二老对我这么好,我不想骗他们。”江雅有点苦恼,皱起了眉头,“那你现在要带我去哪里呀?”然而身旁的男人依旧不吭声。
  结果车子开到了贺氏公司,江雅意识到这个男人的确是工作狂,这个世上最残忍的事情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要努力,江雅突然觉得很是惭愧。
  下车后,贺凌一直拉着江雅到了38层总裁办公室,放下江雅后,松了松领带,
  “今天下午你就在这里吧,晚上我和你一起回去。”说完自己走到那宽大的办公桌打开电脑自己办起公来了。江雅倒是炸毛了,破口大骂了,
  “没毛病吧你,贺凌,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把我拉到这里来干嘛。像傻子一样的看着你办公吗?”
  “你可以不用像傻子的,那里有电脑,你可以上网,也可以到处参观一下。”贺凌这大爷的,头也不抬就在那里说。
  “你很莫名其妙,无端端把我带来你这里,我真的不知道,你想干嘛!”
  “我说了,我不想你告诉爸妈我们离婚的事情,我怕你忍不住,只能这样看着你呢。”不说还好,这理由得多不让人信服呀。
  “贺凌,我突然觉得你很有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说完理也不理他,坐在沙发上打开那闲置的笔记本,逛逛淘宝,看看论坛,江雅就是有这样的能耐,不管在哪,总能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贺凌抬眸看了一下那纤细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不想她告诉父母他们离婚的事,又不想这么容易放她走,就带来这吧。
  江雅想起前一段时间听同事说的那部纯纯的青春爱情片《我的少女时代》,果然好看,一个劲在那笑得哈哈大笑的。
  贺凌听着耳边传来的括噪声,皱了皱眉,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江雅抬眸看了一眼那个正在看文件的高挺人影,心想那人不知道有没有过纯真时期呢,像我这样无忧无虑地玩耍,恐怕很少吧。其实他也挺不容易的,这周末的还跑来公司加班,想了想,还是充当一下他的临时助理吧,
  “要喝咖啡吗?”
  “嗯,加三颗糖,谢谢!”得,还使唤上了。
  江雅白天不怎么喜欢喝咖啡,她比较喜欢喝茶,除非到必要时候。
  江雅再逛了一会微博,眯了眯眼,还是睡一下吧,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办公室的小房间里,看一下时间,5点了,这个小房间里配套设施齐全,简单洗漱了一下,走出去看见那个熟悉的男人还在那里看着电脑,神情冷峻,眼神专注,难怪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难怪秘书和上司搞暧昧的机率会比旁人高好多倍,难道就是因为她们看多了上司认真工作的样子并为之迷倒。
  江雅被自己的思维给惊艳到了,她不会一不小心就真相了吧。
  贺凌余光看向那个站立的人儿,看着她脸上似嗔似喜似惊的表情,一瞬间惊呆了,在尔虞我诈的商场待久了,每个人面上都带着一个假面具,待人说话都带着七分假笑,面具戴久了,连自己都麻木了,从没见过哪个人的脸上的同时可以表现出那么多的情绪,感觉这个小女人他从没揭开她的面纱来看过。
  “你还没忙吗?都5点多了。”那一声声清脆的嗓音将他唤醒。
  “你等一会,很快。”贺凌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回到贺宅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晚餐也在贺家里吃,连贺家两老都觉得儿子这是转性了,醒悟出来亲情的重要性了。
  原本打算吃完饭就走的,结果贺母热情太甚,贺凌居然陪贺父出去了。不留下来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两娘俩在那聊家常,当聊到老太太的麻将友的孙子今年出世了,白白胖胖的好可爱,还有隔壁的谁谁家的孙子上幼儿园,听得江雅尴尬连连,只能陪着笑,
  当她笑眯眯地问道,小雅,是不是贺凌那小子不愿意生啊,我教你哦。。。。。(此处省略500字)
  江雅笑笑的受教了,戳避孕套,穿情趣内衣,煲点补汤之类的,这得多无聊阿,她希望她的小孩是在父母期待的情况下,是带着所有人祝福而出生的,若然他的出生爹不疼,娘不爱,不被人期待,名不正言不顺,那宁愿把他扼杀在胚胎中。
  11点过了,贺凌才姗姗归来,江雅赶紧起来从衣柜中拿多一床被子出来,靠,明明上次来还看到的,现在居然找不到了。又不敢再到客房上找,也不敢让贺老母发现端异。
  算了,盖着被子纯聊天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
  想到这,心大的江雅沉沉地睡在了床的一小侧去了。
  贺凌沐浴过后,走到床边看到江雅小小的一团睡在床的一边,2米的大床,她只占了4分之一,睡颜纯净,长长的眼眱毛轻轻的颤动,皮肤白晳娇嫩,小巧的嘴唇唇色粉红,正是青春好颜色,她睡觉时嘴唇总是微微张开,露出上唇两个贝齿,引人怜爱。贺凌感觉一股情愫由胸口处滚烫地涌动。
  贺凌在床的另一边躺下,熄灯,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