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傲气的一家子

第四百五十九章 傲气的一家子

    卓沐风将情报逐字逐句地看下去,任何一点细节都不放过。
  
      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失踪,他确信巫媛媛离开了隐村,按照道理,对方应该会第一时间联系三江盟才对。
  
      可三江盟却矢口否认,排除三江盟撒谎的可能性,卓沐风隐隐猜测,那个傻女人没准因为担心自己和孟九霄,又重新进入了蜃迷结界!
  
      外人都觉得巫媛媛高不可攀,性情刁蛮,但长久的相处,已经让卓沐风摸准了那个女人的脾性,八成会那么干,这是她最让人头疼可也是最可爱的部分!
  
      按照这个思路推演下去,巫媛媛要么死在了蜃迷结界,要么就是结界被自己解除的那几日,生了意外!
  
      前一种可能性不大,甚至说得残酷一点,真要生了也回天乏术。所以卓沐风更愿意相信是后一种。
  
      那么生了什么意外呢——巫媛媛是知道隐村的,而在结界解除的那几日,她应该能找到隐村的位置并现附近成了一片荒地,所以逗留的概率很低。
  
      换言之,她应该是身不由己,否则不可能这么久不出现。
  
      而以对方百毒不侵的体质,毒的可能性也极低,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一种情况——巫大小姐被人挟持了!
  
      当然,世事难以预料,总会生很多超乎想象的事情,卓沐风不能肯定自己的推断一定正确,但在他思维所及的正常角度,也只能想到这么多。
  
      情报林林总总有好几张,上面详细描述了天爪最近现的各大高手的踪迹,相貌,衣着,乃至于出行特征等等。
  
      因为羽华城的事,许多隐居多年的高手也纷纷出动,倒是方便了天爪的调查。当然,冒泡的高手远超过情报的统计,但有的还没现,而有的没那个实力挟持巫大小姐。
  
      大浪淘沙的仓促遴选下,卓沐风也只能吩咐天爪记录实力最强的那一批人,这样漏洞很大,可一时之间他也没办法。
  
      一行行看下去,卓沐风的眉头紧紧蹙起,目不时闪过疑虑之色。一些人物情报可以直接滤过,但也有部分人,存有劫持藏匿巫媛媛的嫌疑。
  
      其实搁普通人看来,哪有什么嫌疑,只不过这家伙抱着宁肯杀错,不肯放过的心态,稍有一点可怀疑的空间便特别标了出来。
  
      一轮过后,又对选出的名单进行分析,根据天爪记录的情况一一排除。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卓沐风最终选出了三组人。他又摊开客栈内的宣纸,拿起狼毫将那三组人的情报抄录了下来。
  
      第一组,疑似为地灵榜第二的九幽孤狼。此人身边常年跟着九大狼卫,个个以黑纱毡帽遮面。
  
      这是人所共知之事,而且九大狼卫的体型特征各派也都有所了解。但卓沐风却抱着万一的期待,其有没有巫媛媛,会否有人对她进行了易容化妆?
  
      固然这等高明的手法早已失传,可难保没有人会,不学无术的胡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第二组,是六名来自南海的海外高手,他们值得怀疑的地方在于,从广兴道至羽华城附近,竟没有走更方便的陆路,途调换了多个码头,一直沿江而行。
  
      据说他们此时还待在江上晃悠,没有下船。虽然情报上说,各派都曾秘密调查过,已排除了六人的嫌疑。
  
      可聪明自负的人都有一个特点,不相信别人。卓沐风就是如此,没有亲自去过,总觉得旁人会忽略什么。
  
      第三组的来头更大,是天星榜上的「怪鸳」,卓沐风之所以怀疑他们,是因为夫妇二人终日赶着一辆马车。
  
      虽然各派包括天爪的探子,都曾现夫妇二人的独子从马车下来,且透过布帘,并未现车内有其他人。
  
      但少数一些谨慎不甘者,为了万无一失,甚至还曾查到夫妇二人购买的车行,调查过那里的马车,确信没有暗格藏身,这才作罢。
  
      应该说,这是三组最没有嫌疑的一组,以至于卓沐风数次想要将第三组划掉,但拿起笔后,又迟迟落不下去。
  
      一种莫名其妙的躁动,令他想起许多天之前,似乎曾有一辆马车从他身旁驶过,赶车的夫妇与情报上的特征十分吻合。
  
      卓沐风很难忘记那一刻的感觉,就像是第六感在提醒着他什么,正是那种感觉,令他将赶车夫妇与「怪鸳」联系起来。
  
      眼眸注视着第三组的信息,想了想,他终究还是保留了下来,没有划去。
  
      现在每多过一天,就代表巫媛媛多一分危险,所以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对方。以上三组人,正是卓沐风经过对之后,确定下来的跟踪目标。
  
      他完全不能肯定巫媛媛在不在,甚至觉得希望渺小得可怜。
  
      只因这三组人被怀疑的点实在有些牵强,可在各派都没有线索的情况下,这是他以个人之力,唯一能为那个傻女人做的!
  
