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偷梁换柱

第三百二十七章 偷梁换柱

关于锦囊,既是卓沐风实施计划的重要一环,但也是最容易出问题,风险最大的一环。所以在此之前,他已经想了好几个备用计划。
  
  但是今日见了司空翼,他故意通过种种举止,让对方产生错觉,并暗暗观察此人后,卓沐风当即决定拿出锦囊。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任何事都不可能十成十,只要有七八成的把握,便值得尽力一搏,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至于为什么要对方五天后再看,很简单,自己一来人家就出事,傻子都会怀疑到自己。
  
  凉亭内,司空翼目光闪烁。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想打开锦囊,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想起卓沐风说必须等五天后打开,又止住了冲动。
  
  难道盟主有什么秘密的事交代给自己?
  
  司空翼能坐上分舵舵主,也不是傻子,冷静下来后,发现这位大少爷从露面开始,便处处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这种怪异只针对自己,所以外人察觉不出来。
  
  “以往盟主让我办事,都是直接密信联系,这次为何让大少爷转交,不是很麻烦吗?”
  
  司空翼越想越不对劲,他收起锦囊,来到书房,掌灯之后,立刻就想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巫冠廷,可提起笔着墨的时候,想了想,又停了下来。
  
  “我若是这样做,会不会让盟主以为,我在质疑他的威严?”
  
  司空翼办事很谨慎,可也正因为谨慎,难免有些优柔寡断。他还想到了更严重的事,一旦他将此事捅上去,等于摆明了不信任卓沐风。
  
  万一的确是盟主的命令,将来被卓沐风知道,岂不是大大得罪了对方?
  
  提起的笔落下,刷刷写了几行,然而犹豫了很久,司空翼又将笔搁在一旁,猛地将纸揉成一团,捏成了粉碎。
  
  “反正就五天,我就再等五天,到时候再随机应变。”
  
  权衡一番后,司空翼最终做了决定,拿出锦囊,仔细看了看,又收回了怀中。
  
  第二天早晨。
  
  卓沐风三人不理司空翼的挽留,执意启程离开,其实是卓沐风非要如此,说不能耽搁与各大高手的大战。
  
  众人就差翻白眼了,你知道还拖到现在,谁能比你更耽搁?
  
  无奈之下,司空翼只好携分舵众人在门口相送。从头到尾,卓沐风都没有再看司空翼一眼。
  
  这让企图从卓沐风身上探究内幕的司空翼十分失望,同时又暗自凛然,庆幸昨夜没有轻举妄动。
  
  对方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骗人的,司空翼越发不敢乱来了,同时好奇心变得无比强烈,恨不得立刻拆开锦囊一看究竟。
  
  “走了。”
  
  就在卓沐风三人离开羽华城的当口,一间客房内,三名身穿黑袍,头戴狰狞面具的人围着圆桌而坐,清一色天爪中人的打扮。
  
  “事情布置得如何?”戴着黑色鬼脸面具的人问道。
  
  “依照公公吩咐,姑苏城那边,混入墨竹帮的人随时就位,一旦五日后的行动失败,发现卓沐风吃里扒外,立刻会杀掉墨竹帮的人,并控制住商紫蓉。”
  
  戴着彩色脸谱的人答道,声音沙哑中带着阴森杀气。
  
  第三位戴着骷髅面具的人补充道:“假如他连商紫蓉都不管,确定失控,那就割了人头送给他。另外,我会立刻启动三江盟的暗线,将卓沐风刺杀苗重威的内幕泄露出去,到时候,看这小子怎么死!”
  
  “很好,这次的计划应当万无一失,现在咱家只希望,姓卓的小子不要令人太失望。”
  
  带着黑色鬼脸面具的人,伸手将面具一摘,露出苍白无血的脸庞,不住咳嗽,赫然正是崔宝剑。
  
  为了这次的行动,崔宝剑再度亲临现场,一个司空翼不算什么,他真正想看的是卓沐风的执行态度。
  
  不管承不承认,卓沐风的发展都超出了崔宝剑的预料,没想到对方那么快就得到了巫冠廷的信任,打入了三江盟的核心层。
  
  正因为如此,崔宝剑才着急将卓沐风彻底握在手中,甚至不惜暴露天爪打入羽华分舵的力量。
  
  要知道,他在卫羽道和凤南道经营了五年时间,才艰难地渗透了三江盟的羽华分舵,原本是准备留待将来的,这次为了卓沐风,只好牺牲掉。
  
  不得万不得已,崔宝剑真的不想毁了卓沐风这么好的棋子。但假如对方不识相,那他也只能痛下杀手了!
  
  而此时,离开羽华城的卓沐风,看似面容平和,其实内心焦虑紧张不已。
  
  先前所有的谋划正在一步步践行,到了真正决定走势的关头,自己这个主谋却只能慢慢等待结果,无法参与,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可他身不由己,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胡莱三人不要辜负他的重托了!
  
  一旁的马鞍上,巫媛媛不时瞅着卓沐风,见他虽然表情平静,但眼神却无比深邃,时而闪过厉色,莫名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
  
  当天一大早,司空翼便迫不及待来到书房,拿出锦囊,用力一撕,发现里面是一根卷起的纸轴,掉落在桌上。
  
  他十分小心,并不直接接触,而是拿起笔杆将纸轴摊开,待看清上面的字迹后,双瞳骤然缩成了两个点。
  
  委实是内容太惊人,居然说堂堂四使之一,负责情报的「玉妃」闵怀香是叛徒,参与了上次刺杀苗重威一事!
  
