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捅破窗户纸 五

第三百八十四章 捅破窗户纸 五

    江湖中,两种人最可怕,一种是幻术武者,一种是毒功武者,全都拥有让人防不胜防的招数。哪怕你武功再高,稍有大意也会中招。
  
      江湖中多的是这种阴沟里翻船的例子。
  
      可他卓沐风拥有权武三重门,根本无惧幻术,如今又成了百毒不侵之体,毒术也对他失去了效果。
  
      等于一下子除去了江湖中的两大威胁,今后只要把武功提上去,天下之大,他哪里去不得?
  
      当然,说是百毒不侵,但世事无绝对,没准就有什么毒能击破他的血气防御,不过那终究是小概率事件。只要自己小心一点,肯定比一般人安全得多。
  
      卓沐风满脸喜滋滋,收起瓷瓶,目光瞥见地上的巫媛媛,又咳嗽几声,连忙收起喜意,开始装模作样运功调息了。
  
      睡穴一解开,巫大美人就醒了,但她故意没有动,而是先感受着身体的状况。这一感受,立刻发现浑身血气滚滚,即便不运功,也无惧于四周的天傀之气。
  
      这个发现令巫大美人兴奋难言,天傀之气乃是世间至毒,连这都不怕,让她怀疑自己拥有了百毒不侵的能力。
  
      不过兴奋了一阵之后,巫大美人又马上发现了不对。她记得先前淬骨时,自己的骨骼排出了许多东西,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污垢。
  
      但是这会儿,身子却干净得很,而且衣服也回来了。
  
      想到卓沐风先前点了自己的睡穴,醒来后便成了这样,巫大美人很快明白了什么,一张俏脸红得宛如滴血,整个人更是又惊又羞又恼,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秀拳紧握,她缓缓睁开眼睛,美眸往外喷火,下意识就想发怒,可仅有的理智又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她发火的理由是什么?
  
      自然是卓沐风脱了她的衣服,可需知从头到尾,她巫媛媛都是昏迷的。一旦发火,等于坦白了她意识清醒的事,等于告诉卓沐风,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今后还让她怎么面对卓沐风?
  
      所以不想毁掉自己的名声,只有杀了对方,或者干脆装作不知道。
  
      纠结犹豫了一阵,巫大美人的胸膛剧烈起伏几下,随后慢慢坐了起来,一脸的冷清之色。左右看看,双腿并拢曲起,双臂搁于膝盖,下巴垫了上去,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卓沐风。
  
      卓沐风哪里有心思运功,这厮的耳朵竖着呢,巫媛媛一有动静他就知道了。但他没有睁眼,等着巫媛媛叫他,否则太主动会让对方生疑。
  
      可左等右等,巫媛媛就是没叫他。
  
      这厮本身做贼心虚,顿时有些害怕了。想了想,装作运功完毕的样子,双掌下压,睁眼看到坐起的巫媛媛,立刻一脸惊喜地笑道“妹妹,你终于醒了?”
  
      巫媛媛轻轻嗯了一声,跟蚊子叫似的。
  
      卓沐风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心中则开始狐疑起来,情况不对啊,以这女人的个性,获知自己被救,不说兴奋难言,怎么都会询问先前的事,不可能如此安静。
  
      而且巫媛媛望来的眼神,也令卓大官人莫名的心里发毛。两人相距极近,黑雾不能完全遮挡视线。
  
      巫媛媛注意到卓沐风的表情变化,也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这混蛋铁定要怀疑,便语气虚弱道“我的头有些晕,不太舒服,对了,是你救了我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如此。看来是她刚刚恢复,身体上还有些不适应,难怪如此安静。
  
      卓大官人悄然松了一口气,答道“之前我久等你不回,心中担忧,便来寻你,找了好久好久,幸好运气不错,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你。”
  
      巫媛媛的脸色变得更为复杂。
  
      她很清楚,自己走的地方有多么深,更记得自己是从悬崖上摔下来的。以此地的恶劣环境,若不是用尽了所有办法,根本不可能找到自己。
  
      不知想到什么,巫媛媛问道“凭你的武功,是怎么深入这里的,就不怕变成傀儡吗?”
  
      问出这话时,她的芳心罕见地剧烈跳动起来,急切想要知道一个答案。她仍记着这男人抱着自己时的颤抖和无助,她想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无惧生命危险,费尽心思寻找自己。
  
      卓沐风早就料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将汉桃七环叶给她,撒谎也就撒谎了,但是现在,肯定瞒不过去,只好如实道“我不怕天傀之气。”
  
      巫媛媛看了他一眼,语气变得低沉“难怪你敢深入这里,我倒是小看你了。”
  
      卓沐风没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倒是被她的话勾起了之前的回忆,心有余悸道“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但是发现内力不够用了,挡不住天傀之气,还以为要完蛋了,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还挺棒。”
  
      回想起之前的事,卓沐风仍感觉到浓浓的后怕。要不是他吞服过蜕变的汉桃七环叶,这次真的要玩完。当时不觉得如何,现在才发现自己真是不拿命当命啊!
  
