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恐怖

第三百七十八章 恐怖

    卓沐风不知道后续发生的事,也不想知道,在和司马英分开后,便独自返回了房中,继续盘腿修炼。
  
      离火玄冰真气达到圆满后,他拥有了离玄真气,内力已至源源不绝,生生不息的境界,爆发的威力也远胜过去。
  
      但这还不是离火玄冰真气的极限,其真正的杀招,乃是将离玄真气调出体外,进行隔空攻击。
  
      只不过目前的卓沐风还没有掌握这个技巧,仍在苦苦摸索当中。毕竟作为内功,权武三重门提升的只是境界。
  
      否则的话,卓沐风的实力将会更强,未必不能正面击败楚琉毓。
  
      他盘膝坐在床上,五心向天,一遍遍运转离玄真气,尝试将其调出体外。
  
      屋外的天色暗了下来,丫鬟送来了晚饭,不过卓沐风深陷练习之中,并没有听到。巫媛媛赌气也没叫他。
  
      一夜悄然而过。
  
      楚琉毓和言家的师兄弟在巡山武者的带领下,进入了无倦林。
  
      众俊杰皆对此上心,等到了傍晚时分,很多人已经聚集在了楚琉毓的小院门口,想询问无倦林的状况,包括桂东寒和卓沐风。
  
      自信不等于自大,该了解的情况必须要了解清楚,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巫媛媛也来了,不过她换回了过去宽松的长衫。大概是昨日的影响,这次倒没有狂蜂浪蝶围着她。那位陶望更是频频盯着巫媛媛的后背,面露愤恨怨毒之色。
  
      等了很久,天色都快黑了,楚琉毓三人总算珊珊返回。
  
      只是让所有人惊诧的是,包括楚琉毓在内,三人皆是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仔细看去,连步伐都有些虚浮和摇晃。
  
      言家的师兄妹,连双目都有点呆滞,远不如昨日灵活。楚琉毓好得多,但看起来反而更加疲惫,像是下一刻就会昏睡过去。
  
      “怎么回事?”
  
      桂东寒第一个迎上去,卓沐风是第二个。
  
      其实巫媛媛的武功比这二人都高,但楚琉毓毕竟是男性,她不好最快冲上去,所以怀着满心好奇,落在了第三位。
  
      楚琉毓虚弱道:“不愧是天傀之气,你们要小心了,稍有不慎,便可能中招。”
  
      后方大批人也冲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具体的情况。
  
      楚琉毓倒也大方,没有藏私:“据我判断,天傀之气应该是一种毒,很可怕的毒,会通过肉身影响精神。我身上的解毒丹全部无效,最后只能靠精神硬抗。若是再待小半天,怕是要完蛋!”
  
      说话间,楚琉毓俊朗的脸上满是苦涩。
  
      真正经历过了,他才知道天傀之气的可怕。那还只是半颗魔帝珠泄露出的气息,虽说通过阵法加持,效果增加了十倍以上,但别忘了,魔帝珠泄露的气息本身很微弱。
  
      可想而知,若是那位将功力注入魔帝珠的天傀道强者出手,怕是轻而易举能将他变成傀儡。
  
      楚琉毓还能勉强说话,言家的师兄妹已然浑浑噩噩,仅靠着所剩无几的毅力走回房间,关上门,一句话都没留下。
  
      说了两句话的楚琉毓,也感到天旋地转,摆摆手走入院中。看出他似乎没有精力再回答其他问题,众人虽然不甘,也只好作罢。
  
      人群中最紧张的当属那两名丐帮弟子,因为明天就轮到他们了。
  
      早早等在这里,结果真正想听的重要讯息没得到,净知道天傀之气很恐怖,反而增加了他们心中的恐慌,屁的帮助都没有!
  
      黄莲花的脸色也很凝重。他的武功尚且不如楚琉毓,对方能练成万象剑典,精神品质定然极强,连对方都差点焉掉,自己去了可想而知。
  
      现在只知道,天傀之气是一种毒,但这种毒,连玉寰楼给楚琉毓配置的解毒丹都无法抵消。
  
      众人的心全都很沉重,无倦林的危险,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看来圣武山来真的啊!
  
      很多非参战者,内心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只是一时间不好开口而已。
  
      “不知道巴龙给我的解毒丹有没有用。”
  
      卓沐风也开始内心忐忑。巴龙的解毒丹,来自于包金,而包金曾是天毒门长老,按理说所备的丹药肯定是江湖一流。
  
      但别忘了玉寰楼家大业大,势力比三江盟还恐怖,楚琉毓又是江湖罕见的奇才,给他的丹药岂是寻常?只怕未必会逊于包金的解毒丹。
  
      如此一来,无倦林对卓沐风来说,同样是危机重重!
  
      卓大官人看了看巫媛媛,想问问她身上有没有压箱底的保命东西,只是又怕被她嘲笑,终究没有开口。
  
      转而看向司马英,这家伙已经急得额头冒汗了,一看就知道没主意。卓沐风懒得问他,走向了桂东寒,笑问道:“桂兄,可有章法?”
  
