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姓卓的,我一定要杀了你!”
  
      巫大美人出离了愤怒,一想到刚才那种情况下,被卓沐风抱在怀里,还被孟九霄看了个正着,她就有种自杀的冲动。当然,巫大美人可不是傻子,自杀前先要把某人拉下去垫背。
  
      “好的,不过杀我之前,先把正事给办了,想必妹妹也不急于一时吧?”卓沐风耸耸肩,一脸随你便的样子。
  
      巫媛媛快气疯了,铿地拔剑而出,咬牙切齿道“你当我不敢吗?”
  
      卓沐风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只是事关魔门,我希望妹妹能暂且剑下留人,等把事情办妥了,再杀我不迟。我想妹妹深明大义,总不会为了泄私愤,就置江湖正义于不顾吧?”
  
      巫媛媛深呼吸一口,心说可不能让这混蛋看轻了,冷然道“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要是敢跑,我的剑可不会客气!”
  
      眼神似刀子般剜了卓沐风一眼,巫媛媛这才收起剑,有空打量起四周,待发现坐在地上,浑身赤果果的沙振天,顿时又张大嘴巴,惊呼声还没发出,又被提前洞察的卓沐风一把捂住嘴巴。
  
      “唔唔……”
  
      巫媛媛脸红如滴血,好像不会武功似的,双手双脚使劲推搡卓沐风,卓沐风顺势放开,低声道“迟点再杀我,让你杀我两次好了。”
  
      巫媛媛死死瞪着卓沐风,双眸喷火,娇躯都气得发抖,结果卓大少爷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走向了沙振天。
  
      目光掠过沙振天满是赘肉的身体,巫媛媛便感到一阵恶心,连忙移开目光,只好等离开了再找姓卓的算账。
  
      孰不知冷眼旁观的孟九霄已经是满脸震惊地看着这二人,脑子嗡嗡地乱响,有种见到新天地的感觉。一个嚷着要杀对方,一个说过会儿再杀,搞得杀人像是过家家似的,简直是儿戏!
  
      孟九霄看看卓沐风,再看看巫媛媛,目光闪烁个不停,这对狗男女不会是私情被自己发现,故意在自己面前演戏,想蒙混过关吧?
  
      越想越觉得是,孟九霄不禁想起了之前一系列的事,猛然有种拨开云雾见天明的感觉。
  
      巫媛媛虽然刁蛮任性,但对待外人却一直很有礼貌,为何独独和卓沐风过不去?这分明是欲盖弥彰,想掩饰彼此的关系啊!
  
      还有这次,好端端的,大小姐怎么突然想要跟出来,而且态度那么强烈,敢情是打着闯荡江湖的幌子,公然陪情郎来了。
  
      想起巫盟主得知女儿想要历练之后的欣慰神情,孟九霄突然为巫盟主感到心塞,犹豫着这事要不要上报。上报吧,怕巫盟主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不上报,似乎又说不过去,真是左右为难啊。
  
      这边孟九霄在胡思乱想,卓沐风已经居高临下地站在了沙振天的面前,在其身上施展了闭穴绝手,而后轻轻一点,恢复了对方的行动力,说道“把衣服穿上,我们好好说话。”
  
      沙振天左右看看,他实在摸不准面前三人的虚实,不敢冒险,只好忍住冲动,乖乖拿起床上散乱的衣物穿上,转身拱手赔笑道“三位贵客,不知有何贵干?”
  
      卓沐风本想慢慢套出对方的话,可通过他方才的观察,发现沙振天不是好糊弄的主,时间紧急,万一牌楼前的四名护卫和屋顶上的两人被发现,势必会惊动其他人,到时必会妨碍他的计划!
  
      逼不得已,卓沐风出手再度控制了沙振天,而后走回到了巫媛媛面前。
  
      “你干什么?真以为我好欺负吗,你别太过分了!”巫媛媛有种要跳脚的冲动。
  
      卓沐风严肃道“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妹妹,我听华大哥说,你修炼了摄魂秘术,这次要麻烦你了。”
  
      其实华为峰根本没说过,完全是上次巫媛媛夜袭墨竹帮,偷偷对这厮施展时泄了底,这厮当然不会承认,随口就把锅甩给了华为峰。
  
      果然,巫媛媛又是一阵羞恼,暗骂大师兄怎么什么话都跟姓卓的说,看来回去后要警告一下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巫府,正在院中对月独酌的华为峰莫名一哆嗦,左右环顾,没发现什么吓人的东西,心想难道是衣服穿少了?
  
      沙振天的书房内,巫媛媛抬起头,下巴点了点满脸惊骇的沙振天,对卓沐风冷笑道“你想让我对他施展?”
  
