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老伯,小侄好想你

第四百三十一章 老伯,小侄好想你


  卓沐风的话,乍听起来简直是异想天开,纯属自己胡思乱想,所以花绿柳的第一反应便是嗤笑,毫不客气道:“照你的意思,难不成在此之前,魔龙已经偷偷在地下挖了多年的通道?”
  卓沐风耸耸肩:“为什么不可能?那条孽畜分明诞生了灵智,不是一般的动物。”
  花绿柳被噎了一下,想要反驳,却发现无法反驳。与魔龙斗了那么多次,谁敢说那是普通的蛇类?
  对面少年看似匪夷所思的猜测,对照此前的种种现象去推测,花绿柳荒谬地发现,还真是……未必没有可能!
  艾慈远比花绿柳冷静,脑子也转得更快。在另外二人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之前的事来回过滤了好几遍。
  若魔龙的遁地能力没有那么突出,除非地下有通道,否则无法解释它的来去无踪。可这里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且是致命的大问题,即是——
  为了掩饰这一切,通道必然很深,既然如此,魔龙为何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清晰定位到隐村众人的行踪?
  从他们派出所有人搜捕,到返回隐村,魔龙几乎是毫不间断地进行骚扰和攻击。难不成它的嗅觉那么灵敏?
  联想到卓沐风最开始的问题,询问魔龙之事是谁传出的,艾慈心中骤然生出一个令他感到遍体发寒的可怕猜测。
  他看着面色沉静的卓沐风,颤声道:“你莫非怀疑,隐村有人和魔龙里应外合?”
  “什么?”卓沐风没被吓一跳,花绿柳却豁然转头,看向了脸庞抽搐的艾慈。
  卓沐风慢悠悠道:“记得村长说过,魔龙在出世前一直待在地底,这又满足了它挖开通道的条件。可这本身又是自相矛盾的,因为魔龙既然有这个能力,为什么早不出世,晚不出世,偏偏选在这个时候?”
  艾慈已经被卓沐风带入了相同的思维区,当即道:“莫非是符合了某种条件?可照你所说,魔龙与暗中的人又如何沟通,如何联系?”
  卓沐风:“我对魔龙所知甚少,目前也想不出这一切,但基于这个猜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求证一下。”
  这下子连花绿柳都反应过来了,低叫道:“你想挖开地面,寻找你口中的地道?”
  卓沐风:“目前我们对魔龙毫无办法,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出击。魔龙如今才现世,必有原因,找到那个原因,也许我们便有了克制它的办法。当然,也许我的猜测是错的,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吧。”
  艾慈看着他的表情,忽然道:“也许?为何老夫觉得,你对自己的猜测十拿九稳,莫非你还掌握了什么证据?”
  卓沐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高深莫测的神情,越发令二老感到好奇,急欲想要知道更多,可惜卓沐风就是不回答。
  花绿柳的语气在不知不觉间变了,略带一丝询问:“你对自己的猜测那么自信,真要挖地,不怕打草惊蛇吗?”
  卓沐风:“正是要打草惊蛇,不如此,怕是等我们所有人都死光了,幕后之人都不会现身。”顿了顿,说出了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二老听罢,长久不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本他们是来向卓沐风讨要解药的,结果现在被他东拉西绕一圈,居然连求药不得的愤怒都少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彷徨和莫名的期待。
  在他们面对魔龙无计可施时,对方提出的想法令他们一下子找到了方向。就像在深海中发现了另一条湍流,不知踏入的后果,但总不会比溺毙在深海里差。
  人面对绝境,尤其是不可抗的绝境,纵然只有一点渺小的希望都绝不会放弃。
  二老在权衡一番后,终究咬牙答应了配合卓沐风。
  等到他们离去后,卓沐风也从另一边返回。然而他的运气很差,刚刚掠过一处丛林时,忽然听到了一阵异乎寻常的动静。
  正是敏感时期,卓大官人吓得汗毛倒竖,想也不想地疾冲而去,同时张口准备大喊。
  结果喊声未出,后方传来一股极其诡异强大的力量,将他整个身体倒吸而去,浑身肌肉像是被锁死一般,嘴部发不出声音。
  两旁景物呈模糊状倒退,卓沐风身不由己地落在地上,双腿差点断折,一只枯瘦的爪子已经扣住了他的头顶。
  卓沐风的眼神瞥见地上的干尸,头顶的爪子涌起一股极其强劲的吸力,这一切都使他意识到了什么,拼命想要张口,可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无穷的恐惧涌上心头,卓大官人欲哭无泪,他堂堂东周真炁境第一高手莫非要死在这里不成?
