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圣武山

第三百五十八章 圣武山


  突然的大笑声从卓沐风口中传出,令巫媛媛和孟九霄相顾愕然,不明白这家伙又发什么疯。
  尤其是巫媛媛,先前怎么推这家伙都没反应,猛然笑起来,差点没把她吓一大跳,恼怒之下,穿着平底绣花鞋的脚直接就踹了过去。
  砰的一声。
  正沉浸在兴奋中的卓大少爷立刻人仰马翻,在落满枫叶的地上滚了好几圈。他转醒过来,看看四周,立刻把目标对准了巫媛媛,站起怒声道:“三八,你又耍什么疯?”
  任谁被人来那么一下,心情都不会好,何况卓大少爷被踢的还是腰部,对男人至关重要,万一有个损伤,今后找谁哭去。
  虽然不知道三八是什么意思,但看样子就不会是好话,巫媛媛冷冷道:“发疯的是你吧,莫名其妙笑起来,肯定没安好心,说,你又在谋划什么阴谋诡计?”
  巫大美人至今都对卓沐风一剑击败各大寨主的事耿耿于怀,心底一万个不相信对方有那种实力,刚才也正是想询问对方,结果被吓着了,自然没有好口声。
  卓沐风气极反笑,指着对方道:“臭三八,踢人还有理了?你最好别太嚣张,把老子惹怒了,要你好看。”
  放在过去,卓大少爷真不敢对巫大美人说这种话,但这不是实力上来了吗,腰板也硬了,语气自然也重了。
  此话一出,真可谓把巫媛媛气得够呛,这家伙敢在她面前自称老子,把父亲巫冠廷置于何地?居然还想要她好看?
  双眼一眯,巫媛媛嗖的一声冲向卓沐风,快得宛如一道红色闪电。卓沐风没料到对方会偷袭,大惊之下,还没反应过来,人又被一脚踹出去了。
  刚刚翻身落地,吃痛之下,卓沐风倒也不赖,立刻准备拔剑施展绝技,结果剑没拔出,功力也没彻底运转,又被巫媛媛一脚踢在胸口,把内力踢散了。
  人刚飞出去,一双手腕忽被另一只纤柔的手抓住,反绞在身后,硬生生又给拽了回去,一只脚踢在卓沐风的腰部,使劲一蹬,痛得卓沐风嚎嚎大叫,感觉双臂都要从身体里拔出来一般。
  “臭三八,你放开我!”卓沐风大怒。
  “还敢骂人,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巫媛媛嘴角上翘,如今越发肯定卓沐风在十八寨用了手段。
  她忽然发现戏耍这厮竟是一件十分痛快的事,让她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乐趣。右脚再度使力,手臂反方向拖拽,卓大少爷又惨叫起来,腰也痛,手臂也痛,整个人都快被拉断了。
  “道不道歉?”巫媛媛冷冷反问,大有不屈服就继续的意思。
  卓大少爷那叫一个懊丧,没想到武功大进还被对方轻易制服,松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修为境界上的差距。
  不客气地说,如今卓大少爷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发挥出他体内储藏的全部内力。
  不甘心低头,卓沐风扭头,一见冷眼旁观的孟九霄,要多窝火有多窝火,怒吼道:“孟大伯,你不管管吗?义父让你保护我,你就是这么保护的?”
  孰不知此时的孟九霄,同样是大开眼界。
  原本他对巫媛媛强迫卓沐风的事还存有疑虑,觉得是不是卓沐风胡说八道,可眼前这一幕,无疑进一步佐证了卓沐风的话,等于实锤了。
  原来大小姐真有如此野蛮的一面,难不成私底下,大小姐都是这么欺压卓沐风的吗?
  孟九霄本来对卓沐风还有点成见,现在亲眼见到卓沐风被欺负的惨样,估计每次对方都是被动的,堂堂一个大男人,情何以堪啊,他突然有点同情这个年轻人了。
  “你自己嘴贱,还要找人帮忙,你以为孟伯会帮你吗?告到我爹那里都没用。”
  巫媛媛仍得意不已,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让孟九霄产生了严重的误会。
  脸上闪过复杂之色,孟九霄云里雾里道:“大小姐,适可而止吧,孟某虽然站在你这一边,但有的事,你也别太过分了。”
  巫媛媛随口道:“孟伯,不是我过分,而是这家伙出口无状,居然敢骂我,你刚才也听到了。再不好好教训,他都要翻天了。”
  孟九霄心想,人家分明是对你有怨念,你一个女儿家,也不顾及脸面,这样强迫人家,搁谁心里能没点怒气。
  嘴上劝道:“大小姐,放手吧,伤了沐风交代不过去。”
  孟九霄都连番请求了,巫媛媛也不好落对方的面子,于是恶狠狠地对卓沐风问道:“你知错了没有?”
