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零二章 离去

第四百零二章 离去


  卓沐风不了解其中的内情,所以不觉得如何。
  端详了一下手中的令牌,觉得做工还是乐府令更有档次,不过管它呢,好用就行,当下喜滋滋地收好圣武铜令,对着宝玲道:“姑姑,我们可以走了吗?”
  宝玲极为复杂地看着卓沐风。
  难道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这厮一顿胡搅蛮缠,结果不仅没受教训,反而还得了一面圣武铜令,上哪里说理去?
  虽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对方的天资和价值所在。可宝玲总觉得,若没有刚才那一番拙劣的表演,山主怕是也找不到理由送这厮东西。
  “姑姑,你怎么了?”见宝玲呆呆地看着自己,卓沐风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走吧。”
  宝玲摇摇头,最后也只能归咎于人各有命了。虽然羡慕卓沐风,但真让她学那一套是学不会的,脸皮实在没那么厚。
  有了宝玲和杨任开道,桌沐风不怕董一帆报复,等出了圣武山,对方更是鞭长莫及,以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所以卓少侠很淡定地朝外走去,看都不看董一帆。
  董一帆咬咬牙,木然站在原地,等卓沐风消失在冗道转角才收回视线。遇见这小子,绝对是他近年来最倒霉的事情,没有之一,希望今后此生不见!
  大院子里。
  孟九霄正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袖中拳头紧握,不时抬头看看远处,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要不是宝珑就在一旁看着他,他绝对会不顾一切地冲出去。
  但饶是如此,孟九霄也感觉自己快到忍耐的极限了。卓沐风到现在都没动静,真出了事,他没法交代!
  “宝珑姑娘,还请行个方便吧。”孟九霄第六次恳求道。
  宝珑面露为难之色,但还是坚决道:“孟神君,不是我不肯通融,圣武山有圣武山的规矩,谁都不能破坏。我放你出去,只会害了你。”
  听够了这种说辞,孟九霄正欲怒声驳斥,一边的苗立和诸葛泰连忙拉住他,要他冷静。这种时候,可不敢再惹怒宝珑,否则孟九霄自己都要完蛋。
  这一幕落在解辉等人眼中,自是十分痛快和解气。一些人彼此对视,更是毫不掩饰其中的嘲讽和嗤笑。
  妙华阁长老传音道:“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辉冷笑,传音回应道:“那小子生性猖狂,做事狠辣无度,迟早会出事,蹦跶不了太久的。”
  四方盟长老也在笑:“看孟白头那个样子,我就觉得舒畅。”
  卓沐风击败桂东寒的一战,不可谓不震撼,这些护持者们都有自己的心思,除了三江盟的铁杆盟友,谁又会希望三江盟好?
  心思纯正的,最多不偏不倚。而恶毒一点的,巴不得卓沐风出事才好。要是真能死在圣武山,那可真是皆大欢喜,再好不过了。
  所以不止孟九霄在焦急地等待,其他人也在等,希望能听到他们想要的答案。
  大院子里,众多护持者三三两两地各据一角,罕见地没有太多人说话,大多都在传音交流,气氛有些沉闷。
  过了不久,沉闷终于被打破。只见云雾之中,迅速冲来三道人影,几个起落便进入了大院子,稳稳落在众人身前。
  正是宝玲,杨任和卓沐风。只不过此时的卓沐风,披头散发,白衣都快成灰衣了,脸上也满是尘土。
  孟九霄辨认了片刻才确定他的身份,顿时两眼圆瞪,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到卓沐风身前,问道:“沐风,有没有事?”
  不等回答,手已搭在卓沐风的脉搏上,运功探其状况,当真是紧张到了极点。
  卓沐风笑道:“没事,圣武山的人都对我很好,宝玲姑姑很照顾我的。”
  听到这话,杨任看了宝玲一眼,宝玲也看向他,对他苦笑不已。
  卓沐风这话看似无心,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说,难免让其他势力的护持者多想,加上她和巫冠廷的关系,想洗都很难洗清。
  这小子也忒能玩心眼了,双生玲珑都忍不住怒瞪向卓沐风。
  确定卓沐风无大碍,孟九霄总算长出了一口气,心中大石落地,也不在乎卓沐风脏兮兮的,拍着他肩膀问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护持者也走了上来,望着卓沐风眼神各异,有失望他完好无损的,有怨毒其才华的,也有单纯好奇的。
  卓沐风见宝玲和杨任没反应,也知道之前的事没法隐瞒。
  原本他还想低调一点,掩饰领悟卷风暴的事,现在却不得不坦白了,心中把董一帆骂了个狗血淋头,也只能有气无力地述说之前的事。
  整个大院子静悄悄的,原本听着卓沐风讲述经过的众人,渐渐瞪大了眼睛,呼吸变得急促,目光变得震撼,一个个变得呆若木鸡。
  纵然清冷如楚雨欢,傲然如陶博,都是一脸见鬼的样子。
  宝珑也望向姐姐,似乎在询问事情的真假,见姐姐面无表情,并未出声喝止,宝珑芳心狂震,不可思议地望向一脸平静说话的卓沐风。
  “你说什么?”一声略带颤抖的大喝声响起,惊醒了众人。
  只见素来淡定的孟九霄,双手紧抓着卓沐风的肩膀,来回用力晃动,表情有点狰狞地问道:“你领悟了卷风暴,山主还送了你一面圣武铜令?”
