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谁是总寨主 五

第三百五十四章 谁是总寨主 五


  卓沐风知道,这种敏感时刻,一定要表现得足够强硬,足够嚣张,要让人觉得他很有底气,如此才能继续拖延时间,不被人发现中毒的真相。
  果然,见他如此有恃无恐,还透露了刚才那一剑乃是杀招,众人的神情再度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各位寨主们,皆是又怀疑又震惊。
  怀疑是因为凭卓沐风的年纪,他们很难相信对方掌握了一剑重创水长涛的杀招。震惊则是因为,刚才的战况是他们亲眼所见,做不得假。
  “敢问侄儿,你的修为究竟几何?”
  一名寨主问道。从最开始卓沐风阻挠水长涛发出的剑气看,似乎也就是星桥境一重的层次。可难保对方没有保留实力。
  “这是我的秘密,宋大叔,你想知道,不如下场和小侄试试。”卓沐风直接呛了一句,压根就不作正面回答。
  那位姓宋的寨主差点被噎住。他的实力和水长涛相当,同样是星桥境三重修为,虽然心中判断,卓沐风施展那一记杀招消耗很大,可他也不会傻得以身试法,那样只会便宜了别人。
  其他的寨主则是面色各异,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越众而出的明花寨高手。
  这几名高手将昏死的水长涛扶起,自有人探其脉搏,小心检查。卓沐风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巴龙说过,「掉链丸」的药性很隐蔽,不是毒术精通之人很难察觉,但卓沐风还是有些担心,真要被查出来,那之前的谋划就白做了。
  幸好轮流检查一番后,那几名高手都摇了摇头,转过身,看向卓沐风的目光别提多震撼了。
  “水叔怎么样了?”欧太文一脸关心,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明花寨的几名高手沉默,最终还是一位老者叹道:“被剑气正面击伤,只怕要修养半个多月。”
  养半个多月的伤,看来并不算重,众人松一口气的同时,欧太文又问道:“水叔的身体没其他大碍吗?”
  看来他也怀疑,是不是卓沐风取了什么巧,或者水长涛本身出了什么问题。
  老者轻轻摇头,苦涩道:“并无其他大碍。”
  这话相当于变相承认,水长涛是在巅峰状态下被卓沐风正面击败的,一下子打碎了众人的幻想和怀疑,等若在众人心湖投下了一颗炸药,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
  一时间,现场爆发出了杂乱喧嚣的巨大议论声,每个人望着卓沐风的眼神都透着不可思议。
  哪怕是沙振天,都有点懵了,这小子的实力竟恐怖如斯?要知道凭他的实力,也不可能一招击伤水长涛。
  巫媛媛秀眉紧皱,卓沐风有几斤几两她很清楚,所以压根不相信刚才的事,认定一定有诈,可又实在想不出破绽。
  目光一转,发现孟九霄正一口接一口地饮酒,大有借酒浇愁的意思,也不知低落个什么劲,见四周没人注意,声浪刺耳,不禁凑近问道:“孟伯,那家伙是不是又耍诈了?”
  孟九霄语气低沉道:“没有!”他巴不得别人永远不知道今夜的内幕。
  如此坚定的否认,不仅没能打消巫媛媛的疑虑,反而更加重了她的怀疑,见孟九霄不肯多说,便暗暗打定主意,事后一定要找卓沐风问个明白。
  众人震撼的同时,卓沐风可没有丝毫骄傲得意的心情。他环顾一圈,发现不少寨主直直盯着自己,心中暗暗着急。
  虽然有了明花寨的检查结果,按照常理,不会有寨主运功自查,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哪个家伙吃错了药,没事找事干,只要稍微一细想,立马能怀疑到他头上。
  所以绝对不能给这些家伙思考的时间!
  为了总寨主之位,这厮也是豁出去了,直接拔剑指着脸色平沉,披头散发的红兴寨寨主郑浩南,断喝道:“郑大伯,久闻你乃是十八寨第一高手,不知可否赐教一番?”
  所谓擒贼先擒王,打败一个郑浩南所制造的震慑,远比打败几个寨主强得多。退一万步讲,哪怕之后出了变故,只要先解决掉郑浩南,也不至于不好收场。
  谁都没想到,卓沐风已经猖狂到这个程度了,剑指郑浩南,那语气中的自信聋子都能感觉得出来。
  红兴寨的人自然觉得受到了挑衅,很多人都对卓沐风破口大骂,卓沐风漠然以对,只是盯着郑浩南。先前喝酒喝出的一丁点情义,早已被彼此抛到了九霄云外。
  郑浩南笑了起来,笑容未及眼底:“侄儿,你确定要这么做?”
  卓沐风:“郑大伯何故拖延时间,若是害怕了,那就当我没说,下一个。”他直接转过身,看向了黄义寨寨主,对方乃是星桥境四重修为,武功不逊色沙振天。
  “混账小子!”
  “这家伙狂得没边了,沙振天的侄子又如何,必须要好好教训!”
  “他的杀招固然强大,但越强大的杀招,对功力消耗越大,我倒要看看他能施展几次!”
