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卓沐风的恐怖实力 上

第三百六十三章 卓沐风的恐怖实力 上


  就在卓沐风与苗向禹激斗的同时,爆发的声浪,也同样惊动了另一区域的大院子,不少气势威严的男女纷纷掠至屋顶。
  乍一看,浩渺院的郑年,烟雨楼的楚雨欢,丐帮的黄巨宝,紫华城的连易,铁血盟的刑千刃,苗家的苗立,柏家的柏考……乃至于新来的孟九霄等均在列。
  正是此次二十大顶级势力派出的护持者,聚集在了这间大院子里。
  杨任,双生玲珑亦先后闪出,目光扫向动静传来的方向,一下子锁定了下方百米处的一间院子,三人俱是神色怪异。
  “这次又是谁跟谁啊?动静不太大,肯定不是桂小子和楚小子。”身挂八袋,手持木棍,脸上长满黑麻子的黄巨宝呵呵一笑。
  这老东西自上次天府一别,没有任何变化,连身上的破布衫都如出一辙,真怀疑是不是经年累月不洗澡。
  他口中的桂小子和楚小子,指的自然是浩渺院的桂东寒和玉寰楼的楚琉毓。闻言,郑年和另一位身材丰腴的老妪对视一眼,又快速错开。
  说话间,杨任和双生玲珑已经几个闪掠,落在了前方山崖的一块巨石之上。站在那里,可以清晰看见下方各大院子发生的事情。
  各势力的护持者长期待在此地,一方面无聊,另一方面也关心自家的弟子,生怕出现意外,于是也迅速紧跟而上,很快都落在了巨石上。
  等到他们往下看去,恰好就目睹了各大弟子围困在卓沐风的院子四周,苗向君正检查完苗向禹的身体,站起来质问卓沐风。
  “那小子是谁,似乎很陌生啊。”
  黄巨宝有些疑惑道。武者的眼力虽然比普通人好,但此地云雾浅淡,加上相距过远,众人只能根据身形轮廓辨认熟人。
  “是三江盟的小子。”楚雨欢觑了神情难看的孟九霄一眼,不冷不淡地说道。
  “刚来就惹事了,看起来似乎还和苗家的小子干上了,老孟,该不会是那几个年轻人为了巫家千金争风吃醋吧?”
  黄巨宝幸灾乐祸地说道,他在天府见过巫媛媛,自然知道那是怎样的祸水红颜。
  孟九霄没空理他,只是满含担忧地望着下方,心中忧急不已。他的目光落在倒地的人影身上,隐约猜出似乎是苗向禹,否则不至于令苗向君摆出那种架势。
  似乎想到什么,孟九霄转头朝苗立看去,果见苗立脸色阴沉得吓人,面部紧绷,心中更是一阵猛沉。
  “那个苗家小子不会是三江盟的小子干掉的吧?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不过两家关系那么好,苗家这些年还要多多仰赖三江盟,依老夫看,那个苗向君只要识大体一点,就不敢对姓卓的如何,呵呵。”
  孟九霄正感烦躁间,一名留着山羊胡的黑衣老者却已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手捋胡须,眼神玩味,仿佛是在替卓沐风考虑,故意宽慰孟九霄似的。
  可这种情况下,说出这话无异是暗指苗家忌惮三江盟,既挑拨了两方的关系,又隐含了激将的意思,不可谓不恶毒。
  孟九霄当即勃然大怒,指着山羊胡老者喝道:“解老鬼,别给我挑拨离间,你的那点心思起不了作用,闭上你的臭嘴!”
  山羊胡老者眯眼道:“老夫有说错吗?当然,只要你孟神君松口,我相信苗向君是会动手的,凭他的武功,姓卓的根本挡不住。怕就怕,你孟神君压根不将苗家放在眼里,舍不得姓卓的小子受委屈呐。”
  明明情况还没搞清楚,结果被他一说,搞得孟九霄不把卓沐风交给苗家处置,就是看不起苗家一样,此人的心思和嘴巴,恶毒得让人害怕。
  他不是别人,正是黑夜山庄派出的护持者,亦是解峰的亲祖父,解辉。
  这时沉着练的苗立也说话了,冷冷道:“苗家与三江盟情头手足,相信其中定有误会,姓解的,别做无用功了。”
  解辉闻言并不气馁,他没指望靠几句话就离间两家,但能恶心一下,乃至尽可能制造双方的间隙也是好的。
  笑呵呵道:“这该不会是你们两家的合谋吧?为了避开我那孙儿,就找个借口,让苗向君先收拾了姓卓的小子?”
