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零六章 害死了亲孙子

第四百零六章 害死了亲孙子


  砰!
  黑夜中响起一声巨响,一朵五色花瓣迎空绽放,碎成千丝万缕的烟气。
  “不好,行踪泄露,速战速决,给我杀!”
  一名戴着龙头面具的男子沉喝一声,手持六眼环鞭,带领身后的数十位高手冲向了山顶的别院。他们再不顾忌动静,功力运转到极致,卷起狂暴的风声。
  与此同时,另外几面的天爪高手亦奋起全力,各自爆发出绝强的气势,围堵正中的别院。路遇暗桩,无不强力轰杀,枝折树倒,发出连绵的咔咔脆响,惊醒寂静的长夜。
  最后方,窦来德以金龙面具遮挡脸部,身穿金丝长袍,腰悬一柄看似平平无奇的长刀。左右仆从随侍两边,正不紧不慢地跟着。
  他们料得没错,就在烟花弹爆开的同时,别院内的高手已经听到动静,纷纷合衣掠出了房间。
  那些还未休息的,更是第一时间冲到了房顶,待发现四面山坡上的交战厮杀,莫不为之变色。
  “好胆,尔等何方鼠辈,竟敢夜袭此地?”一名别院高手大喝道。
  结果声音刚落,远处射来一道寒芒,呈品字形,在黑夜中稍纵即逝,擦着此人拖拽出三道白色光尾,过了片刻才渐渐淡去。
  屋顶上多出了一个人,一个戴着鹰头面具的人,背对着别院高手,扣于十指的铁质鹰爪,正潺潺滴着鲜血。
  那名别院高手张了张嘴,身躯分成了四段崩开,徒留血雾溅洒。
  仅仅一招,一名星桥境高阶武者被残杀,这一幕令别院内不少人心惊肉跳。
  “鹰爪高手,老夫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天爪部从。你们这群见不得人的东西,也只敢在夜里行动。”
  丐帮长老黄巨宝站在一座屋顶上,嘿嘿冷笑个不停。
  在他四周的屋顶,亦出现了其他顶级势力的长老,一个个面色不虞,或冷漠以对,或怒火喷薄,或杀气腾腾。
  天爪乃是当今朝廷为了钳制武林而设立,这些年做了不知多少暗害武林同道之事。而身为东周武林执牛耳者,二十一大顶级势力首当其冲。
  可以说,双方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乃是水火之敌。因此就连一向淡然的陶博,脸上都首次出现了森森冷意。
  但更多的还是意外。这次天爪的行动,事前全无痕迹,没有任何消息传出。须知从圣武山离开,他们便联袂来此,途中专走山路,不至于那么快暴露行藏才对!
  “废话少说,尔等武林草莽,不服教化。今日想活命者,立刻跪下投降,加入我天爪,否则唯有死路一条!”
  一道道人影落在别院的围墙之上,分别戴着龙头,虎头,鹰头,狼头和猫头面具,粗略一看不下数百人,个个气势十足,显然都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天爪五部专司杀戮,自然不会招收庸才。这等架势,足以轻易毁灭任何一个超一流门派,不过却吓不倒在场的长老们。
  他们皆是天星榜级别的高手,假如一个人面对,或许有死无生,但足足十九人,不说轻松自如也差不多了。
  紫华城长老连易哈哈大笑:“土鸡瓦狗再多,也还是土鸡瓦狗,安能撄虎豹之锋!”
  先前喊话的龙头人逼问道:“你们降不降?”
  “降你老母!”黄巨宝脾气最暴躁,当即开骂道。
  不过诡异的是,在场没有人动。皆因各派长老不相信天爪会来送死,怀疑对方还有暗手,所以有点摸不着深浅。
  别院外的树丛中,窦来德面具下的脸庞,露出一抹讥诮的笑意,打了个手势。
  左边的仆从立刻发出一声长啸。
  别院围墙上虎视眈眈的五部高手,收到这事先约好的信号后,眼中皆露出冰冷刻骨的光芒。只见他们喉结耸动,像是吞下了早已放在嘴中的东西。
  刹那间,风卷雷动,就见这些高手二话不说,直接扑入了山庄内,率先开启了今夜的杀戮序幕。
  “杀!”
  别院高手立即迎上,一时间,刀光剑影,拳风掌劲混战不休,一蓬蓬各色内力爆开若瑶池烟花,伴着鲜血和惨嚎,听起来分外渗人。
  瞬间功夫,各派长老就发现了不对。那些与别院高手厮杀的虎头人和鹰头人,气势竟在节节攀升,功力不仅没有随着大战的持续而消耗,反而还在增强!
