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560章 惊愕
“你。”房雨烟惊愕的抬头瞪他,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在她眼里一向完美无缺的男人,她曾那么喜欢到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牺牲全部的男人,竟然这么无情的说出这些话。
  
  杜世玉眸色犀利扫了她一眼,“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待会儿我还有会要开,有什么话等我有空再说。”
  
  说完这些话后,他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径直从她身边迈过。
  
  房雨烟还沉浸在刚才他的那番话里会不过神,待他一走她才恍然醒悟,回头一看,整间办公室早已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呆愣愣的扫了眼他办公室里干净的纤尘不染的办公桌,桌上只有一些他日常要用的文件夹,眼神移向了桌上摆放的一张崭新的相框,相框内却夹着一张他和别的女人亲密的照片。
  
  房雨烟只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她可笑的拿起了那个相框,有些吃醋甚至妒意的看着照片里的女人,她很美,长卷发,大眼睛,美得确实足够配得上杜世玉绝美冷冽的容貌。
  
  可是,她真的很不甘心,甚至连争取都没有过就直接被他打入地狱,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虽是个个比她美,比她出色,可是这也无法改变她已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的事实了。
  
  既然已是他的未婚妻,他就不该还这么风流的到处拈花惹草。
  
  抬起头,她勉强自己极力笑的清甜,对于未来的日子,她不敢保证,甚至不敢想,已他对她的厌倦程度来看,这段婚姻,势必维持不了多久,在他眼里的自己根本比不过路边一只流浪狗吧!
  
  一个人漫步在人烟稀少的百货商店,购物中心,房雨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是熬过下午漫长的时光的,回到家后,一个让她为之震惊的画面依然浮现在她眼前,只见杜世玉正儒雅的端坐在她家,和他父亲和睦的交谈,一见她来,杜世玉忽地站起身来,脸上却挂着斯文的笑意,“你回来了?”
  
  房雨烟正奇怪杜世玉怎么会突然造访她家,竟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不去看他,“你,怎么会在我家?”
  
  杜世玉脸上的笑意更甚,一副金边眼镜戴在他脸上却丝毫不显得呆板,反而增添了几分儒雅之气,房雨烟抬头看他时,竟也不觉得看呆了。
  
  第一次见到杜世玉,他也是这般风度翩翩,优雅稳重,才让她看到他第一眼时就对他着了迷,大学期间,他的女友不断,每每在他身边出现的女人多半是妩媚动人、家世优渥的富家千金,像她房雨烟,也只不过是众多名门千金中最不起眼的一个,那时,他从没正眼看过她,只是偶尔和他擦肩而过时被他随意的瞟了一眼,不夸张的说,他身边的女人,甚至可以排成长队来等他筛选,可见,那般优秀的他,却也虏获无数少女的芳心,而她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个未来的丈夫对她却冷淡的不及外面的野草。
  
  杜世玉瞧见房雨烟异样的神情,慢悠悠的走到她面前,语气竟带了几分调侃,“怎么,不欢迎你的未婚夫吗?”
  
  房雨烟身子僵了一下,她错愕的看着杜世玉斯文外表下流露出的淡淡笑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想这个男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不喜欢我来吗?雨烟。”杜世玉一步步朝她逼近,金边眼镜投射下的反光射得她眼睛睁不开,房雨烟怔了怔,避开他灼热的视线,“没有,只是,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吧!”
  
  话语中包含着赶人的意思,刚才还肆意的笑意转眼因为她的话有片刻的凝固,顿了顿,突然温柔的搂住她的纤腰,宠溺的眼神让她有些不适应,她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她所认识的冷酷,待人淡漠的杜世玉,甚至她有一瞬的错觉,让她觉得面前温柔体贴的他转眼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让她感到一丝丝晕眩。
  
  房雨烟向后退了退,刻意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眼神不知看向何处,语气平淡,在他面前小声的说道,“世玉,别这样,爸还在这儿呢?”
  
  她明白,这个男人对她突然的转变绝不是单纯的讨好,甚至会有更大的阴谋包含着,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魅惑的眸子闪了闪,他突然笑得倾国倾城,“怎么,我们都要结婚了,还不许我们俩亲热?嗯,我的未婚妻。”他刻意将“未婚妻”三个字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听上去,似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不是这样的,只是。”她一时间找不到别的词来对付,身子愈发不自然的扭动,“我们还没结婚,在长辈面前,不应该这样亲密的,你看,爸在看着我们呢。”
  
  房雨烟此时才发现她说话的声音变得颤抖,甚至有些害怕和他说话,而杜世玉则不然,两眼直勾的盯着她,眼底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暗。
  
  她真以为,他突然对她这么好是真心的吗?
  
