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一十章 诡异之林 下

第四百一十章 诡异之林 下


  而此时,卓沐风和巫媛媛已掠过百米,但整个丛林安静得过分,唯有碎布阳光在闪烁。
  “不对啊,刚才孟伯伯来的就是这个方向,我亲眼看到他停在这株树上,折了两根树枝射出。先前部落土人与金钱豹厮杀,必会留下痕迹,可是这里……”
  卓沐风落在一株大树的树干上,往前看去,然而视线所及之处,并无任何厮杀战斗的痕迹。
  巫媛媛站在身边,迟疑道:“也许他们清理了现场。”
  卓沐风:“就算清理了现场,但这又不是部落土人的老家,怎么可能那么仔细,一点痕迹都不留?我记得刚才孟伯伯返回时,曾说部落土人见了血,此地可有血迹?”
  于情于理,战斗结束后,部落土人最多抬走金钱豹的尸体,顺便收走武器,因为那是战利品和器械。
  谁会吃饱了没事干,把现场恢复成原样?
  退一万步讲,真要那么做,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又在卓沐风三人的眼皮子底下,这岂是部落土人能办到的?
  很显然,巫媛媛也想到了这点,再看看四周阴漆漆的参天丛林,四周静悄悄的,连风都不再吹动,心脏不自禁收紧。
  大小姐的脸蛋有些发白,身体悄然靠近卓沐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卓沐风暗中将功力运转到极致,时刻警惕着四周,沉声道:“一开始,我们都听到了部族土人的尖叫声和射箭声,对吧?”
  巫媛媛点头。
  “后来孟伯伯在前方出手,射杀了两头金钱豹,解决了危局……等等,大小姐,我现在忽然发现,似乎就在金钱豹被杀,孟伯伯返回的时候,所有的动静都突然消失了。按理说,距离比一开始要近,部族土人的行动,我们能听到才是。”
  巫媛媛回忆起之前的情况。她因为敏感处被碰,所以一心要找卓沐风算账,并未注意其他。但诚如卓沐风所说,以她的功力,再分心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可确确实实,就在孟九霄返回的时候,没有任何一点声音传来。
  那些部族土人,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再看眼前的景象,哪里有丝毫战斗过的痕迹?
  巫大小姐的后背凉飕飕的,双手用力圈住卓沐风的手臂,身体紧紧贴着他:“莫不是有鬼怪不成?否则,谁能办到这种事?”
  卓沐风观察着四周。
  其实他也有点紧张,但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露怯:“小草包,别害怕,这世上没鬼,只有装神弄鬼的人。我现在想到一个疑点。”
  “什么疑点?”
  “从头到尾,你我二人只听到了声音,但从未见过所谓的部族土人和金钱豹。一切,都是孟伯伯说的。”
  巫媛媛浑身一颤,骇然瞪大美眸,抬起头看着卓沐风:“你,你,你该不会是怀疑孟伯伯吧?”
  卓沐风失笑道:“小草包想多了,孟伯伯一直很爱护我们,他又怎么会害我们,没那个理由和动机。真要害,也不会等到现在。可这件事确实处处透着诡异,目前我也想不明白。”
  巫媛媛急切道:“那我们快回去,等孟伯伯回来问问就知道了。”这个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又往四周看了看,看不出任何端倪,卓沐风只好点点头,见巫大美人害怕地赖着自己,便主动揽起她的纤腰,几个起落便回到了大树被劈断之地。
  间隔的时间不算短,但孟九霄并未回来,这让卓沐风暗暗皱起了眉头。
  按照过去几天的惯例,孟九霄绝不会离他们太远。卓沐风甚至一度怀疑,孟九霄并未离去,只是在暗中看着他们。可眼前的情况又不像。
  这种种的异常,皆使得卓沐风大惑不解,无形中,越发觉得此地有些诡异难测。
  二人又等了许久,仍不见孟九霄返回。
  巫媛媛脸色微微发白,担忧道:“孟伯该不会出事了吧?”
  卓沐风紧搂着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但此时却没有心思感受温香软玉,浑身都绷得紧紧的,心神辐射向四周,不敢放过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呼!
  一阵狂风袭来,好快!二人刚刚转身,人影已出现在他们的三尺之地,一身灰色长衫,满头白发向后飞扬,不是孟九霄是谁。
  “孟伯!”巫媛媛惊喜地大叫。
  但卓沐风却感觉到不对,警兆顿生,想也不想地带着巫媛媛往后暴退。
  几乎是同时,孟九霄拔出后背的金顶枣阳槊,猛劈向前,明绿色的光芒形同巨型尖锥,以劈波斩浪之势袭向卓沐风二人。
  啊的一声尖叫,危急时刻的巫媛媛反应倒不慢,卓沐风刚刚打出一记外狮子印,她已拔出悬在小蛮腰的秀剑,一记五色剑光轰出。
  咣咣!
