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给脸不要脸

第三百七十七章 给脸不要脸

    将二十四张纸揉成一堆,全部放入了一个留有缺口的木盒子中,一阵摇晃后,按照各大势力的排名进行抽取。
  
      排在首位的是浩渺院,众人的目光均落在桂东寒身上,他是在场唯一的浩渺院弟子。与其同组的二人来自临安柏家,其中一人赫然是柏轻舟。
  
      桂东寒将手伸入木盒,随手抓出一团纸,在四周瞩目之下,毫不迟疑地摊开,上面的数字是八,代表第八组进入无倦林。
  
      在二十四组中,这个顺序算比较靠前。桂东寒艺高人胆大,外表看不出什么,柏轻舟二人却是对视一眼,相继露出了苦笑。
  
      无倦林的情况目前谁也不知道,董一帆又不肯透露太多,位置越靠前,参照就越少,也许危险就越大。桂东寒这手气,实在不怎么样啊。
  
      第八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人们很快看向了楚琉毓,其代表的玉寰楼仅次于浩渺院,轮到第二个出手。
  
      和楚琉毓同组的乃是川蜀言家的两名弟子。
  
      玉寰楼在顶级势力中比较特殊,没有铁杆盟友,也没有生死仇敌,和各大势力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言家的这一男一女比较机灵,一开始就找上了楚琉毓,见其抽出一张纸,连忙紧张地看了过去,一眨不眨。
  
      纸摊开,楚琉毓微微怔住,旋即摇了摇头。言家二人走上前,看见纸上的数字后,都傻在原地,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附近的百里雁伸长脖子一看,顿时吐了吐舌头,拍拍胸口,对身边的绫洛泱道“师姐,第一被他们抽去了!”语气中很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这小妞看来也不是好人,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第一被抽走了,把她兴奋得不行。幸亏被绫洛泱瞪了一眼,这才想起是公众场合,连忙收敛表情,只是怎么看怎么假。
  
      松口气的可不止是百里雁,几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至少接下来运气再差,也有人顶在前面了。
  
      “抱歉。”
  
      楚琉毓对着言家的一男一女说道。
  
      “这如何怪得了楚师兄,第一就第一呗,圣武山不会害我们的,何况又不是只抽一次。”
  
      事到如今,言家的这对师兄妹也只能哭脸当笑脸了,可不敢再得罪楚琉毓,毕竟进入无倦林还要仰仗对方。
  
      接下来轮到十二烟雨楼,绫洛泱的运气不错,居然抽到了第二十。百里雁差点欢呼起来,一脸崇拜地看着师姐。
  
      这种抽签方式,并不能保证绝对的公平,而且注定几家欢喜几家愁。抽到靠后的自然长出一口气,抽到前面的免不了紧皱眉头。
  
      来自丐帮的黄莲花,此时应该改名叫苦莲花,他身边的两名丐帮弟子,亦是面庞抽搐,死死盯着黄莲花手中的纸。
  
      上面写着大大的贰字,论霉运仅次于楚琉毓。不过他们的痛苦,却是后来者的快乐,巴不得前面的人把最烂的几个数字全部抽走。
  
      之后被抽出的数字,皆是中规中矩,在中游徘徊,抽中者都感到很满意。因为只要不是太靠前,有了前面之人的经验,也足够他们应付无倦林了。
  
      三江盟在四盟中排名第二,第八个抽取。见巫媛媛没有行动的意思,卓沐风只好上前,他一动,所有人的眼睛都跟着他动了。
  
      解峰和苗向禹等人连连诅咒,希望这厮抽到第三。无倦林应该不小,光靠前面两组,未必能摸清里面的情况,所以第三组的人应该也挺危险。
  
      很多人也有相同的想法,很想看到这疯子吃瘪。
  
      卓沐风冷笑,不过心中也有点小紧张。手伸到木盒子里,摸了又摸,足足给他摸了几十息功夫,也不知是犹豫还是对比,磨蹭得众人都想骂娘了,这厮才慢悠悠拿出一团纸。
  
      巫媛媛依旧没动,司马英却快步走上前。
  
      卓沐风正一点点摊开,余光瞥见百里雁正悄然靠近,踮起脚尖往这边偷看,顿时抬起头,冷喝道“鬼头鬼脑的干什么?”
  
      百里雁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一步。这小妞反应挺快,委屈道“大哥,小妹关心一下你都不行吗?”
  
      卓沐风呵呵了两下,甩了甩手中的纸,上面赫然写着数字十六,位置挺靠后,看来运气不错。
  
      司马英顿时放心了,四周却有不少人暗自哀鸣,为什么这疯子的运气那么好?
  