  可笑!
  
  他霍地松开了她,看她紧绷的身子突然像得到释放似的自然了许多,转过身,朝房明舜笑了笑。
  
  “爸,你看,雨烟多不待见我?”
  
  “哪有,爸。我。”房雨烟一阵头大,看着杜世玉朝她微笑愈发猜不透此时的他究竟是不是她所认识的人儿,他不是不愿意和她结婚的,为何还要?
  
  “你们都要结婚了不是,感情还真是好的没话说。”房明舜为女儿能嫁到这么一个既帅气又体贴的男人感到万分欣慰,却不知这一决定却已为他们俩人酿成了无法改写的结局。
  
  送走了杜世玉,躺在床上想着两天后举办的婚礼,房雨烟便觉得心里一阵阵慌乱,其实她真是很希望嫁给他,想到暗恋了那么久的男人转眼之间就要她的丈夫,心里难免的兴奋不已,但是一想到他总是对她冷淡疏离的样子,她的心还是有一瞬的不安,可是,她心里原本抱着的不安全感却在刚才见到杜世玉那时起全然打消,她甚至不知该不该信任那个男人,他那么排斥和她结婚,甚至连正眼都懒得看她,要她相信他突然间改变简直完全不可能的。
  
  可是他刚才的样子她也见到了,确实很真诚,甚至连一点作假的可能性也没有,她该相信他么?还是这一切都只是假象,她很蠢的就相信他了?
  
  她并不是一个轻易被男人左右的女生,更不是一个只要遇到喜欢的对象就任他摆布的人,她也想要一个纯洁真正深爱彼此的恋人,而不是为了他们家族的利益被迫和她结婚的傀儡,可是
  
  她爱的太深了,已经没办法回头了,所以即便这个婚姻是错误的,她也愿意冒险尝试,即便,未来她将走进一个婚姻的牢笼,甚至被终生囚禁于此,她也不愿反悔了,谁让她已深深爱上了杜世玉,没有他的话,她真的会觉得日子会痛苦的如坐针毡的。
  
  明亮的灯光照在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杜世玉慵懒的将整个身子半躺在舒适的沙发上,手里托着一只高脚酒杯,半透明的红色液体均匀的在酒杯内摇曳,衣衫半敞,隐隐露出古铜色的诱人的肌肤,他的睫毛长而浓卷的垂在眼角,眸子如午夜的星辰湛蓝澄澈。
  
  她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完美的婚礼吗?
  
  现在他可以成全,不过,这期间要付出的代价一定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以承受吧?
  
  房雨烟,你以为嫁给我可以那么容易就能办到吗?不过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要你知道,要我把你当做真正的老婆好好疼爱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因为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得到爱!
  
  房雨烟是在一阵吵闹的闹铃声下惊醒的,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闹钟上显示的时间8:10,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父亲对她说过的话。
  
  房雨烟想了想,于是起身穿好衣服,套上裤子,一切准备就绪后,她便在家门外打了一辆车前往目的地。
  
  Martha在时尚界是知名设计师,因其为众多明星模特做造型被屡屡评上许多时尚周刊的封面,房明舜听闻,便亲自上门邀请他为女儿做整体造型,虽然价值高昂,可是在一个父亲的眼里,只有女儿的终生幸福才是最最重要的。
  
  房雨烟一向不喜欢父亲的铺张浪费,要不是房明舜一再要求下,她是死也不会让一个世界知名设计师来为她做造型的,上次去试婚纱原本只是想挑一件普通一些的款式,可父亲却一意孤行的为她挑了一件华丽梦幻的款式,价钱也是高昂的吓人。
  
  一向喜欢素面朝天的房雨烟脸上被涂上了厚厚的粉底,墨色的长发高高挽起,画着深邃眼线和淡色唇彩的房雨烟,再打上淡淡的浅粉色腮红,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般,尤其是一身雪白剔透的曳地婚纱,亮晶晶的水钻光芒耀眼,衬得她肌肤愈发明艳动人,就像天使一样纯洁美丽。
  
