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谁还能不服?

第四百九十六章 谁还能不服?

    “我们只认魏庄主当盟主!”
  
      “除了魏庄主,谁可服众?”
  
      “魏庄主仁义厚德,数次救我等性命,难道还当不得盟主?”
  
      众人态度坚决,磐石不移,空前的一致。哪怕是灰脸老者等事先被拉拢的人,此时也无奈地看向吴茵茵。
  
      灰脸老者劝道:“吴女侠,魏庄主众望所归,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呐!”
  
      之前秘议时,吴茵茵只说魏琛为了避嫌,所以婉拒了盟主之位,总不能告诉这些人,说害怕魏琛当了盟主对你们太宽容吧?
  
      以至于灰脸老者等人不明内情,况且心中也感恩于魏琛,见到现场的势头,巴不得火上浇油。
  
      吴茵茵运功冷喝道:“诸位冷静,这是魏庄主的决定!”
  
      “吴女侠,还请魏庄主出来,我周震天把话搁在这里,除了魏庄主之外,谁当盟主我都不认!”
  
      名叫周震天的男子长着马脸,坚定地说道,立刻引来一大群人的附和。
  
      吴茵茵发现自己低估了魏琛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不对,或许有些人是基于感恩之心,但有些人,恐怕是心怀叵测!
  
      正当吴茵茵沉着一张俏脸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喝声压制了声浪:“各位同道,不当盟主是魏某人自己的决定,还请你们成全。”
  
      众人循声看去,就见魏琛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让人皱眉的是,他居然不是走中间,而是和林白一左一右,共同簇拥着另一名身材高大的丑男。
  
      那名丑男,估计就是什么石小草了。
  
      周震天叫道:“魏庄主,敢问你为何不当这个盟主?”
  
      魏琛笑了笑:“不瞒诸位,魏某不过是一介武夫,论运筹帷幄,实在不及大哥远矣。论武功,魏某亦是不敌大哥。他才是盟主的最佳人选。”
  
      大哥?
  
      众人不解,林白在一旁补充道:“日前,我等已与大哥结拜。”
  
      周震天突然哈哈大笑:“恭喜魏庄主!不过,想坐盟主之位,并非武功高强,搬于心计就可以,德才是第一位。否则我等怎能放心将性命交到别人手中?
  
      此前数次遭难,次次都是魏庄主在前迎敌,不惜承担风险,可不见其他人相助。我周某把话搁在这里,在场除了魏庄主,我不相信任何人!”
  
      这话很有煽动性,先是含沙射影,隐晦地讽刺卓沐风利用结拜的名义,抢夺盟主之位。之后又点出魏琛的德行和救人的恩德,与卓沐风形成鲜明对比,以巩固魏琛在众人心中的地位。
  
      果然,一听周震天的话,很多人的情绪再度被挑动起来,为魏琛叫屈。
  
      “我等只认魏庄主!”
  
      “盟主之位,非魏庄主莫属!”
  
      声浪冲天,显示出众人几近不可动摇的意志。
  
      魏琛一脸的为难之色,看看身边的卓沐风,再看四周其他人,拼命阻止,奈何声浪反而越来越大,顿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吴茵茵的脸色也十分难看,重点盯着周震天,还有另外一些响应最积极的家伙。让她快吐血的是,连之前拉拢的人都在支持魏琛。
  
      这样的局面,委实超出了她的预料和控制。只能说,她太低估某些人了,事情正往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怎么办?吴茵茵绝不容许魏琛当盟主,否则结这个盟还有何意义,八成会变成形式!
  
      “都给我住口!”
  
      正当吴茵茵无计可施时,一声穿金裂石的断喝响起,夹杂着苍茫的龙吟之声,扣人心弦。众人猝不及防下,只觉得心神狂震,不禁循声看向发声的男子,正是那名想当盟主的石小草。
  
      卓沐风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不过既然发生了,就得想办法解决。增加权柱值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不容许任何人破坏。
  
      以龙吟气之法喝止了众人后,卓沐风双目如电,扫视一圈,最后落在周震天的脸上,知道这家伙是主要的反对者,沉声道:“阁下言辞偏颇,众目睽睽之下行蛊惑之事,究竟意欲何为?”
  
      “蛊惑?”周震天大笑不已,满脸讥讽道:“不支持你,支持魏庄主就是蛊惑?亏魏庄主视你为大哥,但是看起来,你却存心只想利用他,谋夺盟主之位。”
  
      他故意说得很大声,语中的挑拨之意,令卓沐风的眼神更冷,但其他人却对卓沐风怒目相视。
  
      事实上,并非所有人都那么容易被挑拨,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意识到魏琛当盟主对他们的重要性,所以配合周震天借势发挥。
  
      卓沐风倏然笑道:“听起来,你很尊重我二弟。”
  
      周震天:“我一向敬重有德之人,魏庄主乃我生平仅见的义士,也是我等所有人愿意交托后背之人。”
  
      顿了顿,嘴角勾起讥笑的弧度,不屑地看着卓沐风:“至于你,不配!”
  
