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零三章 发威

第三百零三章 发威

    “不好,庄主快闪!”
  
      眼角余光瞥见卓沐风的情况,侯建奇吓得老脸大变,差点被邵江一指点中胸膛,喊叫的同时拼命往后退,却被邵江提前一步拦截。
  
      冰露山庄可以倒,卓沐风却不容有失,然而对敌厮杀不由侯建奇控制,他的话音还未落,那两名星桥境一重高手的攻击几乎落在了卓沐风的头上。
  
      侯建奇的心跳都差点停止。
  
      比他更紧张的是巴龙和方小蝶,师兄妹二人手中各扣住一把毒雾弹,原本想在绝望关头保命用,现在不用都不行了。
  
      二人隐约知道卓沐风的实力,但自从天府之后,再也没见他出过手,涉及到自身的安危,有把握也镇定不了。
  
      几乎就在师兄妹二人要甩出毒雾弹的前一刻,卓沐风铿然拔剑,双手握剑柄,双脚踩中宫,一个快闪之后,长剑携着前冲之势斜切向下。
  
      一股凝实浑厚的剑气宛如钢板,悍然劈向正面而来的刀光。
  
      咔嚓一声!
  
      刀光就像玻璃碎开,剑气依旧是浑然一股,只是整体被削弱了几成,竟带着白色冰寒之力冲入使刀之人的胸口,又从其后背贯出,没有鲜血溅洒,唯有丝丝寒气在伤口缭绕。
  
      这名刀客脸上的冷笑还未散去,便彻底定格,身躯略显僵硬地仰面倒地。
  
      而几乎是在同时,发出一剑的卓沐风,身体横移避开了另一人的蓝色棍芒,地面碎石崩裂,借着四起的粉尘,卓沐风不退反进,体表剑气自动将粉尘切开,又是重重一剑划出。
  
      小成的神剑诀。
  
      变起仓促,那名使棍高手的戏谑变成了震骇,连忙护持擒龙棍在身前,旋转卸力后退,谁知内劲被剑气切中,竟令他双手发麻,差点握不住擒龙棍,棍势瞬间大乱。
  
      黄崖帮的星桥境高手,除了邵江等几人外,修炼的都是同一种四星内功,招法只有三星级别,悟性更谈不上多高。
  
      一对上卓沐风,除了修为外全面落后,不败才有鬼。
  
      卓沐风出手无情,第三剑以相同的姿势劈出,雄浑剑气震长空,发出凛然铿鸣。那名黄崖帮高手吓得大叫,悔恨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只能下意识挥棍抵抗。
  
      咚!
  
      他手中的擒龙棍乃精钢所炼,此刻居然被剑气斩开了一道豁口,剑气又透过棍身,以澎湃之势涌入他体内,尽显神剑诀的霸道。
  
      那人哇地喷出大口血,宛如破布袋般摔倒在地,翻滚几圈后,气绝了账。
  
      四剑,击杀两名星桥境一重高手,易如反掌,如探囊取物。
  
      “什么?”
  
      众人大吃一惊,一些黄崖帮高手还以为眼睛花了。这等实力,绝对是人雄榜前二十级别。
  
      邵江和侯建奇也忍不住心头震撼,只不过前者面色冷然,后者却是哈哈大笑“庄主不要管小老儿,快快离开!”
  
      没有卓沐风牵制,他就算不敌邵江,也能从容离开,到时把消息禀报给三江盟,黄崖帮死定了!
  
      “给我拦住他!”
  
      邵江不在乎黄崖帮,今夜之前,他已经命令心腹解散了黄崖帮。他在乎的是卓沐风,事关能不能为独子泄恨报仇。
  
      愤怒焦虑之下,邵江狂攻猛打,一下子压得侯建奇难以招架,自己趁势冲出,蓄势待发的灰色指芒点向了卓沐风,迅快中带着惊人的穿透力。
  
      卓沐风惊险闪避,不忘用倚天剑格挡,好几次被指芒擦过,震得他虎口剧痛,身体踉跄,才知道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不愧是星桥境四重高手,卓沐风因为干掉两位星桥境一重高手而激起的战意,一下子被扑灭,还是逃命要紧。
  
      他朝着左侧突围,手持倚天剑,以神剑诀开道,磅礴的雄浑剑气纵横交错,硬是杀得黄崖帮高手不敢靠近,有几人躲闪不及,身体直接震成了数段。
  
      后方的邵江急欲追击,但侯建奇也不是摆设,愣是为卓沐风争取了时间。
  
      巴龙和方小蝶也不遑多让,事实上,二人的武功仍在卓沐风之上,一掌一鞭,很快击毙了四周的对手。
  
      从黄崖帮高手出现,到最后只剩邵江一人,一切说来话长,但其实发生在数十次呼吸之间,快得让邵江和侯建奇不敢相信。
  
      侯建奇忽然恍然大悟,他真的急昏头了,以卓沐风的身份,他身边的护卫岂是善茬?
  