  狮子幻影一下子被绿色尖锥洞穿。紧接着是五色剑光,这次抵御了片刻才被击碎,不过也将绿色尖锥消耗了数成。
  刹那的停顿,巫大小姐一手拉住卓沐风,二人以扭曲的移动方式避开绿色尖锥,后方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气劲。
  “蛇形狸翻?”
  卓沐风大感吃惊地看向巫媛媛。刚才巫媛媛施展的轻功,分明是九阴真经中记载的蛇形狸翻,这妞的天赋还真够高的,一个多月就练到小成了。
  不过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孟九霄狂吼一声又攻了上来。
  由于倚天剑断裂,卓沐风又不能凭空变出一把神剑惹人怀疑,所以这些天一直赤手空拳,此时终于捉襟见肘。
  巫媛媛挡在前面,不断以五色剑光击出,口中喊道:“孟伯,你干什么?”
  然而孟九霄毫无反应,他的脸上满是刻骨仇深的表情,眼中带着森森杀意,双臂挥舞金顶枣阳槊,不愧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轻易崩碎了巫媛媛的剑招。
  绿色尖锥却以更快的速度冲击。前一波刚刚发出,后一波又追及,宛如迎头拍岸的滚滚巨浪,将沿途的空气粗暴地排开。空气受力之下,都形成了薄形利刃,将两旁的一些细枝切断。
  这等威力,当真惊世骇俗,巫媛媛吓得面无人色,想也不想地向右边横移。卓沐风不知何时移动到后方,宝相庄严,双手同时打出外狮子印。
  磅!
  两头狮子幻影撕咬在孟九霄周身,反而被他的护体真气震得黯淡不已,不过终究拖慢了孟九霄的速度,为巫媛媛赢取了喘息的机会。
  这个举动似乎激怒了孟九霄,他迅速转身,身体带动金顶枣阳槊,以横扫千军之势斩向卓沐风。绿色尖锥未到,刺穿耳膜的气爆声已率先袭至,咣咣中炸得沿途一道道横亘的粗枝四分五裂。
  卓沐风早有所料,以九鬼大挪移凌空掠起,横闪六次,当空转换了六个方位,终于惊险地避开气爆范围。
  他心中凛然又庆幸,发觉孟九霄神智有碍,虽然功力依旧深厚,但表情木然,也只懂得施展杀招,却不懂随机应变。否则以对方的实力,自己和巫媛媛哪里还能站在这里?
  孟九霄中毒了!
  卓沐风脑中闪过一道光芒。这时巫媛媛绕过孟九霄,从侧面扑来,抓住卓沐风便往外飞掠。
  二人同时将功力运转到极限,一边逃跑一边往后施招,试图阻挠孟九霄的追杀。
  奈何不仅没能甩脱孟九霄,反而被他越追越近,好几次差点被爆炸的余波击中,震得二人气血翻涌,头晕眼花。
  “卓沐风,你往右边跑,我来引开他。”
  巫媛媛忽然咬咬牙,趁卓沐风没反应过来,一掌将他推到了右边。自己则反身抽剑,主动攻击孟九霄以吸引火力,随后朝左边掠去。
  孟九霄果然中招,紧追而下。
  “大小姐!”
  卓沐风的心被狠狠触动了一下。那一次巫媛媛为了帮他采集三玄螺珠草而坠落山崖,毕竟没有亲眼见到,哪及得上此刻的感受。
  她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一旦被孟九霄追上,以孟九霄此时六亲不认的状态,有死无生。可她却毫不犹豫把逃生的机会让给了自己。
  这个倾国倾城的少女,刁蛮任性,还爱无理取闹,高傲得让人无从接近。可一旦真正得到了她的心,她的一往情深和执着不悔,将会让你觉得拥有了世间最宝贵的财富。
  卓沐风便有这种感觉,他心急如焚地追了上来,疯狂施展杀招。
  可是他的轻功毕竟差了两者太多,起初还能看见影子,后来只能听到爆破声,再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密林中静寂一片,幽幽邃邃。卓沐风通过自己的追踪技巧,一路沿着战斗痕迹追了下去。不久后,前方出现了一片奇异的建筑。
  却是根根被斩成数尺的树桩,树桩之上,横竖架起了粗细不一的木柱。木桩外罩有大片枝叶串起的帘幕,形成了一座座类似房子的空间。
  只不过帘幕大部分碎开了,露出的木桩也都腐烂不堪,呈青灰色,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破洞,还有不少的蚂蚁进进出出。
  这里显然曾经是一个部落,但应在很久前就破败了,摆放的弓箭石器大都长了毛。
  只是让卓沐风毛骨悚然的是,到了这里,孟九霄和巫媛媛战斗的痕迹突然消失了。
  他回身往来处赶,发现断折的枝条,爆开的泥土等,全然不见,一切都整整齐齐。仿佛他刚才所经历的,只是一场幻梦。
  孟九霄和巫媛媛二人,也如同此前的部落土人一般,就那么诡异地无影无踪。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