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西游随心录 > 第五回:保护

  “清晨的校园,朝气蓬勃,朗朗读书声,呃……都给我起来!”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底下座位上的学生,一个个东倒西歪的,顿时怒从中来,疯狂地咆哮着。
  一声咆哮过后,那些口水流一桌子的、头低到桌子底下去的、还有以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将头和胳膊绕到一块的那些人,全都醒了过来,惊疑不定的看向讲台,准确的讲,是看着上面脸色因过度愤怒而一片潮红的语文老师。
  这位语文老师这两天是真的快要气疯了,昨天回到家后出去买个菜的工夫,刚买的新车就不知道被谁给刮了两条长长的划痕,今天早晨想开车来学校,又发现车胎的气不知道被谁给放没了,还因为这事耽误的公交车也赶不上,只能一路狂奔到学校,所幸是没有迟到。可进班以后上了没两分钟的课,班里这些人就基本上都睡着了,这下可算是把她这两天憋在肚子里的气全给点着了。
  “你们这些个小兔崽子,一天天的能不能好好学习,这次上课多一会儿啊!昨天晚上都干什么去了?到哪嗨去了,还是去谁家串门了!”
  “就那么点作业,写完早早睡觉不行吗?!”
  这话刚一出口,底下本来还因为刚睡醒,有点迷糊的学生顿时清醒了,一个个目光凶狠的瞪着语文老师,恨不得将她吃了。
  看着他们的表情,语文老师书往桌子上一摔,气道“瞪什么瞪,瞪什么瞪!我说的不对吗?我哪天给你们留的作业超过三项还是让你们写几千字作文了,听听别人班读书的声音,听听!”
  轰!
  全班刚安静下来,准备如语文老师所说的那样,去聆听别人班的读书声的时候,突然就传来一声呼声,奇响无比。
  这下好了,可算是把全班人都点着了。
  “哈哈哈哈哈哈!”
  “别的班就这么读书啊,趴上读的吧!”
  “也不知道他的书是否还健在!”
  “噗!不能笑,不能笑,老师脸绿了!”说着,这人一把掐到旁边人的大腿上,引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这声猪叫是彻底的把语文老师气个半死,一张老脸变得铁青,站在讲台上一语不发,而一般这种时候,都只会发生一件事。
  “这节课不上了!你们自己爱干什么干什么去!反正明天就考试了!我看你们几个能考几分!”话音一落,摔门而去。
  就在语文老师走出去五分钟后,班里的人就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纷纷掏出自己的各种练习册出来。
  “走了走,终于走了!”
  “看书看书。哎哎,这道题怎么解?”
  “……”
  冥宸昊趴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座位上看着就想笑,每次一到考试之前就这样,不管哪个老师来上课,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气走,然后再开始自己复习。
  要不是因为每次考试他们班都稳居年级前三,班主任恐怕早就被他们气死了。
  “怎么样,马上考试了,上次你那7七百多的名次,可是快把班主任气疯了,这次不会更差吧?”古承在老师走后,就已经走到了冥宸昊身边。
  冥宸昊看着古承,不屑的眼神仿佛看待智障一样,冷哼一声,说道:“考试而已,难得住我?我本非池中之物。”
  看到他的表情,古城也不生气,不由得笑道:“那我可真要看看了,到时候可别让我失望啊。”
  “对了,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最近准备一下,那个地方有点远,比较偏僻,而且到时候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待在那里。”说完,古承挥挥手,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得了吧,你都说多久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还能有像您说的那种没人知道的地方?”冥宸昊双手抱头倚着凳子靠到了墙上,他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古承说的那么邪乎的地方。
  “嘿嘿,你可别嘴硬,到时候你就知道,当心跟我走以后生无可恋哦!”古承不怀好意的笑道。
  “滚滚滚滚滚!俩大老爷们恋什么恋!”冥宸昊一块橡皮打过去,吼道。
  说完后也不再理古承,眼睛看向凡蕴梦,不管怎么说,再有一个学期以后可能就要分开去不同的学校,很少再有见面的机会了,所以还是想趁现在多看看,而至于古承说的什么生不如死,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因为在他以往的认知里,那种地方根本不可能存在。
  古承见他不说话了,也不再取笑,不过心中还是暗暗打鼓:那里,曾经是这片大地上,最有灵气的地方,但却在九千多年前遭遇了浩劫,让得如今的那个地方满目疮痍,尤其是他……
  ……
  “前些天的考试成绩已经下来了,考得好的和进步较大的,都有奖励,而那些没考好的,都把家长叫过来,商量一下中考完了你们该去哪的问题吧。”班主任手上拿着一张成绩单,站在讲台上,看着底下一个个正襟危坐的学生。
  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好了,都听一下自己考了多少分,后二十名的,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一听要发成绩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考的好还是怎么的,冥宸昊坐那坐的直直的,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直视班主任,生怕自己没考好,被班主任拎出来当教材。
  班主任看到他那副架势,顿时来了兴趣,开口问道“冥宸昊,这么有自信,这次能考多少分?”
