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魔龙内丹 二

第四百三十三章 魔龙内丹 二


  卓沐风虽然只有星桥境一重,但实力却能碾压普通的星桥境三重高手。
  二老同为星桥境五重,放在外界江湖中也是一等一的好手。至于白衣姐姐更不用提了,一身武功有多高,连她自己都摸不准。
  四人对着同一地点轰击,内力融汇到了一起,所造成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如果之前隐村众人轰击地面像是榔头砸地,那么此刻则是电钻掘地,破坏面积不大,但却异常深入。
  屋舍早已四分五裂,泥土地面不断下凹。由于屋舍本身不大,所以在尝试了一处无果后,卓沐风又迅速攻击附近的地点。
  这时,远处响起破风声,三名长老领着近百位隐村武者赶来。
  这三名长老乃是二老的心腹,从血缘关系讲,都是子侄辈中最有出息的人物,事前就得到了二老的暗中指令,所以都带着各自最忠心的手下赶来。
  一见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现场,这群人全都吓傻了。
  “大伯,这里可是……”一名看起来五十多岁,身披皮毛兽衣的老者惊疑不定。
  “别多问,给老夫打,出了事由老夫负责!”艾慈个性圆滑,但此时的语气却不容置疑。
  花绿柳更是暴躁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动手?”
  在场皆是二老的绝对拥趸,况且隐村到了最危险的关头,他们也顾不了太多,众人一阵相觑后,三位长老率先出手,其余人见状,自然也不甘人后。
  轰隆隆的爆响声,甚至惊动了远处聚集的隐村众人。
  这次仅仅过了片刻,便有人大叫道:“地道!”
  原来就在屋舍地面下方的两丈深处,出现了一个半遮掩的圆洞,上面土质疏松,明显有人经常进出。
  圆洞同样连接着灰色石墙,与魔龙出现的地道如出一辙,令在场所有人面色大变。
  之前白衣姐姐还不情愿,此时却不打一声招呼就冲了下去,卓沐风喊都喊不住,只能咬牙跟在后面。
  见白姑娘顶在最前方,二老稍稍放松,也马不停蹄地跟了下去。三位长老下了两位,留下一位领着数十个武者围住四周。
  地道内有些潮湿,两边和顶部皆以灰色石墙拦住,连接处严丝合缝,卓沐风看得暗暗心惊。无论是石墙还是搭造技术,都不是隐村能拥有的。
  更重要的是,从石墙表面的质地看,起码经历了数百年的时光。
  二老虽然没见过这种石墙,但对土石的研究也不俗,一下子看出了端倪,脸色越来越阴沉。
  地道一直往下走,空气中的湿度更高,光线也更黑暗。幸亏众人皆是武林高手,倒不用担心目力受影响。
  大约半刻钟后,眼前豁然开朗,众人走出地道,来到了一处极为广阔的空间,自有人点燃早就准备好的火把。
  随着火光一簇簇亮起,众人也得以看清四周的场景,蓦然间,一阵阵惊恐的尖叫此起彼伏地响起。
  就连武功超群的白衣姐姐,都吓得花容失色,踉跄后退几步。卓沐风同样有瞬间的惊怕和失神,但他反倒最快镇定下来,连忙伸手扶住白衣姐姐。
  原来这里是一处长宽约数十丈的地下石室,本身并无可怕之处。可怕的是,石室的四周围矗立着一具具古老的雕像。
  这些雕像带有明显的部落土人风格,四肢暴露,手持尖利石器。一眼看去,有人正在砍头,有人正在剖腹,也有人被砍断四肢,或是身体中分,或是被腰斩。在火光的忽明忽暗下,这群部落雕像的狰狞面容仿佛活了过来,正朝着众多闯入者而狞笑。
  而在这些雕像的四周,竟真的摆放了一具具与受刑者被处死时一模一样的尸骨,几乎堆积成了小山。
  骨山之下,还铺着一层厚厚的白粉,看得卓沐风和二老眼眶急跳。如果他们没看错,那应该是骨粉。如此多的骨粉,这得磨掉多少尸骨?