      心神稳定下来,侯建奇嘿嘿冷笑“邵江,偷鸡不着蚀把米,你完蛋了。”
  
      邵江绷着一张脸,招招无情,指芒点在墙壁上,使厚达十寸的大片墙壁出现了一道道蛛丝裂缝,像是随时会倒塌,武功之高可见一斑。
  
      奈何侯建奇很狡猾,不与他硬碰硬,反而以缠斗为主,一时间邵江也难以奈何。
  
      “老大,我们往哪里走?”奔行在长廊中,耳边传来越来越响亮的喊杀声,巴龙询问卓沐风。
  
      “废话,当然是先离开这里。”
  
      卓沐风想也不想地答道,别说他不知道侯建奇口中的地下室在哪,知道了也不会去。那不是作茧自缚吗,万一被人闯入怎么办?
  
      掠过长廊,三人跳上屋檐一侧,小心利用另一侧掩护,企图逃离山庄,但另一侧传来的惊叫声与虐笑声却分外刺耳,令卓沐风忍不住张首望去。
  
      这一望,他的双脚倏然停止。
  
      只见山庄广场上,倒着大片受伤哀嚎,乃至奄奄一息的人,既有山庄高手,也有黄崖帮高手,余者越来越少,但战斗却越发惨烈。
  
      乔安与郎清河本就重伤未愈,此刻更是半身染血,拼命抵挡着各自的对手,但傻子也看出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乔安被他的对手连连拍中,胸口发出了骨骼碎裂声,口中的血糊一股股涌出,眼中冒着绝望,却硬是不退一步。
  
      郎清河的左手垂挂着,手肘扭曲,隐见白骨,明显是被人强行掰断的,只用另一只手艰难与对手周旋。前胸,后背,双腿等接连受击,情况比乔安好不到哪里去。
  
      除了二人之外,另有一群山庄护卫拦在家眷,婢女,下人们四周保护着,明明危险却咬牙硬抗,被人踹飞,砍得痛叫连连。
  
      也有人跪地求饶,惹来余者的唾骂嘶吼。
  
      以为胜券在握的黄崖帮高手们,则望着围在一起的女人们发出邪笑声。
  
      这群女人中,不少是山庄高层的妻子,姿色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有几名还堪称美人。
  
      一旦在场的山庄武者们倒下,不难想象接下来的场面。
  
      地上重伤的人,潺潺的血水,面色苍白无力反抗的山庄家眷们,越发衬得蠢蠢欲动的黄崖帮高手们狰狞而可怕。
  
      卓沐风的心口,蓦然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
  
      有的东西是深藏在骨子里的,他虽然当了不到一个月的庄主,与这些人毫无感情,甚至还不被少数人放在眼里,但他到底是庄主。
  
      很多人,甚至还在今早吃饭遇见他时蹲身行礼,那些见到他就脸蛋发红的婢女们,此时吓得浑身颤抖,面无人色,就像即将面临虎狼撕咬的羔羊般无助。
  
      若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惨死在自己面前,他过不去心里的那一关!
  
      “给我住手!”
  
      说干就干,卓沐风仰天大吼,怒火与杀气交织,猛地从屋顶一侧掠出。
  
      巴龙与方小蝶见状,眼中闪过复杂之色,亦毫不犹豫地现身。
  
      “哪里来的家伙,滚过来受死!”
  
      一名真炁境巅峰的黄崖帮高手自恃人多势众,眼睛一扫,身边立刻有两位高手联动,三人齐齐扑向卓沐风,刀剑齐出,卷起骇人的气势。
  
      卓沐风绷着嘴,倚天剑出鞘,一剑平直横划。
  
      磅的一声!
  
      三人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直接以腹部为起始点,身体震裂成了数块,血洒当场,足见这一剑有多霸道刚烈。
  
      惊呼声为之一窒,那些奴仆婢女们,仿佛看到了救星般,张口喊着庄主,声音因害怕而颤抖。
  
      家眷们也都看向卓沐风,绝望的眸中浮现出一丝丝希望。
  
      负隅顽抗的护卫们,皆是激动得脸色发红,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刚来不到一个月的庄主会为他们挺身而出。
  
      “庄主?你是卓沐风?”
  
      听到四周的喊声,正打得乔安摇摇欲坠的汪东令盯着卓沐风,动作慢了几分。
  
      另一边的熊辉亦是有所触动,朝这边看了过来。
  
      卓沐风却没有任何废话,挥剑就朝附近的黄崖帮武者杀去,道道剑气撕裂夜空,发出磅磅的爆炸声,好似拉长的炸药包,所过之处,没有人能挡住他一剑。
  
      虐笑声停止了,黄崖帮高手们又惊又骇,一方面忌惮于卓沐风的身份,另一方面没想到他的实力那么强。
  
      短短十次呼吸,就被卓沐风斩杀了十五人,无一全尸。
  
      山庄众人震惊,没有因他刚烈的杀人手法而害怕,有的只是兴奋与期盼。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渴望庄主能力挽狂澜。
  
      “你找死,别以为一个身份就能唬住人,算什么东西!”
  
      终于有星桥境高手出手了,在血腥的刺激下,恶向胆边生,反正只要杀了卓沐风,灭掉在场的目击者,消息也传不出去。
  
      结果卓沐风纵横两剑,直接将此人劈成了四瓣。
  
      。