  司空翼瞬间明白了,难怪盟主不再写密信,而是要通过卓沐风转交。
  
  闵怀香控制着整个三江盟的情报中枢,假如对方是叛徒,盟主发出的密信,恐怕根本到不了他手中,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纸上的内容,似乎也让司空翼解开了长久以来的疑惑。难怪以苗重威身边的重重护卫,还会差点被杀,敢情是情报头子叛变了。
  
  司空翼心神动荡,盯着纸条上的字迹,除了告知闵怀香为叛徒外,还对他有一系列的命令。
  
  来回看了几遍,他确信是盟主的字迹无疑,只是让他疑惑的是,没有盟主的印鉴。
  
  是仓促之下忘了吗?以盟主缜密的心思,似乎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哪里知道,卓沐风在三江盟的院落,挂满了巫冠廷的墨宝,临摹字迹很容易,但印鉴根本搞不到,所以留下了唯一的破绽。
  
  当然,这个破绽经过与崔宝剑的协商,后者表示可以解决。
  
  司空翼的脸色难看起来,他绝不相信盟主会忘了盖印鉴,可纸条上的内容,又让他犹豫不定。
  
  最终,司空翼一咬牙,还是决定将此事上报给盟主。他拿起笔,迅速写完情况后,将纸张卷好,放入卷筒以火漆封住,叫来心腹成恺送出去。
  
  自己则在房内走来走去,最后脚步一顿,厉声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位大少爷在搞什么鬼。”
  
  他秘密叫来分舵的几名高手,由于事关重大,并未将详细经过告知,只命令他们暗暗隐藏在书房四周,若有异动,随时出手。
  
  说到底,司空翼还是不够坚决,生怕自己冤枉了卓沐风。另一方面,却也存了立功的心思,假如卓沐风真的有问题,那他引蛇出洞,岂不就是大功一件?
  
  反正是在府内,以自己的武功,外加其他高手,对方区区三个人能奈他何?退一万步讲,假如对方真能一锅端,那自己迟早也是死。
  
  众分舵高手不明所以,但在司空翼的命令下,也不敢多问,只好依言隐匿在了书房不远处的山石之间。
  
  那位负责送信的成恺,走到了分舵后门,自有一位男子接过卷筒,从后门而出,要火速送往姑苏城。
  
  虽然觉得纸条上的内容可疑,但为了慎重起见,司空翼还是没有动用信鸽,免得他的密报落入闵怀香手中。
  
  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成恺方才返回书房。
  
  然而成恺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在远离了羽华分舵之后,竟将卷筒的纸张抽出,捏碎,这才大步离去,从此再没有回来。
  
  “事情怎么样?”成恺一回到书房,司空翼立刻问道。
  
  成恺语气平和道:“已经办妥。”
  
  司空翼点头,语气略带紧绷:“做得好,现在你立刻去门口接三个灰衣人,不要多问。”
  
  成恺虽觉奇怪,但他一向唯命是从,这也是他能博得司空翼信任的最大原因,当即二话不说,迈步离开,来到分舵大门口。
  
  果然有三个灰衣人等在了台阶下,只是表情都很木讷,仿佛肌肉僵硬了一般。
  
  成恺想起司空翼的吩咐,强忍好奇,对门口护卫示意一番,领着三人走入了分舵,随后在一双双暗中窥伺的眼睛中,进入了书房,自己很快退了出来。
  
  “你们是谁?”
  
  书房内,司空翼盯着面前的三人,冷冷问道,功力暗中提升到了极限,以防不测。
  
  “司空舵主没有看盟主的信吗?”
  
  站在中间的男子呵呵一笑,继续道:“废话少说,我等是来协助你,铲除闵怀香埋于此地的内奸,你还不快快带路。”
  
  司空翼面上冷色不改:“你们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
  
  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份书信递上,然而司空翼却没有接的意思。
  
  男子的嘴角动了一下,似乎在笑,主动撕开了信封,竖在半空给司空翼检查。
  
  司空翼看也不看内容,目光直接落在信尾,发现没有盟主的印鉴,心中震惊的同时,又是一阵狂喜。
  
  到了此刻,他百分之百确定,那个卓沐风有问题,自己是立刻叫人,还是继续虚与委蛇,尝试钓出幕后主使?
  
  司空翼眸光闪烁,可还没等他做出决定,忽感头晕眼花,站立不稳。
  
  一种不祥的预感充斥他全身,令他汗毛倒竖,刚要张口大叫,声音即将冲破喉咙。那位拿信的男子已提前一步出手,手掌化刀,快若闪电地劈在他的脖子上。
  
  司空翼顿时两眼一白,昏倒在地。
  
  “师妹,快点。”
  
  男子低声道。自己则绕到书桌后面,拿起锦囊和书信,迅速点火烧灭。
  
  身后矮小的男子从袖中抽出一把刀,蓦然斩向身侧的第三位男子。那人眼瞳放大,然而哑穴早已被点,根本叫不出来。
  
  下一刻,鲜血溅地,此人的头颅飞了起来,被带着假面的方小蝶揪住头发。
  
  她伸出手,朝提着的头颅面皮用力一撕,头颅露出了真容,居然与地上的司空翼有着七八成的相似。
  
  方小蝶蹲下身,将撕下的假面贴在了司空翼的脸上,而后扶起对方。另一边的巴龙则将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
  
  滋滋滋……
  
  失去头颅的身体,蓦然化成了一团烟。在来之前,他们就已在这位陈守义抓来的采花大盗身上下了毒,威胁他配合才会给解药。
  
  可惜,这位采花大盗死都不会想到,自己再也等不来任何解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