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零四章 誓与山庄共存亡

第三百零四章 誓与山庄共存亡

    之前的厮杀中,黄崖帮虽然占了上风,但同样损失惨重,八成以上的人倒在了地上,此刻剩下的都是精锐。
  
      可任谁也没想到,正是他们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年,剑出如龙,出手无情,居然将他们杀得大败。
  
      关键是此子的身份不简单,熊辉和汪东令格外关注冰露山庄,曾千方百计调查过卓沐风,脑海中的形象与灯火下冷面无情的少年骤然重叠到了一起,令他们大感棘手。
  
      熊辉喝道“住手,再敢乱来,休怪我等不客气!”卓沐风虽然表现凶悍,但在熊辉眼里仍构不成威胁。
  
      汪东令一掌将乔安拍得后退,嗖的一声,化作魅影冲向了卓沐风,倒不是对他下杀手,而是想着以武力震慑对方,不能容他肆无忌惮。
  
      眼前一花,汪东令的黑色掌印融于夜色,还未拍近,已令卓沐风的剑势大受影响。
  
      在掌劲的冲击下,卓沐风好似陷在深水之中,一举一动都在放慢,需要耗费比平时数倍的力量。
  
      卓沐风暗暗心惊,经由侯建奇之口,他当然知道对方乃是星桥境四重修为,光从这一掌看,不如邵江,但也远远不是他能力敌的。
  
      脚踩九鬼大挪移,卓沐风连闪三次,艰难退出掌劲的范畴。
  
      然而汪东令却是一声冷笑,速度不慢分毫,紧逼卓沐风不放。
  
      就在刚才,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不能这么轻松放过卓沐风,至少也要先擒住对方,毁掉冰露山庄再说。
  
      磅的一声!
  
      剑气与掌劲碰撞之下,汪东令不退反进,速度激增,就像一道光影激射向卓沐风。反观卓沐风,却如风浪中的扁舟,身形大乱。
  
      机会稍纵即逝,汪东令眼中狞意一闪,五指大开,直接抓向卓沐风的头顶,势不可挡。
  
      二人交手过程虽短,但高下立判,冰露山庄众人眼中的火苗慢慢熄灭了,原本的呼喊声也弱了下去。
  
      与此同时,之前被卓沐风吓破胆的黄崖帮高手也恼羞成怒,从各处杀了上去,情况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
  
      山庄被困人群中,忽然响起一声大喝“住手!庄主乃三江盟大少爷,我看谁敢伤他,都不想活了吗?”
  
      此话一出,那些想要杀卓沐风泄恨的黄崖帮高手,顿时脑子一清,动作停了下来。
  
      唯独汪东令没有停,他有自信能生擒卓沐风。
  
      谁知就在此时,惊变突生,一左一右两道人影以八字形杀向汪东令,紫黑色的毒掌与暗金色长鞭分攻上下,气势不及卓沐风的剑气,但内敛的威力却令汪东令都一阵心悸,连拍两掌对抗。
  
      砰砰两声!
  
      汪东令身体僵停,那两道身影去势不减,正是巴龙和方小蝶。
  
      二人选择的机会刚刚好,掐准了汪东令一口气将提未提之际,连绵的攻势疯狂轰出,逼得汪东令没有调整的机会,竟一下子被迫于下风。
  
      “此人交给你们,不要留活口。”
  
      卓沐风冷冷吩咐道,继续杀向其他黄崖帮高手。既然动手了,他就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后患。
  
      没有汪东令的牵制,前一刻还步步后退的卓沐风,一下子又成了冲入羊群的猛虎,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
  
      黄崖帮总共也才三十多位星桥境高手,之前跟着邵江的那批已被击杀。现场仅剩的都是星桥境一重,二重层次,眼看卓沐风没有罢手的意思,这些人也被激怒了。
  
      管你是不是巫冠廷的义子,你都把刀架脖子上了,不反抗也不行!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做掉后逃之夭夭,天下之大,就不信三江盟真能无处不在。
  
      这些人目光对视,皆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杀意,再不犹豫,大吼着杀向了卓沐风,霎时间,刀光剑影从各处击来。
  
      “庄主小心!”
  
      山庄众人大呼,卓沐风是他们生还的希望,谁也不想看他出事。
  
      可他们还是低估了卓沐风,面对四周的星桥境一重高手,卓沐风不闪不避,骤然一指点向左侧,一股拇指粗细的白色内力袭杀而出。
  
      对面的星桥境一重高手怒挥双锏,强行击溃了白色内力,结果一股冰寒之力顺势涌上他的双臂,令他双臂发麻,动作僵硬了片刻。
  
      一般的四星内力拥有颜色,却不具备附加属性,而离火玄冰真气,却是最顶级的四星内功。
  
      寒气侵体之下,那名星桥境一重高手身躯微顿,就是这瞬间,卓沐风双手高举,动作一气呵成,快得不给旁人反应的时间。
  
      有人看出端倪,大声怒吼,也有人疯狂发出绝招,试图牵制卓沐风,奈何都比卓沐风慢了半拍。
  
      伴着一声巨响,那名星桥境一重高手被剑气撕裂成了六块,鲜血喷溅向四方。卓沐风借着剑势,从包围圈中突袭而出,却不远遁,反而转身继续杀向其他人。
  
      这情形,这气势,不像是众人包围卓沐风,反倒像是卓沐风包围众人,气得余者怒目圆瞪。
  
      “小杂种,你给我住手,我剁了你!”
  