      这句话仿佛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声浪再度大了起来,夹杂着嘲讽,斥责,乃至喝骂卓沐风的话语。
  
      魏琛连忙道:“诸位不可,我大哥才是高风亮节的奇人,你们相信我,大哥绝对不会负你们。”
  
      周震天大声叹道:“魏庄主,你太仁慈善良了,却不知人心险恶!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对你心存利用之人,而辜负我们所有人对你的拥戴之心吗?”
  
      此话对魏琛简直是绝杀,堵得他说不出话来。他一向重情义,没办法当着所有人的面否定周震天,只好担忧地看向卓沐风。
  
      谁也料不到,卓沐风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足足过了好一会儿,众人的喝骂声止歇,他还没有停止大笑。
  
      “装疯卖傻,黔驴技穷了吗?”周震天报以冷笑。
  
      卓沐风缓缓直起了腰。如果不是担心此时出手,反而会坏了自己的形象,更加不得人心,卓沐风铁定会将这家伙斩成两段。
  
      他忍着心头的火气,笑道:“黔驴技穷的是你才对吧,左一句魏庄主,右一句魏庄主,你除了拿道德去绑架我二弟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你嘴上说敬仰我二弟,却浑然不顾我二弟谢绝盟主的意愿,不惜裹挟在场所有人的意志对他施压,逼迫他上位,敢问这是哪门子的敬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恶毒用心,欺我二弟重情重义,推他上位,好方便你们继续吸他的血,利用他和三义庄来保护你们,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佩服,佩服!”
  
      卓沐风每多说一句话,不少人的面色便变幻一分。
  
      周震天眸中闪过几丝慌乱,断然大喝道:“胡说八道!我只是替魏庄主不值,他付出那么多,凭什么让你当盟主?”
  
      卓沐风看向魏琛:“二弟,你想当盟主吗?告诉所有人,若你有这个心,愚兄一定全力支持。”
  
      魏琛苦笑道:“大哥,你就不要拿我开刷了,我早就说过,不愿费这个力当盟主。”
  
      卓沐风转头看向四周,目光如探照灯般一个个看过去,那冰冷犀利得像是能望穿人心的目光,令很多人下意识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卓沐风一字一句道:“石某当这个盟主,并非要搞一言堂,也绝没有要坑害诸位的意思。大家都完好无损,大家才更安全。
  
      但是你们也别心存幻想,我家二弟和三义庄的兄弟们,没有替你们卖命的义务,不救是本分,救了就是情分!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感恩戴德之人,但也奉劝某些人,不要自作聪明,得寸进尺!”
  
      吴茵茵听得心潮起伏,差点想为石小草鼓掌叫好,心中的郁闷都通过这番话发泄了不少。
  
      身为三义庄的人,她势必无法说出这番话,但石小草的身份却很合适。而且她发现自己实在小看了这位大哥。
  
      对方先前一直隐忍,等到周震天把矛盾挑到了最大才反击,既一举重重打落了对手的气势,又让众人明晰利弊,可谓一举两得。
  
      她相信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心照不宣地知道该如何选择。
  
      更巧合的是,当这番令许多人脸色涨红的话说完时,卓沐风的目光,又恰好落在了周震天脸上,淡淡道:“你不同意我当盟主没关系,你可以走,我想没人会拦着你。”
  
      周震天的脸色忽青忽白,毫不畏惧地与卓沐风对视,冷笑道:“你这种人,就算当了盟主,也未必有多少人服。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又看向魏琛,语重心长地提醒道:“魏庄主,你要小心呐!”说完,转身迈步。
  
      这临走还在挑拨离间的举动,气得吴茵茵粉拳紧握。还有许多三义庄的兄弟们,早就看不惯这些人利用他们,亦是恶狠狠地看向周震天。
  
      周震天却在心中冷哂。他了解魏琛,这种时候,对方一定会开口求他留下,到时他再略施小计,纵然得罪了石小草,相信留在此地也不会难捱。
  
      正如他所料,魏琛张了嘴,可周震天没料到的是,有人的动作更快。魏琛还没说话,一股劲风突然猛袭而至,在所有人瞪大的双目中,悍然攻向周震天。
  
      感受到身后的劲风,周震天大惊失色,慌忙横移,同时挥掌向后企图抵挡。奈何来者不退不避,双拳直击,竟无视他的掌劲横穿而至。
  
      眼看要将周震天重伤,来者忽又收敛拳劲,改以双指疾点,瞬间控制了周震天,将他一脚踹得双膝跪地。
  
      卓沐风抓住周震天的脖子,对着发呆中的三义庄高手道:“此人眸含恨意,我怀疑他会泄露我等的行踪,几位兄弟暂且将他收押。”
  
      四寂无声。
  
      吴茵茵呆了呆,旋即双眸迸发异彩。这位大哥太厉害了,简直是杀人诛心。
  
      先是故意激走周震天,后又突然出手,显示出他为众人着想。但又手下留情,表明自己的公平公正。在此过程中,又展示了自己强人一等的功力,如此三管齐下,试问谁还能不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在江湖兴风作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