  有人突然呕吐起来,紧接着形成了连锁反应,更多人伏地干呕。二老豁然转头,纵然他们活了一大把年纪,亦因入目的场景而发丝竖立。
  原来就在东北方向,正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半腐烂的尸体。有的血肉模糊,有的肚破肠流,有的只剩小半个脑袋,有的已经长出了青毛……
  一些毒虫正在上面肆意啃咬,也有一条条长蛇在尸体的血洞中钻来钻去,发出嗤嗤的响动,花斑光滑的表面被染红,伴着吐信的嘶嘶声,在这洞内听得人头皮发麻。
  方才众人因为惊吓而变得迟钝的嗅觉,此刻亦恢复过来,只感觉一股浓郁至极的臭味铺面而至,很多人连胃水都吐了出来,更有甚者差点当场昏阙。
  白衣姐姐哪见过这种场面,恶心得脸色煞白,只感觉前天吃下的东西都在肚子里翻涌,娇躯摇晃几下便往后倒。
  这却便宜了身旁的卓沐风,婀娜娇柔的身躯被他顺手半抱,顿时温香软玉入怀中。不过卓沐风的心还没那么大,此情此景实在让他无心感受。
  四周的场面令他难受之余,更多的却是震惊。因为那些部落雕像,与他在蜃迷结界的土洞中看到的壁画一模一样。
  那些毒虫和蛇类也察觉到了外人的临近,当即飞扑袭来。二老虽然手足微麻,但到底反应迅捷,双双出招,强劲的内力将半空的虫蛇炸成了一蓬蓬血雾。
  “都想死吗?这么点阵仗都撑不住,一群没出息的东西!”花绿柳对着四周的心腹怒吼道。
  那两位跟下来的长老脸色又红又白,不过总算恢复了几分镇定,也加入了战团。之后其他人也或快或慢地振作起来。
  没多久,石室内的虫蛇就被绞杀一空,只是血腥味又重了几分,与原有的腐臭味混在一起,能把普通人熏死过去。
  “姐姐快闭上呼吸。”见怀里面色惨白的白衣姐姐嘴巴鼓张,似要呕吐,卓沐风连忙说道。
  白衣姐姐听话地屏住呼吸,但还是觉得腹部难受,卓沐风在她后背轻轻拍动,同时运功替她调息,这才令白衣姐姐渐渐感到舒服一些。
  “怎么,怎么会这样,村长的屋下,怎会有这些东西……”一名长老不敢置信地自语道,犹自惊魂未定。
  其他人也是面露茫然之色。
  之前他们攻击村长的房子,心中说没有迟疑是假的,只不过身为二老心腹,又对未来没有信心,已经不怕村长可能的报复了。
  可当发现地道出入口的时候,傻子都意识到了什么。魔龙用来逃遁杀人的地道,村长居然能随意进出,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难不成有人用村长做掩饰?可整个隐村,除了刚到不久的白姑娘,谁能是村长的对手?
  “事实俱在,诸位快上去吧,否则……”
  话还没说完,卓沐风忽然表情大变,想也不想地一掌朝着石室另一侧的通道打去,同时抽开抱着白衣姐姐的手,将一名武者的长剑吸入手中,一记五色剑光伴着卷风暴怒斩向前,照得整个石室五彩绚烂。
  咣当!
  石室剧烈摇晃起来,头顶粉尘扑漱漱掉落。众人来不及震惊卓沐风的高超剑术,就见那记无坚不摧的五色剑光被击碎,一道黑色闪电冲出,朝着众人扑来。
  “魔龙!”
  龙字还没出口,二老已是催动十成功力,四道浑厚掌劲怒拍向突然偷袭的孽畜头部。
  轰的一声,狂暴的气劲铺散,反将一些跟下来的隐村武者震得倒飞吐血,石壁表面出现了道道裂痕。那些部族雕塑更是第一时间碎成了数十块,尸骨连同骨粉扬起白色尘暴,顿时弥漫向整个石室。
  二老被震得双臂发麻,而魔龙仅仅在半空停顿了一瞬,又以更凶狂的姿态冲来。
  首先遭殃的便是最前方的武者,只一个突刺,人群就出现了缺口。三名武者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被撞得心脏爆碎。
  下一刻,魔龙抽尾,犹如大鞭般横行无忌,白色尘暴被呼呼排开。在这有限的空间内众人躲都没处躲,一下子如弋麦子般成片倒下,七零八落地被扫飞。
  趁着这短暂的空隙,卓沐风已撑开护体真气,挡住白骨尘暴的同时,抱着白衣姐姐不要命地朝原方向逃去。
  二老也根本不敢抵挡,逃得比卓沐风还快,至于身后的武者们,他们已经没办法顾及。
  一记橙黄色的刀光突兀从另一处通道劈斩而来,刀锋嵌入石壁上下,速度却没有丝毫减慢,反而划出了两道平行的刀痕。
  还未临近,犀利的刀气已将卓沐风的护体真气刺得千疮百孔,刀气渗入其中,令卓沐风如被凌迟,口中发出了闷声。
  但他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忍着痛苦再度挥出一记五色剑光,但见光芒刺眼,骤然一闪一烁。橙黄色刀气被五色剑气抵消了六成有余,余势继续冲向卓沐风。
  好在离玄真气立了功,靠着雄厚的内力,卓沐风在发出杀招后立刻横移身体,带着白衣姐姐闪过致命一击。
  暗处咦了一声,显然想不到卓沐风有此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