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潜入

第三百四十五章 潜入

    这话说得孟九霄很尴尬,搞得像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妨碍了卓大少爷的行侠仗义一样。
  
      卓沐风说得头头是道,而且仔细一琢磨,貌似真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不禁让孟九霄陷入了沉思之中。
  
      卓沐风见状,心中又是一阵大骂,这姓孟的搞什么鬼,平时一口一个正道,现在却畏缩不前了?
  
      他生怕这样都说不动孟九霄,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连忙一摆手“算了,魔门毕竟势大,万一雁荡十八寨真的被盯上,真有魔门高手潜伏,后果难料。还是报告给盟内,从长计议吧。”
  
      乍一听,这话是在劝告孟九霄,可稍微理解一下就能感觉到话里浓浓的讽刺。什么叫后果难料,摆明了就是说孟九霄贪生怕死,不敢叫板魔门高手呗。
  
      何况之前孟九霄说了从长计议,现在卓沐风原封不动地送还,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孟九霄听得脸部肌肉直抽,面色阵红阵白,眼眸喷火地瞪着卓沐风,觉得这小子太欠抽了。
  
      巫媛媛也凶巴巴地看着卓沐风,气哼哼道“说话别阴阳怪气的,真要是魔门,我等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卓沐风摇头道“刚才都是我随口猜测的,当不得真,我看魔门也盯不上这里,别多想了。咱们休息一下,还是尽快赶往圣武山吧,那里比较安全。”
  
      说罢,还微微一笑,一副我理解的样子,气得孟九霄双拳紧握,发出了咔咔的响声。他明知道这是卓沐风的激将法,可骨子里的脾气改不了,就是容不得被人小觑。
  
      想他堂堂三江盟四使之一,要是连一个后辈小子都摆不平,今后还有什么脸面混江湖?
  
      巫媛媛也被气着了,卓沐风的话明显是群嘲,包括她在内的。这混蛋怎么就那么讨厌呢,自己想对他改变态度,可他总是这副欠揍的样子,想想就让人火大。
  
      “姓卓的,你别冷嘲热讽,真要是魔门高手,我第一个不饶他们。”巫媛媛咬牙切齿地说道。
  
      孟九霄长长吐出一口气,面色已恢复了平静,淡然道“三日后,便是雁荡十八寨推选寨主之日,魔门真要捣鬼,相信不会放过那个机会。”
  
      一听二人的表态,卓沐风心中暗暗狂喜,脸上当然不露分毫,竖起大拇指道“我就知道,孟大伯和妹妹都是吾辈楷模,正道骨干,这份侠义精神值得所有江湖同道学习。”
  
      巫媛媛哼了一声,别过头没理他。
  
      孟九霄也没好气道“少拍马屁,油嘴滑舌的小子,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将来敢误入歧途,老孟第一个毙了你!”
  
      虽然下决定要去雁荡十八寨看看,可孟九霄总感觉上了某人的当一样,一口气憋在胸口,能有好话才怪了。
  
      卓沐风心里妈卖批,脸上笑嘻嘻,安慰自己别跟小人一般见识,等实力上来了再说。
  
      脸色却十分郑重道“孟大伯,我等若想深入调查,只怕三日后再去来不及,难保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不如现在就动身,先想办法混入一寨之中,也能随机应变。”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卓沐风打定主意要干这一票,当然想尽可能掌握情况。说到底,这厮眼里根本不在乎魔门,就是想利用孟九霄二人,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
  
      听他说得有理,挑不出毛病,孟九霄又是一阵郁闷,总觉得自己正被人牵着鼻子走。但他连最重要的事情都答应了,若在这种小事上搞分歧,那就显得肚量太小了,一口闷气没处撒,只能重重哼了一声。
  
      卓沐风知道不能把老孟逼急了,搞得人家一点脸面都没有,万一翻脸就得不偿失了,忙笑道“只是一点小建议,当不得真。”
  
      孟九霄勃然怒道“你这小子,年纪不大,哪来那么多花花肠子!”
  
      ……
  
      雁荡十八寨,前有雁荡二字,所辖之地自然是在雁荡群山之中。只见山雾缥缈,苍峦叠翠,有群鸟阵阵而鸣,溪水淙淙而流。
  
      一片环绕的山体之中,有一座山峰格外醒目,宛如笔直倒插的毛笔,山势陡峭,四面随高度攀升而不断倾斜内凹,在茂林遮掩下,依稀能看出一条环绕山体的盘山大道扭曲向上。
  
      这里正是雁荡十八寨中的玉笔寨,由于地处深山,平常鲜少有人涉足,偶有人误入,也从未见那些人出来过。
  
      如果靠得近了,能发现盘山的石路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几名劲装武者压哨,所站之地借着四周的树林,能很好掩饰自己,却能将山下的景象尽收眼底,任何人想偷偷靠近山脚都不是简单的事。
  
