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零三章 众生相

第四百零三章 众生相


  一路沿石阶而下。
  巫媛媛愁眉不展,突然对孟九霄说道:“孟伯,我们走快点吧,尽快赶回三江盟。”
  孟九霄和卓沐风闻言,都一脸疑惑地看向她。这位大小姐一向野惯了,好不容易离开圣武山,不想着继续在江湖各地游玩,居然会主动提出返回?
  巫媛媛隐晦地瞪了卓沐风一眼,心说还不是为了你。卓少侠无辜地张了张嘴,怎么扯上我了?
  对于二人的互动,孟九霄心知肚明,过去可能还有意见,现在不知存了什么心思,反而有点乐见其成的味道,也不戳破,望着前方道:“大小姐可否告知原因?”
  巫媛媛收回目光,装出一脸冷淡道:“上次苗向禹差点被打死,我们现在与苗家见面,难免不妥,倒不如先避一避。”
  巫大小姐可谓用心良苦。苗向禹吃了那么大的亏,苗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一旦碰上,故意为难卓沐风怎么办?
  以两家的关系,只要苗立不做得太过分,孟九霄都不会插手。可巫大小姐很了解卓沐风的脾气,这厮绝不是受气的主。
  她怕到时候僵持不下,闹得难以收场,卓大官人会吃亏,所以思来想去,终于憋不住开口了。
  此话一出,孟九霄是什么人,岂能不明白小姑娘的想法。暗暗好笑,你怕不是顾忌两家的关系,而是顾忌卓小子的颜面吧?当老孟不知道你们有一腿吗?
  同时也挺佩服卓沐风的,能让这么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大小姐替他着想,也不知这小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卓沐风同样有些感动,朝巫媛媛挑了挑眉,后者目不斜视,不过丰润的嘴角微微往上翘起。
  谁知孟九霄拒绝道:“不妥,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和各派道个别!”
  巫大小姐有些急了,跺脚道:“孟伯,我不是危言耸听。你也知道苗向禹是什么人,被他一怂恿,苗爷爷必会发难,到时候我们不好处理。”
  孟九霄豁然转头,不解道:“大小姐,我怎么觉得,最近你对苗向禹成见很深,以前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都叫他向禹表哥。”
  俏脸一红,巫媛媛快速瞥了卓沐风一眼,见其没有不悦,松了口气,又气呼呼地对孟九霄喝道:“孟伯,我在和你说正事!再说以前我和苗向禹也就是客气一点,哪有你说的那样。”
  这恨不得撇清干系的样子,让孟九霄十分无语,不知道苗向禹听到这话,会作何感想。
  但是巫媛媛绝对想不到,现在的孟九霄对卓沐风有多在乎。过去都当成了宝贝,现在都快当成祖宗了,哪容得他受委屈,压根不把巫媛媛的担忧放在心上。
  嘴上淡淡道:“不必多言,我三江盟不能失了规矩!”
  巫媛媛一阵气闷,大小姐的身份在孟九霄面前根本没用,秀拳紧握,咬咬牙,一脸不忿地跟在最后,不知该如何是好。又不敢当面提醒卓沐风,怕被孟九霄怀疑。
  现在她只能祈祷,卓沐风能理解自己的苦心,到时候忍着点脾气了。真要不行,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行三人来到圣武山山脚,卓沐风才发现,一些顶级势力的长老和俊杰已经聚集于此,正在三三两两的聊天道别。
  看见三人,气氛顿时一静。
  “孟兄来了。”一位老者朝孟九霄微笑,他身边跟着龙啸雨,卓沐风认出对方是暗龙帮的人。
  在场所有人亦齐刷刷朝孟九霄三人看来。巫媛媛的洞察力很强,让她惊讶的是,她发现这些人的目光,居然大半都落在了卓沐风身上。
  就连往日那些不断找着各种理由,试图和她套近乎的俊杰们,都首次忽略了自己。更令巫媛媛不解的是,这些人的眼神十分奇特,似有震撼,有惊疑,乃至于羡慕和嫉妒。
  哪怕是连她都要高看的绫洛泱,脸上都不再淡定。
  巫媛媛不禁看向卓沐风,俏脸上满是疑窦,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大庭广众之下,她又不好开口相询,只好暂时忍耐。
  “卓师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真是教愚兄刮目相看呐!和你一比,愚兄怕是连庸才都算不上了。”
  司马英走了上来,满是惊叹地说道。
  他身边是一脸微笑的诸葛泰。卓沐风曾经在天府见过,眼下却只能当做不认识,在孟九霄的介绍下,才装作恍然大悟。
  巫媛媛满头的雾水,完全搞不懂司马英的话是什么意思,内心就跟被爪挠了似的。
  她四处张望,没有发现苗家的人,又忍不住心中暗喜,想着他们是不是已经走了,可没等露出笑容,忽见石阶上走来几人,为首者不是苗立是谁。