  共有六名龙头人冲杀而来,被陶博,楚雨欢,郑年,连易等六人拦住。
  而剩下十三位长老见状,则毫无顾忌地杀入了下方人堆,一下子如虎入羊群,横扫千军,纵然虎头人和鹰头人得异物相助,功力在短期内大增,但也被十三位长老打得横飞竖倒,口鼻溢血。
  刷刷刷。
  一道道钩子从上方射来,以银铁打造,勾尖极为细长,且不是尖刺形,而是三棱形,表面幽光闪闪,分明涂抹了剧毒。
  这些钩子连接着一条条细到看不清的天蚕丝,尾部掌握在矗立围墙的狼头人手中,随他们手臂挥扫,钩子不断切向别院高手,一些人措手不及,立刻被勾穿胸口或脖子,血洒当场。
  天爪五部各有分工,龙头人为天星榜级别高手,虎头人和鹰头人较为逊色,大多在星桥境高阶层次,负责强攻。
  狼头人负责暗器,而猫头人则负责施放毒药,布阵,乃至于查漏补缺等等善后事宜。
  这次时间仓促,窦来德仅仅调动了天爪分布在广兴道十分之一的力量,他知道远远不够,为了保证行动成功,竟不惜动用了天爪刚研究出不久的「醒神丹」。
  此丹一旦服用,会在半个时辰内功力大增,且痛觉无限缩小,只要不被人杀死,失去行动力,便能保持长久不衰的战力。
  不过缺点也很明显,药效褪去后的一个月内,身体都会十分衰弱,不能动用内力。所以这次的行动,只有半个时辰。
  随着厮杀的进行,各派长老果然发现了不对,就见被他们击飞的虎头人和鹰头人,完全悍不畏死,一次次冲上来。
  言家长老言净尘刚刚折断一人的手臂,那人连身体都不抖一下,竟以恒定的掌劲疾拍言净尘的天灵盖。
  后方,左方,右方,上方亦有四道被言净尘打伤的人影疾冲而来,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黄巨宝,苗立等人也吃足了苦头,每一人都被至少五六名高手死缠,不仅没有占据上风,反而还受了不轻的伤。
  而其他地方,却渐成一面倒的厮杀。一位位别院高手倒在血泊中。虎头人和鹰头人虽也被杀多位,但他们劲力持久,无视痛觉,前仆后继之下,完全不计后果。
  更有狼头人挥动银钩,猫头人洒出一蓬蓬烟雾毒粉配合。虽然毒粉不足以致命,但也给不少人带来了麻烦,局势岌岌可危。
  各派的弟子就更危险了,他们虽是人中俊杰,但毕竟只是真炁境修为,没来得及突破,哪里敌得过这些吞服了醒神丹后,可战星桥境高阶的天爪部从?
  除了桂东寒,楚琉毓,绫洛泱等少数几人左闪右避,勉力支撑外,各家弟子大部分都受了伤。
  最惨的是解峰和苗向禹。这两人本身伤势未愈,又逢恶战,根本吃不消。仅仅开战片刻,浑身就被划出了不少的伤痕,鲜血直流,要不是被人搭救,早就一命呜呼了。
  天空中,同样吞服了醒神丹的六位龙头人可谓越战越勇,功力达到了他们此生的极限。
  仅有陶博,郑年和楚雨欢三人占据了上风,连易等三人被对手压着打,看来短时间内休想分出生死。
  局势恶化到了极点,正联手作战的解辉,花满天和应佳雄对视一眼,眼中却闪过一阵神秘的诡光。
  此地是妙华阁地盘,妙华阁经营多年,消息渠道不是常人能想象的。事实上,身为主人的花满天,几日前就得到了一些线索,怀疑有人要打别院的主意。
  但他故意没有透露,只告诉了解辉和应佳雄。三人一合计,立刻决定按兵不动,同时隐瞒了其他人。
  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双方两败俱伤。借其他势力去绞杀天爪,同时也让天爪消耗其他势力,要是能死几个长老,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眼看到了这一步,花满天也不敢托大下去,否则自己也要遭殃,当即大喝一声:“解兄,应兄,为我开路!”
  解辉和应佳雄连忙用尽全力,二人为了不引起怀疑,甚至不惜受了两名虎头人一掌,口喷鲜血,护送花满天冲出重围。
  后者一掠即至别院中间的木楼顶层,下一刻,一股玄妙气机笼罩全场,滔滔杀意辐散而出。
  “入我千千杀阵,你们死定了!”
  花满天狰狞的声音响起。只见杀意凝实成了一柄柄虚幻的刀剑,在无形之力的操控下,密密麻麻射向了五部人马。
  但凡中招者并未受伤,但神智似乎受了影响,动作不由大慢。这就给了江湖高手机会,一时间杀声震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少头颅直接飞起。
  “果然有后手。”
  别院外的窦来德冷冷一哼。而身边两位仆从更是后怕不已,若非大人小心,他们差点入了套。
  别院内,差点被杀的解峰死里逃生,哈哈狂笑起来。他心气大松下,连忙后退以寻求调养的机会。
  谁知他运气太背,不小心撞上了后方冲来的别院高手,二人同时一滞,恰好上方一柄银钩在长剑的劈砍下,倒逆划来。
  嗤啦一声。
  别院高手的头颅被割飞。解峰则捂着脖子,眼睛瞪大,摇晃几下后倒在地上。鲜血从指缝间汨汨涌出,他整个喉管都已被割断。
  “峰儿!”
  远处,见到这一幕的解辉双目通红,几欲癫狂。
  为了不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他和花满天,应佳雄没有把事情告诉任何人,原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反而害死了亲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