  卓沐风有点被吓到了,心说这不是该高兴的吗,老孟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回答慢了半拍,然后他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晃散架了。
  “说,你快说啊,你可别骗人,这种事说不得谎!”孟九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浑身躁动,迫不及待想要得到一个答案,疯狂摇晃卓少侠。
  卓沐风痛得龇牙咧嘴,也有点火大,沉喝道:“老子骗你干什么,骗你是个球,你自己不会问别人啊?快放开老子!”
  趁着孟九霄呆滞时,卓沐风用力挣扎,总算挣脱了出来,连忙退后几步到宝玲身后,一脸的警惕。
  “宝玲姑娘?”
  孟九霄看向宝玲,宝玲愣了愣,最终点点头,然后堂堂孟神君居然就呆在了原地,过了好半晌,突然仰天哈哈狂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好,很好!”
  语言难以形容孟九霄此时的兴奋和激动。顶级势力想要保持竞争力,就得保证每一代都有镇得住场面的高手,所以天才很重要。
  然而,十个天才也抵不上一个绝世天才。武道越往后,差距越大,一名绝代高手甚至能决定所在门派的高度。
  卓沐风在圣武山展现出的天赋,用绝世天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再加上他被三江盟刻意隐瞒的‘无漏之体’,孟九霄都有点惊恐的感觉。
  现在的卓沐风,或许还不值得圣武山牺牲名声来拉拢,可一旦他真正的底牌暴露,三江盟怕是保不住!
  这一刻,孟九霄望着卓沐风的眼神,就像一位饥渴了三十年的大色.狼望着千古第一美女,还是不穿衣服的那种。吓得卓沐风浑身起鸡皮疙瘩,差点落荒而逃。老孟想干什么?
  老孟不想干别的,他只知道一点,卓沐风的秘密绝不能泄露,今后谁敢动卓沐风一根汗毛,他就和谁拼命!
  “沐风,你好样的,不愧是我三江盟的大少爷!”
  孟九霄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上前一把抓过卓沐风,生怕他原地消失似的。任凭卓沐风如何挣扎都没用,一个劲傻笑,笑得卓沐风心惊胆颤,汗毛倒竖。
  其他护持者却没人嘲笑孟九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原本嫉妒怨毒的人,此时更是涌起一股空前的炽盛杀意。
  若非这里是圣武山,以解辉为首的几人,差点想要动手。
  顶级势力间有规矩不假,但所谓的规矩,是建立在利益不受损的情况下,若有破坏平衡的人出现,谁还讲规矩?
  见事情解释清楚了,宝玲插口道:“行了,想说什么以后再说,给你们一天时间,明日便离开圣武山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宝玲又对卓沐风道:“那枚圣武铜令,你要好生保管,可别弄丢了!”
  卓沐风连忙应是。
  而其他人,尤其是解辉等人,则感到通体发凉。这句话提醒了他们,广兴山主将圣武铜令送给卓沐风,等于向江湖表明了态度。他们若杀卓沐风,岂不是打广兴山主的脸?
  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是知道广兴山主在圣武联盟的特殊地位,哪里敢得罪。看来,就算要杀姓卓的小子,也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孟九霄,他满带感激地望了宝玲一眼,只想大声朗笑。只要圣武山不抢走卓沐风,他倒是乐得卓沐风与其搞好关系。
  在双生玲珑的示意下,卓沐风暂且离开,返回了自己的院落。巫媛媛不在房中,似乎是外出了。
  他乐得清静,在丫鬟送上热水之后,连忙跳入了房中木桶内,好一顿搓洗,又里里外外洗漱一番,最后穿上了圣武山送的月白长衫,又恢复成了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到了傍晚时分,巫媛媛终于回来,这对热恋男女时隔一个月相见,自是免不了一阵甜蜜,叙述别情。
  一番纠缠中,巫媛媛甚至没空去问这一个月的事,等到她抵挡住诱惑,咬牙回到房中时才想起,但见夜深,只好按捺住好奇,想着明日再问。
  第二天一大早。
  各大护持者来到自家俊杰的院中,等他们洗漱完毕,二话不说,带着他们下了圣武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