      仔细对三组的信息,情报后面都注明了三组人的大概下落。
  
      其九幽孤狼就在羽华城的一家客栈内,反倒是最稳定的一个,可以暂时放在后面。
  
      而怪鸳夫妇疑似出了城,正在羽华城外的崇山峻岭之,凭他一人之力寻找无异yúdàhǎi捞针。
  
      反倒是那六名海外来客,落脚的船舶很显眼,是最好下手的目标。
  
      想了想,卓沐风将抄录的宣纸卷起来,小心出门而去,随后将宣纸放入了一处巷角的砖格内。
  
      目前的情势下,天爪很难调动太多的人手,所以他在宣纸上注明,希望天爪能派出两队人,一队监视九幽孤狼,一队寻找怪鸳夫妇。
  
      卓沐风自己则动身出城,准备先去见巫冠廷,然后找个借口,调集三江盟的人兵分三路,他则带队去找海外来客。
  
      ……
  
      天空的夕阳橙黄一片,群鸟叽叽喳喳飞过,却衬得叠翠山峦更为安静而寂寥,仿佛脱离了红尘的喧嚣。
  
      在一处丝毫不起眼的密林,宫咸五心向天,一张圆脸忽红忽白,身上的气息时强时弱,鼓胀间响起了风箱被拉动的声音,气流卷起地上的枝叶,毫无秩序地射向四面八方。
  
      “这小子还真不赖,二十岁就要突破三阳功的第六层了。”宫北玄站在不远处护法,见状不由为儿子感到惊叹。
  
      三阳功乃是宫家祖传的顶级四星内功,共分为九层。宫北玄今年五十六岁,寒暑不缀,也只修炼到了第八层,论同龄进度,远远不及儿子宫咸。
  
      边上的张茹一脸骄傲,笑道“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咸儿是注定要名动江湖的俊杰。若非他突破星桥境太早,东周真炁境第一,哪轮得到什么狗屁的狂龙。”
  
      宫北玄不由道“别小看天下人,那位狂龙卓沐风,既能击败浩渺院和玉寰楼的少年天才,必有过人之处。”
  
      张茹嗤笑地摇摇头,满脸不屑之色,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瞥了瞥不远处的马车,故意大声道“事实胜过雄辩,过了今晚,咸儿就是三江盟的女婿,以后迟早会和那个什么狂龙碰面。不过咸儿的境界太高,估计还要等人家突破了才有机会交手。”
  
      马车内,巫媛媛握紧了秀拳,胸口的怒火让她想要不顾一切骂回去,她真的好讨厌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可那句过了今晚,咸儿就是三江盟的女婿,又让巫媛媛浑身如坠冰窟,意识到将会生什么,一张俏脸瞬间雪白,整个人都因恐惧而软。
  
      她到底该怎么办?
  
      轰!
  
      马车外响起一阵巨大的bàozhà声,炽热的流风如刀般卷过,刮得附近十米内的树干多出了一道道刻痕,刻痕往外逸散着热气,似乎虚空都在微微扭动。
  
      “咸儿,你果然没教娘失望。”张茹一闪来到宫咸身旁,兴奋地说道。
  
      宫咸缓缓睁开了眼睛,眸光似蕴藏着两团烈火,又逐渐隐去。苦心孤诣多年,一朝顺利突破的宫咸自是志得意满,斗志昂扬。
  
      他运指朝外一点,一条赤红的火线便从指端冲出,嗤嗤灼烧着三丈外一株双人合抱的大树。
  
      随着宫咸暗暗运力,火线突然绷直,好似变成了一根烧红的铁线,他长臂一扫。只听咻的一声,红线迅速擦过两株大树,又被他收回体内。
  
      过了片刻,那两株大树突然咔的一声,齐齐截断而倒,截面处光滑平整,如同精心打磨过一般,还有两团灼热的白气正在蒸腾。
  
      “三阳功第六层的心火之剑,好!”
  
      纵是一向沉稳的宫北玄,都不禁为儿子展现出的实力而赞赏。溺子成性的张茹更是笑得连眼睛都快没了,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宫咸心激动,也不由生出一股豪情,站起来说道“可惜错过了之前的真炁境之争。凭我目前的实力,寻常的星桥境三重武者,难挡我三招,倒是不好去找那些所谓的真炁境天才较量了。”
  
      言语之,颇有各派真炁境天才不配与之相的傲然。
  
      张茹期待道“称霸真炁境算什么,再过几年,等我儿名列地灵榜第一,那些江湖人才知道什么叫天才。”
  
      宫咸笑了笑,却没有反驳,显然有着与其母相同的底气和目标。不过这一切还太远,暂时不用多想。
  
      起突破成功更让宫咸激动和兴奋的,还是接下来的事情。
  
      没了三阳功的桎梏,他终于可以得到那个女人了,宫咸的目光如同掠食的野兽般充满侵略性,看向了那辆停靠的马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