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零五章 来自天爪的袭杀

第四百零五章 来自天爪的袭杀


  茅房内,卓沐风也是一头暴汗,没想到孟九霄跟得那么紧,要不是自己在外阻止,他怀疑对方能跟进来。
  不过好在暂时脱离了对方的视线。
  事不宜迟,卓沐风屏住呼吸,不去看茅房脏乱的环境,从内衣中轻轻撕下一截布,然后用手抠出墙壁的土,在布上写了一些重要信息。
  三江盟的赵南星也要去参会,分别前,三江盟自然得到了参会的地点。
  刷刷写完之后,卓沐风将布揉成一团,压在了茅房对侧的窗台下,随后又捡起窗台上的几粒石子,朝茅房的深坑扔出,制造出一些动静,这才迈步走出。
  “好了?”孟九霄笑问道。
  卓沐风有点受不了,连这都要问?试着说道:“那个,孟伯伯,您能不能不要盯得那么紧,我感觉不能呼吸。”
  孟九霄猛力嗅了嗅,说道:“不会吧,空气明明很足啊。”
  我靠,这家伙有病吧?
  卓沐风竟无言以对,望着对方呵呵一笑,只能败走。回到前店后,指了指一小袋白米,孟九霄神出鬼没,都不用吩咐,递上银钱,很主动地拎了起来,看得巫媛媛一愣一愣的。
  临走时,卓沐风的手指在前台不经意地敲击了三下,头也不回地离开。
  米店老板笑眯眯地送三位客人离开,等返回店内,脸色已变得一派凝重。
  他在店内转了转,没有任何发现。忽然想到什么,立刻冲入了后院的茅房之内,很快发现了窗台处的一团布匹,拿过摊开一看,迅速收起布匹,回到房间用火烧掉,之后蘸墨提笔,将内容誊抄在宣纸上,收入怀中。
  他一直在店内待到下午时分,这才如往常般关好门板,从后院的小门离开,悄然进入了城东的一家客栈。
  不久后,一头信鸽扑凌凌从客栈的某处房间飞出,很快没入天际冥冥。
  与此同时,离开小城的卓沐风,突然对孟九霄道:“孟伯伯,我看还是不要让赵堂主去参会。”
  孟九霄不解地望着他。
  卓沐风:“解辉那几个老东西没安好心,赵堂主若去,必会被刁难。而且正如你所说,他们所商议之事,必要各大掌门点头才行,赵堂主去了也没意义。”
  想想确有道理,事实上,孟九霄对此事并不上心,再听到卓沐风的话,便笑道:“英雄所见略同,那就不通知赵堂主了。”
  ……
  寻常的信鸽,速度虽然比马快,但也适应不了长途飞行。但这个世界的信鸽不同,不仅快若电光,耐力亦十分惊人。
  仅仅过了半天,天爪在广兴道的负责人便收到了这则消息,根据纸上的暗号,对照天爪高层的密令,逐字逐句破译,最终得出的内容,令他猛然大惊,眉眶剧跳。
  呆望了片刻,他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立马又联系了卫羽道的负责人崔宝剑。
  因为送信的人,点明要将事情透露给崔宝剑,广兴道负责人生怕隐瞒的话,之后会闹出不必要的误会。
  不过他也不会干等,在等待回信的同时,已秘密派人前去调查内容是否属实,并提前做出了一系列的部署。
  实在是这次的行动要是成功的话,于天爪,于朝廷而言,都将是大功一件,他不可能错过。
  三天之后,身在卫羽道的崔宝剑也接到消息了,他正隐匿在一间青楼之内。
  “这个卓沐风,还真是不让人省心。过去咱家总担心他三心二意,如今看来,倒是多想了。”
  崔宝剑双手负后,看着窗外。
  他身后站着一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闻言,略带风尘气的漂亮脸蛋浮起一抹笑意:“义父这下放心了吧。”
  崔宝剑口中发出一阵难听宛如夜枭的笑声。他没有怀疑消息的正确性,除非卓沐风不想活了,否则不会干出这种蠢事。
  这样一枚不可能背叛的棋子,对崔宝剑的意义是极为重大的。光是这次的消息,就抵得上他过去为了掩护卓沐风所做出的种种牺牲和付出。
  “义父,你打算动手吗?”春娘问道。
  崔宝剑淡然却杀气腾腾道:“为什么不?各大势力的门人,平时想各个击破都难,这次好不容易聚成了一窝,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传令给鹰爪,狼爪和猫爪三部,任何没有任务在身的部从,立刻分批前往广兴道,配合广兴道行动!”
  天爪在每一道都设有五部,一下子出动三部力量,可知崔宝剑的意志有多强烈,春娘听得暗暗咋舌。
  只听崔宝剑的声音再度响起:“传信给广兴道,立刻处理掉那间米店的老板。另外,务必启动驻扎在各派的高级暗线,适当时可以主动暴露一二。咱家只有一个要求,这次的行动不管成功与否,绝对不能暴露卓沐风,此子将来还有大用!”
