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东周真炁境第一 四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东周真炁境第一 四


  “你是故意的,引出我的绝学,用以领悟剑典?”桂东寒看着楚琉毓,素来平冷的声音中,难得带有几丝惊疑。
  楚琉毓苦笑道:“之前我触摸到了瓶颈,但一直无法突破。我怕这种感觉会消失,所以选择在今夜挑战你。若是不行,反正半个月后我也必败无疑。”
  众人都有种瞠目结舌的感觉,望着楚琉毓半晌无语。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啊,刚才只要慢上一点,都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众人扪心自问,是否会有楚琉毓这样的勇气和决绝,答案是没有。或许,也正是对方对剑法的赤诚之心,才能使他年纪轻轻,便有了如此高深的造诣吧。
  只能说,任何人取得的成就都不是凭空得来的,想要得到,必须付出。
  “简直是胡来!”
  这次众多护持者的观战位置距离白水潭很近,听到楚琉毓的话后,张淑玉是又怕又怒,真想冲过去,好好教育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万一真死在这里,要她如何向楼主交代?
  “张老太婆,你就知足吧,玉寰楼有这样的弟子,乃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你要是不满意,不如将他让给我好了。”
  丐帮的黄巨宝呵呵笑道,说出的话半真半假,但眼中的羡慕却藏不住。
  “你说谁是老太婆?找死吗?”
  张淑玉虽然七十多岁了,但看起来与四十多岁无异,保养极佳,闻言不禁暴怒,旋即又冷笑道:“就你们丐帮那个破地方,那小子有洁癖,怕是待不够一天就要跑路。”
  黄巨宝老神在在:“我丐帮总舵干净得很,只要他肯来,一天洗八次澡,换八套衣裳都没事。”
  张淑玉哼了一声没答话,一副别痴心妄想的样子。
  众人也知道黄巨宝只是说说而已,楚琉毓那等人才,玉寰楼主只要不是脑子被门板夹了,就不可能放人。
  哪怕是陶家长老陶博,都发自真心地感叹道:“两位少侠在真炁境的实力,怕是已不逊色陶隐多少。”
  这话令众多护持者大惊,一方面震惊于陶博的评价。因为知道这老家伙一向眼高于顶,一般的俊杰根本不屑多看,能让他说出这话,足以证明桂楚二人的风采。
  可另一方面,又震惊于陶隐的实力。以桂楚二人的武功,听陶博的意思,似乎还是比不上陶隐,这可能吗?
  川蜀言家的言净尘道:“陶兄,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你家的麒麟儿当真到了那一步?”
  陶博只是呵呵发笑,并不辩解。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众多护持者捉摸不透。
  心思莫定中,解辉看了看四周,突然嘿嘿笑道:“桂东寒和楚琉毓天资纵横,当是本届并列第一。可惜了某位奇才,之前还痴心妄想,如今怕是连挑战的资格都没有了。”
  在场之人都不是傻子,一下子就听出了解辉在嘲讽谁,不过这是不争的事实。卓沐风虽然也强,但肯定不是桂楚二人的对手,只能归于第二档次。
  孟九霄直视着解辉,同样笑道:“那也比某人的孙子好,现在还在喝药吧?真可怜。”
  解辉握紧了拳头,眼神变得十分阴冷怨毒,不过他没有冲动,一想到四家联合推动的计划,便在心中暗暗冷笑。三江盟猖獗不了多久,到时候,他定要让孟九霄和卓沐风死无葬身之地!
  白水潭边。
  一场决定谁是同境之王的大战落幕,众俊杰却仍沉浸在久久的震撼之中。
  与桂楚二人比起来,即便是绫洛泱等少数几人,都自觉相差了一个大层次,无法与之媲美。其他人更是可想而知。
  自然有不少人看向卓沐风,眼中隐含戏谑和挑唆,不过没人敢表现出来,也没人多嘴。
  这疯子虽然不是桂楚的对手,但面对他们还是有极大优势的,万一惹得他恼羞成怒,天知道会发什么疯。
  巫媛媛有些担忧地望向卓沐风,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表现出什么,只能暗暗以眼神安慰。
  见桂东寒和楚琉毓就地盘坐,正运功调息。董一帆不知怎么的,目光落在卓沐风身上,淡淡问道:“距离最终战的期限还剩半个月,你打算怎么办?”
  卓沐风反问道:“董前辈的意思是?”
  董一帆嘴角勾起:“你若是有自信,能在半个月内追上这二人,倒不妨再等半个月。若是没有,其实没必要拖着,既于事无补,又只会连累其他人去无倦林受罪而已。”
  这句话说得很公平合理,但傻子都听出了董一帆语气中的不善和嘲讽,这是认定了卓沐风不能追上桂楚二人。故意以话相激,若是卓沐风因为颜面断然拒绝,等同于得罪了在场所有的俊杰。
  董一帆的这招不可谓不狠,看来他对卓大少爷的偏见很重,逮到机会都想坑一把。这让另外一些对卓沐风怀恨在心的俊杰们都暗呼痛快。
  尤其是苗向禹,若非心有顾忌,差点能当场爆笑出来。
  一双双眼睛皆落在卓沐风身上,有期待,有厌恶,有讽刺,都想看看他会如何抉择。无形的压迫,连一旁的巫媛媛都能清晰感受到,不禁为卓沐风捏把冷汗。
  关键时刻,司马英突然走了出来,站在卓沐风身旁,表达自己的立场。
  这让暗暗观察众人的卓沐风笑了起来,心中有些宽慰,眼神一转,最终落在百里雁身上,突然呵呵笑道:“妹子,不如你替大哥做个决定呗。”
  百里雁的第一反应是有诈,实在是被这恶棍给坑惨了,心里有了阴影,连忙摆手拒绝道:“如此大事,还是大哥自己做决定比较好。”心中则暗骂,混蛋快点去死吧!