      哪怕接近山脚,也必须借由石路前进,自然会被两边的岗哨发现。这些岗哨一路延伸到了山顶的总部,一旦有人想强行突围,必会惹来全寨高手的攻击,难度可想而知。
  
      曾经有一些星桥境四重的正道高手,妄图铲除玉笔寨,最后强攻不下,落荒而逃还是好的,有几人直接被乱箭射杀。
  
      而玉笔寨在十八寨中,实力只能算中上,于是自那之后,附近的江湖人再也不敢轻易招惹雁荡十八寨。
  
      正是中午艳阳天,三道人影鬼鬼祟祟接近山脚,躲在了一块巨石后面,正是卓沐风三人。
  
      从孟九霄口中听说了玉笔寨的防御后,卓沐风暗暗咋舌,幸亏这次身边跟着老孟和巫媛媛,凭他自己一人,只怕还没接近就会被发现。
  
      “孟大伯,有办法吗?”头伸出巨石,眼睛快速扫了一下十几米外的山脚,又立刻缩回,卓沐风低声问道。
  
      孟九霄以传音入密的手段回道“白天强闯不可能,除非是合象境高手,等晚上再说,顺便观察一下。”
  
      巫媛媛显然也听到了相同的话,没有做声,只是从布囊中拿出一块布,擦了擦身旁的石头,又将布小心叠好,干净的一面朝外,收回布囊中,这才就地坐下,开始盘膝调整。
  
      见孟九霄正悄然东张西望,卓沐风乐得由对方查探,也学着巫媛媛的样子,就地打坐,为夜晚的行动做准备。
  
      武者打坐,时间极易过去,不知不觉间,天色渐黑。
  
      耸立的玉笔寨变得灯火通明,尤其是盘山石路,在一根根手持火把的组合下,宛如一条缠绕山体的粗大火龙,随风发出呼呼声,火焰左右扭动,仿佛火龙在变换着形态。
  
      耳边传来孟九霄的声音,卓沐风睁开眼睛,连忙站起,另一边的巫媛媛动作比他更快。三人不用像白天那般小心,大半个脑袋伸出了石头观察。
  
      “这群家伙警惕性不低,大半天没有任何异动,想要通过石路往上走,几乎不可能。”孟九霄沉声道。
  
      “孟伯有何良策?”巫媛媛比较了解孟九霄,知道对方这样说,一定有其他办法解决。
  
      果然,孟九霄立即以传音道“只能贴着山壁走,沿整条石路向上,只要不闹出太大的动静,在这夜间不容易被发现。”
  
      卓沐风和巫媛媛都不是笨人,看了看玉笔山,立刻明白了孟九霄的意思,眼中齐齐一亮。不过说来容易做到难,以玉笔山的高度,换成他们二人很难不被发现。
  
      “走!”
  
      孟九霄一手一个,拉住了二人的胳膊,借助四周的山石,绕到了玉笔山的正后方,此地的石路最低点,距离山脚也有近十米距离,火把的光芒不足以照亮整片山脚。
  
      孟九霄艺高人胆大,内力运足,抓住卓沐风和巫媛媛,双脚一点,三人宛如疾风一般冲出,十几米距离稍纵即逝,快得常人无法发现,在这黑夜笼罩的环境中,更是悄无声息。
  
      顺利来到山脚后,孟九霄直接解开了卓沐风的腰带,扯成两半,各自绑住了卓沐风和巫媛媛的手臂,最后两根腰带又和他自己的腰带系成死结。
  
      做完这一切,孟九霄打个手势,轻轻拔出卓沐风的倚天剑,纵身而起,卓沐风和巫媛媛也立刻运起轻功。
  
      等上升到了接近石路的高度,孟九霄挥剑一刺,剑身直入石壁一尺,仅仅发出了一声极小的脆响,轻易就被上方燃火把的声音掩盖掉。
  
      卓沐风眼中闪过惊色,朝孟九霄竖起大拇指。类似的事情他也能做到,但声音绝对很响,恐怕此刻已经被上方的人察觉了。
  
      不愧是天星榜第三十六位的超一流高手,卓沐风万分庆幸把对方忽悠了过来。
  
      休息片刻,孟九霄拔出剑,沿着石路的轨迹曲面上升,头顶高度始终低于石路三尺,三人所过的轨迹,就像是一条低于石路的平行曲线。
  
      这个时候,一旦有人站在山脚之外,仰头看去,很容易就能发现三道缓缓攀升的人影,一声提醒就能暴露三人。
  
      所以三人都很紧张,生怕功亏一篑,巫媛媛不断扫视着上下方,心中祈祷不要被人坏事。
  
      卓沐风则恨不得催促老孟快点,急得不行,因为一旦这次没成功,肯定会引起玉笔寨的警惕,说不定还会通知其他寨,对他的后续计划很不利!
  
      但看老孟满头大汗,呼吸急促的样子,估计这种事也很费力,他没好意思开口,也不敢开口。
  
      在紧张与担忧之中,三人终于接近了山顶,从石壁中伸出的树丛尤其茂密,此时就算有人来到山脚,也很难发现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