  看见孟九霄,苗立只是一怔,便立刻带着苗向君和苗向禹靠了过来。两家毕竟是铁杆,这时候不能让人误会,招呼总要打的。
  这个动作却让巫媛媛的芳心陡然一紧,银牙咬唇,还以为苗立准备来找事了。尤其见苗立的眸光直盯着卓沐风,更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银牙暗咬,巫媛媛正打算主动上前,谁知苗立在卓沐风身前三步站定,老脸笑了出来:“沐风,有空来苗家多坐坐。你和向禹之前的事我已知晓,小辈间的误会罢了,不要心存疙瘩。”
  说话的同时,抚着颌下白须,一副长辈很看好晚辈的慈祥样子。
  甭管他心里是不是这样想,明面上必须这么说。两家不可能因为两个小辈的意气之争就闹矛盾。
  若是一般的人也就算了,可现在的卓沐风,岂能以寻常眼光看待?苗立敢担保,自己若敢为难对方,孟九霄绝对会和他急眼。
  何况卓沐风的手段是狠,但深究起来,也是苗向禹无理在先,这事扯不清楚,也没法扯,只能选择糊涂处理。
  从苗家的利益出发,卓沐风一旦崛起,三江盟必定如虎添翼,对苗家的未来也有莫大的好处。他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得罪对方。
  斟酌着词汇的巫媛媛傻眼了,有点弄不懂状况。在她印象里,苗立虽然外表慈眉善目,但可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又是长辈,怎会对卓沐风如此客气?
  联想到之前各派的反应,巫大小姐敏锐地意识到,卓沐风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她不禁将卓大官人瞅了又瞅,好奇之心快压不住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苗立都表态了,卓沐风当然不会端着。连忙客气见礼,并说自己以前太冲动,手段有欠考虑云云,说得苗立郁气大解,居然舒畅了不少。
  当卓沐风与苗家兄弟对上时,巫媛媛暗叫糟糕,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又立刻令她瞪大了眼睛。
  素来不服卓沐风的苗向禹,今日有苗立撑腰,本该胆气大壮才对。可他不仅没有发飙,反而在卓沐风的视线扫过去后,连忙移开双目,低头道:“卓师兄,过去是我错了,你不要介意。”
  巫媛媛怀疑自己的耳朵听背了,否则苗向禹怎会说出如此荒谬的话?
  她哪里明白苗向禹此刻的心情。自从今日一大早,从苗立口中得知了卓沐风的事后,苗向禹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无穷的羡慕嫉妒恨,几乎将他的内心噬咬得遍体鳞伤,一股怒火和郁火无从发泄,快把苗向禹给憋死了。
  他有满腔的仇恨欲报,但一向疼爱他的苗立却告诉他,必须忍耐,不能去得罪卓沐风。甚至明面上还要和其修复关系,因为这符合苗家的利益。
  苗向禹从小生长在苗家,深深知道这样一个顶级大家族,外表风光无限,实则暗涛汹涌。个人的意志必须服从家族的利益,没有谁能对抗!
  他虽是嫡系,但天赋不及苗向君,若是失去了家族的爱护和栽培,绝对会被家中其他的竞争者踩在脚下。
  所以在下山的路上,经过一番激烈的权衡后,苗向禹服软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有多憋屈,向那个打伤他,羞辱他的人低头时,他袖中的十指都掐进了肉里,渗出了鲜血,却不觉得痛。
  苗向禹内心狂吼着,暗暗发誓,终有一日一定要算这笔账!他要让卓沐风跪伏在他脚下,用尽世间最残酷的手段将对方折磨至死!
  卓沐风观察着苗向禹,对方低着头,他看不清表情,但对方身体的微微颤抖却让他知道,对方有多不甘心。一旦将来有机会,这家伙绝对会朝自己捅刀!
  卓沐风笑道:“向禹兄客气了,你我也算不打不相识嘛,以后还要多亲近。”
  我亲近你老母!苗向禹暗吼,低头不发一言。一旁的苗向君神情更是复杂无比,最终朝卓沐风点了点头。
  这时,黑夜山庄,四方盟,妙华阁的人联袂下山了。一道道视线落在卓沐风的后背,令卓沐风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寒意。
  不出意外,他转头就对上了几双恶毒森冷的眼睛。尤其是解峰几人,更是满脸的阴沉之色。
  卓沐风淡淡一笑,很快移开目光。有圣武铜令在,他相信这些人就算想杀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必会制定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所以暂时不用担心。
  他们该担心的是自己!
  卓沐风脑中浮现出崔宝剑苍白的面庞,第一次觉得,或许加入天爪也不是全然亏本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