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谁强谁弱?

第三百六十九章 谁强谁弱?


  “既然楚兄相请,在下自没有拒绝的道理。”
  沉吟片刻后,卓沐风慨然应战。一方面的确有这个意愿,另一方面,也是没办法。先前那么高调,总不能楚琉毓一开口就认怂吧,岂不是被人笑死。
  听到这话,原本一些见不得卓沐风嚣张,准备告辞离去的年轻人们俱是改变了主意,反而十分期待地望着场中。
  就连那位手腕套着铃铛,长眉入鬓的英气年轻人,也为之面色凝然,全神贯注。
  此人正是桂东寒,在他的眼里,这次的人雄榜之战,唯有楚琉毓和卓沐风才有资格做他的对手。
  先前他和楚琉毓没有轻易开启站端,是因为彼此都没把握。却不知楚琉毓为何会主动找上卓沐风,难道是有必胜的自信不成?
  “卓兄,这不是正式的交手,你我各拆一招如何?”很快,楚琉毓给出了答案。
  各拆一招?
  众人恍然,原来是想试试底线,不过就算如此,众人依旧看得目不转睛。这二人就算只拆一招,也不是普通对决能比的。普通的招式,任何试探出底线?
  卓沐风也明白了,心中暗赞对方的小心谨慎,不过这个建议正合他胃口。
  老实说,他对楚琉毓并不熟悉。对方敢跳出来,证明必有所恃,他也没绝对的把握能赢,立刻道:“可以。”
  无形的气场铺散开来,一青一白两道身影,均是挺拔颀长,各自站在院子的东西面,相距二十步。
  两股截然不同的剑势,突兀间碰撞到一起。其中一股雄浑霸道,阳刚无匹,犀利中带着力沉千钧的气魄。通过之前的交手,众人轻易辨认出来自于卓沐风。
  但是另一股剑势更可怕,霸道不显,却中正广博,随着卓沐风剑势的进逼而不断增强,反弹,紧接着亦霸道起来,反而在瞬间压过了卓沐风的剑势。
  嗤嗤嗤的气爆声中,一股狂风吹动卓沐风额前的两缕飘丝,他的气机被引动,暴露在了楚琉毓的面前。
  众人全都看出,在剑势的交锋中,楚琉毓明显占据了上风。
  “玉寰楼的绝学万象剑典,不仅能模拟对手的剑势,只要自身的实力够强,反而能压制对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是这么多年来,真正练到入门的却寥寥无几。”
  一名头发扎成数十根脏辫,形象极有特色的年轻人喃喃自语,目光惊叹地望着楚琉毓。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楚琉毓还没出手,其小剑仙的风采已显露无疑,又何止是剑客为之折服。
  巫媛媛心中一紧,看了看卓沐风,银牙咬唇,却知道在这种时机下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最吃惊的还是卓沐风,身为当事人,他最能感受到这股剑势的恐怖。在卓沐风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幕幕十分模糊的幻象,若非他心志足够坚定,只怕气机已经紊乱。
  对面那股剑势引而不发,分明就是在等待他的破绽,进行雷霆一击。
  卓沐风后背的冷汗都流了下来,发现不能小看别人。他自信内功冠盖同境,但手段却未必。
  孰不知楚琉毓也十分讶异,万象剑典小成的他,能轻易利用剑势勾出对手内心的种种画面,扰乱对手气机的同时,一击必杀,可用防不胜防来形容。
  过去他能连克强敌,也与此有关,倒是没想到卓沐风能抵挡住。不过这也和他的万象剑典没有练到更高层次有关。
  大成的万象剑典,据说凭剑势就能创造出逼真的幻术场景,让对手沉溺在幻境中不可自拔,杀人于无形。
  心神一凛,楚琉毓将剑势提升到了最强,如澎湃江河般涌向卓沐风。本就暴露空门的卓沐风,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若是继续承受,则气势会被一直压落到谷底。若选择出手,无异于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以楚琉毓的敏锐度,等待卓沐风的必是针对他的至强一击。
  可以说,还未出招,卓沐风已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失了先手。
  “不愧是小剑仙,玉寰楼出了一个奇才。”
  巨石上,孟九霄由衷地赞叹。窥一斑而见全貌,以他的眼力,轻易就能看出论剑道造诣,卓沐风怕是不敌楚琉毓。
  来自玉寰楼的护持者,身材丰腴的女长老张淑玉闻言,淡淡笑道:“结果如何,犹未可知,你三江盟的小子也不赖。”
  孟九霄呵呵一笑,能感受到对方话中的自傲,心中却陡然紧张起来。楚琉毓敢出手必有依仗,虽只有一招,但往往更加凶险,也不知卓沐风能不能接住,可别受伤才好。
  过去对卓沐风的种种不满意,乃至于对方重创苗向禹,这一切终究不敌卓沐风展现出的骇人资质。
  孟九霄是彻底服了,这样的宝贝疙瘩,关起门来教训是三江盟的事,但可不容外人插手。要不是楚琉毓也是年轻一辈,孟九霄能直接下去把这场对决给中止了!