  白皙的肩膀裸露着,脖颈上挂着一条月亮形状的项链,美丽异常,仿佛所有的美丽全在她身上完全绽放,华丽的梦幻而不切实际。
  
  房明舜震惊的看着房雨烟原本清秀的容貌瞬间转变成秀美高雅的倾世佳人,眼角莫名的有些湿濡,他鹜地拉住雨烟的手,激动的难以自持。
  
  “我的宝贝女儿,终于要嫁人了,虽然爸爸很舍不得,可是。看到雨烟终于能够幸福的步入礼堂,爸爸真的打心眼里为你高兴,孩子,你今天,真的太美了,美得,让爸爸有些舍不得放你走。”
  
  “爸。”房雨烟精致的脸颊上浮现淡淡的泪痕,房明舜连忙掏出纸巾擦了擦她的脸,“孩子,今天可是要嫁人的,怎么能哭呢?”
  
  “爸。我。我舍不得你。”房雨烟语气哽咽,拉住父亲的手,眼里充斥着不舍的泪水,她不知道父亲拿什么和杜家做了交换,才让她能够如愿以偿嫁给暗恋了好久的男人,可是,看到房明舜眼里的不舍,房雨烟真想舍弃今天这场婚礼。
  
  她真的,不想嫁了。
  
  与其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还不如不嫁,那样的话只会让她未来的生活更难过罢了,想到杜世玉轻看他们的婚姻,甚至让她抱有一丝幻想的念头都不愿给,她的心就一阵阵的发凉。
  
  “傻孩子,嫁人了,你就是杜家的少奶奶了,可不兴再耍小孩子脾气了。”房明舜脸上的笑容凝固,女儿的不情愿他也并不是浑然不觉,可是一旦错过了杜家这么一个名门望族的提携,他们家,势必要走向一场更为猛烈的腥风血雨当中,说他自私也好,杜血也罢,为了他们房家的未来,他宁愿牺牲掉女儿的终身幸福,只要一切不违背伦理道德,他都愿意去尝试。
  
  只不过,要女儿因此承受那么多,他这个做父亲的,确实是太有愧为人父了。
  
  “大少爷,你,怎么进来了。”门外响起了佣人吃惊的声音,房雨烟回头,正好巧不巧的撞上杜世玉冷冽逼人的灼热气息,穿着一身华丽的白色礼服,优雅间不失男人的霸气凛然,墨色的短发凛然高傲的整齐梳于耳后,眼眸深邃动人,宛如黑夜的星辰,光彩夺目,杜世玉的出现让房雨烟为之一惊,她害羞的埋下头,双手紧紧的交握着,声音却柔和的宛如春风拂动。
  
  “你来了?”
  
  房雨烟两颊已布满绯红,朱红的唇紧抿,流露出少女的青涩,杜世玉优雅的步伐靠近她,眼神却始终如放空般的直视别处,语气也只是淡淡的,却隐隐带着一丝傲慢:“怎么,很惊讶我会来?”
  
  “没。只是我。”房雨烟十指紧扣,眉心已有淡淡的汗珠渗出,她没想到的是,他这般不看重的婚礼竟也能如期举行,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房明舜看着两人暧昧的气息,突然笑得开怀起来,走过去,拍了拍杜世玉的掌心,“世玉啊,娶了雨烟,可不许欺负她呀,我真希望你们俩婚后能过得好,若我女儿不幸福,我可是会找你算账的。”
  
  杜世玉犀利的眸子一闪,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房雨烟,突然淡笑道,“哪会,爸,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对待雨烟的,可是会把她当做掌中宝,好好疼,好好爱惜的。”
  
  房雨烟紧蹙的眉心慢慢舒展开,用余光瞟了一眼杜世玉,听他对房明舜和对她所说的话,只觉得心脏快要被麻痹,她甚至有些感觉到,杜世玉的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像极了两面派,可是,即便这样,能亲口听到他这么说,她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非常感动的。
  
  她不要求太多,只希望婚后,他们能和和睦睦的相处,只要他不是那么的嫌弃她,她都会感激涕零的由衷为这段婚姻感到庆幸的,毕竟,他杜世玉是她第一个真正喜欢上的男人,也是唯一想嫁的男人,就算他的心里,从不曾有她的位置,但只要,他们能像平常的夫妻那样,相敬如宾,她不求别的,只希望,他能尽好一个丈夫的责任,别那么排挤她,最起码还能像亲人一样的相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