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神奇的白衣姐姐 上

第四百四十一章 神奇的白衣姐姐 上

    “姐姐,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难道男孩子被占了便宜,就活该哑巴吃黄连,把苦往肚里吞吗?”
  
      卓沐风咄咄相逼,眼神幽怨地盯着对面的绝美佳人。
  
      这发自灵魂的莫大谴责,令白衣姐姐羞愧难当,恨不得立刻钻到地缝里去。
  
      世道如此,男女之间接触,还没听说过男孩子被占便宜的。白衣姐姐有心要辩驳,可仔细想想,又挑不出什么毛病。
  
      回忆之前的过程,白衣姐姐浑身都红透了,貌似,陆峻天真的被自己毁了清白?良心难安之下,白衣姐姐低声道“那你想怎么样?”
  
      卓沐风绷着一张脸,肚子里快笑死了。这就是白衣姐姐的可爱之处,换成另一个女人,如果是巫大小姐,这会儿不拆了他卓少侠的骨头才怪!
  
      明明是本小姐被占便宜,眼睛和手都快脏死了,还敢颠倒黑白,找死差不多!
  
      卓沐风叹道“事情都发生了,还能怎么办?如今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姐姐,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对不起我。”
  
      白衣姐姐啊的一声,抬起头,粉脸滚烫,她有种被赖上的感觉。可又怕把话说重了卓沐风会闹起来,只得弱弱道“小弟,你跟着姐姐只会吃苦,姐姐没权没势也没钱,自己都不知道家在哪里。”
  
      她觉得陆峻天一定很厌恶漂泊江湖的日子,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岂料卓沐风想也不想地说道“那怕什么,我喜欢的是姐姐的人,只要跟姐姐在一起,任何地方皆可为家。”
  
      “不是……”
  
      白衣姐姐的脑子有点疼,缓了缓,无奈道“小弟,你不是因为被我坏了清白才决定跟着我的吗?其实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找个好姑娘嫁了吧。她如果喜欢你,不会在意你的过去的。”
  
      话一出口,白衣姐姐觉得哪里不对,她已经被卓大官人绕晕了,等意识到问题所在,简直有种想死的冲动。
  
      可对面的卓沐风不给她机会,一脸决然道“姐姐,说到底你还是想甩掉我对不对?你就给个准话吧,到底要不要我。若是不要,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反正我也不能再找别人,做鬼也要永远跟着你!”
  
      说罢,掌蕴功力,对着脑门随时准备一掌拍下去,一副生死由你决定的样子。
  
      白衣姐姐也许被逼急了,气得翻了个白眼。以她如此甜美温柔的模样,做出这个破天荒的动作,竟有种难言的迷人韵味,看得卓沐风呆了半晌。
  
      道理已经讲不清楚了,白衣姐姐颇感无奈,但她自觉‘理亏’,只好来个缓兵之计,很勉强地说道“我身陷隐村,只怕这辈子都出不去,你想陪我留下就留下吧。”
  
      听到这话,卓沐风面带喜色,果然放下了手。这无耻之徒居然主动凑上去,抱住白衣姐姐的手臂,头靠在她的肩膀,一副小鸟依人求抱抱的样子。
  
      白衣姐姐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又怕动作太大会惹恼这厮,只好唉声叹气地由他,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
  
      她也听不清卓沐风在说什么,不时随口应付一下,心中尽想着怎么规劝对方,以至于被这厮越靠越近,二人紧贴在一起都没察觉。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时间,一阵脚步声惊醒了二人。
  
      白衣姐姐这才发现卓沐风快挤入她怀里了,连忙用力一把将之推开。卓沐风摔倒在地,幽怨道“姐姐,你好粗暴。”
  
      白衣姐姐满头黑线,以她的脾气都有点忍不住了,气呼呼道“你一个大男人,别做出这种样子行不行?”
  
      卓沐风还想插科打诨,但石洞内突然冰冷的空气,却让他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转过头,发现忘老伯正站在不远处,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眼神中透露出的光芒,令他如芒刺在背。
  
      “伯父,听说是你救了我和姐姐,多谢伯父。”卓沐风心神一敛,站起来拍拍屁股。
  
      他的体型堪称完美,四肢修长,宽肩窄臀,肌肉线条平滑流畅,并不过分夸张,却处处透着爆发力。尤其在吸纳了内丹之力后,皮肤表面更是莹润通透,宛如散发着白光。
  
      身后的白衣姐姐早已偏过了头,而身前的忘老伯却直盯着卓沐风看个不停,眼中不时闪过复杂之色。
  
      卓沐风被看得浑身发毛,正待说话,忽见忘老伯屈指一弹,指力快若电光,擦过卓沐风朝白衣姐姐袭去。
  
      为了替卓沐风吸纳内丹之力,白衣姐姐消耗甚巨,现在的状态还不如昨晚,是以根本来不及抵挡,就被指力击中了丹田。
  
      噗!
  
