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这封信有问题

第四百七十三章 这封信有问题

    比起解辉,苗倾城等少数没有参战的三江盟之人更关心卓沐风和巫媛媛,见卓沐风如此神勇,每个人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紧张,尤其是苗倾城,生怕女儿和义子再出现什么变故,对着陶白白娇唤道“陶家主,黑夜山庄肆意引战,裹挟各派,居心叵测,还请让双方住手!”
  
      对于陶白白这等人物来说,难得见同级别人物的较量,正好借此看看巫冠廷等人的实力。若是苗倾城一开始就阻止,他未必答应。
  
      不过现在,看也看得差不多了,高手相争,往往能见微知著。何况巫冠廷七人也不是傻子,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露底牌。
  
      最关键的是,苗倾城的话说到了重点,黑夜山庄等四派确有裹挟各派,利用他们威逼三江盟的嫌疑。
  
      陶白白运功沉声道“都住手!”
  
      巫冠廷,杨孤和苗空群三人立刻后退。但岳超四人却仍紧追不舍,不愿放弃这大好机会。
  
      “怎么,听不见吗?”
  
      陶白白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屈指一弹,指力宛如一道惊鸿光束,骤然闪现,横亘在岳超等人的前方,呼啸着射向远处,将数十丈外的一块石头洞穿。
  
      岳超四人不禁瞳孔收缩,这样的事他们也能办到,但必须蓄势,绝对无法像陶白白这般轻松。这位天星榜第一的家伙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
  
      指威震慑之下,岳超四人再不甘,也只能到此为止,否则惹怒了陶家可不是开玩笑的。
  
      双方魁首罢战,七派的诸多高手自然不会再打下去,也连忙各自退开。转眼间,大混战又平息下来。
  
      人群之外,一双怨毒的眼眸直直盯着卓沐风,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眼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张茹。
  
      她的丈夫宫北玄死死摁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轻举妄动。
  
      夫妇二人埋好了宫咸的尸骨后,恨意难消,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希望能找到机会杀死卓沐风。
  
      之前七派大战,张茹自以为抓住了机会,谁知当黑夜山庄等四派的高手杀向卓沐风时,却被各派阻止,这让张茹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见七派止战,击杀卓沐风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试问让她如何能干休!
  
      宫北玄比妻子冷静得多,只是望着卓沐风,宛如等待良机的冷酷猎人。
  
      “媛妹,我们走。”
  
      从胸口凹陷,瘫在地上宛如死人的萧梧桐身上收回目光,卓沐风迈步朝最内围走去。目不斜视,脚步沉稳若闲庭信步,仿佛两旁各派高手的视线于他若无物,所营造的压力更如清风拂面,随嘴角的轻笑而释之。
  
      那自信昂扬,无惧一切的豪迈淡定,令巫媛媛下意识跟从。
  
      年轻的男子们目露异色。女子们则面庞发红,眸光随着这白衣少年而动,对方的脚步仿佛踩在了她们心间,令她们心跳加速,不能自控。
  
      各派高手亦有种前辈看晚辈的赞叹,即便是站在对立立场的四派中人,都不得不为之侧目。
  
      当然,也令很多人心生歹意。
  
      尤其是黑夜山庄的人,萧梧桐被打得重伤垂死,结果这小子一句话都没有,就这么走了,完全不将黑夜山庄放在眼里。
  
      偏偏这是弟子间的较量,还是萧梧桐主动挑衅。黑夜山庄若揪住不放,派出更强者讨公道,踩了底线,不会被允许不说,还会在各派面前更加丢脸。
  
      而对于像三江盟,飞箭岛乃至苗家上上下下来说,卓沐风此刻表现出的大气,足以教他们欣然慰叹。
  
      望着穿过人群,龙行虎步而来的卓沐风,孟九霄忍不住擦了擦眼睛。犹记得数个月前,大小姐仍能在二人中占据主动,现在却心甘情愿站在卓沐风身后。
  
      从卓沐风的身上,孟九霄依稀间看到了一种还未成型的气场,一种傲视风云,叱咤乾坤的气场!
  
      卓沐风带着巫媛媛,就这样从岳超等人身边走过,很多人为二人捏了一把汗。巫媛媛自己都快紧张死了,可为了脸面,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卓沐风后面。
  
      好在最后,岳超等人终究没有动手。解辉倒是想动,却被身旁的长老紧盯着,根本没有机会。
  
      “义父,义母,孩儿不孝,令你们担心了。”
  
      来到巫冠廷和苗倾城身前,见苗倾城泪眼滂沱,始终盯着自己和巫媛媛看,仿佛在观察他们是否完好,卓沐风心中也有点感动,连忙抱拳说道。
  
      巫媛媛则喊了声爹娘。
  
      “还知道回来,我看你们已经忘了爹和娘,还回来干什么!”苗倾城以绢帕擦掉泪水,转眼变得凶巴巴的,语带斥责。
  
      卓沐风小汗一把,巫媛媛则上前拉住娘的手臂撒娇。
  
      “孩子回来就好,你就别骂了。”巫冠廷也对妻子挺无语,不见人的时候牵肠挂肚,见了人又开始翻脸,这算怎么回事?
  
