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星桥境 下

第四百一十五章 星桥境 下

    云翰恨恨道:“陆小哥,是我害了你!你暂且回家等候,我去找几个长老,以我祖父辈的情分,他们不会不帮我。”
  
      这是想消耗所剩不多的人情,去帮卓沐风挽回局势了。
  
      卓沐风抓住云翰的手臂,笑道:“云大哥,不必如此麻烦,我自有妙计,那对爷孙不会得逞的。”
  
      你有妙计?就凭你这急躁的江湖小白?云翰表示很怀疑,自惭道:“陆小哥,你不用宽慰我。我云翰顶天立地,若害你被牵连,此生都将难安。”
  
      卓沐风观察着云翰的神情,说道:“感谢云大哥,不过不急在这一日。假如小弟没办法,明日去不迟。走吧。”
  
      说罢,强行拖着云翰往回走。云翰见他意志坚决,好像真有什么锦囊妙计,不禁相询,卓沐风只说明日便知。
  
      云翰也好奇起来,想看看这位陆小哥葫芦里卖什么药,再说真出了事,到时求救也不迟,便勉强答应下来。
  
      二人回到云翰的家,卓沐风要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告罪一声,便关上了房门。
  
      云翰摸了摸头,也不知陆小哥在里面鼓捣什么,他又不敢多问,只好摇摇头,想到未来或有冲突,便回到院子里修炼起来。
  
      房间内。
  
      卓沐风盘膝坐在木板床上,五心向天,精神合一,很快晋入了空灵之境。
  
      从真炁境到星桥境,最明显的区别便是全身经脉有无连贯。真炁境的目的,是打通十二正经,但这十二正经彼此独立,互不干涉。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如同十二条道路,虽然已经修建完毕,但也只能在固定的道路上通行。
  
      而星桥境的目的,便是将这十二条道路彻底连贯起来,形成一张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纵横交错,互通有无。
  
      可想而知,一旦完成,无论是内力的爆发性还是运转速度,都会得到空前的提升。武者的实力自然大幅增强。
  
      以卓沐风的内力,早就可以突破,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才拖延到了如今。现在,他不愿再耽搁下去。
  
      心念一动,掌心中多了一株二星药材,正是经过药土催化的须芥子,专门适用于突破星桥境使用。很久之前,卓沐风就已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
  
      将须芥子吞下,卓沐风运转离玄真气,在他的小心操控下,悍然往手肘部位的列缺穴涌去。
  
      打通穴道并不比贯通正经容易,甚至更为艰难。
  
      因为正经有天然的通道,只需排除杂质即可。而穴道却是天生硬关,需要后天开凿,且必须小心翼翼,否则波及到身体其他部位,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不过这对卓沐风来说,并非难事。他的内力实在太浑厚了,小心约束下,依旧尖锐无匹,一次次攻击列缺穴,始终游刃有余,丝毫不见内力分散。
  
      若非想要淬炼穴位,他连须芥子都不用吃。
  
      十次。
  
      二十次。
  
      三十次。
  
      ……
  
      当以恒定的频率攻击了两个时辰时,坚韧的列缺穴出现了裂痕。卓沐风稳如泰山,节奏不乱,继续往前轰去。
  
      砰!
  
      一声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闷响中,滚滚如洪流的内力顺利穿过列缺穴,却不曾波及到其他部位。
  
      在须芥子的药力融合下,列缺穴一阵鼓胀,骤然就在体内形成了六条阴性正经的枢纽,俗称阴脉之海,亦即任脉。
  
      在此基础上,六条阴性正经居然出现了扩张,使得一次性能通过的内力大大增加。卓沐风剥离出玄冰真气,发现通过任脉时,玄冰真气的威力也比过去要强大三分!
  
      不过到了此时,突破的过程才进行到一半。
  
      如法炮制,又吞下一株须芥子,卓沐风开始攻击内关关穴亦是一大枢纽,一旦打通,则形成八脉之一的阴维脉。
  
      不久后,内关穴豁然贯通。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内关穴涌出,注入六条阴性正经中,使它们齐齐震颤起来,如电流闪过。
  
      等到震颤感消褪,卓沐风惊奇地发现,六条阴性正经的柔韧性竟大增了一截!
  
      先是任脉扩宽通道,再是阴维脉增强柔韧性,两脉皆通。霎时间,一股狂飙的气息从卓沐风体内涌出,还在不断拔高,压得房门内的贴纸都在往外凸起。
  
      卓沐风张口一吸,气息又很快收拢至体内。
  
      他默默体察,不断增加涌过六条阴性正经的内力,最后当内力数量比过去增加了三成时,经脉才感到胀痛,当增加四成时,渐感容纳不住。
  
      换言之,突破到星桥境一重的卓沐风,论攻击力,比过去增加了三成有余,全力爆发可达到四成。
  
      这是多么巨大的差距,此时的他,哪怕不操控离玄真气离体,也能轻松打败之前用尽全力的自己。
  
      更为可怕的是,因为任脉和阴维脉相继贯通,导致离火玄冰真气的运行也大大加快,内力恢复的速度远胜过去。
  
      之前十成功力的持续消耗,能坚持半个时辰,如今绝对超过了一个时辰,等于变相再度增强了实力。
  
      难怪真炁境与星桥境的差距如此之大,这一刻的卓沐风,真正体会到了。
  
      以卓沐风的内力,完全可以继续突破下去,一路直通星桥境巅峰都毫无问题。
  
      但是很可惜,到了星桥境,一旦确定了第一重打通的枢纽,则下一重必须以其为基础。
  
      换言之,卓沐风想突破到星桥境二重,内力必须通过列缺穴和内关穴,再去打通全新的枢纽。
  
      然而两处穴道刚刚贯通,不得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和巩固,否则轻则受损,重则走火入魔,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也只是多等一段日子罢了,卓沐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等到激动之情稍敛,这才停止运功,拍拍衣衫,起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发现天色早已漆黑一片,看时间应该在深夜,不过院子里,却站着一道魁梧身影,正吃惊无比地看着自己。
  