      桂东寒斜睨他一眼,答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耳。”说了等于没说。又有人去问他,结果桂东寒理都不理,直接走人。
  
      这让卓沐风好受了一点,哥们的面子还是挺大的,虽然也没问出个屁。不过正如桂东寒所说,天傀之气失传了数百年,在场之人全无准备,有办法才有鬼了。
  
      不远处的一群人又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黄莲花三人最积极。不过看他们的表情,显然也一无所获。
  
      卓沐风知道待下去没什么用,索性返回修炼去了,等明日黄莲花三人回来再问问吧。
  
      和他持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少,最后人都走光了,一名丐帮弟子咬牙气道:“都想从我们身上套消息,做梦去吧,有也不告诉你们!”
  
      黄莲花忽然转头看向他,看得这名丐帮弟子不好意思起来,张嘴懦懦道:“师兄,我就是随口说说。”
  
      抬手打断他,黄莲花一脸严肃地对身边二人道:“你们说,楚琉毓三人会不会故意隐瞒了什么?”
  
      此话一出,两名丐帮弟子都怔住了,先前未说话的弟子道:“师兄,很有可能。人心叵测,站在他们的立场,未必肯把真正有用的东西分享出来。”
  
      黄莲花皱着眉头,思索再三后,断然冷笑道:“罢了,不管他们有没有隐瞒,就算有,我们也逼不出来,明日小心点吧。我们总不会比言家的人差。”
  
      两名丐帮弟子忿忿地看向眼前的院子,已经下意识认定楚琉毓三人有所隐瞒了。
  
      直到第二天,三人真正进入了无倦林,才发觉可能误会了别人。
  
      等到他们在傍晚返回时,模样和言家的师兄妹差不多,一个个跟焉了的菜叶一样,天旋地转,好似多说一句话,自己的精神就会崩溃似的。
  
      自然而然的,众人更是问不出什么,一个个表情更加凝重了。因为到了此时,昨日的楚琉毓三人还没走出房间。
  
      第三天。
  
      又一组人进入,然后萎靡地走出。这种诡异又神秘的状况,难免让人胡思乱想。一些非参战者已经提出了退出的打算。
  
      同组之人虽然心中不爽,但也没道理强求人家,只能无奈答应。
  
      幸亏这个时候,楚琉毓终于走出了院子,得到消息的众人一哄而上,迫不及待问出心中的问题。
  
      楚琉毓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天傀之气乃是一种古怪的毒,我从来没见过,不过你们放心,只要精神能够抗住,待出来后,这种毒会慢慢消失。”
  
      解峰强笑道:“楚师兄,跟我们说说无倦林的地形,还有内部的情况吧。”
  
      他虽然受了重伤,但圣武山没有区别对待,仍要求他进入。这家伙最近烦躁得很,受伤会影响状态,他很担心自己挡不住天傀之气。
  
      楚琉毓道:“我也不知道无倦林有多大,越深的地步,天傀之气越重,我只是待在了最外侧区域。不过那里的三玄螺珠草不多,再来几组,剩下的人恐怕就要深入了。”
  
      听到这话,原先还庆幸于抽到靠后顺序的一些人,包括卓沐风在内,全都面色狂变。
  
      而顺序靠前的人,则面带喜色,甚至不忘幸灾乐祸地朝其他人看上一眼。
  
      百里雁突然忿忿道:“人雄榜第一不出,以后还会有第二轮,第三轮,谁也逃不掉。要是决出了第一,也就没这个任务了。”
  
      说罢,满是幽怨地看了看桂,楚,卓三人。
  
      众人猛地一愣,对啊,他们怎么都忘了,只要这三位尽早决出第一,争夺战就结束了,也不用再进无倦林受罪了。
  
      然而桂东寒面无表情,楚琉毓也只是笑笑。二人夺取第一的信念不可动摇,在没有必胜的把握前,怎么可能仓促交手?
  
      卓沐风笑眯眯地看着百里雁:“妹妹,人家不肯出手,大哥也帮不了你啊。”
  
      众人在心里把这三个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这场聚会自是不欢而散。
  
      一组又一组,到了第九组,进入的三人,有两人被圣武山扣下了。原因是他们不敢深入,没有摘到规定的三玄螺珠草,所以被押入了圣武崖关禁闭。
  
      据说这种紧闭很恐怖,让你待在一个黑漆漆的低矮密室里,封住你的武功,令你无法修炼,也没有人说话,要待够一个月才行,能把人给逼疯了。
  
      剩下的人哪还敢偷奸耍滑,一个个老实地进入无倦林深处。这样的结果就是,大部分人都被巡山武者抬了出来,昏死半天才苏醒。
  
      终于,随着一组组人过去,轮到卓沐风三人了。
  
      进入的前夜,卓沐风对巫媛媛道:“你没必要进去。”
  
      巫媛媛给了他一个后脑勺:“我想进就进,用不着你多嘴。”
  
      得,还是老子多管闲事了。卓沐风有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感觉,也不再管对方,爱怎样就怎样吧。
  
      第二天清晨,卓沐风三人在巡山武者的带领下,终于第一次踏入了被众俊杰视为龙潭虎穴的无倦林。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在江湖兴风作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