  错你妹!卓沐风心里大恨,暗暗发誓,将来找机会定要这妞好看,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梗着脖子叫道:“你杀了我好了,就当我卓沐风瞎了眼,几次相救却救下一个白眼狼,你来啊。”
  这话却像是一根针,顿时就戳中了巫媛媛的软肋。她神情一呆,手脚不自觉就卸了力。
  解脱后的卓沐风立马远离对方十步远,揉揉手,又揉揉腰,在那龇牙咧嘴个不停,一看就知道记恨上了。
  巫媛媛却没有在意,只是看了看他,沉默一会儿,便转身回到一棵树底坐下,双腿合拢,目视一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九霄看看大小姐,再看看卓沐风,毕竟还是偏向于大小姐,遂转移话题道:“沐风,这次去雁荡十八寨,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怕不是为了魔门吧?”
  这确实是他的疑问。孟九霄不傻,卓沐风一系列的动作,好像是奔着总寨主之位去的,可之后又立刻离开,着实让他看不懂。
  卓沐风一边活动四肢,一边答道:“孟大伯想多了,我是故意竞争总寨主之位,希望能逼出魔门的人,不过如今看来,魔门应该还没渗透到十八寨。”
  废话,天下那么大,想抽中一个势力就碰到魔门,概率和中奖差不多,哪有那么巧合?这厮是打定主意不说实话。
  “是这样吗?”孟九霄仍有些怀疑,但似乎也没别的解释,在卓沐风的连番解释下,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休息的过程中,巫大美人也从之前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没理卓沐风,反而坐到孟九霄身边,舍近求远地问道:“孟大伯,十八寨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九霄看了一眼卓沐风,见卓沐风正给他使眼色,以这厮的尿性,不用想肯定是让自己隐瞒。巫媛媛也注意到了,不禁一阵磨牙。
  想了想,孟九霄终究没有隐瞒大小姐,其实也是存了一个心眼,让大小姐知道卓沐风不简单,以后不要随便欺负对方。
  等听完了卓沐风所设下的诡计后,巫媛媛愣神了好一阵子,最后骂了句:“无耻至极!”起身坐回了原位,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尼玛,这女人有毛病吧?卓沐风怒得不行,要不是武功不如对方,真想把对方按地上重重打屁股。
  提起打屁股,他又想到了天府中的那一幕,不禁捏了捏手,做出拍打的姿势,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好死不死的,刚好又被偷偷瞥向他的巫媛媛瞧见了。
  巫大美人的脸庞连同脖颈瞬间红透,水汪汪的眼中带着火苗,臀部似乎也在发烧,浑身不自在,差点又要冲上去揍人。
  奈何卓沐风有了经验,第一时间凑到了孟九霄身边,弄得巫媛媛不好下手,只能在原地跺脚,恨得牙痒痒。
  之后的一段时间,卓沐风揪着孟九霄不放,就差寸步不离了。见他对大小姐畏惧到如此程度,孟九霄也很是感慨,不时拍拍卓沐风的肩膀,也不知是安慰还是鼓励。
  一行三人进入一座小城,立刻在客栈住下。巫媛媛也暂时放弃了教训卓沐风,沐浴要紧。
  卓沐风总算松了口气,待进入自己的房间后,忽见桌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划着几道横线,这是天爪的印记。
  心中一震,卓沐风忙不迭关上门,快步走到近前,摊开纸条细看。看完内容之后,卓沐风又震惊又愤怒,嘴角甚至溢出了一丝冷笑。
  内容是崔宝剑命人发来的,竟是要他制造机会,将孟九霄调离巫媛媛身边,好借机控制巫媛媛!
  “死太监,你还真是得寸进尺了。”
  一个司空翼,已经让卓沐风冒了回险,他又怎么可能配合陷害巫媛媛,彻底把自己立于三江盟的对立面。
  五指用力一捏,纸条很快燃烧成飞灰,卓沐风将一个茶杯倒扣。这是表明任务艰难,无法完成的意思。
  至于崔宝剑会怎么想,他不关心。因为他打赌崔宝剑不会因为这事,就对自己这个好不容易埋下的棋子如何。
  羽华分舵的事,天爪连幽冥道的暗手都用了,已让卓沐风确认了自己的价值,他是有恃无恐。
  这一夜很平静,巫媛媛也没来找卓沐风麻烦。
  等天明之后,三人再度启程,期间卓沐风自是安心修炼,和巫媛媛斗嘴是免不了的,但有孟九霄在,每次巫媛媛都拿他没办法,就算动手也会被拦住。
  就这样一路打打闹闹,三人终于在半个多月后,接近了广兴道的都城,昌隆城之外的一座云雾飘渺,仙气盎然的大山之前。
  该山直插天际,形势峻险,苍树丛生,大半都被滔滔云雾所遮蔽,山脚方圆数十里之内,没有任何人迹涉足。
  刚刚三人进入时,孟九霄就发现一股气机锁定了他,分外强大,但终究没有对他出手,而是放任他们来到了山脚。
  山脚下,一块六丈高的巨石耸立,上面用红墨刻着圣武山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入石六寸有余,一勾一划皆透露出无与伦比的威严与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