  就在众人凝神注视的关头,但闻一声清亮的铿鸣声响彻四面八方。
  院子内,在层层剑势逼迫下的卓沐风终究出手了,右手握剑柄,五指用力,只看见白光一闪,倚天剑再度出鞘。
  卓沐风不出手不行,除了越来越深重的幻象,剑势对他的压迫也超出他的想象,再不出手,他怀疑自己无法全力以赴。
  “只能硬拼一次了!”卓沐风心中下了决定,眼神陡然锐利起来。
  离玄真气提升到极限,浩浩荡荡涌入倚天剑内,竟令倚天剑爆发出了璀璨的半透明光芒,好似一颗放大了数十倍的水晶光焰。只不过光焰由剑气组成,刺得在场俊杰们皮肤都在泛疼。
  楚琉毓精心营造的剑势,在刹那间分崩离析,炸成了一块块。
  一束水晶光焰骤然由半透明色转化,犹如霓虹般绚丽夺目,在破碎的剑势中,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向前方,宛如天际投射下的彩虹桥梁,所过之处,无坚不摧,势不可挡。
  “什么?”
  “这……”
  众人大感骇然,俱都为卓沐风的这一剑而动容。只因同为五色剑气,这一剑的威力比击败苗向君时的剑气还强大得多!
  很多人包括巫媛媛在内,都以为之前就是卓沐风的至强攻击,此刻才知道,远远不是。这样的一剑,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炁境所能达到的极限。
  深处其中的楚琉毓同样面色大变,震惊于这一剑的力量,旋即平静的双目倏然变得战意昂扬。
  几乎就在五色剑气临身的前一刻,楚琉毓以让人愕然的速度,同样拔剑出鞘,一剑平平淡淡地刺出。
  可就是这平平淡淡的一剑,令不远处围墙上的桂东寒眯起了眼睛,寒芒四射。
  轰!!
  犹如浪潮击中了一根倒插的铁柱,五色光芒上下暄腾,在一股异常凝实的力量阻挡下,朝不同方向迸溅而出。
  不过这股力量也在快速消耗,很快便被后续的五色剑气击出一个个漏洞,穿层而出。只是还没击中后方的楚琉毓,便被他手中长剑演化出的剑光刺得寸寸崩碎。
  剑光只有成人手臂粗细,却坚不可摧,仿佛早已存在的铁柱,在五色剑气的冲刷下露出真形,以更狂猛的攻势袭向卓沐风。
  砰砰砰……
  五色剑气不断被消耗,铁柱般的剑光亦不断遭受冲击,威力层层削弱,等到了卓沐风近前,只剩下婴儿手臂粗细。
  卓沐风横剑一挡,咚的一声闷响。在巨力的冲击声,他双臂发麻,身体亦不受控制地倒退向后,连忙运转离玄真气,一路化解劲道,这才险之又险地停在后背的院墙之前,差点没撞上。
  卓沐风大感凛然,满脸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为了发出这一剑,他的十二正经差点被撑破,可说是他目前所能触及的巅峰一击。强如苗向君连抵挡的资格都没有,可万万没想到,居然被同境者击溃了。
  这一瞬间,卓沐风心中的震骇无法想象,目光穿过平息的虚空,发现楚琉毓握剑在手,站在原地一动未动,更是眼瞳收缩。
  愣了好一会儿,卓沐风方苦笑道:“看来是我输了。”
  众人心中的震荡感不比卓沐风差多少。凭心而论,换成他们自己,绝无可能接住卓沐风那一剑,两相对比,一个个才真正感受到了楚琉毓的恐怖。
  谁知楚琉毓却摇头道:“你没有输。刚才的一剑没有击伤你,代表我没有必胜的机会。”
  卓沐风正感茫然间,就听站在院墙上,双手抱胸的桂东寒说道:“不愧是万象剑典中的杀招之一,不过催发这一剑,对你楚琉毓的消耗也极大,只怕用不了几次吧。”
  楚琉毓但笑不语,但是卓沐风稍一细想,就明白了两人的意思。
  自己挡住这一剑不受伤,未必能保证接下来不受伤。可反过来说,楚琉毓也没有把握在力竭前将自己击败。甚至拖到持久战,因为内力更浑厚的原因,自己反而十拿九稳。
  所以若要真正一决高下,二人胜负难料。
  在场之人都不笨,很快也明白了,顿时面面相觑,心中跟挠痒痒似的,恨不得立刻弄清二人的强弱。
  而像巫媛媛,百里雁,绫洛泱,柯俊侠等人,则无比复杂地看着卓沐风。对方在不知不觉间,竟已达到了与楚琉毓分庭抗礼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