  听到班主任的问话,冥宸昊回以礼貌的微笑,轻松地说道“马马虎虎吧,我觉得应该挺不错的,应该能让您满意。”
  “哼,听他胡吹,上次才考多少分!”
  “还让班主任满意?也不怕话大闪了舌头,这话班里前十名来说还差不多,他个年级七百多搞笑来的吧!”
  “我看八成是这次考试太难,他脑子烧坏了,开始说胡话了,哈哈哈!”
  听到冥宸昊的话后,全班一下炸开了,各种小声讨论,说什么的都有,当然更多的是以嘲讽为主的不屑。
  而这些小声的讨论冥宸昊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对此,他只有冷笑,心中暗暗想到:有能力的做实事,没能力的满街喊,想必就是如此了吧。
  坐在前排的凡蕴梦也是转过头来看向他,同样是一脸的疑惑,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冥宸昊不是那种爱说大话的人。
  冥宸昊见状,也只得摸了摸头,尴尬的笑了一下,对于凡蕴梦的疑惑他倒是着实无法反驳,谁叫他之前就考的差呢。
  见状,班主任声调提高了两度,敲了一下讲桌将全班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然后才说道“都安静,现在开始念成绩,照旧,念一个前面,念一个后面。”
  冥宸昊心想,您可真是会挑时候讲话。
  “班级第第一,凡蕴梦,年级第三,但是前面还有两个人,继续努力。”班主任转头看向凡蕴梦,显然他对于这个学生很是满意。
  凡蕴梦也是站起身来,向着班主任微微躬身,说道:“谢谢老师。”
  而这种时候,有的声音是永远都少不了的。
  “哇,学霸就是学霸!”
  “这就年级第三了,这么厉害!?”
  果不其然,又一次炸窝,不过也是,以往凡蕴梦虽然也是班里第一,但距离年级前十却还有着一段距离,所以这次的第三名确实很让人惊讶。
  “倒数第一,方铭,唉!你能不能有点儿长进啊。”每当念到倒数第一名,班主任总是一阵叹息,心中顿感无力。
  “果然不出所料!”
  “肯定是他啊!哪次变过?”
  冥宸昊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拍桌子吼道:“你们好烦啊,嘴巴闭上行不行,呜哩哇啦的,还没完了是吧!”
  这些人真的是可以,什么话都能接上,念一个名字吵一次。
  “好了,好了,安静,接着念了,第二名,冥宸昊。”
  哗!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怎么可能,我耳朵出问题了吧!”
  “老师,你是不是念错了?”
  “是不是成绩登错了?”
  又开始了……
  这下终于是连班主任也忍不住了。
  嘭!
  一巴掌拍在讲桌上,冲着下面喊道:“我让你们安静都听不懂是吧,有那个本事在这给我嚼舌根子,就都给我考好一点,要不然就保持安静,或者给我滚出去!”
  “我没念错,也没看错,改卷老师更不可能改错,班里第二年级第四,比凡蕴梦只低一分!下面要是再吵就都给我滚出去!”班主任这次倒是留了个心眼,提前下了令,这才让得接下来的时间中没有再一次吵起来。
  “呃……这个……”冥宸昊就看见凡蕴梦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面无表情的,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哇……别看我了可好……”嘴上默默念着,冥宸昊慢慢的把头扭向一边,可转过头来发现她还在看自己,扭来扭去四五次,结果根本没变。
  “天哪!别闹了,看不见,看不见……”冥宸昊被看得心里发慌,索性眼观鼻,鼻观心,装得一本正经的不去看她。
  ……熬了一天,终于放学了,因为成绩闹的,冥宸昊一天都没敢和凡蕴梦说话,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天都没下座位。
  “那个,现在走吗?”放学后,冥宸昊还是没忍住,跑到了凡蕴梦面前,日常冒泡。
  “嗯,现在走,对了,一会你着急回家吗?”凡蕴梦抬头看着冥宸昊,只不过那眼睛仿佛暗藏杀机,让着冥宸昊背生冷汗。
  看着她这副表情,冥宸昊哪敢说急呀,赶忙道:“不,不急,怎么了?”