  春娘听得心惊肉跳,须知为了在各大顶级势力埋下暗桩,天爪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
  尤其是那些爬上高位的,更是倾注了难以计数的心血,每一个都弥足珍贵。可是如今,为了替卓沐风掩护,义父居然毫不犹豫地打算将一些人推出来,这可是难以想象的损失啊。
  但春娘知道,崔宝剑一向说一不二,他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更改,无妄的辩驳反而还会让他生疑,因此除了心中一叹,没有任何二话地下去执行了。
  “江湖平静多年,近来却有不少牛鬼蛇神相继冒出,在各地作乱,武林渐呈风起云涌之势。或许,这是一次挑开大幕的契机?”
  崔宝剑遥望着天边的红色晚霞,白眉下黑中带蓝的诡异眼眸,闪过一抹清晰的厉色。他半个身体陷在阴影之中,仿佛一头隐藏了利齿的野兽,正择人而噬。
  根本不用崔宝剑吩咐,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广兴道负责人已经命人对那位米店老板进行了处理。
  与此同时,他派出的人接连有消息反馈,声称在彩宴城的沥水别院外围,发现了不少可疑线索,疑似有大量高手住在内部。但碍于命令,为免露出马脚,所以不敢进一步打探。
  砰!
  广兴道负责人是一位外表粗豪的大汉,名叫窦来德。得到反馈的他一拍桌子,脸上现出狰狞之色。
  “大人,是否需要再探?”两名贴身仆从浑身一肃,抱拳问道。
  “再探?”窦来德摇摇头,闭上眼睛,手指轻敲着桌面,琢磨片刻后,冷硬道:“那些江湖人不是吃素的,时间一久,他们迟早会发现端倪,必须速战速决。”
  一名仆从忙道:“可万一弄错了怎么办?”
  窦来德平静道:“世间之事,从没有百分之百。你们要记住,一旦等到百分之百,也许意味着机会永远失去了!这等大事,比的就是速度和决心。”
  顿了顿,他的双眸闪过可怕的杀意,立刻道:“传我命令,召集彩宴城方圆千里内的所有五部精锐。天星榜级别高手,不管多远都给我往那里赶,在我赶到时,我要看到他们就位,当晚便动手!”
  “大人!”
  两位仆从骇然变色,从他们加入天爪开始,如此规模的调动高手还是首次出现。
  他们很清楚,大人这个命令看似简简单单,但一出房门,却意味着一场足以惊动江湖的恐怖袭杀!
  起先说话的仆从道:“大人何不再等等,卫羽道已派了三部过来协助,而且时间太短的话,各部不利于集中……”
  “不必,我意已决!”窦来德无奈道:“你们当我是立功心切吗?这是没办法之事,我怕时间拖久了,行动会泄露啊!难道你们以为,天爪内部就一定没有外部势力的暗线吗?”
  两位仆从浑身剧震,低头不语。
  ……
  彩宴城外的孤山平台上,有一座修建得十分华美的山庄。山庄外围,设有一道又一道暗桩卡哨,正是妙华阁在此地的据点之一。
  十九大顶级势力的长老和弟子们,在离开圣武山后,便齐齐赶来了此地。
  诚如孟九霄所说,所谓的商议哪有那么容易?
  目前只从圣武山得知天傀道的大致情况,对方还没在东周冒头,就算是提前部署,但又涉及到各派的应对,调度,乃至于种种配合等,谁都不愿吃亏,全部在那里扯皮,有时激烈一点,还会相互叫骂。
  连着几天下来,与其说是商议,都不如说是聊天,吵嘴更恰当。很多长老甚至动了离开的念头。
  倡议此事的解辉等人,本来就是想借机留住卓沐风,寻求除掉对方的机会,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完全视若无睹。
  几人时常聚在一个房间,吩咐各自的势力打探卓沐风的下落,并交换结果。
  奈何孟九霄精得很,专走荒僻群山,路再远也不怕,就是不往人堆里凑,势力再通天一时间也难以找到。
  这把几人气得够呛,解辉甚至砸了不少的杯子。
  而像解峰,苗向禹等年轻一辈,亦是恨卓沐风入骨。这段时间除了刻苦修炼,以期报仇之外,居然因为共同的仇人,每次见面都多了一些话题,关系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苗立自然严加斥责苗向禹,苗向禹每回都低头认错,但内心却颇为不屑,反而连苗立都恨上了。
  终于在第五天,有人率先离开了,是诸葛泰和司马英。
  从司马英口中得知,卓沐风愿意传授一门五星内功给他,诸葛泰完全不敢置信。但是一来,他心念徒弟的伤势,虽然慢慢治疗也能恢复,但难免耽误进境。
  二来,诸葛泰也觉得留在这里没意思,他迫切想看看,卓沐风是否说话算话。不客气地说,对方的品行,对飞箭岛的未来很重要。
  所以诸葛泰带着司马英走了,卓沐风埋下的心锚,让这对师徒顺利躲过了一劫。
  外部的天爪高手生怕打草惊蛇,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等到追踪时,却发现失去了这对师徒的踪影。
  这天深夜,月暗星稀。
  各派长老和弟子除了少数几人,都已歇息。
  但在别院之外,却有一道道人影窜上山坡密林,如同一张从四面编织而成的无声之网,笼罩向最中心的别院。
  沿途的暗桩卡哨,被黑夜中宛如幽灵的高手一个个绞杀,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任何动静。这显然是一场计划已久的袭杀,否则不会如此顺利。
  不过妙华阁的防御也不是摆设,眼看接近别院,到底出现了意外。一人临死前挣扎,躲过了迎面而来的攻击,拼着最后一口气,朝天射出了烟花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