  卓沐风仍不放过她:“妹子,你不够诚心啊,大家都是自己人,莫非你想和我撇清关系不成?”
  是啊,不对,本姑娘和你从来没有任何关系!百里雁在心中大叫着。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只敢暗暗诅咒,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很友好的样子,想想也真累。
  “怎么会呢,小妹和大哥亲近都来不及。”
  百里雁笑呵呵地应付道。见某人依旧没有罢休的意思,这小妞也不是好脾气的人,有点恼火了。心说本姑娘一再退让,你还要得寸进尺,好,那就别怪我让你下不来台。
  “大哥,你真的要小妹做主?”百里雁弱弱地问。
  “说!”卓大哥喝道,把百里雁吓了一跳。
  百里雁窝着火,咬了咬牙,浑然不顾一旁绫洛泱的暗示,挺起胸膛,毅然决然道:“大哥是个做大事的人,该做决断就做决断,拖拖拉拉不是男儿之风,不如就在今夜决战吧。”
  此话一出,全场有那么片刻的安静。不少人都一脸惊叹地望着百里雁,觉得这妞真够不怕死的,勇气可嘉呐。
  绫洛泱叹了口气,就差抚额头了。
  而察觉到气氛异样的百里雁,突然也后悔起来,话一出口就害怕了,暗骂自己怎么那么冲动,为什么就不能忍一忍?
  她双手抓住绫洛泱的手臂,身体往后缩,目光胆颤心惊地偷偷觑向卓大官人。却见卓大官人亦笑眯眯地望着她,不仅没有消除害怕,反而更是吓得汗毛倒竖,整个身体都躲在了师姐身后。
  绫洛泱忙道:“卓师弟,百里师妹她……”
  结果不等说完,卓沐风便摆摆手:“我觉得妹子的话很有道理,也对,迟早都要面对的,择日不如撞日吧。”
  说罢,在现场所有人吃惊不已的目光中,卓沐风脚尖一点,人已飘然落在了水潭边,左右看看,对着东面的桂东寒道:“桂兄,等你恢复了功力,与我一战如何?”
  “卓沐风!”
  巫媛媛叫了一声,惊慌地想要阻止,绝美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这娇媚与楚楚可怜混合的神情,刹那摇曳了星云,令不少男子目眩神迷。
  卓沐风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旋即又望向前方。
  虽然没有任何交流,但二人毕竟朝夕相处了数个月,巫媛媛对卓沐风的了解远胜以往,顿时心中惊疑不定起来,倒是没有再阻止。
  其他人亦是疑惑不解,正思绪万千时,桂东寒睁开眼睛,寒眸落在卓沐风身上:“你确定?”
  卓沐风点头:“我确定。”
  是明知不敌,想提前结束,还是成竹在胸,另有把握?桂东寒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位劲敌,然而卓沐风的神情很平静,让他看不出任何答案。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是哪一种答案,对方都不算让他失望。桂东寒淡道:“既然如此,那就不用等了。以我现在的功力,还能再施展一次第三杀。”
  他的意思很简单,若是卓沐风能挡住他的杀招,二人还有的打。若是挡不住,那么也不用彻底恢复功力了。
  但这样的风险无疑很大,因为一旦卓沐风接不住,他就算不死也是半废的下场。
  众人心颤间,卓沐风已然伸手道:“请。”
  正在调息的楚琉毓猛地睁开眼睛,定定地看向卓沐风。
  还有四周所有观战者,乃至于更远处的护持者们,皆是神情大讶。一切发生得太快,许多人甚至还理不清头绪,就见盘坐的桂东寒蹿升而起,人在半空,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爆发而出。
  “杀!”
  暴喝声惊动八方,滚滚如火山岩浆的气机以桂东寒为中心,疯狂向四周辐射。
  下一刻!
  桂东寒手中的铃铛发出有韵律的叮叮声,澎湃若江的内力不断涌入手中,随着他挥舞手中的斧头,一记血斧虚影诞生于半空,猛然袭向卓沐风,快若迅雷,无从阻挡。
  拔剑出鞘,身体向左侧暴闪,卓沐风使出了一记五色剑气。
  与此同时,一股半透明却凝练得宛如钢铁般的气劲透体而出,在卓沐风的操控下,分成一红一白两股,附着于五色剑气之上,正面迎上了血斧。
  轰隆隆……
  这一击宛如天崩地裂,大半个白水潭都炸开了波澜,掀起朦胧的烟雨雾丝上下翻覆。
  在孟九霄等一众护持者惊骇的目光中,血斧黯淡了大半,速度和威势尽皆大减。
  五色剑光为之毁灭,红白两股气柱同样大衰。然而就在它们结合之后,重新诞生的半透明状气柱却突然一个加速,竟洞穿了血斧,往后方的桂东寒袭去。
  噗!
  一朵血花爆开在水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