      “这笔账回去再算。”苗倾城极有分寸地哼了哼,儿女回归,让这位贵妇人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孟九霄向卓沐风和巫媛媛道歉,二人自然连连推说不敢,让孟九霄不要在意云云。
  
      三江盟众人望着这一幕,内心也充满了喜意,这大概是今晚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不过总有人要破坏这一切。
  
      “卓沐风,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还不快快从实招来!三江盟涉嫌勾结天爪,你若不想被牵连,最好老实配合!”
  
      解辉大吼一声,表情无比冷厉和狰狞。
  
      卓沐风转过身,笑道“我去了哪里,自会交代。不过所谓勾结天爪,看今晚这阵势,就知道是你们这群魑魅魍魉在作怪,永远只会耍些小手段,贻笑大方。”
  
      嘶!
  
      众人再一次见证了这厮的狂性,居然敢当面辱骂四派,巫冠廷都没这么大胆吧?
  
      “混账,你算什么东西?”
  
      “黄毛小儿,焉敢如此放肆!”
  
      “该掌嘴!”
  
      四派阵营响起怒骂声,更多人阴沉着脸,形成了一股极其压抑的气势,普通人被这样凝视,估计心脏都要受不了。
  
      卓沐风却不以为意,甚至都没有理他们,而是对着陶白白等各派抱拳,随后将这几个月的经历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隐村之事。
  
      巫媛媛得到过卓沐风的提醒,也没有乱说,讲的话与他大同小异。
  
      听说巫媛媛竟被宫北玄夫妇所抓,甚至差点被宫咸侮辱。三江盟众人,乃至人群中许许多多的年轻男子皆面露怒色,恨不得将宫咸挫骨扬灰。
  
      再听说卓沐风通过点点线索追踪,顶着宫北玄夫妇的追杀,将巫媛媛顺利救出,所有人望着卓沐风的目光又变了变。
  
      苗向禹心脏抽痛,嫉妒令他几欲癫狂,神情变得扭曲不堪。
  
      而被点名的宫北玄夫妇,吓得心肝乱跳,生怕被人认出,悄然退走,很快消失于夜色之中。
  
      “说来说去,不过是两个小辈的一面之词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串过供。”妙华阁主欧阳原阴笑道。
  
      岳超已经听说了萧梧桐被卓沐风三招重伤之事,一张脸阴得能滴出水来,心中生出了几分杀意,不耐烦道“诸位,有孟九霄私通天爪的信件在前,我等务必加快速度,立刻派人前往三江盟彻查。至于这两个小辈和孟九霄,不如先行扣押,好好审讯一番再说。”
  
      彻查三江盟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各派都没有意见,至于审讯孟九霄三人,众人倒没有第一时间点头。
  
      很简单,现在还不能证明孟九霄勾结天爪,总要给三江盟一点脸面。
  
      陶白白笑道“真相未明,不过为了保证公平,不如就先委屈孟神君三人,暂时由各派看护,若证明尔等清白,我等自向你们道歉。”
  
      卓沐风眉头暗皱。这话说得好听,其实不就是软禁吗?如果证明了清白,就放他们出来,如果没有证明呢,是不是就要对他们动手?
  
      三江盟众人亦是面色丕变,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让孟九霄三人落在各派手中,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这次发话的是陶白白,其他各派也未吭声,明显是默认这一提议,他们三江盟如何阻止?
  
      巫冠廷意识到,这是三江盟自创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不禁心头凝重万分,正要说话,结果卓沐风却提前一步,疑惑问道“义父,什么信件?”
  
      巫冠廷想了想,终究没打算瞒着卓沐风,遂从袖中掏出两封信,卓沐风伸手接过。
  
      三江盟,乃至苗家和飞箭岛众人正是焦虑万分的时候,然而这厮却是一点都不紧张,盖因为崔宝剑提前和他打过招呼。
  
      他左手上这封揭露孟九霄的信件,本就是天爪识破了黑夜山庄的图谋后,将计就计送给他建功的良机!
  
      “不,义父,我绝不相信孟伯伯会勾结天爪,这一定是某些人的阴谋。”卓大少爷一脸愤然,横了四派一眼。
  
      闻言,孟九霄感到一阵窝心。自己差点杀了大少爷,大少爷却还是这般相信他,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啊。
  
      “这种屁话谁都会说,小子,留点力气等调查结果吧。来人,把他们全部扣押带走!”岳超大喝一声,反正已经得到了各派的附和,他就不信三江盟敢反抗。
  
      自有黑夜山庄高手得意洋洋地冲出,三江盟高手见状,连忙冲到了前方保护。
  
      “怎么,你们打算与各派为敌,自绝于人前吗?哈哈哈,看来是自知阴谋暴露,打算拼死一搏了。”
  
      毕罗逮到了机会,立刻大声怂恿,语带杀机“圣海帮全体听令,给我铲除这般武林叛徒!”
  
      圣海帮高手一一运功而出,大势在他们一方,完全不担心后果。
  
      与之相反的是三江盟众人,一个个恨得直咬牙,没想到岳超和毕罗如此卑鄙无耻,公然携势欺辱他们。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岂容孟九霄三人被带走?很多人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陶白白等各派高手的脸色也不好看。三江盟的行为,完全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看来之前太客气了,需要用点手段。
  
      局势正以极快的速度往黑夜山庄四派倾斜。
  
      眼看最糟的局面一触即发,巫冠廷正想大声喝止,谁知又是卓沐风,突然大喝一声“不对,这封信有问题!”。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