  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都是一愣,先前没有细想,现在听解辉一说,似乎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苗立怒吼道:“解老鬼,要不要找个地方较量一下?”他脑子抽了才会演这种苦肉计,今日不撇个干净,让江湖人如何看待苗家?
  孟九霄也动了真怒,冷飕飕道:“苗兄,让给我吧,最看不惯有的人上蹿下跳!”
  “看不惯又如何?你孟九霄好横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样?”
  “姓孟的,你我试试身手?”
  这边刚说完,两名老者齐齐冒了出来,声援解辉,一个来自四方盟,一个来自妙华阁,皆是黑夜山庄的铁杆同盟。
  三人组合成一个阵营,气势上顿时占据了上风。
  不过很快,飞箭岛的诸葛泰长老也走了出来,站在了孟九霄身旁,这边也凑成了三人,立刻与解辉三人分庭抗礼。
  双方冷目相对,大有一言不合便开干的意思。
  在场的都是老狐狸一样的人物,余者见状,纷纷退后了几步,有惊讶的,有冷淡的,更多的却是看热闹。巴不得双方闹起来,越凶越好。
  “够了!这里是圣武山,不是给你们吵嘴的闲杂地方,谁敢动手,就去圣武崖待着!”
  站在最前方的杨任终于忍不住了,猛然回头,大喝呵斥道。圣武崖乃是圣武山关押犯人的地方,据说防卫森严,进去后就很难出来。
  “看在杨管事的面子上,不和你们计较,等着瞧。”孟九霄一脸冷漠道。
  解辉三人则回以冷笑,满满的不屑。但被杨任这么一阻止,两边都没了动手的意思。
  其他人心中则暗骂老狐狸,都看出来双方压根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傻了才敢真在圣武山动手。
  杨任将头转回,懒得理这群老油条,与双生玲珑打个眼色,张嘴发出一声哨音,立即便有一道道人影从林中窜出,悄然靠近下方出事之处。
  这是圣武山的巡山武者,个个都是星桥境巅峰武者,据说隐伏在了圣武山的诸多区域,每一队都只负责各自的地盘,但有擅闯或违背规则者,都会遭受他们的攻击。
  现在听到杨任的命令,这一队人立即围住了出事之处。并不是阻止那群年轻人交手,而是进行控制,只要不危及性命,他们便不会出手。
  卓沐风所在的院子里,气氛凝肃。
  各大年轻俊杰看到了巡山武者,都习惯了他们的存在,并没有在意。
  而苗向君更是目不斜视,双目如同利剑一般,像是要穿透卓沐风的内心。
  他虽然说得简单,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威胁,但已让不少人生出了寒意。稍微对苗向君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从不是夸夸其谈的人,甚至很少说话。
  今日能说这么多,与其说是讨要解释,倒不如说是给三江盟面子。在场的人又不傻,此时哪里还猜不出卓沐风的身份。
  要不是碍于巫冠廷,众人相信,苗向君不会对卓沐风废话,已经大打出手了。
  这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些人望着卓沐风,面露讥讽戏谑之色。
  一听表哥严厉的语气,巫媛媛就知道事情正往她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连忙转身解释道:“向君表哥,此事双方都有责任,详情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不必!”
  苗向君一摆手,制止了巫媛媛,眼神越发犀利,冷淡道:“不管起因是什么,我只知道,向禹差点被人打死,这事必须要有一个交代。如果不肯主动给,那我不介意亲自出手。”
  那咄咄逼人,不留任何余地的语气和态度,令巫媛媛的俏脸满是苦涩和无奈。她又看向卓沐风,素来高傲的眼神,甚至破天荒出现了一丝祈求。
  她真的不愿意卓沐风和苗家的人闹翻。何况苗向君的武功在真炁境中不说无敌也差不多了,卓沐风似乎又有了进步,但肯定不是苗向君的对手。
  然而卓沐风自始至终没有再注意她,听到苗向君的话后,只是笑了笑,笑容中毫无温度。
  多么高高在上的语气,多么自然随意的口吻,仿佛他卓沐风就是人家脚下的蝼蚁,平时碍于关系,还会多看一眼。真要了撕破脸的时刻,人家想让他如何,就让他如何。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实力,人家自以为实力强,所以说了算。
  “你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卓沐风的胸中积蓄着一股渐渐无法控制的怒火,苗向禹点的火还未熄灭,苗向君又往上面添了柴。
  也许他的行为过激了,可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重创苗向禹。有的人就是欠收拾,不把他打到尘埃里,他就不知道怕,永远不会将你放在眼里。
  “如果是你动的手,很简单,自废双手半年,半年之后,你再重新接上。”苗向君幽幽答道,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