  凡蕴梦的书包收拾好了,站起身来说道:“那走吧,有点事问你。”
  “说吧,你成绩怎么回事?刚到初中,本来好好的,突然就掉到那么差,现在又上来了,比以前都好。”一出了校门,凡蕴梦就冲着冥宸昊一通问号。
  冥宸昊老毛病又犯了,支支吾吾的说道:“啊?哦,哦哦!那个,那个不是快中考了吗当然得要好好学习了呀!”
  “真的,然后就只比我低一分?要是不说实话……切,我才不稀罕呢!”说完,凡蕴梦转身就走。
  “我说,我说!中考完以后就分学校了,你学习那么好,我要是再不好好努力一下的话,不就看不到你了,所以说不还是因为要中考了吗?嘿嘿。”傻笑、挠头,冥宸昊在她面前永远改不掉的两个毛病,此时也不例外。
  凡蕴梦已经走出去几步了,听了他的话后小脸一红,低声轻哼道:“嘁,谁稀罕,傻子一样。”
  冥宸昊见她走远了,赶忙快步跟上,走着走着,眼看就要到凡蕴梦家了,冥宸昊突然说的:“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跟你上了同一个学校的话,做我女朋友吧!”
  冥宸昊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哪来的勇气,看着凡蕴梦吃惊的目光也不闪躲,就那么看着她,等待着回答。
  两人步伐不停,到了凡蕴梦家对面,凡蕴梦那从冥宸昊说完话后就一直低着头抬了起来,声音低低的说道:“我到家了,嗯……如果你做到了的话……我就答应你。”
  冥宸昊生怕自己听错了,又问道:“真,真的?不许反悔哦!”
  “好话不说二遍,我走了!”说完,就向马路对面跑去。
  “小心!”冥宸昊因为凡蕴梦的回答在原地出神,却突然发现一辆装满建筑废料的货车,冲向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马路中央的凡蕴梦。
  这是一条下坡路,此时那辆货车正从坡上往下冲,看那速度,想要刹住显然是不可能的。
  冥宸昊在喊声出口的瞬间,就已经冲了出去,令人吃惊的是,十多米的距离,他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冲到了因为害怕而愣在原地的凡蕴梦身前,此时的货车已经就在眼前不足半米的距离,来不及多想,一把抱起凡蕴梦,迅速扭转身形,用自己的背部朝着货车。
  “嘭!”冥宸昊的身体应声抛飞,撞击和五脏六腑移位的疼痛感,紧随其后。
  半空中,冥宸昊强行扭转身躯,将自己垫在凡蕴梦身下,背部擦着地面,滑出去十多米的距离,直到撞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才停了下来。
  “没……想到,你还挺沉的……哼!”话没说完,一口鲜血飞溅而出,冥宸昊也是彻底的昏了过去。
  而冥宸昊怀中的凡蕴梦虽然没有承受剧烈的撞击,但那种程度的震荡,还是让他愣了半响,才缓过神来。
  “你说谁……冥宸昊!冥宸昊!”从冥宸昊怀中挣扎着坐起,看了一眼远处的货车,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冥宸昊,在极度的惊吓过后,终于回过神来的她,也是知道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此时的凡蕴梦却是更加的惊慌了:那个时候他明明离我很远啊,为什么……
  “冥宸昊!你醒醒啊,你不是钢筋铁骨,傻人有傻福吗?你倒是起来啊!冥宸昊,你起来啊!”凡蕴梦跪坐在冥宸昊身边,双手摇晃着冥宸昊,嘴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一滴滴眼泪,从她那漂亮的大眼睛中涌出,顺着脸颊滴落而下。
  此时的凡蕴梦隐约想起,在货车即将撞到他们的那一刹那,他对她说:“说过要保护你的,无论何时何地,期限是,一辈子。”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吗?那你倒是起来啊!”
  ……
  远处观望的人群中,一个人默默的向后退步,隐没在了远处。
  “任务完成,目标虽然有苏醒过的迹象,但毕竟还是凡胎肉体,日后已不足为虑。”
  “干的不错,为我族兴盛除去一大隐患,回来吧,不用继续监视了,既然已不足为虑,那么也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