      巫媛媛娇躯微颤,目光闪了闪,抬头不信道“你是说,你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为了找我深入此地,才发现自己不怕天傀之气?怎么可能,姓卓的,别拿这种好听话来骗我,我不是三岁小孩!”
  
      卓沐风有点被她的话刺激到了,心想老子为了你连命都不要,甚至搭上了两瓣汉桃七环叶,你居然还质疑老子。
  
      不过转念一想,这事没法解释,对方不信就是不信,自己又何必急着证明,问心无愧即可,遂摆手道“爱信不信吧。”
  
      “是不是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了,觉得无地自容,所以故意摆出这种无所谓的样子。卓沐风,收起你的小把戏吧,别在我面前演,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巫媛媛一脸不屑的嘲讽道。
  
      卓沐风耸耸肩,无奈道“这样都被你发现了,巫大小姐果然聪明机智!好吧,我就是故意想博取你的感激,没想到一下子被你看穿。”
  
      巫媛媛悄然握紧了拳头,银牙咬着红唇,死死地盯着对方。
  
      她猛然间想起,方才她‘昏迷’时,这男子似乎在验证自己是不是百毒不侵。如果是那样,代表对方一开始是不知道的。
  
      换言之,在明知自己无法抵抗天傀之气,会变成傀儡的情况下,这家伙为了寻找她,仍然深入了此地?
  
      一想到这个可能,不知怎么的,巫媛媛的小心脏就跳得慌,脸庞浮起两朵红云,身心都被某种异样的感觉冲击得七零八落。
  
      她内心涌起一股冲动,誓要在此地找到答案,这对她很重要,遂故意冷笑道“卓沐风,你果然是个卑鄙无耻之人!”
  
      卓沐风龇龇牙,不过懒得理这个疯女人,随口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他越不承认,巫媛媛的心情就越复杂,越想知道答案,心中一动,转而明知故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现在不运功,也无惧天傀之气?”
  
      一提起这事,卓沐风就有种做冤大头的感觉,亏他那么着急这女人,还不惜送了两瓣汉桃七环叶,就得到一顿臭骂,这叫什么事?
  
      只好随口瞎编道“以前我得到过一株神药,就是这株神药,令我百毒不侵。当时还留了一点,为了救你就用上了。你不信也没关系,就当我胡说好了。”
  
      巫媛媛沉默了,她当然知道对方没有说谎,毕竟当时她的意识是清醒的。
  
      而一株能让她的血气大增,甚至变成百毒不侵的灵药,绝对不可能是三星级别,至少也是天下罕见的四星级别。
  
      甚至在有数的四星灵药中,必然都属于拔尖的一类,价值连城都无法形容。因为连圣地级势力都未必拥有。可这男人为了救她,就那么毫不犹豫地用上了。
  
      这一刻,巫媛媛蓦然低下头,不让对方看清她的表情,再抬起头时,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问道“那株神药长什么样子?”
  
      卓沐风没好气道“我忘了。”
  
      如果是平时,巫媛媛肯定会刨根究底,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但现在她满脑子都想弄清楚卓沐风寻找自己时,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百毒不侵。
  
      功力运转,巫媛媛突然一指点出,猝不及防下,卓沐风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立刻被制住,见巫媛媛朝自己走来,又惊又怒道“你干什么?”
  
      巫媛媛不理他,在他身上搜了搜,很快搜出了一个瓷瓶,生怕对方怀疑,特意说道“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神药究竟是什么。”
  
      卓沐风怒骂道“巫媛媛,你他么还有没有良心?老子不顾性命危险来救你,你就这么对我,还怀疑老子,乱拿老子的东西。行,算我瞎了眼,以后就算救条狗,我也不会再救你!”
  
      一只脚将卓沐风踹翻在地,巫媛媛哼了哼,拔开瓶塞,倒出了里面的丹药。
  
      上次卓沐风在十八寨用药之后,她好奇之下,曾讨要过对方的瓷瓶,清楚里面的丹药数量,如今一对比,立刻发现少了好几粒烈性毒药。
  
      而这一路上,她清楚地知道卓沐风没有再用过,结合自己‘昏迷’时对方的动静,她一下子就猜出了卓沐风刚才的举动,多半是在吞毒药验证。
  
      娇躯颤了颤,巫媛媛别过头,银牙快要将红唇咬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