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诡案物语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收服

第四百一十七章 收服

    苏清有些无奈的转头看向道一问“它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想不想让我帮他处理伤口?”
  
      道一摇摇头说“其实灵界的生物自愈能力很强的,这些烧伤对它来说根本不用处理,只要灵力跟得上,很快就会自愈的。”
  
      这时候绿珠却突然问道“既然是灵界的生物,它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道一脸担忧的说“可能也是因为现在两界之间结界变得薄弱的缘故吧!”
  
      现在颜如真突然隐退,关于两界的问题,到一也没有听到什么新的情况。
  
      道一这段时间一直努力的联系颜如真,但师傅的手机始终都是关机状态。
  
      不知道,他是去处理更为重要的问题了,还是单纯的修身养性巩固修为。
  
      这都让对两界,这件问题认识薄弱的道一十分担心。
  
      “连冰熊这么厉害的动物都能跑过来,说明两界之间的阵法之力是越来越弱了。”苏清重重叹了口气说“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道一也深吸了一口气“这本该是我们除灵人与修道士肩负起来的责任。”
  
      但现在修真整整没落了一千年,而原本十分强大的除灵人家族,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如果两界之间的阵法力量彻底消散,那么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但是现在,他们两人对于两界之间的形势却知之不多。
  
      听道一这么说,苏清再也没了给冰熊处理烧伤的心思。
  
      而是开始思索,去哪里给他弄一些,富含灵气的食物。
  
      因为现在的冰熊还处在幼年时期,无法,直接从外界吸取灵气。
  
      只能通过进食富含灵力的食物,用来保证自身的进化生长。
  
      “这有什么可愁的,我们现在吃的米面都还有一定的灵气呢。”绿珠不以为然地说“大不了给他喝两瓶果酒?我们酿造出来的果酒,里面也有精纯的灵气。”
  
      听他这么一说,苏清立刻打电话叫管家派人,送过来两瓶她特意放在酒窖里的果酒这些都是苏清准备用来招待朋友,还有自己喝的果酒。
  
      里面浓灵力更为浓郁,当然口感也更好。
  
      同时,让她的生活助理去通知除厨房,用他们平常用的食材,给冰熊做顿吃的。
  
      “姐,其实冰熊好像喜欢吃生食。”苏清刚吩咐下去,道一立刻纠正他说。
  
      苏清怜惜的看了也猫儿大小的冰熊“它现在还这么小,肠胃能受得了生食吗?”
  
      绿珠立刻纠正他们两个的话“冰熊是生活在灵界的生物,本质上来说,我们这个世界的普通食物对它没用,它只是需要里面所含有的灵气。”
  
      苏清十分自然的接腔说“对啊,我们吃东西不是也要摄取里面的营养?做熟了之后营养不是还在?”
  
      道一张了张嘴,见苏清坚持要做熟食给冰熊吃,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管家亲自带着两瓶窖藏了好几个月的果酒,小跑着送过来。
  
      “下这么大的雪,你叫其他人送来就行了,还自己亲自跑一趟。”苏清结果他递过来的果酒,连忙请他到屋里烤烤火,去下寒气。
  
      管家有些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苏小姐言重了!你没什么别的吩咐,我就回去了?”
  
      他边说边悄悄的朝屋里打量,只是这屋子里除了有一股浓浓的火锅香味儿,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于是,管家一肚子狐疑的回去了刚才他明明看到这边有人在斗法,怎么现在突然回归平静了呢?
  
      管家虽然看着兢兢业业,不大出声,但其实他也是有修为在身的。
  
      只是,算刚刚入门,修为并不深罢了。
  
      这也不怪颜如真不愿意指点他而是他空有一腔修道的热情,但却没有一丝天赋。
  
      所以,进入庄园这些年以来,只要有空,他都会刻苦修炼。
  
      尽心尽力的为主人办事,就是希望能够得到庄园主人赏识,哪天传授他一些修炼心得?。
  
      但是入道门是要讲究天赋的,而管家确实基本没有天赋的那类人。
  
      不过,这些年他已经看开了,也习惯了掌管庄园的工作。
  
      虽然他听着是管家,要对庄园主人以及客人负责。
  
      但实际上,整个庄园几十号员工都听他差遣,比一般公司的经理也不差什么。
  
      更关键的是在这里不带薪资待遇极其丰厚,而且还时不时能得到外人根本无法肖想的资源。
  
      管家来到东北角的小树林外,满脸疑惑的看着静静杵立在风雪中的小树林儿。
  
      这里看上去跟平时一样,但好像哪里又有些不一样了。
  
      真是奇怪,刚才这里明明有十分剧烈的斗法形成的灵力波动,现在为什么又一派平静了呢?
  
      直到现在,老管家还猜不透当初的主人,为什么要把庄园突然一手转给一个小女孩儿。
  
      最让他不能释怀的是,老主人离开之前,竟然连他一面都没见。
  
      这让老管家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很不是滋味儿。
  
      他这段时间一直过的很忐忑煎熬一边担心老主人到底是遇到了什么灾难,才这么匆忙的舍弃庄园。
  
      另一方面,他无论如何也猜不透,现在新庄园主任的心思。
  
      她看上去无欲无求,把庄园的所有事务都交给自己打理。
  
      只一心躲在屋子里修炼。
  
      但同时,也不会把一些顶重要的事情交给他。
  
      最近甚至连续十几天,明明就在庄园里没出去,但却一次都没传唤他。
  
      所以,今天一听到苏清的吩咐,就立刻亲自过来跑一趟。
  
      本来打算跟苏清打听一下,今天庄园里面灵气骤然暴乱的事。
  
      但却惊讶地发现,她本身就在灵气,暴乱最近的一处院子里。
  
      这说明这场灵气的暴乱,很可能跟她有直接关系。
  
      于是他就忍住心底的疑惑,什么也没有说。
  
      对于苏清,他真的是看不透表面上看上去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
  
      而且在此之前听老主人也说过,她虽然悟性很好。
  
      但是,除非找道一位修为极高的人,不然的话,几乎没人能帮她引灵入体。
  
      但如果她连一点修为都没有,以后又怎么能护得住这个庄园?
  
      苏清没想到她自己低调的形式风格,竟然给管家带来如此大的压力。
  
      但她并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已现在身负修为的事。
  
      安安稳稳的做个普通人,远比惊心动魄的玄门人士更符合他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