      卓沐风“事关魔门阴谋,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若是错过,恐怕会给江湖正道造成损害啊。”
  
      这人怎么什么都能扯上魔门,好像真是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卫道士一样,巫媛媛和孟九霄都暗暗鄙视。
  
      按巫媛媛的意思,压根不会配合卓沐风,可她也知道,时间紧迫,若不快点搞定沙振天,外面的人迟早会发现异状,那时就别想安然脱身了。
  
      恨恨地白了卓沐风一眼,巫大美人不情不愿地走到了沙振天两步远处,灿若星辰的美眸直视着沙振天。
  
      沙振天此时才看清巫媛媛的脸,顿时被惊艳了,趁着对方心神失守的刹那,巫媛媛立刻施展出了摄魂秘术。
  
      随着美眸中诡异的光泽亮起,沙振天只觉得整个神魂都被拖拽到了深渊之中,再也没有一丝自我意识。
  
      “问什么?”巫媛媛一脸没好气,显然是对卓沐风说的。
  
      卓沐风道“先问问他,干过什么最让自己后悔的事。”
  
      虽然有些不解,但事已至此,巫媛媛也只好依言而行,结果一问,在场三人都听傻眼了。
  
      好家伙,这位沙寨主还真不是善茬,居然说自己最后悔的事,就是睡了前任总寨主的夫人,还睡了不止一次,后来后悔了,却甩不掉那个女人。
  
      “问问他,前任寨主是怎么死的?”卓沐风又对巫媛媛说道。
  
      巫媛媛满脸厌恶地看着沙振天,问出了相同的问题。
  
      沙振天表示,自己也怀疑过前任寨主的死因,还派人传密信问过那位姘头夫人,但对方也说不知道,只说丈夫是死在了练功密室。
  
      之后巫媛媛又问了有关魔门和三日后挑选总寨主的事宜,得到答案后,巫媛媛的精神力损耗不小,立刻停止了秘术。
  
      沙振天从浑噩中醒来,由于之前听到了卓沐风的打算,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一脸的面如死灰。
  
      “沙寨主,总寨主夫人的滋味怎么样?”卓沐风笑呵呵地问道。
  
      沙振天的脸色更白了,浑身像是垮掉了一般,苦笑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只要别杀了沙某,沙某无不遵从。”
  
      卓沐风点头“我想杀你,早就杀了,不会等到现在。你要办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三日后,带我等去参加十八寨大会,其他不用多问。”
  
      话毕,屈指一弹,解开了沙振天的穴道。感受到内力涌动后,沙振天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凶光。
  
      然而卓沐风像是早有所料般,浑不在意地笑道“沙寨主,你是个聪明人,我等既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这里,就能光明正大地杀出去。
  
      你最好考虑清楚,要是胡乱动手,没能留下我们,那我保证你的秘密会传遍雁荡山。你和那位夫人作案的时间,细节,我可是一清二楚,经不起查的。”
  
      见卓沐风有恃无恐的样子,沙振天沉默了,他的确想杀人灭口,但更震惊于卓沐风三人的手段。需知凭他的武功,也绝不可能偷偷摸上玉笔寨。
  
      视线落在孟九霄身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猜测,孟九霄早就戴上了员外帽,遮掉了一头白发,所以沙振天也看不出三人的身份,踟蹰良久,问道“只有这件事?”
  
      卓沐风点点头“相信我,只要带我们去十八寨大会,并且帮助我三人隐瞒身份,等事情过去了,我们不会再打扰你。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一份想象不到的机缘。”
  
      什么机缘之类的,沙振天压根没当一回事,他只求这三位菩萨快点走人,所以权衡一番后,只好咬着牙答应了。
  
      让孟九霄和巫媛媛吃惊的是,卓沐风居然胆大到要求住在山寨内,沙振天没办法,按照卓沐风的要求,将房子安排在他这间房的隔壁。
  
      随后,卓沐风三人光明正大地推门离开。
  
      等人一走,沙振天整张脸都扭曲起来,拳头握得咔咔响。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可他真的被唬住了,不敢冒险。
  
      沙振天立刻想到了下毒,可真正对高手有用的毒药,都不是大路货,没有渠道根本买不到。何况对方又不是白痴,要是被发现了,指不定会怎么报复他。
  
      想了又想,沙振天决定先按兵不动,看情况再说。
  
      他招来了心腹,让其将今夜的四名护卫和屋顶上的两人,统统关押在牢房中,此事不得对外声张。心腹领命而去。
  
      而来到房间的孟九霄,第一时间就面对面盯着卓沐风,冷飕飕道“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
  
      卓沐风干笑道“魔门隐藏的很好,沙振天没有察觉也是正常的,相信到了十八寨大会,或许就能发现端倪。”
  
      孟九霄咬牙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又看看站在一旁,正在寻找干净地方落座的巫媛媛,沉喝道“你和大小姐什么时候开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