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第七十八章 总管的阴狠毒辣

第七十八章 总管的阴狠毒辣

    为拜谢‘路灯下的男人’、“古铜猪”两位兄弟打赏加更,并感谢送票送书评的亲们。要是亲们继续给与九尾猫支持,九尾猫一定会继续加更。
  
      回到车上的王峰越想越害怕,就怕他这种操作,自作聪明的把这几位‘流氓大亨’当成傻子,到最后真捅出天大的窟窿而无法收场。
  
      现在最头疼的就是,他要‘拜访’的下一位‘流氓大亨’张啸林。
  
      而这位张啸林更不是省油的灯,他从十岁多就开始跟混混混在一起,后来一路打打杀杀可以说逢山开路逢水架桥,才在上海滩打出一片天地,跻身于‘流氓三大亨’行列。
  
      这可不是吹的,更不是靠别人一路提携,是这个心狠手辣的混世魔王靠带血的屠刀砍杀出来的。
  
      即便王峰第一次拜访,利用军方和政府恐吓,才逼迫张啸林就犯,王峰的计划才得逞。
  
      可这个魔王并不死心,竟然背后派人跟踪追杀到小树林,要不是王峰这个穿越过来的抗战兵王,果断的斩断伸出的魔爪,早就被张啸林派来的十名杀手取了性命。
  
      顾铭看王峰脸色煞白的坐进车里一句话都不说,不禁担心的问道:“王峰,是不是黄金荣不给面子,事情办的不顺?还是又搞出叫你头疼的事来?”
  
      “黄麻皮很给面子,但我总觉得事情会越办越糟,如果不能及时把事办圆满,恐怕不但是我们这支特战队难以脱离危险,就连第十九路军的蒋光鼎和蔡廷锴将军,都会受到连累,一旦出现变数,后果将不堪设想。”
  
      冯志远不仅担心的问道:“老大,你还打算继续‘拜访’张啸林吗?这可是个混人,只要触犯了他的利益,哪怕一句不得当的话,他都会毫不客气的取了你性命。”
  
      王峰此时早就有些心中不安,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个疑似派人跟踪追杀的幕后主使者。
  
      这个混世魔王本来就存有加害之心,现在主动送上门,张啸林能轻易放过他王峰吗?
  
      “王峰,既然我们已经把事都做完了,为什么还要去找这些‘流氓大亨’,这不是自找麻烦,自己送死吗?为了你的安全,我不同意你......。”
  
      王峰仰靠在车后座上闭着眼,听顾铭如此说,坐直身子睁开眼,当再次看到王峰的眼神,是一种饿狼扑食的饥饿,幽蓝中带着杀气。
  
      顾铭和冯志远可能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旦这几位大亨联合起来,认为都是王峰在其中作怪,他们会怎么做?
  
      他们会马上以扰乱战时上海经济的罪名,冠冕堂皇的向国府最高长官控告,其结果不但王峰会被追究,还会牵连好多社会名流、军中将军,直接影响到淞沪抗战。”
  
      王峰想的比他俩深远,在没有得到国府最高长官承认,承认他王峰的所作所为,虽然冒险捅出大窟窿,却没有被上海大亨联合起来在上海滩犯乱,而可能放他一马前,就必须继续冒险的干下去,哪怕丢了卿卿性命。
  
      要想在把事压下去之前,必须继续打压这些‘流氓大亨’,叫他们恐惧,不敢自己跳出来暴露走私军火和毒品勾当的合法化。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再次独闯魔窟,与魔鬼周旋,以达到暂时平息他们的躁动,马上向国府最高长官报告,争取上面早有结论,这才是一劳永逸的完美计划。
  
      王峰挥手说道:“下一站,张啸林张府。”
  
      为了顾铭和冯志远的安全,王峰命令轿车停在大门外,临下车再三嘱托道:“如果我被张啸林扣押或当场击毙,你们听到枪声或看到张府派人冲出来,不要管我,马上离开。”
  
      “王峰,我不允许你拿生命去冒险。”顾铭一把拉住准备下车的王峰,流着眼泪喊道。
  
      冯志远回过头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神恳求道:“老大,咱们不要闯这个魔窟好吗?”
  
      “不好,为了第十九路军两位将军,能继续带着三万多将士英勇杀敌,打好淞沪抗战这一仗,为了上海滩其他社会名流的利益不受侵犯,为了百姓不受毒品危害,我王峰哪怕明知走进去就是个死,那也值。”
  
      王峰猛地推开车门走下去,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近在咫尺的张府警备森严的大门,迈着坚实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门口持枪警卫堵下王峰问道:“你这小白脸找谁?”
  
      “张啸林张爷,这是他亲自签名的名片,请通禀一声,就说张爷的世侄王峰前来拜会。”
  
      守大门的黑衣汉子接过王峰递给他的名片,看了一眼确实是张啸林的签名,不敢怠慢陪着笑脸说道:“这位爷,请您稍后,我们马上就向老爷通告。”
  
      张啸林这一天一夜可谓愤怒至极坐立不安,在他看来,这是他从十多岁离开家门到杭州闯荡,后来又到上海滩打拼天下,坐到这个位置,这是第一次吃瘪。
  
      而且还是被一个小白脸给耍了,那么多走私军火和毒品,这说没就没了,这倒不说,竟被那小白脸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又搭上了三百万的一张支票。
  
      这不但丢财丢钱还丢人,这口鸟气他张啸林如何能忍的下去?随后派人跟踪追杀,没想到派出十名杀手,被两个小白脸一个姑娘出手杀了九个。
  
      活着回来这个不是命大逃了性命,而是王峰故意放回来报信,在这混蛋的胸前刺伤一个血淋淋的‘王’字,这是警告,明目张胆的挑衅。
  
      张啸林哪能就这么败在一个小白脸手里,正准备大动干戈,被管家劝住。
  
      “张爷,小不忍则乱大谋,看起来你丢了物破了财,心中确实难以咽下这口窝囊气,可再想一想,在试枪靶场仓库存放走私军火和毒品的并不是咱一家。”
  
      “老肖,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张爷,我听说黄爷(黄金荣)在那里存放的走私军火和毒品,比咱们的量都大,还有杜爷(杜月笙),如果我没猜错,应该还有洽公(虞洽卿)、顾四爷(顾竹轩)的货。”
  
      “那又怎样?”张啸林皱紧眉头眯着眼,有些不耐烦的反问道。
  
      肖总管阴险的凑进一步低声说道:“张爷实际心里已经很清楚,那就是这么多大亨、大佬暂时都没有动静,我们又何必当这个出头鸟呢?”
  
      “你的意思叫我就这么忍了?”
  
      “如果不忍,难道张爷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如果没有,倒不如以静制动,看看动向听听风声再出手也不迟,这样就不会成为替罪羔羊。”
  
      肖总管确实阴险精明,他的这一套说辞,说动了张啸林的狂躁、愤怒和难以下咽的这口鸟气,挥手对肖总管说道:“老肖,你先下去吧,待我好好想想,但是我绝不会就这么白白的忍下这口窝囊气。”
  
      就在张啸林把肖总管打发走,刚准备坐下端起紫砂壶抿一口茶,突然有人轻轻的敲书房的门。
  
      “张爷,不知是不是打扰了您,有事向您禀告。”
  
      “混蛋,什么事还要亲自找我?为什么不找肖总管?给我滚?”张啸林愤怒地对外大骂道。
  
      “张爷,是大门外来了一位,拿着您亲自签名的名片,想求见您,这个人自称叫王峰,看起来的派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