      百里雁的小脸上也现出了失望之色,不过注意到卓沐风冷飕飕的眼神,立刻心中一慌,换成谄媚的笑容“大哥好运气,恭喜大哥了。”
  
      “你笑得很假,下次对着镜子多练练,向你师姐学习。”
  
      卓沐风看了绫洛泱一眼,说得绫洛泱嘴角的淡笑都僵住了,恼怒不是,继续笑也不是,俏脸微微泛红,堂堂洛水仙子居然有点狼狈。
  
      众人算是开了眼界,以后没事绝对不能惹这疯子,前车之鉴在此,一句话就能整得你下不来台。
  
      百里雁简直都快气疯了,要不是武功不如对方,恨不能立刻冲上去戳个十几剑泄恨。面子上却还不敢暴露分毫,憋着满肚子气回到了绫洛泱身边,跟个斗败母鸡似的。
  
      抽到了顺序后,卓沐风也没兴趣留在现场了,拉着司马英就走,准备喝酒联络一下感情。
  
      没走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煞有介事站在原地,俏脸冰冷的巫媛媛,心想也不能让她太难看,遂问道“这里已无事,妹妹走吗?”
  
      如果一开始卓沐风就问她,巫媛媛想必不会那么生气。现在她满肚子火,语气很冲道“我自有去处,不用你管!”
  
      自讨了个没趣,卓大官人耸耸肩,和司马英一道离开了。
  
      巫媛媛面上带着笑,她站在那里,便是一道无比靓丽的风景。卓沐风一走,不久便有年轻俊杰鼓起勇气,走过去与她搭话。
  
      巫媛媛笑脸相迎,那名俊杰差点晃花眼,语气都结巴起来,聊了几句后才渐渐恢复了正常,开始搜肠刮肚地说些风趣话。每见逗笑了美人,他便暗自得意,打算施展浑身解数,加深与巫大美人的联系。
  
      除了卓沐风和司马英,桂东寒,楚琉毓,绫洛泱,包括受伤的苗向禹等人也先后离开了。但剩下的人却没走,反而聚在一起,似在讨论魔帝珠和无倦林等话题。
  
      自有不少俊杰备受鼓舞地凑向了巫媛媛,不时插话与她聊天,近距离接触美人,越发惊叹其无双美丽。一些尝过女人滋味的,忍不住畅想起来,若能与这等绝色共赴,少活十年也愿意啊。
  
      其实巫媛媛厌烦得不行,只不过身为三江盟千金,她在外人面前一向很会掩饰。
  
      但是个别几人却惹火了她。这几人借着说话的机会,不断向她靠拢,隐隐想占她便宜,被她躲开后,仍锲而不舍地寻找机会。
  
      “各位师兄,我有点事,恐怕无法奉陪了,改日再聊吧。”巫媛媛笑得柔媚。
  
      最开始找她搭话的俊杰,正是极力想占便宜的人之一,闻言笑道“巫师妹,不知有何要事,不妨说来听听吧,说不定大家能帮上忙。”
  
      此人来自林州陶家,自诩风度翩翩,过去曾结交过不少江湖美女,加上最开始巫媛媛的反馈,让他大起了胆气,想和这位十美之一更进一步。
  
      要是能和巫媛媛发生点什么,哪怕只是占到一点手头便宜,也够他回味了。若是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还有更大的收获,届时他就是名色双丰收,能羡慕死所有人。
  
      “多谢陶师兄关心,不必麻烦了。”巫媛媛笑意不改道。
  
      “巫师妹未免太客气了吧,大家都是朋友,你这样说就见外了。”
  
      陶望直面巫媛媛,丝毫没有让道的意思。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握这次相识的机会。所谓烈女怕缠郎,女人嘛,就怕死缠烂打。
  
      过去一些女人,最开始也是一副高冷的样子,可惜经不起磨,最后还不是乖乖被自己得逞了。
  
      他相信巫媛媛也一样,尤其对方太过美丽,一般男子哪有胆气追求她。说不定到现在感情都是一片空白,这样的女人,看似高防,其实反而最容易得手,只要够胆大。
  
      陶望已经兴奋了起来,不过面上仍保持着翩翩温和的笑容。
  
      见其他人也跃跃欲试,巫媛媛胸中的火气腾地爆发了。她可不是温柔女子,自以为够给这群苍蝇面子了,结果还喋喋不休,有完没完。
  
      “你滚不滚?”巫媛媛看向陶望,冷冷喝道。
  
      “什么?”陶望没反应过来,这剧情不对啊。其他俊杰也愣在原地,怀疑耳朵听错了。
  
      砰!
  
      更惊人的还在后面,巫媛媛突然抬起脚,红影一闪,就见拦在路中的陶望大叫一声,猛地倒飞了十几米,砸在院中一棵树上,又翻滚在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动静之大,直接惊动了另外几个圈子的人,全都看了过来。
  
      “给脸不要脸,翩翩公子?你这种男人,本小姐见得多了。”巫媛媛冷冷一笑,再不理其他人,扬长而去,只留下一道婀娜多姿的妖娆背影。
  
      原本对巫媛媛暗暗嫉妒的几名女子,都张了张嘴巴,看着从地上爬起,脸色青红交加的陶望,忽然有点佩服那位巫大小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