      “云大哥,你没休息吗?”卓沐风走上前去。
  
      云翰怔怔道:“没,还没,刚才你的房间里……”那股气息虽然稍纵即逝,但云翰也有所察觉,一时间有点摸不准卓沐风的深浅。
  
      卓沐风也没在意,反而要云翰带他去出村的峡谷看看。
  
      云翰起初不肯,被安排到义舍的人,只有一晚的休息时间,这陆小哥的心也太大了。而且云翰早已发觉院外隐藏着几个人,分明是倪三爷孙派来的,只怕天一亮,对方就会动用强硬手段。
  
      这种时候还去闲逛?
  
      他又哪里知道卓沐风的想法,这厮心狠手辣,正在为自己预谋退路呢!
  
      白天卓沐风就发现,隐村的面积很大,以他此时的功力,存心想躲别人很难发现。只要再知道峡谷所在,哪怕犯了事,也能在几日后从容离去,谁能奈他何?
  
      云翰拧不过卓沐风,加上心中有愧,在他再三恳求下,只好答应带他前去。院外蹲守的监视者发现二人要走,立刻从黑暗中冲了出去。
  
      可惜身子刚动,就被几道气劲击中,登时昏死过去。对于这一切,云翰浑然不知。
  
      隐村的分布呈椭圆状,最中心是村中高层所住区域,自成一界,与其他区域相隔较远。
  
      而峡谷就在椭圆状的正后方,此地偏僻荒凉,能看到一条布满瘴气的羊肠小道,出现在断截平整的山壁之中。
  
      据隐村先人所说,此时进入,必会迷失在小道内,唯有等到一月之期,道路才会通往外界。
  
      卓沐风点点头,记住了此地的位置,转身对云翰道:“云大哥,你先回去吧。我再去附近逛逛。”他哪里是逛,而是准备去杀人了!
  
      云翰疑惑地皱起眉头,如今已是子时,天黑路深,还有什么可逛的?打破他的脑袋也想不到某人的胆大包天,再三规劝,可惜卓沐风就是不听,只说自己很快回来。
  
      总不能把人绑回去吧,云翰说自己也跟着,又被卓沐风拒绝。无奈之下,也只能吩咐他早点回去,自己则摇头叹息往家里走,还在暗怪自己害了卓沐风。
  
      等人消失,卓沐风凑近了峡谷入口,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深入瘴气之中。发现手指无碍,心中一松一喜,又慢慢将头凑入,放松呼吸。等了片刻,发觉身体并无异常,彻底放下心来。
  
      如今他已能确定,瘴气对他毫无作用,等于有了退路。这厮眼神一冷,按照记忆,宛如索命幽灵般往倪三家里掠去,很快便落在了篱笆小院之外。
  
      这厮观察四周,确定没人,纵身翻过墙壁,发现木屋内还亮着灯火,有一阵阵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出,嘴角咧开,慢悠悠朝前走去。
  
      可他低估了倪三的警惕性。倪三对孙子很放纵,但自身却严以律己,深夜正打算散功休息,忽听门外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登时双眸睁开,喝道:“谁!”
  
      声音未落,人已穿门而出,落在院中,借着月光打量,发现不速之客居然是白天姓陆的小子,顿时一愣,冷冷道:“小子,你来干什么?”
  
      同时又觉得奇怪,那几个负责盯梢的家伙居然没回来报信。
  
      卓沐风笑道:“看不出来,你这老东西还挺警觉的,我来,自然是为了你。”
  
      这毫不客气的话,顿时令倪三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眸光变得森冷无比。他在隐村那么多年,还没人敢当面骂他老东西,这小子活腻了不成。
  
      这时,倪三的大喝声也惊醒了另一房间的倪大鹏。好事被打断,他匆匆穿衣而出,待发现是卓沐风,不禁怒火沸腾,指着卓沐风大骂道:“狗杂种,你来找死!”
  
      骂犹不解恨,倪大鹏恶向胆边生,双脚一点,身如利箭般冲向卓沐风,一双铁拳毫不留情地往卓沐风的面门捣去,带起呼呼的强劲风声。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规矩仁慈了,早知如此,白天就该下重手先废掉这小子,用尽手段折磨对方,不愁拿不到秘籍,现在也不会被打扰。
  
      眼瞅着这致命的一拳,倪三无动于衷。废个人而已,他根本不需要向村里交代。
  
      就在拳劲擦中卓沐风的身体时,突然发出嗤啦一声,拳劲如同布匹被撕裂,倪大鹏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面的卓沐风长臂一揽,倪大鹏不受控被牵扯过去。
  
      他的拳头被卓沐风握住,正待挣脱,忽觉一股可怖的劲道袭来。咔咔的声音中,拳骨尽碎,还来不及发出惨叫,整条手臂又遭了秧,被对面的少年煞星硬生生掰断。
  
      清晰的脆骨声,在黑夜中凄惨得吓人。
  
      倪大鹏痛得面目狰狞,身体滞留半空的功夫,卓沐风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内力狂涌而至,噗的一声,血雾从后背透出,呈扇形扩散,夹杂着肝脏碎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