  一片呵斥痛骂声从红兴寨传出,黄义寨那边也是群情激愤,明花寨就更不用说了。在这种气氛渲染下,除了玉笔寨,另外十七寨对卓沐风就没有好脸色,全都恨不得将他击倒在地。
  “黄寨主也不敢吗?莫非都被在下的那一剑吓破了胆,早知如此,在下就该收敛一点,那再换一个。”卓沐风的剑再度偏移,正要指向第三人,忽听一声雷霆大喝响起:“够了!”
  声音还未落下,一道身形直掠而来,宛如苍鹰扑食,虚空中的无形压力似乎随其而动,一股脑笼罩向卓沐风。
  此人黑发飞扬,脸色沉凝,不是郑浩南是谁。
  这位十八寨的第一高手,终于也在卓沐风的连番刺激下登场了。实在是不出手都不行,人家把他的脸踩了又踩,再忍下去,那就不是乱了大谋,而是成了耻辱。
  一股微微的晕眩涌上郑浩南的脑袋,又转瞬消失。「掉链丸」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发挥的药效与运转的功力成正比。
  郑浩南的实力强过水长涛一个档次,所以同样是飘身直落,感受到的晕眩也更轻。
  然而郑浩南可不是一般人,先前的事已令他感到不正常,此刻再察觉出晕眩感,顿时疑云大起,心弦剧震,表情亦为之一变。
  这一瞬间的变化,丝毫没有逃过卓沐风的眼睛。这厮做贼心虚,格外害怕露馅。
  见状,他的意识一片空白,但下手却毫不犹豫,连狠话都不说了,功力全开,飞速前冲的同时,手挥倚天剑奋力劈去,咻的一声,剑锋切割空气发出了强烈的爆破。
  他的口中亦喊出一声加持了功力,震动四野的长啸,直接压过了现场的议论声,其真实目的,却是掩盖郑浩南可能道出的内幕。
  一系列的动作在瞬间完成,卓沐风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落在知道实情的孟九霄眼中,更是为其应变而惊艳,但心情反而越发复杂。
  “小贼你……”
  本来还在怀疑的郑浩南,一见卓沐风这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几乎不用多想,就笃定事情肯定和对方有关,真是又惊又怒。
  关键时刻,他连忙鼓起全身功力,狂暴的气劲撑得他的长衫都膨胀起来。一股股气流宛如蚯蚓在表面钻动,黑发拉直在后方,郑浩南整个人像是爆发的火山,随着他一掌重重拍出,谁都相信这一击必是石破天惊。
  轰!
  但可怕的一幕出现了,郑浩南的一掌,不仅没能击飞卓沐风,反而被对方那内敛到让人看不出深浅的剑气切开,在顷刻间挥到了近前,仅仅一部分掌劲爆开,已炸得四周乱石纷飞。
  但更多的掌劲却来不及发出,就被卓沐风的一剑直接拍到了胸口。
  砰的一声闷响,众人的心脏都收缩了一下。
  就见十八寨第一人郑浩南,口鼻溢血,嘴巴大张,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身体却不受控地爆射向后,如同水长涛一般砸落在地,翻滚几圈后,彻底不省人事。
  “这……”
  傻了,所有人都看傻了,无不为这一幕而震骇动容。红兴寨的人更是眼球掉一地,久久无法接受所看到的一切。
  在卓沐风无坚不摧的神奇一剑之下,新扛把子郑浩南几无抵挡之力,顷刻间落败,输得找不到任何借口。
  “浩南!”
  一名老者大喊,正是红兴寨新晋的星桥境四重高手,可惜他被沙振天打伤,一阵激动后,立马咳出了血。
  自有红兴寨高手被惊醒,连忙上前抬起郑浩南,发现寨主体内并无异样,证明是被人光明正大打败的,这几位高手别提有多丧气了。
  “小子,公平较量,你竟敢下这么重的手,我不饶你。”
  其中一位中年脾气暴躁,居然不顾大战规则,悍然冲向了卓沐风。此人乃是星桥境二重修为,之前上场时受过伤,不过尽管如此,依旧爆发出了极强的战力。
  卓沐风豁然心惊,目光无比冰冷。对方的实力,完全有可能害他暴露真正的底细。
  可眼看事情到了最后一步,他绝不容许任何搅屎棍坏了他的好事。双脚疾点,他的身体诡异地连闪六次,出现在六个不同方位,正是大成的九鬼大挪移。
  卓沐风最后一次出现的方位,距离对方竟只有三尺,恰好就是对方拳脚最强的地方。中年反而露出惊慌之色,理智又回来了,生怕面对卓沐风的那一记杀招,连忙变招后退。
  可就是这一变,反而暴露了他最大的破绽。
  卓沐风应机而动,神剑诀剑气擦着对方的空门而过,随着他手腕一提,雄浑霸道的剑气直接劈在对方的身上。与此同时,一股寒气通过剑身涌入中年体内,令他动作微僵。
  本就受伤未愈的中年,哪里来得及反应,对面的卓沐风却已直冲而来,人剑合一,狠狠挥剑一扫。
  惨嚎声中,中年胸口被划开一道极深的血痕,大蓬鲜血如喷泉般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