  千钧一发间,来自手掌的吸力忽然顿住,盖压周身的无形力量也同时散去,令卓沐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这厮也不管发生了什么,立刻求饶:“大侠饶命,前辈饶命!晚辈什么都不知道,前辈若有何事代劳,请尽管吩咐晚辈,晚辈肝脑涂地也会替您做到……”
  噼里啪啦一大堆,那语速快得就像少说一个字都会被杀一样。求饶的同时,满头冷汗的卓少侠转动眼珠,可惜凶手站在身后,看不清容貌。
  “你,见过。”生硬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是是是,我们见过的。”卓少侠随口附和。
  “东西,拿来。”
  东西?拿什么东西?卓沐风懵了,他唯恐对方一言不合就杀人,先答应再说:“好好好,晚辈这就拿,不过先请前辈放开晚辈可好,不然晚辈动不了。”
  头顶的爪子松开,似乎一点都不怕卓沐风耍诡计。卓沐风很想逃,但这厮有自知之明,从刚才的情况看,身后之人的武功远胜他不知凡几,他怕耍诈会弄巧成拙。
  “前辈,你想要什么东西?”卓沐风大着胆子问道。
  “拿来,死。”身后之人以恒定的语气道。
  拿了东西还要杀我?卓沐风狂汗,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如此一想,卓大官人忽然咬了咬牙,尽管心中惴惴不安,但却缓缓转过了身。
  他惯会察言观色,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拿出对方想要的东西,寻找生机?何况这厮也有个很光棍的想法,横竖对方要杀他,总不能死了都不知道凶手是谁吧。
  时间仿佛变得很慢,一个转身花去了卓大官人大半的力气,待他忐忑地看向凶手时,第一感觉就是这老东西好瘦,长得好吓人,第二感觉是怎么有点眼熟。
  眼熟?
  危机时的卓少侠脑子总比平常转得快,对面这张瘦长的脸,再加上独特的说话方式,以及地上的干尸,一下子如晴空电光,炸起了卓沐风脑海中的记忆。
  “忘老伯!”
  卓大官人先是惊愕,旋即露出无限惊喜的表情,哈哈大笑:“忘老伯,怎么是你,小侄好想你啊。上次惊神岛一别,你究竟去了哪里,害小侄一直找不到你,至今都挂念你的安危。”
  这个神秘的老头,正是当初三江盟围攻惊神岛时,卓沐风在一处山谷遇到的忘老伯,还利用对方杀了不少魔门武者。
  忘老伯面无表情。他时而疯癫,时而清醒,不变的却是超乎常人的气息感应。
  在他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只知道曾有个人,不断给他喂食蕴含独特精气的药材,所以对那个人记忆很深刻。
  正是这个原因,在刚才保住了卓沐风一条小命。
  卓大官人都快哭了,他么的这世界好小,在这里都能碰到这个神经病,有这运气怎么不给他找到七星神功?
  吐槽归吐槽,卓大官人却着实松了口气。因为他与忘老伯接触过,知道这个神经病喜欢什么,对症下药,逃命不难嘛。
  没话说的,这厮立即从药园拿出了几株药材。如今他的武柱值多得吓人,平时也准备了一些经过药土催化的药材,正好派上用场。
  当然,他拿出的都是普通药材,更好的可舍不得。
  忘老伯伸手一吸,几株药材落入他手中,内部的精气融入他体内,药材立刻化成粉末,张口道:“继续,死。”
  这话的意思是继续给我,不然就死。卓沐风秒懂,笑呵呵地继续从怀里变出药材,乖乖提供给对方。
  一株又一株。
  卓大官人很快笑不出来了,他发现这神经病的需求比上次大得多。经过药土催化的普通药材都被对方吸完了,还在伸手索取。
  卓大官人企图滥竽充数,拿了几株没有被药土催化过的,结果忘老伯一拿到手里,立刻捏碎,眼神转冷:“死。”
  意思是你想死吗?
  卧槽!
  卓少侠巨汗,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只好忍痛拿出一星药材,结果又被忘老伯捏碎,那目中的杀气几乎让卓少侠窒息。
  求生欲爆发下,卓少侠立刻拿出经过药土催化的一星药材。
  这次忘老伯吸完后,貌似还轻轻吐了口气,一副很爽很舒服的样子。笼罩在四周的杀气都散去大半,只是眼睛仍盯着卓沐风,进行无声的威胁。
  暴力之下,卓少侠除了屈服还能如何,递出一株又一株经催化的一星药材,心痛得滴血。这可全是他的武柱值啊,随便拿出去卖都价值千金。
  一直吸收了二十六株,卓沐风都快扛不住了,忘老伯才终于心满意足,没有继续索取,点点头:“好。”
  还真是惜字如金,连赞扬都毫无诚意,玛德!
  卓沐风心里妈卖批,脸上笑嘻嘻:“只要伯父开心就好。那个,小侄还有点要事去办,就不打扰伯父休息了。不如伯父把联系地址给我,小侄下次再专程拜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