      熊辉也怒了,不可能坐视卓沐风继续杀下去,对方摆明了不死不休,除非他立刻就走,可发生了这样的事,对方事后能放过他吗?
  
      岂料卓沐风一边激战,一边对熊辉喝道“阁下,我乃三江盟大少爷,识相的就不要掺和这里的事,给你一条活路,滚!
  
      除非你有把握杀了我,但是你敢吗?你敢对抗三江盟吗?
  
      我告诉你,今夜的事瞒不过去,你敢伤我,烟雨楼都保不住你,快滚吧,否则我保证你今后成为丧家之犬,江湖之大,没有你容身之地!”
  
      一番话说得冰露山庄高手心惊胆颤,就连乔安和郎清河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我的庄主,你现在的小命都捏在对方手里,还敢这么威胁对方,就不怕玩脱吗?
  
      熊辉的脸色很难看,杀气如织,雄躯颤抖,恨不得立刻宰了卓沐风。但卓沐风越是嚣张,越让他心生忌惮,细细寻思那番话,竟悲哀地发现那就是事实。
  
      在攻打冰露山庄之前,他们率先攻打了冰露洞,虽然大获全胜,但也不敢保证没有漏网之鱼。
  
      毕竟行动仓促,要赶在消息扩散前灭掉冰露山庄,难免会有疏忽。而一旦卓沐风出了事,再结合冰露洞之战,轻易就能联想到黄崖帮。
  
      届时就算他们将冰露果,乃至卓沐风都交给烟雨楼,难道还能指望烟雨楼为了他们,顶住三江盟的压力吗?
  
      恐怕不仅不会,还会立刻把他们交出去,这种江湖大势力之间的纠葛,他听得太多了。
  
      熊辉心中生出了去意,面上仍在怒吼道“熊某绝不会抛弃兄弟,最后警告你一句,立刻住手,看在三江盟的面子上,熊某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卓沐风理也不理,吼得比他还大声“可笑至极!我身为冰露山庄庄主,誓与冰露山庄共存亡,今日人在庄在,庄亡人亡,谁敢欺负我的人,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既然都决心出手了,卓沐风当然不介意将出手的价值最大化,吼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视死如归。
  
      “庄主……”
  
      山庄护卫们听得心潮澎湃,满脸的激动,一个个都被他的话点燃了胸中的豪情与斗志,疲惫的身体仿佛有了力气,誓死不退。
  
      被保护的家眷们大多双目发红,一些女子甚至流下了眼泪,望着卓沐风的目光满是感激与亲近。
  
      人与人的距离,从来不与相处的时间有关,而与彼此的付出有关。又有什么的付出,能比自己的性命更大?
  
      哪怕是乔安和郎清河,这两位不将卓沐风放在眼里,甚至是暗暗敌视的副庄主,此刻都被卓沐风话里的决然惊住了。
  
      趁着熊辉站在原地的当口,二人急速杀向战圈,要为卓沐风缓解压力。
  
      熊辉脸上的神情千变万化,时而暴怒,时而犹豫,时而畏惧,看着奋力杀敌,不留退路的卓沐风,对于三江盟的畏惧还是战胜了怒火,口中大喝道“兄弟们,我这就去请援兵,你们坚持住!”
  
      话音未落,人已掉头掠向庄外。
  
      黄崖帮众高手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惊住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明明是己方占了上风,还需要请援兵?再说你去哪里请援兵,等你请来,黄花菜都凉了。
  
      “啊……熊兄,你怎能如此……”
  
      一声愤怒无力的咆哮,却是汪东令被熊辉给气到了,加上他不知道巴龙的深浅,被掌力擦中后,身中剧毒,此刻被方小蝶的尖刺鞭直接贯穿了胸口,溅起黑红色的毒血。
  
      随着方小蝶用力一抽,大片血肉乃至内脏碎块被带出来,汪东令痛得面庞扭曲,如稻草人般摔在地上,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一个都不许放过。”
  
      卓沐风的声音响起,巴龙心中有数,左手一扣,方小蝶还没解决汪东令,两颗毒雾弹以极快的速度扔向了熊辉。
  
      熊辉听到动静,凌空回头,下意识一刀劈出,磅磅两声,黄色烟雾瞬间将他弥漫,令他瞳孔骤缩,像是明白了什么,大喝道“姓卓的狗杂种,老子要将你千刀万剐!”
  
      去势却不停,反而更快往外逃去。
  
      奈何他虽然第一时间屏住了呼吸,但毛孔却无法堵住,很快便感到头晕目眩,身后响起破风声,一脸冷漠的巴龙追了上来。
  
      熊辉的武功固然胜过巴龙,但此时状态大跌,勉强挡了几下后,被巴龙一掌震碎心脉,瞪眼摔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