      一口血喷出,白衣姐姐惨叫一声,倒飞了六七米,翻滚着落地,国色天香的俏脸煞白一片,捂着腹部身体不停发颤。
  
      惊变如此之快,快到卓沐风反应不过来,等他看清了白衣姐姐的样子,顿时目龇欲裂,连忙飞掠过去,将其抱起,探其脉搏后,整个人如遭雷击!
  
      只因忘老伯刚才那一指,竟废掉了白衣姐姐的丹田,储存在她丹田的内力正快速朝外溢散。
  
      白衣姐姐的武功深不可测,至今仍没有完全挖掘出来,可就是这样的高手,却为了帮助他,反而害得自己成了废人!
  
      这一刻,桌沐风只觉得心如刀绞,自责,惭愧,痛恨等情绪像是要撑爆他的胸膛,令他的双目变得通红,如刀般盯住忘老伯,突然大吼道“你让姐姐替我吸纳内丹之力,就是为了消耗她,方便你动手?”
  
      对卓沐风的愤怒和杀气无动于衷,忘老伯冷淡道“不杀她,已经是便宜了她。”
  
      他又不傻,为了控制卓沐风,自然要先除去白衣姐姐的威胁。昨夜的决定,正好是一石二鸟而已。
  
      轻轻将痛昏过去的白衣姐姐放在地上,卓沐风狂吼一声,浑然不顾双方的差距,杀向了忘老伯,金黄色的狮子虚影猛袭而出,撕咬向前方。
  
      与此同时,卓沐风的身体飞纵于半空,双腿在刹那间踢出了密密麻麻的影子,从四面八方攻向忘老伯。
  
      正是追命十一腿中的第一招,追影。
  
      面对气势如虹的拳腿攻击,忘老伯动都不动一下,只在身体外部撑开一道光罩。狮子虚影和漫天腿影打在上面,连一点波动都砸不出来,反而被光罩震碎,以更强的力量反卷向卓沐风。
  
      这一击的威力足以媲美星桥境五重高手,躲闪不及下,卓沐风被正面击中。惊人的是,在他体内自动涌起了一股奇妙力量,震开了冲击波,使他毫发无伤。
  
      “果然是内丹之力,可惜这小子功力不够,远远不能完全利用。”
  
      忘老伯心中叹了口气,现在说懊悔没有意义,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这小子身上的秘密。
  
      愤怒中的卓沐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他变换腿势,离火之力单独附着于双腿,使得腿劲炽热狂暴,宛如道道岩浆般攻出。
  
      追命十一腿第二招,追日。
  
      砰!
  
      炎黄色的火芒正中光罩,滋滋冲击了几下后,立刻崩溃散开,炸得附近到处都是火花,人眼难以睁开。
  
      猛力攻击的卓沐风忽然掉个头,双腿闪烁着电弧,以追电冲向白衣姐姐。从一开始他就不认为能伤到忘老伯,之前不过是故弄玄虚,为的便是寻找脱身的机会。
  
      然而他远远低估了忘老伯。
  
      后者面泛冷笑,根本无视这些灼热的火花,不见如何动作,身影拖长,在尽头处融为一体。忘老伯已阻拦在卓沐风和白衣姐姐之间,一指作势点向白衣姐姐的脑门。
  
      “别杀她!”卓沐风脸色难看地大叫道,身不由己地停下了冲势。
  
      指尖的内力引而不发,随时对准了白衣姐姐,忘老伯看着他,淡漠道“别耍花招,你太嫩。”
  
      “你想怎么样?”卓沐风沉声问道,心中却有了猜测。
  
      “老夫很好奇,你之前给我的那些药材,究竟来自哪里?身上能放那么多吗?乖乖说出来,否则……”
  
      噗噗两下,白衣姐姐的脑袋两侧,地面被指力刺出了两个深孔。忘老伯的意思很明显,不说出秘密,他就杀人。
  
      原本卓沐风还对忘老伯心存感激,此时此刻,唯独剩下满腔的怒火和杀气。以他的智商,轻易就能想出整件事背后的因果。
  
      这老东西必是为了索取他的秘密,所以不惜将内丹喂给他,再利用他来消耗白衣姐姐,最后反过来利用白衣姐姐来威胁他。
  
      左手换右手,轻易就将他和白衣姐姐掐得死死的。
  
      卓沐风面色阴冷道“老东西,你要是敢动手,我发誓你将得不到任何一点你想要的秘密!”
  
      “你敢威胁老夫?”
  
      “威胁又怎样?你杀了白衣姐姐,大不了我陪她一起死。就算死不成,我也做好了承受一切折磨的准备。你大可以赌一赌,看我撑不撑得住!”
  
      卓沐风一字一句地大吼道,声音在洞内回响个不停。他脸色决然,双目冰冷得不带任何感彩,站立的姿势更是彻底放弃了抵抗,大有不惜一死的打算。
  
      纵然是忘老伯都看得暗暗心惊。聚集在指尖准备射出的杀人内力,下意识收住,久久没有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